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兩色雷劫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兩色雷劫


火老,這是有哪位前輩在此度天劫,你老刻看出是何種天劫.

似乎不是小天劫,難道是哪位煉虛期的前輩隱居在山中."一名面孔英俊的黃袍青年,似乎是這群人的為之人,一到老者這邊立刻帶頭降了下來,並神態恭敬的問道,但話語里隱隱透漏出一絲興奮.

這也難怪即使在靈界,煉虛級以上修士,也絕不是什麼人可以輕易碰到的.

"不是大天劫,真正的大天劫我見過一次,降下的天雷全部都是紫金色的.威力遠比這里的要猛烈的多."老者搖搖頭,非常肯定的否認道.

"但小天劫天雷也不是金銀色的,應該是青色天雷對.我等數次親眼見過師門長老度過的,絕不會錯."黃袍青年臉帶古怪之色的說道.

此天劫看起來比一般小天劫猛烈的多,也不可能是妖獸的化形之劫.妖獸的化形雷劫打下的天雷,一轄都是銀白色的."老者臉上凝重,似乎也難以判斷的.

一見火老也不太清楚的樣,這幾名結丹修士均不禁露出了失望之色.

現在空中颶風已經越來越大,整座巨山方圓敵百里內全都是狂風大作,同時烏云壓頂之下,讓普通人甚至在平地上都無法站穩.

如此一來,火老稍一沉吟下,干脆命令所有車隊暫時盤成一園,靜等那位不知名的修士度劫結束,再行前進.

遠處空中一聲聲的雷鳴傳來,接著金鈴色雷弧驀然間大作,在一陣烏云翻滾中,一根根電弧挨個從空中墜下,開始還是一根根的,但是轉眼間就密密麻麻,如同暴雨一般傾盆而下.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銀色電弧擊在山頂叢紛紛爆裂開來,化為團團刺目銀光,將巨山頂部輕易削去了一大截.

而那些金色電弧一接觸山頂,則詭異的一閃沒入,猶如無形之物一般.

隨即山腹中也馬上霹靂聲大響,沉悶爆裂聲似乎猶比山頂處的天雷還狂暴幾分的樣.

這一幕,讓遠遠注視這天劫的火老以及幾名金丹修士都是一驚.那些金色電弧到底是何種天雷,那些山石不能阻擋分毫,竟直沖受劫之人而去的樣.這種詭異情形,似乎只有大天劫的紫金天雷會出現的.

難道真是某種從未出現過的大天劫種類?

就在這些人心中都有些嘀咕之際,一團刺目寺光從山腹中激射而出一晃之下競出現在了山腰附近的半空中,里面隱隱有道人影的.

火老等人見此,自然知道那青光中人影肯定就是度劫的大神通修士.

就是不知道,這人是被那些金色天雷逼的無法在山腹中躲避,只好遁出了山體外,還是覺得在空曠之處,好施展手段應付天劫之威的.

頓時那些原本狂劈巨山的金鈴兩色電弧,仿佛通靈般的方向一變,緊追青光的狂擊而下.

一聲長嘯聲從青光中傳出,接著人影頭頂突然青光閃,一只巨鼎浮現而出,一晃下鼎蓋打開.

密密麻麻的青絲從里面飛出射而出,漫天飛舞之下,竟將上小半天空都遮蔽住了.

青絲所過之處,那些銀色電弧一掃而入的全被收入了巨鼎之中,但是那些金色電弧卻仿若無形之物,毫不客氣的透過青絲,直奔下方的人影劈下.

"好,好,好!"青光中人影似乎也吃了一驚,但不怒反笑起來.

忽然人影兩手一搓,再往空中一揚,霹靂之聲大作,兩道碗口粗金弧狂閃而出,隨即分離迸射,化為一張巨大電網浮現在了頭頂處.

刹那間兩種同樣顏色的金弧交織一起,在噼啪聲中紛紛爆裂,然後同時潰滅消亡,無數纖細金弧跳動間,讓人影上空變得豔麗異常.

火老等人看到此幕,有些呆了.

靈界中修行雷屬性功法的存在,自然不少的.但普通雷電一碰觸天雷,非但無法抵擋,反而會瞬間被天雷吸納掉,讓其主人自行遭到反噬的.

而眼前這名度劫修士,不但修來的雷屬性神通和天劫之雷看似一般無二,並且敢以雷電硬抗天雷的,可是實在沒聽說過有幾人敢這樣的.

不過,空中烏云中掉落的金銀兩色電弧,仿佛無窮無盡,一炷香的工夫後,非但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粗大驚人起來.

電弧由原先的拇指粗細,已經漸漸變的手臂一般粗大了.

