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縱掠天下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縱掠天下


木枷一打開,里面赫然是那只殘缺玉牌,而綠色玉簡用神念一掃看了一遍,雖然不可能備上領悟貫通,但應該不假是.

韓立將兩物一收,對童微然一笑:"既然道友如此做了,在下也不會失言,馬上就開始用秘術慢慢將道友元神和虛天鼎切斷.不過此過程恐怕要持續數十年之久,道友可無法太過心急的."

"這個自然,老夫只要在道友飛升前恢複自由之身即可."童似乎也很滿意韓立的承諾,說完此話就身形一晃,虛影就潰散消失了.

韓立則略一沉吟後,則一張口,一股青霞噴出,將小鼎一卷.

此鼎在霞光中迅縮小,一閃即逝的被吞進了口中.

幾乎與此同時,原本在體內打坐的元嬰驀然睜開了雙目,小手一招之下,寸許大的青色小鼎詭異的浮現身前.

隨即元嬰將小鼎往身前一拋,兩手掐訣,頓時從身體中冒出青瀅《瀅《的靈光,一下將小鼎和元嬰一同罩在了其中,朦朧朧之下,再也無法看清楚里面的情形.

這時韓立卻神色如常,遁一下加幾分,轉眼間就消失在了天體盡頭.

不久後,人界的各個修仙之地,開始出現一名神秘修士,專門收集一些罕務人知的寶物和一些秘術法決. 而這些東西,要麼和空間神通有關,要麼具有極強的防護威能.

只是這名神秘修士眼界極高,在一處地方能看上和出手的次數寥寥無幾.再加土行動乾淨利落,每次現身時的面容,身形,服飾均都不同,無論強買還是破除禁制悄然拿去,都根本無法尋覓追蹤.

知情修士唯一知道的就是,這人神通深不可測,就是元嬰修士在其手下都如同幼童一般的毫無反抗之力,好在這神秘修士只在寶物,頂多重傷對手,倒從不傷人的.

故而丟失寶物和法決的宗門和勢力雖然大惑痛惜,但也畏懼對方的驚人神通,反而不敢大肆宣揚,深入追查什麼. 只能自歎倒黴了.

而對普通修士來說,對這位神秘修士自然一無 所知.

就這般,時間一年年的過去了.

七十年後的一天,在天沙大6的一座無名高山之顛上,那名神秘修士正站在一山石之上,望著空中狠狠瞪向自己的兩名老者,神色木然.

此刻的他,是一名三縷長:$ 格中年儒生,一身漆黑如墨的長袍.

那兩名老者則是一名 元嬰初期,一名無嬰中期,算是夭沙大6頂階的存在了.

"不管下是什麼人,識趣的話,趕緊將盜走的金爍環交出來.下能深入本宗重地,將寶物盜出,起碼也是無嬰中期的修士,為何做這種有**份的 事情."一名濃眉老者陰厲的說道.

對方遁不算太,所以經過一番追逐,就被他們二人追上,但對方迷霧重重,竟然無法看透修為的樣. 這兩名修士心中也有些奇怪.故而並未馬上動手,試探說出這般一番話未.

神秘修士日光閃動一下,手一抬,一物激射而出,飛向說話老者.

老者一怔下,下意識的單手虛空一抓,頓時將此物吸封了 手上.

竟是一只儲物袋.

老者不禁面露一絲疑惑.

"金爍環對我有大用,袋中的靈石就算我買下此寶了."神秘修士面無表情的說道,聲音略有些嘶啞.

"放屁! 金爍環是本宗娃宗之寶,就是給再多靈石,本宗也不會賣的."那老者先是被袋中靈石數量驚了一下,一聽對方後面言語後,卻勃然大怒起來.

"這樣的話,在下也無法了.此寶我是不會歸還了."神秘修士淡淡的說道.

"哼,那道友就將小命一齊留下吧."另外一名鷹眼老者,卻忽然陰森的說道,隨之一張口,一道紅芒激射而出,一晃之下,就到了神秘修士的頭頂處.

一看出對方根本不願意歸還寶物,這一名無嬰中期修士毫不留情的出手了.

但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對面的神秘修士任何寶物未動,只是單手虛空一劃,一囹圄的灰羰羰霞光憑空現,隨之向上飛卷.

紅芒被灰光一掃而中,立刻一震的靈光潰散,現出了原形.

赫然是一口赤紅小劍數寸來長,寒光閃閃.

此刻小劍卻在灰色霞光中滴溜溜轉動不停,似乎喪失了自已之力.

空中的放出此飛劍的鷹眼老者,卻驚怒交加起來,此刻的他,竟失去了和飛劍的神念聯系,旁邊的名濃眉老者看出了不對勁之處,不加思索的一聲大喝,袖跑一抖,一塊金羰瀅《的方形東西被祭了出來.

