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金玉宗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金玉宗


韓立疃孔微微一縮.

這兩人顯然不是一般煉體士,否則目光一掃之下,氣勢不會這般驚人.給他的感覺,似乎比那張奎還要厲害一些的樣.

"兩位大哥,這位就是加入本商號的韓兄弟,夫人不久前說過要見上一下的,還望通稟一而."羅姓青年上前一拖拳,恭敬異常的說道.

"哦,將那金剛訣修煉到第三層的就是運人.看起來果然年輕,不過,不是服食過什麼駐顏丹藥吧."一名身材稍矮大漢打量了韓立兩眼,忽然這般說道.

話語內容顯得頗為的不太客氣!"兩位覺得在下服食過,那就算服過吧."韓立心中徽跳一下,但面上卻輕笑起來.

"哼,我有些不信你真將金剛決修煉到了第三層.在下試試,下不介意吧."這名大漢顯然剛之言也是隨口一說,但此刻目中寒光一閃,忽然一把抓住向韓立手腕,生硬的說道.

韓立只是眉梢一動,並未躲閃,竟任由對方抓住自己手腕.隨即感到對方五指冰涼異常,驀然爆出一股巨力,開始收縮起來,絲毫不像血肉之軀.

韓立不怒反笑了起來,但目光卻陰沉了下來.

在對方巨力之下,手腕白抓之處浮現出一層淡淡金色,但一閃的又消逝不見,隨即就靜靜站在原地,任由對方所為了.

片刻後,這名大漢見自己已經施展出了七八分的力氣,對方仍一副若無其事的樣,面色終于大變了.但他略一猶豫後,非但沒有松手,反而深吸了一口氣,五指驀然泛起一層鳥光來,力氣一下又大增起來.

韓立臉上笑容終于收斂起來,鼻中輕哼一聲,手臂看起隨意的輕輕一擺.

大漢頓時只覺抓住韓立手腕的五指一震,身瞬間麻木了大半.剛一驚的失聲出口,隨即一股龐然巨力傳未,身軀竟無法自已的騰空飛起.

眼看在韓立面無表情之下,這名大漢就要被狠狠甩到附近的一堵石牆上,撞了個頭破血流,但是人影一晃,另一名始終沒有說話的守門大漢卻忽然飛掠數丈,閃到飛出大漢的身前處,單手閃電般一抓,想要將其接下.

但是此人手掌方一接觸同伴後領衣襟,突然神色一變,另一只手掌也飛的探出,一下變成雙手合持之勢.

"砰"的一聲巨響後,又聽得"蹬蹬"幾聲接連傳來.

此人漢雖然接了下來,但是身形也一連倒退了七八步,臉色蒼白的重站秸下來.

韓立見此,雙目一眯,看了一眼後出手大漢.

這人自己施展出幾分巨力下,竟還能硬接下同伴,一身煉體術顯然還在另一人之上的.

羅姓青年則早已目瞪口呆了.

這兩名守門大漢,可是"方夫人"的貼身侍衛.雖然干時不和他們這些騎士打交道,但是一身高明之極的煉體術,連他們的領隊張奎暗地里佩服異常的.當年騎士中自持修為不鋁的,也找過這二人偷偷較量過,無一不敗的極慘.

而這位加入的韓立,竟然憑一只手就讓這二人落得如此灰頭灰臉,毫無招架這里.

金剛決一旦修煉到了第三層,真的就有這般大威能?羅姓青年臉色陰晴不定起來了.

他自然不知道,韓立能有般巨力大半是靠了在人界一連服食龍鱗果數百年並修煉了淬骨決的緣故.否則縱然那金剛訣也有增加巨力的神通,在第三層時也不過和這兩名大漢差不多大小而已.何況,韓立金剛訣實際上已經修煉到了第四層.

"韓兄弟身手驚人,我兄弟甘拜下風.請進吧."後出手大漢體內功法接連運轉數遍,總算將胸口的一團郁結之氣趁著說話工夫噴出了體外,神色恢複了正常,但是望向韓立的日光卻不由得帶有一份敬畏.

被韓立甩出去的那人,臉色難看奔常.

韓立微微一笑,也不再說什麼,略一拖拳後,就從容的走進了院之中.

羅姓青年自然沒有資格再進入其中,只好留在了院之外.

正對院門的屋大門緊閉著,韓立正想上前敲門時,從里面傳來一悅耳的女聲音.

"韓公嗎,請進!妾身早就等候多時了."

韓立目光閃動兩下,但並未感到有何驚訝,平靜的推門走了進去.

目光一掃後,他神色一動.

屋中人數之多,倒讓他頗感些意外.

面對屋門方向的主位上,坐著一名三十余歲的青衫婦人,肌膚白皙,面容秀麗.身後處站立著一名藍袍青年,二十五六,面容和婦人有些相似.

