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聯手之儀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聯手之儀


"你怎會存這里,你也進價化神了?"銀山女自然是昔日那只冰海之主,十級冰鳳所化的女,此剖臉色有些難看了.

要知道她可是親眼目睹韓立從元嬰中期進階到後期的,如今敵百年時間不見,對方又進階到化神的話,對方的造化也未免太大了吧.

畢竟此界的元嬰後期修士,也許足有上百之多,但是能化神的修士幾乎是屈指可數的.

"嘿嘿,鳳仙不也同樣進階化神了嗎!雖然不知道道友如何知道此處的,但肯定是沖空間節點來的.若是如此的話,不妨下來和韓某面談一二的好.此事,我二人不是不能合作一次的."韓立輕笑一聲,徐徐的傳音道.

而隨著此話出口,原本圍著颶風狂轟不停的雷火立刻一頓的潰散消失,附近禁制自行停了下來.下方飛來的四名結丹修士,自然也早聽到了韓立傳音,知道眼前的女,竟然是一只化神妖修後,面色白下.立刻恭恭敬敬的分列兩旁,仿佛原本就是前來恭迎銀杉女般.

這只冰鳳沉就了一會兒,忽然黛眉一挑下,看也沒看那四名結丹修士一眼.就化為一團銀光,向下方的島嶼飛去.

而那四名韓立手下,則暗大松了一口氣,也馬上緊隨的而下,並識趣的引著此女到島JL大一度樓而去.

結果此女遠遠看去,一名青年衣衫飄飄的站在樓入口處,正臉上含笑的望著著他.

不是那名讓她曾經恨得咬牙切齒的人類修士,又是何人?

"韓道友倒是動作夠,競先一步占據了此島.那空間節點在何處?"銀杉女臉色不善,在離韓立十余丈外的地方落下了遁光,並不客氣的問道.

韓立一笑,先沖那四名跟來的結丹修士一擺手,四人立刻識趣的倒退離開了.

這時,他慢慢的回道:

"道友已經到此了,又咎必過于心急?空間節點就各離此不遠的地方,等我們談完後,在下親自帶道友過去如何?"

"和你有什麼好談的?難道真以為同樣進階化神後,還可以壓我一頭?"女臉罩寒霜,但話語里卻不自然的透漏出一分對韓立的忌憚.

"道友想找空間節點,也是想飛升到靈界,這和韓某的目的一般無二,自然大有可能合作一次的."韓立卻神色不變.

"合作,和你們人類修士?"冰風嘴角泛起一-譏諷.

"向道友等人的下場,想來仙已經知道了.否則不會出現在此了.道友具有空間神通天賦,可以憑空撕裂附近空間,任意穿梭其中.這在進入空間節點,面對隔界之力,大有用處的.韓某神通,道友也是見到過的,決不在道友之下.而且在下身懷兩件通天靈寶,自問絕不會拖累仙的.你我聯手下,自然比單獨一人進入空間節點穩妥的多.否則向道友幾人的下場,你也見到了.那車老妖聽說進入了另一個空間節點.雖然此老妖沒有留下元神燈,無法知道結果如何.但那里的節點入口比此處的加狂暴.想來下場絕不容樂觀的……"韓立不慌不忙的勸說道.

銀杉女聽了這話,面若冰霜,風目銀芒一閃,冷冷的說道:

"我進階化神後,壽元足可倍增,就是在人界再滯留敏萬年也無恙的.何必如此急著飛升靈界,無須和你合作什麼?"

"是嗎,但是壽元到了如何?鳳仙莫非以為此處空間節點如此好找,又可以存在許久嗎?"韓立摸了摸下巴,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這話什麼意思?"銀杉女一聽此言,面色一變.

"沒什麼,我只是想告訴道友,這里的空間節點,頂多再支撐百余年時間,就會崩潰消失.鳳仙若是自持有把握,再人界尋到合適的節點入口.

韓某剛的話,只當沒說過."韓立嘿嘿一笑的說道.

"哪有如此巧的事情,莫非在虛言相欺我?"銀杉女怔住了,但隨即滿臉不信之色.

"事情是否是真,鳳道友盡管自己觀察此處節點一些時日.在下卻需要先離開一段時間,去搜尋一些抵抗隔界之力的手段.此次由在下一名門下女弟鎮守,道友若有事情,盡管吩咐就是了.當然道友若是能閑暇時隨意指點一二,韓某就代小徒多謝了."韓立倒也灑脫的很,並未再接著勸說什麼,反而話題一轉的說逛.

