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半途截殺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半途截殺


某處高空中,一道青光徐徐前進著,青蒙蒙遁光隱約罩住一名年紀極輕的青年,單手把玩一塊淡紅色玉簡,面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此人正是離開天機殿不久的韓立,手中拿著的玉簡,自然是記載煉制芥空旬秘術之物.

"沒想到芥空聞這般大名聲,煉制的步驟竟然並不複雜,所需的材料也大都普通之物.若是如此的話,煉制空間倒是絲毫不難的."韓立在遁光中喃喃的說道.

"嘿嘿,這也能叫芥空間?我看頂多只是一處可以定位傳送的空間裂縫罷了.真正的芥空間,是可以隨身攜帶,並隨時隨地進入的至寶."韓立耳中幕然傳來了童懶洋洋的話語.

"道友這話雖然有理,但是以我們人界修士的力量,又怎有能力煉化出這等寶物出來.就是道友所提的乾坤帶以及我手中的原先的黑風旗,也只是稍具空間類神通的寶物,無法稱之為芥空間的."韓立卻不以為然了.

"這話倒是有理.據我所知,即使在靈界,真正戒空間也是一只手就能數出來的.而每一個芥空間至寶的擁有者,幾乎都是靈界頂階的存在.否則早就窺視之人搶去了.既然這空間煉制秘術到手,下邊是否要去陰羅宗槍那鬼羅幡了.不過,道友就這般大模大樣的直接闖上山去嗎?"童輕笑的反問道.

"直接闖上山.自然不會了.縱然現在的刻羅宗只有一名大修士了.但是畢竟是魔門十大宗之一,誰知道宗內布置了什麼厲害禁制,以及擁有什麼殺手銅.

陰羅宗也是傳承的止古宗門.我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冒險的."韓立搖搖頭.

"那道友的意思是,"垂的好奇心似乎被挑動了起來.

"很簡單.擒賊先擒王,先誤法解決了陰羅宗宗主後,其余的元…

嬰長老就好對付了.而且我們事先不是在坊市中打聽過了.這些年來,有不少大魔道宗門窺視陰羅宗的十大宗門地位,這位陰羅宗宗主似乎近經常出門的,只要找准了機會,在邪莽山外將其一下滅殺就是了.沒有了大修士主持,就算陰羅宗的禁制再厲害,也沒什麼太過顧忌的了.不過動手前,還是要先選好其他的下手目標,一旦動手絕不能拖延時間過長,萬一被化神修士察覺,插手此事,可就有大麻煩了."韓立聲音陰沉了下來.

"這倒也是.人界的大修士固然不會輕易出手,但是你若是真存了滅殺如此大一個宗門的心思,恐怕這些家伙也會坐不住的."童微微一笑.

這一次韓立卻沒有接口,但嘴角泛起了一絲冷意,將手中玉簡一收後,遁一下加倍,轉眼旬附近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半年後,封州和荒郡交界處的某片不知名山脈上空,正在上演著一幕大屠殺.

大約有五六名一身黑袍的修士,正指揮著上千只銅甲煉尸,圍住數十名衣衫各異的其他修士,拼命攻擊著.

這些銅甲尸全都等階不低,再加上那些黑衣修士也一起出手,結果尸氣滔天下,只是一頓飯上夫,身處群尸包圍中的修士,除了幾名修為高的結丹修士外,其余之人紛紛被眾尸吞噬掉了.

僅剩的這幾名修士,也炭炭可危的樣.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金石般長嘯從遠處天邊傳來,嘯聲直沖九霄,讓正在爭斗的這些修士聞之,竟然雙耳針紮般的一陣刺痛傳來,隨即同時嘴嗡作響起來.

一聽此嘯聲,那些圍攻的黑袍修士面色大變起來,而被圍攻之人則紛紛精神大振,人人面露喜色來.

只見遠處天邊靈光閃動,隱隱傳來了滾滾雷鳴,一團數畝大小的碧綠魔云呼嘯而來.此魔云足有數畝大小,遁極之極,眨眼間就遁出百余丈來,離這些爭斗的修士不遠的樣.

"我道是誰親自帶隊來打本宗的主意?原來是血骨門的畢道友."就在這時,忽然一聲冷冷的話語在激戰上空傳出,黑光一閃,一道模糊人影就詭異的浮現而出.

隨機此人似乎雙袖一舞,頓時化為一道不起眼的灰光一閃即逝,直奔對面的魔云激射而去.

"房老魔!"對面一聲驚呼,隨即魔云毫不猶豫的方向一變,竟馬上向後飛遁而逃了.

"哼哼,道友既然已經到了本宗的地界,就不必再走了.…一聲冷哼哼傳出,隨即破空聲大起,灰色遁光顏色一陣變幻,竟化成了漆黑如墨的顏色,同時遁也倍增起來.

