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黑鳳族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黑鳳族


觀到此幕,兩只妖禽並沒有急猴而下一而是此樹林弘婦哪游不定,口中並出陣陣的怪鳴聲.

結果片刻後,一道淡淡紅光從天邊激射而來,轉眼間就到了兩只妖禽附近,然後光芒一散,現出一名二十余歲的宮裝少*婦,鳳目黛眉,眉宇間隱帶一股煞氣.

"怎麼,他終于耗光了靈石,無法再使用靈具了二你兩個也真夠沒用的.對付一名區區煉體士,也要花費如此長時旬.要不是本宮必須壓制法力波動,方法親自出手抓人.那容他躲到現在.

"宮裝少*婦清冷目光朝下方一掃,又臉帶不的看了兩只妖禽一眼.

這兩只凶神惡煞的的禽善,竟然在少*婦目光下大露畏懼之色,雙翅一縮的兢就戰戰.

"哼多,本族血脈怎能流落到人族手中,無論花費多大代價,也一定要將那小丫頭帶回去的.抓到這位趙城主,就可知道她的下落了.也不枉我潛入人族這一趟了."少*婦目光再次望向下方,但也沒有動手的意思,臉工反露出一絲奇怪的表情.

就在這時,下方樹林中的不遠處傳來一聲巨響,隨之嘶鳴聲大起,呼呼的拳風聲是接連不斷,仿佛有什麼人在哪里交手工了.

宮裝少*婦和兩只妖禽懸浮在空巾,靜靜的一動不動.

再過一會爛後,那邊的騷動嘎然而止,結果三團黑氣一團黃氣驀然從樹林中升起,直奔這邊飛射而來.

正是另外三條蛇妖和一只體形四五丈的巨大沙蟲吾二而那名人蛇身的蛇妖手中,抓著一具已經半死不活的人類,赫然是那名不久前逃到下方的紫袍大漢.

只是現在的他,渾身血跡斑斑,一只胳膊也不翼而飛,徹底喪失了抵抗之力的樣.

四妖到了宮裝少*婦身前,馬上恭謹的將紫袍大漢往身前工一放,接著往妖氣工一爬,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這次做的不錯,以後自有重賞的."少*婦打量了紫袍犬漢一眼,見其並沒有喪命,滿意的點點頭.

蛇妖和那只巨大沙蟲獸,這口中一聲低低的嗚嗚怪叫,似乎歡喜異常的模樣.

"不可能,你是八級化形妖獸,怎麼進入我們天元境的."紫袍大漢似乎清醒了一些,一看見宮裝美婦,心中驚駭之極二"八級妖獸?姑且就算吧.不過,現在是我問你,而不是你問我.而且本宮沒有什麼廢話和區區一名凡人說.你聽好了,我想知道一個人的下落,若是告訴我,我就可以讓你痛痛的死去,若是讓我不高興的話,我就將你的魂魄抽出來,用搜魂之法同樣可以知道.但是你的下場如何,不用多說了吧."宮裝少*婦社神態優雅,但說出的內容卻冷酷之極.

紫袍大漢原本就太好看的臉色頓時加難看了.

"前輩是妖族的大人物,找在下一名小小的煉體士凡人尋人?是不是前輩誤會了什麼,找錯人了."宮裝少*婦一聽此言,鳳目中一縷寒芒隱現,一根白暫的手指一彈,噗嗤一聲,一道拇指粗細的紅芒就從犬漢肩頭洞穿而過.

大漢一聲慘叫,一股焦糊味道傳出,肩頭工頓時多出一個黑乎乎的小洞出來.

"我好像說過了,是我在問話,誰讓你提問了.再犯這種錯誤的話,我直接將你的四肢都砍下來."少*婦面無表情的說道.

"趙某知道了二前輩想問什麼吧."紫袍大漢好半天從巨痛中緩過勁來,再也不敢亂言了.

"很簡單,我要知道一位叫,黛兒,的幼女下落.不要說你不知道,她是你的唯一剁女吧."宮裝少*婦望著紫袍大漢,淡淡的說道.

"黛兒!你是黑鳳族的人."紫袍大漢心頭巨震,失聲起來.

"猜對了.看來你早知道小丫頭身負我們鳳族血脈的事情了.要不是你烏龜一般的帶著剁女縮在城中整日不出,本宮用的上讓幾種等群聯手攻打你的安遠城嗎.現在城池破了,可是你剝女我卻沒有找到,自然只有找你索要了."宮裝少*婦冷笑一下,竟沒有再出手懲治紫袍人.

"我早就知道了,以黑鳳妖王的神通廣大,怎麼也無法瞞過此事的."紫袍大漢雙目失神,口中喃喃的起來.

"你知道我家族柱的神通就好,你們人族膽也不小"竟然敢派人勾引我們黑風族少主.還敢帶著我們聖族血脈偷跑回人族來.難道真以為跑回人族三境,我們黑鳳族煎不敢追究了."宮裝少*婦柳眉漸漸侄豎,口氣森然了起來.

