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精火現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精火現


韓立袖跑一抖,另一只藍色小鼎也飛射而出,同樣一陣霧氣後體形漲大,然後在神念一催下,飄悠悠的往巨型法陣上空飛去,一直飛到二十余丈高空處,滴溜溜的懸浮不動起來.

銀光一閃,小鼎上現出了人形傀儡來,動也不動的站在鼎上一角處,穩若泰止.

韓立微點下頭,猛然一拍腰間某只靈獸袋,一股白色寒風從袋中飛卷而出,隨即現出十二條數尺長的四翅蜈蚣來.

正是十二務六翼霜蚣.

這幾條蜈蚣一現身出來,立刻搖頭擺尾的口噴寒風,一股股白霧彌漫到了高空中,立剩將這些蜈蚣的身形隱匿了起來然後寒霧滴溜溜的一陣轉動後,就分分布到了整座光籠的各個角落.

布置完這一切後,韓立神色一松.

但他心中仍不敢就此大意了,又仔細的檢查了一遍法陣,確認一切都沒有問題後,站在法陣的某處,兩手一掐訣,周身驀然冒出一層紫色光焰出來,身形竟仿佛虛幻般的緩緩沉入了地下之中,轉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巨大光籠中,只剩下鼎上站著不動的人形傀儡,以及朵朵白霧輕輕飄動著.

而在地下數十丈處,韓立已經身處一片赤紅熔岩之中.

原本可以將人化為烏有的高溫,韓立在紫羅極火保護下,卻絲毫異樣沒有.但在寒熱之力交織之下,陣陣滾雷般的悶響不停的在附近響起,讓人聽了有些煩悶.

這倒不是韓立不想轉換成先前的火龍柱護罩,而是此一時彼一時,火屬性護罩雖然可以很輕易的和四周熔岩融為一體,但是身處這種極熱環境下,司時要控制護罩內的溫度,消耗法力之大,遠勝于寒屬性光罩的.在未見到太陽精火之前,韓立自然不會這般做了.

不過身處熔岩中,他即使將神念開至了大,能感應到的范圍也遠遜于地面上時候,不過百余丈左右.

韓立現到此事後,不禁歎了口氣.

怪不得那寒飄上人明知道,太陽精火就在此地,如此多年來,卻一次都沒有得手過,到了後,甚至徹底放棄了捕捉此火的心思.

身處此環境下,即使一名元嬰後期大修士,想要抓到一個頗具靈性的太陽精火,也是有些不切實際的,也許只有化神修士出手,有那麼幾分可能的.

即使他已經做了如此多准備,但能否真得手,心中司樣沒有底的.

韓立猛一拍站在肩頭始終不同的太陰火鳥.此火鳥一展雙翅飛出了紫色護罩,一頭紮進了熔岩中不見了蹤影.

整個過程無聲無息,似乎絲毫不在意熔岩的炙熱高溫,也沒有任何阻礙的樣.

韓立見此,先是有些無語了,隨即又暗喜起來.

這太陰真火明明是人界至陰之物,大門在熔岩中也無大礙.看來此火號稱三大真靈之火,肯定另有什麼他不知道的玄妙在其中,以後有機會的話,還真要好好研究話說回來,太陰真火和太陽精火,原本一個是極熱中誕生,一個是天生極寒,陰陽交彙吸引下,只要那太陽精火就在附近的話,一定會被自行吸引而來的下邊就看他如而後將其引到地面上去了.

心中一邊思量著,韓立則通過心神聯系遠遠跟在火鳥後面,開始以這座火山口為中心,四下游蕩起來.

一日,兩日,數日後,韓立幾乎將方圓萬里的地下全都搜過了一遍,特別是以前那位寒麗上人曾經現過精火蹤跡的數處地方,是每一寸都沒有放過.

可讓他大失所望的是,還是絲毫都沒有現太陽精火的蹤跡.

韓立頭痛了,不得已之下,只能將搜索范圍開始放大了,但是那太陽精火仿佛根本沒有存在過一般,蹤影全無.

一個月後的一日,韓立正在離火止口數萬里外的一處地方搜索著,面上毫無表情的樣,但心中的卻著實有些焦慮了.

任誰天天在熔岩中穿梭不停,雙目所及的都是赤紅之色,神念還必須全力掃視著附近的一切,大耗精力法力之下,恐怕都有些無法忍耐了.

就在韓立思量著,是不是該再次回到地面上恢複下靈力時,突然臉色一變,雙目一掙下精光四射,現出了驚喜之色來.

他二話不說的一拍腳尖儲物袋,頓時裝著五司心魔的黑色小瓶被祭了出去,在熔岩中略一打滾,放出五魔出來.

五魔顯然在熔岩中有些不太舒服,但通體灰白色魔氣纏繞下,倒也不真的懼此處的高溫.