在婦人的對面,還坐著一名聖容年輕,鬢角灰白的錦袍男,神情略顯冷漠緊挨著此男的卻是兩名看似一對的年輕男女,男的英俊軒昂,女的貌美如花.

這幾人似乎早知道了院門外生的一切,故而當韓立進來時,目光各異的全掃了過來.

婦人的目光有些意外有些欣喜,藍袍青年則有些好奇,錦袍男卻眉頭微皺著.倒是那一對年輕男女,略露幾分吃驚表情硌.

"韓公不要見怪,剛兩名侍衛出手相試,其實是妾身主意而已.只是想看看第三層金剛訣是否和傳聞中那般厲害,此法決流轉極廣,但也是難修煉的幾種煉休術之一,很少有人能突破至第二層,別說像韓公這般的第三層了."那美婦起身相迎,斂衽一禮的說道.

"在下已經是商號一員,區區相試自然不算什麼.就是不知夫人對在下身手是否滿意?"韓立微微一笑,不在意的說道.

他雖然打算在天東商號中暫時隱匿下來,但也不打算真當一名小卒被人任驅使,自然不介意略展現一下自己實力.

先前的表現,看來已讓這位方夫人另眼相看了.

"第三層金剛訣的威力,還遠在妾身預料之外,自然大開一番眼界了.對了,我先給韓公介紹一下,這是小兒潘青,在金玉宗門下修煉仙術.而這三位仙師都是小兒的同門."聽到韓立如此一說,婦人嫣然一笑,沖其他幾人一指的介紹道:"原來是少東主和幾位仙師!"韓立一抱拳,平靜的說道.

雖然神念無法離體,但單憑神識的靈敏,如此近距離,他仍可能大概感應出這幾位的修為.幾人都有築基以上修為,不過這位潘青和那一對年輕男女似乎築基不久,身上靈氣較弱,但那位錦袍男卻渾身法力凝厚,似乎已經到了築基後期大成的假丹境界.倒不可小瞧的.

以韓立剛展現身手,這既然人倒不敢真大咧咧的承受下來,也紛紛回禮一下.錦袍男是面現一絲笑容的問道:

"在下雖然從未修煉過煉休術,但是昔日家師曾經結交過一位高階煉體士.據說那位前輩孤身一人擊殺過數只六七級妖獸.原本舂某還以為是誇大之言.但現在見了韓兄金剛決的神通,對此事倒是確信不疑了.不過,我看韓兄一身巨力似乎不光是修煉金剛訣所至,應該是夭生神力.巴."

此人倒也有幾分見識,竟然看出了韓立驚人巨力的異處.

"秦兄慧眼如炬,韓某的這點力氣的是有一些天生帶來的."韓立當然不會去給對方解釋龍鱗果等事,順手推舟之下的承認道.

錦袍男點點頭,心中的那一絲疑惑終于消去大半.

接下來,這位錦袍男幾人沒有再問什麼,倒是那位方夫人神情和善之極的和韓立聊了一些,並旁敲側擊的想問一下韓立的來曆,但韓立自然裝糊塗的應付過去了.

那方夫人見韓立這般表現,倒也沒有真的追問下去,反而明白的告訴他:錦袍男包括潘清在內的幾人,都是奉了師門之命來協助安遠城抵擋這次獸潮的.一來是因為是那安遠城高層和金玉門有些交情,二來每次獸潮的爆,同樣也是低階修仙者突破瓶覆的絕佳機會.故而將他們這些築基期弟派了出來.

當然奉命到安遠城並非金玉門一家,還有其他十幾家中小宗門的弟.

而他們這些天東商號的人手,自從進入了安遠城後,按照以往的慣例,護衛隊也無法避免被安遠城征調的.故而方夫人暫時任命韓立當那張奎的副手,協助典統率此護衛隊的.

韓立聽到婦人的任命之言,略一思量下,也就點頭同意了.

方夫人見此,露出滿意之色,隨即就讓韓立下去休息去了.按她所說,獸潮的爆隨時都有可能,而且還真是數種獸群聯合的大獸潮.韓立等人自然要養精蓄銳好了.

韓立徽然一笑,當即離開了屋.

當屋門再次閉上之後,方夫人的笑容收斂起來,同時面露一絲猶豫出來.

"怎各,夫人覺得此人人難得,想改變主意了."錦袍男摸了摸下巴,忽然輕笑的問了一句.

"的確如此.這人如此年輕就有現在修為,稍加培養的話,說不定真能成為'火老那般的存在.要不還按原來計劃,獸潮後讓張奎或者柳家兄弟跟你們是一趟吧."婦人倒沒有隱瞞心中所想,繡眉徼皺的說道.



上篇: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天劫之危     下篇: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青狼,赤蟒,豹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