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沖擊化神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沖擊化神


"要如此多生魂?"韓立聽到此言,臉色不禁大變了!!!!

"嘿嘿,我這說的已經是少的了.要想真正揮赤魂幡的威力,恐怕千萬生魂可的.因為道友只是裝物的話,可斟酌減少一些的.真正的赤魂幡雖然不是通天靈寶之列,但也不會比普通靈寶差的太遠的.特別它的空間神通,是不知讓多少修士動心的."童淡笑一聲道.半夢文字

"千萬生魂!除非做出屠城滅島的事情來,否則根本不可能找出這般多生的.咦,也許不用做出這等事情,也有辦法湊出的!"韓立先是連連的搖頭,但驀然靈光一閃,一下輕咦一聲的想起了什麼.

"怎麼,道友另有什麼妙法?"童有些意外起來.

韓立聞言,並未直接回答童的問話,卻再次將手望儲物袋上一摸,結果綠光閃動,兩杆淡綠色小幡出現在了手中.

這兩件幡旗只有數寸大小.但是綠光濛濛,符文遍布,一看就是非同小可的寶物.

正是上次大晉之行,他奪來的兩什鬼羅幡,其中一杆甚至是乾老魔親自持有之物.還有一杆已經被魔氣滯體,轉化為了魔幡,落在了第二元嬰手上.

"這是?"童目光閃動幾下,卻片不認得此幡.這也難怪,當日大晉昆吾山之行時,這天懈獸分身還靈智未開,自然未見到韓立收取此寶了.但是從兩杆鬼羅幡傳來的驚人魂氣,童又怎能察覺不出.

"不知將這些幡上的陰魂重祭煉一次,能否用在赤魂幡上?"韓立沖童凝重的問道.

"只要是精魂,自然都是可以的.但我看這兩件寶物雖然不及赤魂幡,也不是普通之物的樣.若如此做的話,它們可就徹底毀了.而且僅憑這些精境,也遠遠不夠赤魂幡祭煉之用的."童仔細打量了一會兒韓立手中鬼羅幡,提醒的說道.

"無妨.這兩件寶物雖然威力不錯,但我已有了靈寶,這等階的我早已無大用了.至于精境數量不夠的問題,若是這樣的幡旗有個十余杆的話,想必足夠祭煉了吧?"韓立摸了摸下巴,大有深意的說道."十余杆?我明白了,這是一整套寶物中的兩件?道友難道手中還有其他的幾杆."童先是一怔,有些默然了.

"現在手里沒有其他的幡旗,但是我倒是知道剩余的在何種地方可以找到.其實話說回來了,我還知道另一件類似的寶物,上面凝練的妖魂之多,恐怕還遠手里的這些鬼羅幡.可惜的是,那件寶物落在了一名化神期的妖物手中…還不是我招惹起的."韓立又想起了另一件寶物來,神色一下可惜起來了.

他口中說的,自然是哪位萬妖谷車老妖手中的萬妖幡.當日他可親自吃過此幡的苦頭,此幡中所藏妖魂,無論數量還是質量都遠遠不是鬼羅幡可比的.若能用來祭煉赤瑰幡的話,想必加的合適.

童自然不知道韓立言中另外所指是何物的,但是也沒有興趣追問什麼,只是淡淡的說道:

"韓道友若是能夠湊齊精魂的話,我倒可以免費將煉制赤魂幡的方法傳授給道友.畢竟元磁神光此功法看來的確有些意思,我也想看看道友修煉大成後,到底能有何種威力的.韓道友可打算返回天南後,就馬上著手此事?"

"此事不急.一切都要在我先修煉到元嬰後期巔峰,徹底煉成寒焰五魔再說.畢竟其余的鬼羅幡也都落在一些元嬰魔修手中的,還是讓我修為再精進一些再說吧.現在先返回天南."韓立搖搖頭,卻這般的回道.

"那就隨道友之意吧.回去後,我先將赤瑰幡的煉制之法交給道友,你可以先收集其他的輔助材料,省得以後再多耗費時間了."童不以為意,身形一晃,虛影就此潰散消失了.

韓立聞言自然心中一喜,當即袖跑一拂下,周身清光大放,遁光化為一道淡淡清影破空而去,片刻後,在附近海面消失的無影無蹤.

數月後,韓立就通過上古傳送陣重回到了天南.

他將看守傳送陣的那些六翼霜蚣一收,將傳送陣再次毀去後,就悄然的離開了地下洞窟.

再過兩個月後,韓立重回到了溪國的云夢山脈.只將自己回來的消息,用傳音符通知了呂洛一聲後,也未和這位呂長老再照面,就直接飛回到了母峰.

這時的南宮婉自然仍在閉關之中.