"…小女已經因為黛兒的緣故,身亡了.你們還想怎樣?",紫袍大漢似乎世豁出去了,咬身的恨恨說道.

"怎樣,自然帶回我們黑風宮了.雖然是半妖,但也是我們聖族的血脈.怎能留在你們人族這里口你女兒死了好,這也省得本宮再動手了.說吧,那小丫頭在哪里了.我有些不耐煩了."宮裝少*婦望向大漢的目光漸漸不善起采.

"不知道!"臉色陰睛不定了好一會兒,從紫袍大漢口中還是艱難的吐出了這幾個字來.

宮裝少*婦神色絲毫不變,似乎對大漢的回答一點也不感到意外,但是馬上手一抬的沖大漢虛空一抓,頓時大漢身體"嗖"的一聲,一下憑空攝了過去,五根纖細的手指正好按在了大漢的天靈蓋工.

"再看一眼這個此界吧,你馬工就不存在了."少*婦冰冷的說道,五指藍色異芒驀然連閃.

紫袍大漢白眼一翻後,徹底失去了知覺,不知多久後,一具收縮成了數尺大小的干尸從半空中墜落而下,落到了下邊樹林中不見了.

"這可有些麻煩了.這老小暗地里竟是一個人族至工的老頑固.竟然給自己心腹下了,十日後沒有彙合他們,就立刻處死自己剁女的命令.人人都說虎毒不食,他還真能下此毒手.看來他甯願然自己血脈斷絕,也不想我們黑鳳族再多出一名高階妖修出來.率虧只是一名區區的煉體士,若是修士的話,說不定還真能成為一個人物呢.不過城破時,他讓手下護著小丫頭突圍走了,和他並未待在一起.你們幾個,當日真沒有見到我要找的人嗎?"宮裝少*婦目光在身旁的這些妖獸身工一掃,突然聲音一寒二那幾名妖獸互望一眼後,馬工口中一陣嗚嗚的怪叫,神態恭謹之極.

少*婦見此,眉頭一皺,突然手掌一翻轉,多出了一顆血紅的圓珠,單手一道法決飛出,隨即默默的念動幾下咒語,一張口,又一小團精血化為血霧的噴出,罩在了圓珠工.

頓時血紅圓游泛起了一層血光,並在表面流轉不定起來.

少*婦凝望著圓珠,眼也不眨一下.不知過了過久後,她面露一絲疲倦的合工雙目,但馬工又再次的睜開了.

"我要找的人沒有死."而且停留在這片區域沒有離開.無論你們用什麼方法,一定將人給我找出來.而且必須在三天之內.要不是完不成此任務,你們也沒有留在世間的價值了.

不過本宮賞罰分明,先抓住了安遠城城主,自然有賞賜的二這些丹藥你們先拿去吞食,只要足可以省區你們數百年苦修之功的.若是還能尋到那小丫頭的蹤跡,我會賞賜加倍的."宮裝少*婦手指一彈,數道香風彈出,幾顆淡白色丹丸分別向眼前幾妖射去了.

這些低階妖獸大喜的急忙張口的將這些丹藥一吞而下,歡喜的唔鳴不已.隨即化為一團團妖氣,滾滾遠遠去了.

"真是麻煩,要不是不能輕易動用神念和法力,怕招來高階的人族修士,又怎會這般束手束腳.還要靠這幾名蠢物來辦事.不過此地也不能久待了,必須盡辦完事情離開的."宮裝少*婦輕歎了一口氣,隨即手一揚,紅霞一閃,一塊錦帕狀寶物往自身一罩,就化為一股青煙在原地不見了.

就在少*婦身影消失的沒多久,下面樹林中的一顆看似普通的小樹,突然形一陣扭曲,驟然間化為一名臉孔陰厲的黑袍老者,單手還抓著一具干尸,正是先前再搜魂中死去的紫袍大漢尸體.

"沒想到,竟是黑風族的妖女.看修為比老夫還要高明得多,要不是此女不敢輕易放出神念來,恐怕無法瞞過她耳目的.不過,沒想到小小的安遠城,還有含有黑鳳族血脈的半妖存在.哈哈,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二老夫怎會放過此良機.這具尸體到可以利用一二的."老者嘿嘿一陣低語,隨即將手中干尸往空中一拋,然後兩手一樓,再往空中一揚.

頓時一股灰濛濛霧氣一下將干尸纏住,紛紛沒入了其中.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原本干癟異常的軀體,轉眼間凸鼓起來,一身血肉枯木逢春般的豐滿如初,甚至連原本斷掉的手臂也再次長出.

"嘿嘿,有了這具尸體,我先一步找到那小丫頭,可就,…"

"可就怎麼了?"

黑袍老者有一絲自得的輕笑,忽然身後傳來一冷冰冰的聲音二他面色頓時大變,隨即就想被踩了尾巴的兔一般,一下化為一道灰光向前方激射而走,根本不顧那具尸體了.

(第一!)



上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追殺     下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九玄明玉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