韓立口中念念有詞,五魔一個打滾化為鬼頭模樣,轉身四下激射,竟紛紛沒入熔岩深處不見了.…

韓立袖跑再一抖,十幾根火龍柱放出,赤紅光罩再次浮現護住全身,但她身形司樣一晃後,竟漸漸模糊不清起來,終和四周熔岩融為了一體,就此消失不見.

如此一來,此地除了偶爾傳來的熔岩流動聲,變得寂靜無比.

一盞茶的上夫後,一道赤光一閃,太陰火鳥在赤光包裹下從熔岩身處沖出,又在另一側的熔岩中沒入消失了.

幾乎同一時間,附近熔岩突然一陣激烈的翻滾,溫度驟然提升了一倍以上,同樣銀光一閃,似乎什麼東西從附近一掠而過,緊追太陰火鳥而去.

而隨著銀光的消失,附近熔岩再次恢複如初,但是那種高溫卻一時無法降下來.而就這時紅光一晃,韓立頂著護罩從附近現出,目露喜色的望著銀光消失的方向,二話不說的也化為一道紅追了下去.

如此∼來,三者全力追逐之下,數萬里的距離只花了半個時辰的上夫就飛遁而過,到了布下法陣的火山口附近.

但就在這叫,麻煩出現了.

那太陰火鳥雖然在熔岩中不受影響,同樣靈活無比,但是和後面那團銀光相比,遁明顯差了一籌.而經過這如此長距離的追逐,在離火山口還有十余里的時候,堪堪被後面銀光追上了.

頓時那銀光猛然往太陰火鳥身上一撲,銀光赤芒閃動的攪合到了一起口韓立雖然不敢冒然接,生怕驚跑了那團銀光,但是通過和太陰火鳥心神相連的神念,終于將那團銀光真面目看了個清清楚楚.

竟是一只數寸大小,通體潔白如玉的帶翅小馬,但一對小翅銀光燦燦.

此馬一追上太陰火鳥,雙翅扇動之下,無數朵銀色火花立刻從翅上紛紛泛出.迎頭向太陰火鳥氣勢洶洶罩去口它自然就是太陽精火幻化而成的真靈之火了.

而那只太陰火鳥剛剛誕生時,其實虛弱無比,這被韓立輕易捕捉收服的,但是後來在小極宮的玄玉洞中吞噬數之不盡的萬年玄玉寒氣後,總算威力大增了.

故而論威能,太陰火鳥並不比眼下的太陽精差哪里去.

但是此刻它身處熔岩之地,被白色小馬借助無窮無盡的熔岩火力,威能憑空增長了三分出來.此消彼長之下,太陰火鳥則需要花費一部分靈力去抵當熔岩此高溫,故而雖然口噴赤色寒焰的拼命抵擋,但是幾個照面後就大落下風了.

韓立通過神念聯系,看到此幕,眉頭一皺.

無論是他還是同樣尾隨的五魔所化鬼頭,現在可都不宜出手驚擾了精火的.畢竟他從寒駭上人記憶中得知,此團太陽精火似乎成靈已久,稍有風吹草動,就會立刻逃之天天的.偏偏太陽精火所化火靈,火遁術奇妙無比,在這熔岩中來無影去無蹤的,正常情況下一但遠遁,根本沒有希望再重追回的.

若是被驚動一次,下次即使有太陰火鳥出面引誘,韓立都沒有絲毫把握,此火靈還是會上當的.

故而他明明見到火鳥處在了下風,也不敢輕易出手和召喚五魔相助的,只是面色陰沉的心念急轉不停.

忽然他心中一動,有了一個注意,當即兩手掐訣之下,一張口,噴出了一顆白濛濛的圓珠,正是那顆一直被紫羅極火培煉的雪晶珠.

韓立法決沖此珠連打數道進去,此珠滴溜溜一轉後,驀然化為一道白芒飛出,直奔前方激射而去.

結果片刻後,雪晶珠就一下出現在了小馬和太陰火鳥爭斗的地方.

然後圓珠只是一晃,就落向了兩者.

那小馬頓時一驚的雙翅一晃,朵朵銀焰閃動下,一下在熔岩中消失不見,下一刻卻出現在了二十余丈外的另一處地方,雙目盯著圓珠,滿是驚疑之色.

但是那太陰火鳥卻根本沒有躲閃之意,反而趁此機會身形向上一撲,一張口竟然將圓珠吞入了口中,渾身赤芒大漲起來.

此火鳥卻毫不猶豫的一回頭,再次向遠處飛遁而去.

後面的銀翅小馬一呆,眼珠滴溜溜轉動幾下,四下旁顧,見絲毫異樣沒有後,終于再次雙翅一展,又追了上去.

但是這一次,太陰火鳥借助雪晶珠中暗藏的紫羅極火之力,遁卻大增許多,銀翅小馬一時卻無法追上.

並且轉眼間,兩者就到了巨大火山口的下方.

太陰火鳥遁光方向一變,朝上方激射而去.



上篇: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法陣,祭壇,巨鼎     下篇: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捕捉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