此物方一出現,體形狂漲,化為了一塊數丈達的金色巨磚,奔下方狠狠砸去,絡佛小山壓頂一般.

下面神秘修士一聲輕咦,隨即眉梢一動下,隨即另一只手同樣的往頭頂處徐徐一劃半囹.

"噗"的一聲後,一股粗大灰霞飛卷而上,正好和金磚撞擊到了一起.

結果霞光只是在 金磚體表一卷,此寶靈光一散,體形就驟然間縮小,失去控制板的翻滾起來.

神秘修士再伸手沖空中一招,現出了原形的金磚和赤紅小劍一顥,直直的從空中墜落而下,就要落在了下方修士手中.

這下那鷹眼老者真有些急了,不及多想下,虛空沖韓立一抓.

頓時一只白色大手在下方浮現而出,然後五指一合,竟化為一只巨大手掌,狠狠拍下.竟想要將神秘修士一擊滅殺.

但是下邊修士,只是單手沖空中手指一彈.

金光一閃,一 道金瀅《瀅《劍 氣一斬而過後,光拳瞬間從中間分裂兩半,化為點點白光消失了.

鷹眼老者見此,茴色有些白了.

而神秘修士這掂了掂手中的兩件寶物,望向空中的二人,冷冷的說道.

"若是再加上這兩件寶物,兩位道友是否肯交換了.

兩名老者的心,直往下沉.他們實在難以相信,對方竟然可以一個照面,就收走了他們的法寶,擊潰他們的秘術. 而那灰色霞光是何種神通,竟有這般逆天威能.

二人一時間,誰也沒有敢再妄自接口了.

神秘修士見此,嘿嘿一笑,猛然將手中寶物,往空十一拋,自 身靈光一閃,就化為一道青虹激射而走了.

兩名老者見此一怔-,急忙手中掐訣,先將自己寶物收了回來. 然後望著遠去的遁光,不禁面面相覷了.

"師兄,我們是否要追過去?"半晌後,濃眉老者遲疑的問道.

"追,拿什麼去追?對方明顯已經手下留情了,再不識趣的過去,恐怕真要惹起對方殺機了."鷹眼老者無奈的說道.

"可是那金爍環是本門至寶,就這般丟失了,我們可不好給門內交代啊."濃眉老者卻還有幾分不甘心.

"有什麼不好交代的.誰讓你我兄弟神通不如人的.修仙界原本就是弱肉強食的,當年金爍環也不是本門之物,也是門中祖師從其他門派搶過來的. 現在再被別人奪走,也只能自認倒黴了.我們回去吧.你我留著有用之軀,還要支撐整個宗門的."鷹眼老者卻苦笑一聲,竟這般說,道,隨即化為一道紅光向相反方向走了.

濃眉老者怔了好一會兒,長歎一聲後,同樣化為一道遁光緊隨而去.

在遠遠的另一處高空中,那神秘修士飛遁了數萬里後,突然遁光一停,竟然停在了空中.

接著遁光中一陣嘎嘣的爆響聲傳出,此人身形一下高了寸許,同時青色靈光在其胯上一陣流轉不定,略一模糊下面容大變,現出一名面容平凡的青年面孔.

正是韓立本人.

此刻他袖跑一抖,頓時一件金燦燦的圓環出現在手中,單手一扳略一晃動下,頓時無數幻影浮現而出,神妙之極.

"不錯,此寶單論防護戌能應該足可在我近年得到的寶物中,排進前三之列的."韓立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滿意之極的自語道.

"時間也差不多了. 韓道友也該回去看一趟了. 否則,那空間節點萬一突然崩潰了. 道友可就後悔不及了."從韓立袖跑中卻 傳出童的輕笑聲.

"這個不用天讕道友提醒,我也已經准備返回了.這些年來,雖然得到了一些寶物和秘術,但除了其中四五件外,其它的我並不滿意的.大部分雖然名氣夠大,但是實在有些名不副實的. 估計進入空間節點後,根本不堪大用的"韓立臉色驀然一沉, 聲音有些低沉起來.

"也不能這般說.你那人界的普通古寶和八靈尺這等靈寶相比,自然無法看入眼中的. 單這些寶物和秘術,有總比沒有的強. 況且你這些年來,雖然在人界各處跑來跑去,但是不是待金闕玉書上的東 西也領悟出了一兩分吧.這些東西,說不定到時能救下你一條小命的."童卻不同的悠然數說道.

"也許吧!"韓立不置可否的說道,但是其縮在袖跑中的一只手掌卻不經意的五指一握,但隨即又輕輕的放開了.

這天潿獸所化童自然不知道,他這些年的大收獲既非收集的這些寶物和法決,也並非金闕玉書上的東西,而是另外一樣……



上篇: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聯手之儀     下篇: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回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