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陌生之地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陌生之地


韓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感受著地面的燥熱,同時心里計算著時間.

沒有記錯的話,按照一晝一夜算一整日的人界習慣,他在這里已經躺了三個月之久了.之所以會這麼說,因為他現在所望的天空上,竟然同時有三個奪目的太陽和四個朦朦朧朧的月亮虛影.

韓立很清楚,在不久後的黑夜時,這些太陽會漸漸的全部轉換為月亮,而當白晝再次來臨時,月亮又會一個接一個的刺目炙熱,再幻化出七個太陽出來.

就是說此地的天空中,時刻都會保持七個光的天體存在,只是白天的時候,這些東西炙熱難當,晚上的時候,就變得清冷黯淡.

而他感覺沒有錯的話,這里的白晝和黑夜均都長的出奇,大概是人界時的三倍以上.白天和夜晚的溫度差別,是驚人的懸殊,要不是他的體質實在持殊,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

這里自然不是人界了,但是否是靈界?韓立心里有些狐疑,不敢肯定.

一來這里靈氣並沒有多濃密.似乎和靈界的普通靈脈差不了多少,二來就是他出現在這里的方式有些特殊,完全是一個意外造成的.並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到達了靈界.

一想起當日在空間節點時遭遇的事情,韓立臉色實在不太好看,心中隱隱後怕不已.不過話說回來了,要不是在節點的後一段路程中碰到了此意外,他能否真通過後出現的一波接一波的空間風暴,韓立自己也絲毫把握沒有的.畢竟他的護身寶物已經毀掉了十之**,連八靈尺這等靈寶都葬送在了其中.甚至要不是化靈符起了效用,恐怕他早已在空間風暴中灰飛煙滅了.

不過,他現在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的.

他剛剛脫離空間節點,出現在此地,因為和冰鳳被迫分開,身上早先和冰鳳互下的禁制,此刻要命般的作了.要不是懂得秘術夠多,急忙用另外一種秘術強行壓制此禁制,恐怕當場就法力反噬而亡.

但就算如此,那股禁制的余力仍要命的在體內亂竄著,不停破壞各處的經脈,要不是木生珠揮了不滅之體的神通,也在不停修複著身體,他肉身早就一塌糊塗,毀的不能再毀了.

如今韓立身體中,一股力量不斷破壞著,一股力量不斷修複著.過程自然是痛苦之極,不但無法調動任何法力,身體也無法動彈分毫.

並且破壞之力猶比恢複之力,還那麼一分.

如此一來,時間一長,肉身仍會崩潰的韓立情急之下,只好采用元嬰虛化之法,忍痛將所有寶物驅出體外,收進儲物袋中,再將元嬰自行散去,將元嬰所化的龐大精元強行灌注到了身體各處,用來加強修複**的過程.

但如此做的代價,卻是百余年內身一絲法力沒有,也無法吸納任何靈力和動用什麼神念了.

此刮,即使比韓立高階的修士.用神念粗略一掃他的身體,也只會將其當成一介凡人而已,輕易無法現什麼不妥的.

如北置死地而後生的做法,果然大有效果.經過三個多月的時間,那股殘余的禁制之力總算消失殆盡,其經脈也重恢複了大半.

據他估算,只要再過月余時間.也許就可恢複行動了.

心中默默思量著,他費盡的將頭顱略微偏動一下,入目的全是一望無際的青灰色沙礫,寸草未生.

他竟然置身于一處沙漠般的荒涼之地上,大半邊身都被這種古怪沙掩蓋住,只是靜靜的躺在沙中不動一下.

頭頂上的太陽由三個漸漸的變成了兩個,後又變成了一個,天空開始有些黯淡下來,終千有些將要黃昏的樣.

此刻韓立沒有閉上雙睛,反而睜大了雙目,瞳孔中隱隱有藍芒閃動,眨也不眨的注視著高空.

沒有多久,附近空中傳來數聲淒厲的尖鳴,接著一個接一個黑點在空中6續出現,足有而二十多個之多,異且一陣盤旋後,向下急墜而來.

韓立雖然沒有將法力灌注目中.但雙目一眯下,仍可憑借驚人視力,將那些黑點看的一清二楚.

竟是一只只鷹蝠身的黑色怪鳥,每一個都足有四五尺大,腹部生有一對亮的利爪,黑色肉翅一展之下,猙獰異常口,怪鳥度極,轉眼間就到了離地面只有三十余丈的低空,目標正是躺在地上仿佛死人一般的韓立.

韓立目中寒芒一閃,四肢未動一下,但是頭顱一偏,胸脯一瘊的朝一旁猛然一吸.

一小團青灰色沙礫,竟詭異的凝聚一團韓立.

眼看就要飛入口中時,韓立卻張嘴一吐,一股輕風徐徐吹出,那團沙礫一下輕若無物般的在嘴邊滴溜溜轉動不停,卻沒有馬上落下.

