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進入節點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進入節點


韓立站在光團之下,抬凝望空中,一臉凝重.南宮婉和他並肩而立,則默默不語.

其他人也一言不,似乎在等著什麼.其中包括了田琴兒和已經成為了千竹教教主的另一名弟石堅.

師傅,鳳前輩今天真會到嗎?若走過了午時再解除封印,恐怕有些麻煩的."不知過了多久,站在韓立二人身後的田琴兒,輕聲的說道."放心,鳳仙早在月前就來消息了,今日必到的."韓立頭也沒回的回道.

聽到韓立此言,田琴兒不再開口了,只能繼續等待下去.

再過了一會兒,韓立眉梢一動,驀然扭朝一側的海霧望去.

其他人見韓立這般舉動,不禁一陣騷動.

結果片刻後,韓立所望方向傳來一聲悅耳的清鳴聲,隨即海霧一陣翻滾,從里面飛出一只休長數丈,通體晶瑩雪白的冰鳳.

此鳳遁奇怪,雙翅只是幾個扇動,就一下到了眾人工空,然後寒光大放下,化為了一名銀衫女,從空傘落了下來.

"我來的不算晚吧?"此女輕描淡寫的說逸,目光在眾人面上一掃,後落在了韓立身上.

"當然沒晚!琴兒解除封印吧.鳳道友,你我到一邊互下禁制!"韓立轉吩咐一聲,沖冰鳳含笑說道.然後遁光一起,化為一道青虹沒入一側的濃霧之中.

銀杉女黛眉一挑,同樣化為一道銀虹跟了過去.南宮婉站在原地,望著二人消失的方向,眉宇間隱現一絲擔心.

這時,田琴兒卻指樣著十幾名修士騰空飛起,紛紛飛到了巨大光團之下,排成一個古怪的陣勢,接著手上靈光閃動,各自現出了陣盤,陣旗等一干法器.

在田琴兒的嬌叱聲中,這些修士同時高舉手中陣旗陣盤,光芒大放下,或放出道道光柱,或飛出縷縷光霞,紛紛沒入光團中不見了蹤影"

此女帶著眾修,開始解除節點上的封印

時間慢慢的過去,隨著封印一點點的松動,原本模糊異常的光團開始清晰,耀眼起來,並且顏色也由灰色化為了白炙之色,仿佛一輪驕陽浮現而出.如此刺目光芒,即使南宮婉這等大修士也不禁雙目一眯,不敢過多直視.

而那些負責解印的修士,包括田琴兒在內,早已閉上雙目,僅憑神念的感應來操縱手中的法器了.就在這時,南宮婉肩頭突然多出了一只大手,同時耳邊響起男醇厚的聲音:"怎麼,還有些擔心!"南宮婉先是一驚,但隨即身放松了下來,勉強一笑的回轉過去"在她身後處,韓立正含笑望著她.

"擔心自然是有的.不過等追尋大道,原本就是逆天而為,追尋那生死間的一線生機,倒沒什麼可抱憾的.對了,你和風道友都種好禁制了?"南宮婉先是輕歎一聲說-道,隨即又關心的問道.

"禁制都下好了,而且也都是那種除非施禁之人親自動手,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解除的死禁.如此一來,我和她倒是不用怕對方動什麼手腳了."韓立聞言,苦笑了一聲"哼,只要你不在背後搗鬼,本宮又怎會動什麼手腳."韓立背後白光一閃,銀衫女從虛空中直接撕裂而出."鳳道友,現在不要隨便施展空間神通的好.還是多留些法力,應付空間節點中的危險吧."韓立卻眉頭一皺."放心,我自然有分寸的."這只冰鳳不知是否因為互下了禁制緣故,竟沒有冷言相向,神色比先前統和了許多.

韓立微微一笑,不再說什麼了,一步向前和南宮婉站到一起,抬注視著空中的解印.銀衫女也同樣不語起來.

足足過了一刻鍾時間,當空中光團刺目到了極點時,低沉的悶雷聲傳來,白光一斂,空中光團驀然轉換成了一個漆黑如墨的孔洞,里面不知有多深,一絲光芒都沒有,仿佛一個擇人而噬的巨獸之口.韓立心中一凜,銀衫女見此,鳳目中也異芒一閃,但毫不遲疑的說了一聲:"韓道友,我們動身吧."

隨即此女周身銀芒閃動,向黑洞徐徐飄去.

韓立嘴角抽搐一下,單手一拍腰間儲物袋,頓時眼前銀光一閃,另一個"韓立"出現在了身前.正是那只人形傀儡.韓立二話不說的單手一抬,沖著人形傀儡的頭顱閃電般一拍."噗嗤"一聲,一個漆黑如墨元嬰從傀儡頭頂浮出,鳥光一閃下,射入韓立身上不見了蹤影.

