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女童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女童


在四種妖獸的聯合攻擊之下,安遠城徹底化為,片廢墟.

除了小部分凡人在一些煉體士掩護下,硬生生沖出獸群逃生去了,大部分凡人都葬身進了獸群之中.

不過獸群僅僅在安遠城肆虐了三四日光景,就紛紛的撤退離了.

獸潮這正式的結束.

雖然只是一個小城遭到了滅頂之災,但此事在人類成立三境後畢竟不是常有之事,終還是驚動了天元城的高階修士,派來了大批人手前來查看城池被獸群攻破的具體原因.

當然這韶是後話了.

而在獸群撤離後的兩日後,天邊靈光閃動,又有數名修士從高空而來,不久後就到了當日安遠城被攻破城牆的巨大缺口處.

光芒一斂,空中現出了三名男女修士來,正是金玉宗的那三名修士.為的則是秦姓的錦袍男.

三人目光直接在下方掃視起來,似乎在尋找什麼似的.

"那人多半已經送命了.那些豹禽獸的聯手一擊威力,當日師兄明明親眼所見,為何還會認為這人還有生還的機會."那對年輕男女中的男看了幾眼後,就忍不住的沖錦袍男問道了.

"師弟有所不知,那金剛訣功法和普通煉體術大不相同的.三層金剛訣,足可以讓凡人洗髓易經,運轉十成功法後,身體就可抵擋低階靈器的全力一擊.那豹禽獸群的一擊,縱然威力驚人,此人若是事先運足功法的話,重傷不可避免,但是生還幾率還是很大的.而我們馬上要進行的事情,必須需要這般一個皮糙肉厚的凡人輔助可.當日要不是相隔太遠,根本來不及援手.我一定會救下此人的,錦袍男搖搖頭,臉色陰沉異常.

聽到自己師兄這般言語,年輕男修縱然心中有些懷疑,但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倒是那名俏麗的女,卻目光一閃的開口了:

"就算那人原地尚存的話,此地被獸群肆虐了如此長時間,恐怕也再葬身獸口了.如何還能保住性命的?"

"此話也有可能!為兄不是抱著萬一的希望來此的嗎?合,適的人手,實在難找啊.我還是耗費些神念,搜索下附近吧."錦袍男聞言,嘴角抽括一下的苦笑起來.

"哦,不知需要韓某做什麼事情,竟然讓秦仙師對在下如此念念不忘."

一聲淡淡聲音幕然從下方亂石堆中傳出,隨即"轟"的一聲巨響,石塊四下飛射,一高一矮名人影,忽然出現在了塵霧之中.

"韓立!"高空中的三人先是一驚,錦袍男隨即大喜的叫道.

下方高些的人影,正是失蹤數日的韓立,而那矮些的確是一名四五歲的女童,雖然身上服飾有些髒兮兮的,但仍然可以看出原本的華美精致.

而女蠻面容白白嫩嫩,可愛異常,烏黑大眼卻顯得有些惶恐,一對小手死死抓住韓立後面衣襟,寸步不離的樣.

"韓兄弟無事,秦某可就放心了.我可一直掛念韓兄弟的安危,特意前來援救的.不過這小家伙是誰?"秦姓男滿臉笑容的說道,同時一招呼其余二人,緩緩的落了下來.

"她的誰,我也不太清楚.當日城破時,她和幾名煉體士逃到附近,被一群狼獸圍住.其他人都遇害身亡了.只有這小丫頭實在年幼了,我一時不忍心,將她救下了."韓立回看了一眼跟屁蟲似的女童,有些無奈的說道.

當日他雖然硬接了那霧化妖禽一擊,但因為事先將城牆擊碎,身形先一步的墜下,故而承受的攻擊只不過一部分而已.而在他以第四層金剛訣護身之下,不出所料的只是受了點許輕傷.

不過也因為此擊的巨大威壓,他原本停留在第四層的金剛訣瓶頸,一下意外的突破了.

要知道當年他在人界時,之所以金剛訣修煉到第四層無法寸進,就是因為此瓶頸的出現.

如今只要靜靜的苦修半年,就能真的進階第五層了.

于是他干脆藏在石堆下,先暗暗鞏固下眼下的意外突破再說.結果這遇到了小丫頭一行人,從而一時不忍的出手救下此女.

不過下面事情並非他說的這麼簡單.

當時為了不暴露自己藏身之地,他一口氣將附近百余只獸類,全都擊殺個個干乾淨淨,放心的帶著女童重返回石堆下的.這可頗費了一些手腳的.

並且要不是這小丫頭實在是個累贅,他前些日就可以揚長而去的.畢竟他自身一人的話,還有些信心瞞過群獸的耳目的,但是帶著這麼一個,小不點,可就麻煩大了.