這時韓立目光一掃空中,只見那些怪鳥已經撲到離其不過十余丈,先頭幾只已經張開長滿鋒利小齒的嘴巴,一副聞之欲嘔的腥風撲面而來.

韓立面無表情.但原本癟下的胸膛猛然一鼓.從嘴中竟噴出一股白凜凜的強風.一下擊在那由沙礫上.

"嗖嗖"的破空聲大起,沙礫一下化為密密麻麻青芒從下方激射而處,仿佛漫天花雨一般的擊在了先頭的幾只怪鳥身上,並出了"噗噗"的悶響聲.

這幾只怪鳥出金屬摩擦般的慘叫聲,頓時一驚的四下散去,但是只飛出了十余丈遠.就從身體中射出無數條血絲,紛紛從空中墜落到了地上,受傷不輕的模樣.

讓人吃驚的一幕出現了.

剩下的怪鳥一見同伴負傷,竟然沒有再攻擊韓立.反而方向一變,狠狠的撲向地面上的同類,將轉眼間,就將負傷的怪鳥分尸撕裂,然後一人叼著一塊綠呼呼的血肉,就心滿意足的展翅高飛,不見了蹤影.

片刻間,這片青灰色沙地上,仍只冉下韓立孤零零的一人..

韓立神色平靜.似乎對此早就見怪不怪了,只是目光閃動的不知在思量著什麼.

又過了不知多久後,空中後一只太陽也漸漸的黯淡,開始變幻起了形態.

這種徇麗寺景.韓立早就在地上觀望了不知多少遍,但看著空中即將出現的七個皎潔彎月"心中仍有一種震撼的感覺.

忽然韓立神色一變,臉上現出了驚疑不定的神情,但可惜除了頭顱略微偏動一二外.其他任何舉動都無法做出.

過了一會兒後.從某個方向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並且隱隱夾雜著馬蹄和車輛行進的嘈雜之聲,竟似乎有大量人馬從附近飛經過.

韓立眉頭一皺.現出了猶豫之色,不知道是否該主動引起這些人的意.

若是他不主動出聲的話,在身體半被青嚴掩埋的情況下,相信對方也無法輕易現他的.

但馬上韓立心中的這一絲躊躇,就徹底拋棄了.

因為一只渾身赤紅的拳頭大火紅小鳥,詭異的出現在了韓立頭上空,離地面三四十丈之高,盤旋不定,口中還出悅耳的清鳴聲.雖然聲音不大.但卻悠揚之極,數里之內都可聽得清清楚楚的樣.

分冉是在給那些車隊傳遞消息的樣.

韓立長吐了一口氣,眼下的情況,就算他打算故技重施的用沙礫噴吐此鳥,也絕對無法做到的,也只能靜靜的等下去了.

果然沒有多久.地面一陣的輕微震動,似乎有東西沖他這邊飛馳而來.

在一陣低低的嘶吼聲,幾名騎著一種怪獸的騎士到了韓立附近,而且在很遠的地方就停了下來,均一言不的望著沙堆中的韓立,目光冰冷異常.

韓立頭顱一偏.掃了這些"人"一眼.

不錯,雖然穿著打扮實在古怪了一些.的確是人類不假口韓立心中微微一松.

幾名騎士全是二十到四十歲之間的壯年男,身上的裝扮各不相同,有的全身嚴嚴實實,穿著一身锃亮盔甲,有的則之用幾塊閃著淡淡光芒的骨片覆蓋住幾處要害,簡陋之極.但無論是誰,手中都提著一種沉重之極的棍狀武器,前半截粗大數圈,滿是鋒利的尖刺,仿佛狼牙棒一般的兵刃.

但吸引韓立注意的是,這些人座下的怪獸.竟是一只只青色巨狼般的怪獸,但頭頂上長著一根烏黑亮的直角,腰部和粗大四肢,全都披著厚厚的甲片,足有兩丈來搞,讓它們顯得猙獰異常.

韓立打量著這些人同時,這些怪獸上的騎士似乎看出來了韓立無的不妥,原本繃的緊緊的臉孔放松了幾分,但是仍沒有隨意靠近的樣.

其中一名四十余歲,面上有一道深深疤痕的壯漢.忽然轉沖一旁的一名青年說了一句什麼.那名短青年立刻往懷中一陣摸索,掏出了一塊白乎乎的圓盤狀東西,然後驅動身下的怪獸,向韓立這邊走來.

青年在離韓立數丈遠處又停了下來,嘰里咕嚕的說了一番根本無法聽懂的話語,見韓立絲毫反應沒有,眉頭一皺的又打量了韓立數遍人,然後手一抬,將手中圓盤對准韓立輕輕一晃.



上篇: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進入節點     下篇: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血咒文書與靈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