兩者一前一後,片刻功夫就遁出百余里去,在天邊盡頭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些黑袍修士一見此幕,人心重安穩下來,催動那些銅甲煉尸起了加猛烈的攻擊.而被困的這些修士,一聽"房老魔,等字眼後,則面露絕望之色,雖然頻頻拼命,殺傷了不少銅甲煉尸,但終還是被黑袍修士滅殺的干乾淨淨.

然後這些黑袍修士祭出一個個烏黑皮袋,將這些銅甲尸全都收進了其中,但並沒有馬上離開,反而站在那里一陣的竊竊私語,目光不時瞅向遠處的天空.

不知過了多久,遠處天邊靈光閃動,一道烏虹浮現而出,向這邊激射而來.

原本說話的黑袍修士,立刻停止了交談,分列兩邊的束手而立.

黑光一閃,烏虹浮現在了幾人面前了,現出一名黑氣罩體的人影.

"參加宗主!"這幾名黑袍修士立刻大禮參拜,人人都一臉敬畏之色.

"血骨門的人都處理乾淨了吧."黑氣籠罩人影淡淡的問了一句.

"宗主放心,血骨門潛入本宗的七十三名修士,全都被滅殺的干乾淨淨,未有一人逃掉."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上前幾步後,恭謹的回道.

"畢火這位血骨門的長老,也被我毀掉了肉身,只放他的元嬰回去了.經此一事,想必血骨門不會敢輕易打本宗主意了.口乎,要不是本宗人手不足,本宗主都想直接殺上血骨門去."人影陰冷的說道.

其他黑袍修士不敢接口了,只是老老實實的站在那里,等著人影下邊的吩咐.

而下邊,黑氣中人影沉吟過了好一會兒,口中再次吩咐道:

"這里暫時沒有什麼事情,你們先回宗內吧.我還有些事情要獨自處理一下,可能要回去晚一些時日."

"遵命!"

這些黑袍修士自然不敢有絲毫反對,紛紛領命道.然後在黑氣中人影注視下,這些黑袍修士就化為顏色各異的遁光,乾淨利落的飛離了此地,後在天邊消失掉了.

附近天空中只剩下人影一人,孤零零懸浮在半空中了.而他在黑氣中望著遠方,一動不動,仿佛整個人都靜止住了一般不知過了多久後,他幕然開口了:

"道友在旁邊看了這般長時間熱鬧,也該現身了吧.難道想讓房某逼你出來不成?"

一說完這話,人影第然轉盯向附近某處空無一人的地方,口氣不善起來.

"哦,房道友真不愧為陰羅宗宗主,竟然現了在下.但將門下弟都打了,喝破韓某的行蹤.道友害怕連累了這些門下弟嗎?"一十陌生的男聲音悠悠傳來,隨即青光一閃,一名一身清衫的年輕男,兩手倒背的出現在了那里.

這名清年正是韓立,而黑氣中的房姓修士,自然就是他此行的目標,那位陰羅宗的宗主了.

說起來,韓立為了能夠准確的堵截住此人,可是親自在陰羅宗總壇所在的都莽山脈附近監視了足足半年多時旬,終抓到了眼下這十良機,並一直跟蹤到此的.

"是你?"陰羅宗宗主一看清楚韓立的面容,幕然身形一震的說道,隨即狠狠的盯住了韓立,竟一眼認出了韓立的樣.

"看來房宗主也認出在下了."韓立卻目光平靜異常,一臉的淡然之色.

"你果然已經進階元嬰後期了,現在出現在這里,是想殺我嗎?"

陰羅宗宗主身上的黑氣突然一散,露出一張二十七八歲模樣的年輕面孔,只是臉色蒼白異常,雙目隱有碧光閃動,顯得妖異之極.

"不錯,我既然在這里了,你我之間自然只有一個人可以生離此地."韓立徐徐的說道,神態如常,仿佛只是和一位朋友聊天一般.

"好,很好.就算你來找我,我以後也打算前去天南找你的.胡在到處流傳,乾老魔和小極宮的寒驪上人都隕落在你手中了.說實話,我根本一點不信.所以你這次自行上門送死來了,本宗主正是求之不得呢.殺妻之仇和其他幾位長老的大仇,本宗正好一起報了.

"陰羅宗宗主一聽韓立之言,先是面色連變數下,但終雙目碧光大盛,幕然揚狂笑起來.

隨即就見此位身形滴溜溜一轉,周身一下浮現大股黑氣,轉眼間就將其身形淹沒進了其中,接著里面一陣鬼哭之聲傳來,幾個高大身影在黑氣中詭異的浮現而出.

(汗,總算碼完了.腦袋一直暈沉沉的,實在無法的了,請大家多多見諒!)



上篇: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下篇: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斬殺大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