女童身上的氣息,就仿佛黑夜明火一般,藏無可藏的.

倒不如繼續呆著石堆下等待獸群離開的好.畢竟這座人類城市中的凡人氣息如此濃烈,足以掩飾女童的一切行跡.

今日他正覺時間差不多,正想出來時,卻正好遇到了金玉宗三人到來,並以過人的耳目將三人淡話聽得清清楚楚.

他心中一動下,當即破石而出,反將錦袍男三人嚇了一大跳.

畢竟韓立從外表看來一切如常,哪有他們預料的受傷樣.如此一拉,秦姓男固然大喜,但心中暗驚下,口氣也不覺客氣了幾分,視作了同等的存在.

"沒想到韓兄弟還是古道熱腸之輩.不過這丫頭既然有煉體士護送,看來也不是一般之人.韓兄仔細問過來曆嗎?"錦袍男站到地面上,打量了女童幾眼,也有些感興趣的樣.

"除了自稱黛兒"外,什麼也肯說."韓立歎了口氣,似乎也有些頭痛了.

"哈哈,如此的話.那肯定是她被家里人持別叮囑過的.這也沒什麼,只要找到那些逃出來的安遠城高層,應該有人認得的.倒是韓兄真讓人意外啊,竟然能在獸潮中還一直安然無恙."秦姓男目光一閃,用稱贊語氣說道.

"沒什麼,只是僥幸而已.秦仙師還沒有替在下解惑,不知什麼危險,需要在下這般皮糙肉厚之人?"韓立見時方一直說話間,一直對自已開始的問題躲躲閃閃"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此事遲早要告訴韓兄弟的.不過這里不是說話之地,我等離開後,再詳說此事吧.

貴東主等人現在都被安置在離此較遠的一處安全之地口我帶韓兄弟一起過去相聚如何?在那里還有其他一些從安遠城逃生的凡人."

錦袍男略一沉吟後,鄭重的說道.

"也好.說不定那里正好有這小丫頭的親人."韓立神色一動的回道.

"如此好.我們走吧.我用法器帶下韓兄弟,師妹你帶下這小丫頭吧."秦姓男心中一喜,開口吩咐道.

那年輕女修答應一聲,幾步走了過去,臉帶和善的伸手就去拉那名叫"黛兒"的女童.

此女見這名女童一臉嬰兒肥的可愛樣,不禁有幾分喜歡的.

可是女童一見著年輕女舉動,臉上卻現出懼怕之色,猛然身一縮,竟繞到了韓立身後的另一側,一副時女避之不及的樣.

這讓年輕女神情一凝,有些尷尬起來.

韓立見此,尼頭微微一皺.

"算了.我用法器將他們二人一起帶走吧.這小丫頭看樣受驚過度,只對韓兄弟比較信任."秦姓男也是一怔,但隨即嘿嘿一籠韓立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他身一探,一把將女童抓住,將其輕易的放在肩頭.

錦袍男見此,將一口小劍放出,體形狂漲數丈懸浮在了低空中.

他隨之身形一晃,飄然到了上面,正想回招呼韓立一聲時,卻忽然聽到身後再來話語聲:

"道友這件法器是否有護身功能,有的話稍微開啟一二.這小丫頭年紀太幼,無法經受飛行時的勁風."

聲音緊貼身後傳來,錦袍男一驚的急忙轉.

韓立赫然站在後面!

竟不知如何上的飛劍,讓他還一點跡象都沒有察覺.

"原來道友還精通斂息秘術嗎,真是失敬."錦袍男陰睛不定片刻後,臉上勉強一笑.

"雕蟲小技,讓秦仙師見笑了."韓立卻神色淡淡.

錦袍深深的再看了韓立一眼後,回過頭去,兩手一掐訣,足下飛劍驀然間黃光閃動,一層淡淡光幕將三人都護在了其中,隨之化為一道黃光向遠處天邊,激射而出.

另外一時年輕男也各自禦器緊跟而去.

沒有多久,三道遁光就從附近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小半日後,一片高高低低的丘陵之地上空,三道遁光再此浮現而出,然後直接飛落而下.

在下面,正有一大片帳篷小木屋等臨時的搭建的建築,綿延數里的樣.

"秦師兄,你回來了.咦,韓兄弟真的找到了."在那幾道遁光剛剛在某間木屋前落下,光芒一斂的現出數道人影後,一名站在木屋前的藍袍青年急忙迎了上去,並面現驚喜的說道.

"是呀,此行總算沒有白跑一趟的口對了,夫人是否還在屋中口"錦袍男微微一笑,隨口問道.



上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狂獸之潮(六)     下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追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