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援手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援手


,怎麼,紫靈認識韓道友?……呼慶雷開口問道了,聲音不大,但是聽到紫靈耳中卻猶如雷鳴.

"不錯,妾身和韓兄的確是舊識!"紫靈迷離雙目似乎一下清醒了過來,盯著韓立的目光也急忙收了回來,勉強一笑的說道.但是其高低起伏的酥胸,說明她現在心緒激動異常,根本無法自己的樣.

"紫靈姑娘,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你."韓立摸了摸鼻,半晌後,苦笑一聲的說道他畢竟不是一般之人,神色頃刻間恢複如初了.

"哦,既然紫靈和韓道友是舊識,那再好不過了.紫靈,你就先敬韓立道友一杯吧.一旦入我魔宮,就不得再和以前的一切有任何關系,這杯酒也算就此做個了結把."呼慶雷默然了片刻,竟輕描淡寫的說道.似乎根本不想問韓立和自己這位未來愛妾之間有何關系.

一聽這話,紫靈原本勉強做出的笑容,一下凝滯住了.

旁邊一名魔宮侍女,也馬上將一只拖我遞到了此女身前.盤中放著一把壺和一個翠綠的酒杯.

紫靈垂看了看盤巾之物,烏云般秀一時擋住了大半臉龐,讓人無法看到此女現在神情,但是她妙曼的身形只是靜止了片刻後,就緩緩伸出一只皓腕,輕輕拿起了酒壺的把手.

大殿中有些緊張的氣氛,隨著此女的動作,頓時為之一松.

木冠老者臉上陰厲也隨之緩和了下來.

韓立則靜靜看著紫靈倒了一杯胭脂般的美酒後,就用蔥白般的玉指輕托著酒杯,抬起螓,一言不的向他蓮步輕移的走來.

紫靈臉上異樣己經不見,重恢複了冷漠淡然的神態,望向韓立的目光也刹那間像看陌生人一般.

韓立嘴角抽搐一下,但隨即恢複了平靜.

"韓道友,請飲此杯薄酒!"紫靈的聲音好像從極遠的地方傳來木然之極,仿佛只是一具軀殼在說話.殿中之人聽了,竟然或多或少的產生一絲痛惜之色阿里……

韓立看著近在咫尺的酒杯,沒有馬上伸手去接酒杯,反而目光順著酒杯在女手臂,身體,後停在了那玉雕般的精致臉龐之土.

雙目不知何時的微眯了起來!

這一下,殿中剛剛輕松下來的氣氛,又凝重了起來.

但木冠老者這次神色未變,但有寒芒從目中一閃而過.

一旁的向之禮似乎感應到了杜麼,望這呼老魔一眼眉頭不禁一皺,而風老怪看著韓立和紫靈之間的詭異情形,只是嘿嘿一笑,人看不出心中倒底如何所想.

其余的元嬰修士,也是神情各異了,但其中自然多以幸災樂禍之意為主了.

韓立一抬手,突然將紫靈手中的酒杯接了過第,手一抬,竟然一口飲了下去.

他這一舉動,讓大殿中所有人都為之一怔.呼慶雷雙眉為之一挑,但隨即就恢複如常了.

紫靈木然面孑卻幕然浮現一絲複雜之色,美目盯著韓立一會兒,不言一語的接過空酒杯,就要緩緩的轉身而走.

"且慢!若在下沒有看錯的話,紫靈姑娘體內被下了禁制吧!"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憑借呼慶雷的威勢,此事不會有什麼波折的時候,韓立卻平靜的開口了.

紫靈原本正要走回的嬌軀為之一震,竟真的蓮足一頓,不自覺的停在了原地.

整座大殿瞬間鴉雀無聲,人人不禁屏住了呼吸,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聽到的樣.

"韓道友,你是不是喝多了.可別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呼慶雷面上絲毫表情沒有,將手中的一杯酒從容飲下後,竟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其話語中的不滿之意已經明顯之極了.

"呼兄盡管放心,韓某雖然多喝了兩杯,但人清醒的很,不至于胡言亂語的."韓立目光閃動一下,卻不在意的輕笑起來.

"是嗎三紫靈,我來問你一句,你覺得韓道友是否醉了,自己尚不知道的."呼慶雷低看了看帶著一枚赤紅指環的一只手掌,頭也不抬的淡淡道.

紫靈聞聽此言,瞬間神色連變數下,嫣紅亮的嘴唇動了兩下,想說些什麼出來,但終卻什麼也沒有說出口.

呼慶雷似乎感應到了紫靈心中的遲疑,抬起來望了過來.

結果所有人一見木冠老者此刻的面孔,均嚇了一跳,心中隱隱寒起來.

因為呼老魔雖然神色和先前一般,但是面孔上卻浮現出一層淡淡的黑氣,同時一對眼珠不知何時的變成了微紅之色,並閃動著縷縷寒芒,根本不像人類的該有的眼珠.