韓立自然沒有前去打擾此女修煉,這短短年許時間的離開,對他們修道之人來說,也不過是一瞬間的工夫.

整今天南修仙界,甚至不知道他這位天南第一修士,曾經離開過落云宗,段時間.

呂洛收到韓立回來的信息,卻大松了一口氣.現在的落云宗可全靠韓立的威名在支撐著,除非門中再多出三四名元嬰級修士外,否則除去韓立外,落云宗的級大宗地位實在時太有些勉強了.

不過韓立方一回到洞府後,卻用飛劍傳書給柳玉送去了,枚玉簡去.上面記載了煉制赤境幡需要的輔助材料,讓此女設法在他閉關出的期間,幫其收集齊全.

然後他就進入了密室中,開始繼續修煉清元劍訣的後一層和同時煉制寒焰五魔了.

時間如梭,歲月流逃!

不知不覺旬,又有五十年時旬過去了!

在這期間,韓立感應到了南宮婉的一次出關,當即也終止了修煉,特地出關和自己這位伴侶相聚一番,並且聯襟出游了半年時間.

在游曆的時候,韓立自然享盡了南宮婉的纏綿溫柔,當二人盡興的再次回到母峰,自然又開始了枯燥的田關修煉.

說起來,這也是身為修士的一種悲哀,一方面,他們可以擁有凡人難及的大神通和相比悠久之極的壽元,一方面又不得不在壽元到來前,一刻不停的修煉著,為著只是那一絲幾乎渺茫的之極的長生希望.

若是真是天生具有莫大毅力之輩遼好,並不覺得修煉是如何痛苦之事,但對一般修士來說,則就有些進退兩難了.

繼續修煉,大道渺茫之極,實在不願此生就這般在打坐閉關中枯燥度過,不修煉,則今生好不容易有機會踏上了修仙之路,就算大道希望再小,也不甘心就這般放棄的.

何況隨著每層境界的提升,還可帶來壽元倍增的強大誘惑.

如此一來,這也是造成了修仙界中的修士,出現了兩極分化的景象.

一邊那些資質和修為低下的中低階修士,一旦學有小成,又自覺再次進階希望不大,就會不元在用關修煉了,而是願意過那種納妾交友的逍遙生活,有些則干脆返回俗世,開設自己的家族,做一地的土皇帝去.

另一邊,那些高階修士自覺離長生之路較近,則丁點時間都不願浪費,將全部心神都會放在修煉之上,對其他任何事情都變得漠不關心起來.

韓立和南宮婉自然是屬于後者了.二人現在一個是元嬰後期一個是元嬰中期,在人界也算是頂階的修士,只要能飛升靈界,就離真正的長生算不遠了.

故而二人雖然結成伴侶後恩愛異常,但在追求男女之歡上倒是頗能自持的.

雖說雙修之道對精進修為也是有用處的,但是二人修煉的功法都未涉及此道,並且這些法力精進相對現在二人來說,也實在不值一提.二人反而都怕過于沉溺此中,壞了心境道基,所以對男女之事並未刻意追求,只是淺嘗即止而已.

反因為追求相同天道的緣故,二人在相處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做到了心心相印,水乳丨交融一體的恩愛感覺.

于是二人再次閉關後,都不再輕易的出關了.

直到這一天,母峰的上空處,突然一聲晴天霹靂響動,隨即以此峰為中心,方圓數百里的天地元氣都被觸動了.

無數顏色各異的拳頭大靈氣光團,紛紛在附近山脈的地下,山,石,樹木中憑空浮現,再朝母峰飛的彙集而去,後竟然在母峰的上空處,形成了一團面積數畝大的光燦燦…靈云,顏色斑旗的在高空中滴溜溜的旋轉不停.正好對准韓立的洞府所在位置.

如此夫的舉動,自然一下驚動了峰上的韓立門下弟,以及正在閉關中南宮婉,紛紛從閉關室中出來,一臉吃驚的望著天空的天兆.

母峰離落云宗如此之近,自然宗內的高層也同時感應到了此景象,立刻十幾道刺目遁光,從落云宗的禁制大陣中飛射而出,直奔母峰而來.

為的兩人,正是呂洛和那位也已經進階元嬰的宋姓女了.二人臉色都隱隱浮現凝重之色來.

而在稍後些的一道遁光中,一名白衫女面上卻隱現驚喜之色,自然是柳玉此女了.

此女這些年間,雖然修為未再有巨大增進,但是在宗內的權勢卻因為代表韓立的緣故,卻已經是元嬰長老以下第一人了.

就是呂洛和宋姓女,對她也都客氣異常的.



上篇: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赤魂幡     下篇: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再度遠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