韓立再沖傀儡輕輕一點,頓時此傀儡銀光大放,身形驟然間縮小,化為數個大小的木偶.

而幾乎與此同時,他另一只袖跑一抖,兩只藍色小鼎和一團三色光焰同樣飛出,盤旋在了身前."婉兒,這些寶物對我通過空間節點沒有多大用處了.

你在人界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劫數,這些東西能助你一臂之力的.你收好吧."韓立說著長袖一拂,頓時一股青霞飛卷而出,將這四樣寶物推向了南宮婉.說完,韓立身形騰空而起,化為一道青虹緊追冰鳳而去.

南宮婉一咬牙的纖手一招,持人形傀儡以及其它寶物均收到了手中,然後枯注視韓立背影,面容有幾分蒼白.

這時,那只冰鳳在深不可測的黑洞前停了下來,等到韓立青光一斂的在身後現形而出後,頭也不回的問了一聲:"怎麼,不和你南宮道友再多說幾句了,本宮倒不是急著馬上進入里面,可多給你們夫妻一表時間的."難道這只化神妖修,竟說咄顱通幾分人情的話語來.

"不用了!兒有什麼話語,我和婉早就在此前都說過了.現在我們只要一心通過節點就可了."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平靜回道.

隨後他單手一拍自己天靈蓋,青光一閃,一只青色小鼎浮現而出,足下再輕輕一踩,翠光閃動間,一只綠尺詭異呈現,略一轉動間,銀色蓮影浮現足下.

袖跑再不經意的一抖,一只銀符飛射而出,在轟鳴聲中,化為一只三色戰甲緊貼身上.接著七十二口金色小劍從身上激射而出,化為片片金光,在附近盤旋不定.

與此同時,韓立兩手一翻轉後,一只金燦燦圓環和一柄數寸大小玉傘被扣在了手心中.

銀衫女見此,臉上一絲訝色閃過,但自己也不慌不忙的肩頭一抖,十幾道白芒飛出,在空中略一頓下,現出了一狠狠的晶瑩長翎.

它們低空略一盤旋,隨即直撲而下,化為一層白幕將冰鳳護在其中,同時此女身上的銀袼靈光流轉,竟幻化出千鳥朝鳳的神奇圖案.讓人吃驚的是,此女一張口下,竟再噴出一只半透明的冰舟.

此舟方一出口,就有數寸大小,但轉眼間就迎風狂漲,化為十余丈之巨,停在了二人身前.

"我這只洞天舟,使用自身寒元凝練萬載之久,終形成的頂階防禦法寶.在開始時應該可以護住我們一段時間,讓你我省卻不少麻煩的."銀衫女身形一晃,就輕飄飄的到了冰船上,然後回,淡淡說道.

韓立沒有客氣,一抬腿,人到了冰舟之上,站在了銀衫女身後,隨之沉聲說道."既然道友有此種寶物,韓某也助仙一臂之力吧."

說完這話,韓立背後冒出大片灰色光度,接著其中黑影一閃,一只丈許大的迷你小山浮現而出,通體烏與"毫不起眼.

冰鳳一怔,尚未明白這是何寶物時,此山滴溜溜的從灰霞中一飛而起,隨即一個盤旋,穩穩的落在了冰舟之上.

接著就見韓立兩手掐訣一催,此山放出大片灰光,將冰舟都罩在了其中.

銀衫女雖然不知道,這灰色霞光有什麼古怪,但是卻也能看出其肯定非同尋常,當即也不言語一聲,神念一催之下,足下冰舟在灰霞中也升起一層銀色光罩

,接著"嗖"的一聲,就一閃的遁入了黑洞中,刹那間就不見了蹤影.黑洞下方的人群,一陣騷動.所有人全都睜大了雙目,死死的盯著空中,眼都不眨一下.

但是沒有多久,大多數人都有些失望了,黑洞就想也開始時一般,絲毫異樣都沒有出現,一直波潿不驚的樣."琴兒,留下兩名弟看守此地就可了.其他人走吧,再留在這里也是無益的."終于南宮婉收回了目光,沖田琴兒冷靜吩咐道."遵命!"田琴兒恭聲應道,隨即抬手招出兩名結丹修士繼續留在這里,其他人則跟著南宮婉返回了小島.

等過了一個月後,節點的入口處仍然絲毫異樣沒有後,南宮婉則再次吩咐田琴兒用法陣封印處此入口,然後留下數名弟駐守,其他人則隨她返回了亂星海.

韓立並未給任何人留下元神燈,故而包括南宮婉在內的所有人,誰也不知道韓立是通過了節點已經身處靈界之中,還是和向之禮他們一般,終未能抵禦住空間風暴和隔界之力,已經隕落在了節點之內.

這也是韓立不願留下元神燈的原因之一,畢竟對親近之人來說,有一絲希望總比沒有的好.



上篇: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六丁天甲符     下篇: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陌生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