"呼道友,你………,向之禮在旁邊想要說什麼,但是木冠老者冰冷言語馬上打斷了他的話語.

"就算此人是向兄帶來的,但是你認為我被人欺到頭上,還會當做不知嗎?他今日不給我一個說法,就別想再走出此地."向之禮聽了這話,也只能苦笑兩聲不再勸說呼老魔什麼,反而轉對韓立搖搖頭:

"韓師弟,你應該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吧.此事,向某可無法替你善後了.你自己思量如何給呼兄一個交代吧!我想以師弟應該有什麼話和呼兄說吧."說完這話,向之禮就不再看向二人,將身向後一靠,竟閉目養神起來.

雖然向之禮沒多說什麼,但韓立卻能從其話中聽出了一絲維護之意.

只是同為化神修士,向老兒顯然不想和呼老魔直接沖突的樣.

故而點醒了他幾句,就只能旁觀了起來.

韓立微微一笑,轉沖一旁的紫靈問道:

"紫靈姑娘,你我也算相交多年了.算是韓某不多的幾位好友之一.既然你體內藏有禁制,可能就有被迫之意.韓某雖然不想得罪呼道友,但也無法冷漠到坐視你絲毫不理的.不過在此之前,希望道友給我一個真實的回答.是否自願想要嫁給呼兄為妾的.若是心甘情願之事,在下自然不會做大煞風景之事.若是不願的話"韓立的話沒有說完,但是話里的意思卻顯露無疑了.

"我…"紫靈臉上旬充滿了暨悅,遲疑,無助等各種交織在一起的表情,似乎急切想回答,但又一時不知如何開口的樣.

"不用問她了.凡進入本魔宮的,是否願意成為本尊侍妾,還是她能做主的?但是就算不願,你能又怎麼樣.難道想強行帶著她離開本魔宮嗎?"呼慶雷一聲冷笑,話語里充滿了譏諷之意.

"果然如此!此事只否是真的."韓立輕歎了口氣,但仍後確認似的再問了紫靈一句.

"我數年前無意中顯露了真容,然後被天魔宗的幾位長老聯手擒下,硬生生被擄掠上山的.自然談不上什麼自願了.,紫靈目光落在韓立身上,見他如今已經元…嬰後期大成,面對讓自己畏懼異常的魔宮主人,竟也從容異常,不知怎麼心中一熱下,竟一咬牙的說出了實情來.

聽到此言,呼慶雷只是冷笑不語.殿中其他修士和也沒有露出絲毫異色.

像這種強行擄掠女修的事情,若是在太一門等正道宗門中,也許會大受指責.但是在魔道和一些旁門散修之中,卻只是家常之事,似乎天經地義一般.

而能來此魔宮的修士,自然不會和正道宗門扯上什麼關系.難怪對此種事情無動于衷了.

"有紫靈姑娘這句話,就好.呼兄也無需動怒,在下可不沒有和道友作對的意思.世間一切都可平等交換,不知在下用什麼條件,可以換取紫靈道友的自由之身."韓立點點頭後,竟然對木冠老者這般說道.仿佛對此位一臉的不善,視若無睹一般.

"交換!憑你?"呼慶雷面先是一怔,隨即面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怎麼,呼兄覺得在下不配嗎?"韓立不動聲色的說道.

"不錯,你也配和呼某交換東西!就算你比一般的元嬰後期修士強些,在我眼中也不值一提.還是你真以為向道友帶你來此,你就真能和呼某平起平坐了.況且,這世間還有什麼寶物能讓呼某動心.對了,聽說你還有兩件靈寶.可是只要呼某願意的話,殺了你.這兩件靈寶還不是歸呼某所有了."呼慶雷乎陰森的說道,同時身體上浮現出一層仿若實質的烏光,似乎對韓立真動了一絲殺心.

"靈寶,看來是向道友告訴的呼兄吧.但不知向道友是否也一同告訴道友滅仙珠之事.並且,你真以為我交出來的空間節點資料,就是全部的東西嗎?還是呼道友自覺的,在我擁有滅仙珠情況下,還能生擒住我,對我施展搜魂術?"韓立目光詭異的閃動兩下,忽然嘴唇微動的在木冠老者的耳邊傳音了起來.

原本凶神惡煞的呼老魔,一聽此話臉色驀然大變,目光冰寒的死死盯住著韓立,突然不一言起來.

"風道友,這小真的有滅仙珠嗎?"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片刻…

後,在風老怪的耳邊響起了一縷細細的聲音,正是呼老魔的傳音聲.

只是此老魔不知施展的是何種秘術,明明嘴唇動彈分毫,竟然也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傳音過去.即使以韓立的神識強大,也未能現其中的異樣.



上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侍妾     下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韓立的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