"你要離開此島!看來你真的打算近期進入此節點了.算了,看在你還算誠心份上,我就留此一段時間吧.但是只要你所言不實,我扭頭就走,冰鳳聞言有些意外,但思量了好一會兒後,勉強的點點頭.總算沒有弄上拒絕韓立的聯手之儀.

韓立自然心中一喜,當即手掌一揚,一道火光破空射出,一閃即逝的消失不見了.

卻是一張傳音符!

他從容異常的和銀衫女閑聊了起來.但此女似乎不愛說話,只是淡淡的應付幾句,就不再言語了.

韓立毫不在意,卻識趣的住口不言了.

再過了一小會兒後,一道白光從空間節點方向飛來,一個盤旋後,落在了幾人身邊.卻是現出一名身材苗條的黃袍女,面目如畫,正是田琴兒此女!

"參見師父!"田琴兒恭敬的給韓立見禮,就束手而立的站到一旁了.

"這是你的親傳弟,咦,竟然是龍吟之體?"銀杉女只是在田琴兒身上一掃,就神色一動,面露詫-異目光.

"道友也奏出來了.

小徒身為女身卻生有此體質,實在是禍非福的.在下聽說冰風一族修煉的本命寒元,奇妙無窮,可以洗髓易經並在平衡陰陽之道上具有不可思議的神效.不知道友,可否賜給小徒數滴,看看可否讓其脫去此捆束,也有望大道."韓立微微一笑後,忽然這般說道.

有關田琴兒龍吟之體事情,他雖然一直沒說什麼,但卻曾經專門花費大量時間查詢各種典籍,找到了這似乎唯一有希望克服此體質的方法.現在有此機會,他自然替自己這位徒弟不經意的指點一下.

"哼,數滴?虧韓道友說的出口,本命寒元何等珍貴,哪能隨便賜給一個人類.看我哪天心情好了,再說吧."冰風卻不客氣的說道.

"這個自然.琴兒,你也聽鳳前輩9!j言語了,鳳道友會留在此島一段時間,你一定要好好聽候吩咐?"韓立沒有動怒,反而哈哈一笑,對一旁的田琴,LJ,大有深意的說道.

旁邊的田琴兒聽到自己的龍吟之體竟然有可能克服後,真目一下大亮起來,此刻再一聽韓立的點醒之言,自然大喜的連聲稱是.

銀杉女沒有好氣的望了韓立一眼,並沒有說什麼.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

韓立親自引著這只冰風去看看那空間節點,然後又留在島半月時間,感覺得銀杉女對田琴兒並沒有太排斥,安心的悄然離開了小島霧海之外,百萬里的高空中,韓立化為一道青虹徐徐而行.

"韓道友,你真的打算和這頭冰風聯手進入節點."

從他袖口中飛出一團青光,包裹著一只小鼎,一個盤旋後,懸浮在了韓立身前.鼎上虛影閃現,童身影驀然浮現.

韓立略有些驚訝的望著童.

這些年,對方除了問他討要一些材料和丹藥外,可是很少現來了,現在突然問起此妖來,倒底是為了何事:

"的確要和她聯手一次.對方的空間天賦神通,在進入空間節點後數不遠東西拉上……"韓立坦然的說道.

"這倒也是.雖然冰鳳不是真正的天鳳血脈,但是空間神通的天賦,倒是繼承了一些下來.有她幫助的話,闖空間節點的確穩妥一些.不過道友離開人界之前,是不是也該解除在下的限制,解除天鼎對老夫的拘禁.道友難道忘了此事."童先認可的點點頭,但後卻話題一轉.

"忘了自然不會.但是天瀾道友,我將那金闕玉書的殘頁給你,如此多年過去了,是不是也該給我一個交代了!"韓立神色如常,卻反問起了玉頁之事.

"殘頁山的符籌!之道,我的確參悟出了一部分,至于是否正確.我缺不敢保證的,而且也無法在人界演示的.畢竟這仙家符黧,在人界這種元氣稀薄之地施展,尚未等成功,施法人就先被吸成了人干.你確定想要我參悟的那部分的東西."童眉頭一皺,不置可否的說道.

"自然要的,而且金闕玉書韓某打算收回了.萬一到了靈界,在下自會再自行參悟一番的."韓立淡淡回道.

"既然如此說了,韓道友接著吧!"童絲毫遲疑沒有,抬足一踩身下小鼎,鼎蓋一個翻轉,露出了一絲縫隙."噗""噗"兩聲,一黃一綠兩團靈光從鼎中飛出,被韓立一把抓到了手中.

一只黃色木匣和一塊翠綠色玉簡!



上篇: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空間節點     下篇: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縱掠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