這一下,青光中人影臉色微變,因為頭頂的巨鼎吸納的銀色電弧似乎已經出一定限度了,噴出的青絲不但開始變少,而且掃滅銀狐的度也開始下降了.

如此一來,大量銀色電弧趁機落到了下方的金網中.

原本就已經顯出吃力的電網馬,上呈現出了不支狀態.幾名結丹修士已經面面相覷起來,那為的黃袍青年,是喃喃起來:

"這絕不是普通的小天劫,就算是化神期大成後的天劫,恐怕也就這般威能吧!"

"不對,這種天劫我似乎聽人說過的……"火老見到天劫的這般威能後,卻忽然這般說道.

"火老此話當真?"黃袍青年一聽這話,急忙望了過去.

"沒錯,的確是聽人說過一次的.只是時間太遙遠了,有些想不起來了."老者臉上現出苦苦冥思之色來.

他畢竟不是修仙者,年紀一大,有些不重要的記憶自然有些模糊不清了.

那些結丹修士心中有些焦急,但這位火老可是一名實力堪比元嬰修士的頂階煉休士,幾人自然也不敢催促什麼的.

"不好,那名前輩好像撐不住了."一名結丹修士目光再往遠處天空望了一眼,驀然口中失聲道.

其他人聞言,均釋一驚的望去,連火老也下意識的停下了思量,急忙抬.

只見烏云中落下的金銀色天雷形態一變,電弧消失不見,而變成一個個頭顱大小的巨大雷球,金銀兩色交錯間,仿佛天女散花般的紛紛往下飄落.

這種雷球明顯威力遠勝先前的電弧,密密麻麻的落下後,巨鼎終于無法承受的出了嗡鳴聲,接著不再噴出青絲了,反而一聲哀鳴的縮小了到了拳頭大小,然後光芒一閃澆射而下,一下沒入下方人影身上不見了.

顯然此寶已經受損不輕的樣.

如此一來,雖然下人影手中仍然狂湧出金弧,但那張電網也承受不住了巨網終于在兩種顏色雷球的狂擊之下,開始寸寸的碎裂開來.

就在所有人以為迪位度劫的修士,就這般要就此葬送在添天劫之下時,那人影一聲冰寒刺骨的冷哼出,忽然一摸自己腦勺,大片灰蒙蒙霞光從腦後從天而起,接著一張口,又吐出了一座黑拗拗的寸許大小山出來.

灰色容光往上空近在咫尺的漫天雷球一掃,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無論何種顏色的雷球一被霞光掃中,均都一頓的立刻停止了落下,然後滴溜溜的在灰霞中懸浮起來,仿佛有一股無形之力將它們同時托起一般.

灰色容光對雷球似乎也只能有這般威力,並無法有再進一步的舉動.但空中6續降落的雷球只要一落入霞光中,均都會變成這般無二的下場.

雖然這片光霞足有三十丈之高,但也轉眼間就密密麻麻的擠滿了兩色雷球,看起來馬上就要充滿,無法再容納的樣.

就在這時,人影突然一掐訣,身前那座寸許大的小山,瞬間狂漲起來,眨眼間就化為了十余丈之巨.

隨即人影單手一點此山,同時晦澀深奧的咒f6聲出口.

整座山峰表面靈光一陣流轉,一囹圄的灰色光環從山上放出,一下將半空中懸浮不定的眾多雷球全都一掃而過.

難以置信的一幕出現了.

開始幾道灰囹掃過後,那些雷球只是微微一顫,並沒有任何異樣,但原本從人影腦後放出的灰色霞光,卻如同靜止水面般的一下蕩漾開來,竟泛起了一層層的波紋開始扭曲起來.

雷球在這兩股力量作用下,終于不穗起來,當灰色霞光扭曲到劇烈晃動時,兩色雷球失去了平衡,飄動之下,竟自行撞擊到了一起,爆出了一個個驚人的金銀色光團,無數道電弧四下激射.

但是隨之灰色光圈一顥,這些電弧就仿佛被控制住一般,齊往下面的黑拗黝山峰射去,然後一閃的均沒入其中不見了.

就這樣,那人影不停的重複上述舉動,用灰色霞光將落下的雷球一一化為金銀兩色的電弧,然後再用小山收入其中.

看著其似乎舉輕若重,毫不費力一般,但人影心中卻已經在暗暗叫苦不迭起來.

就算他的無磁神光具有不可思議的神通,但是同時借助元磁山一次對付如此多夭雷,讓其法力的流逝可是驚人之極的.

這名人影自然就是在山腹中潛修百余年的韓立了.

在這期間,他不但將金剛決修煉大成,並且原本虛化的元嬰,也在借助靈藥之力下,飛的重凝成了.

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元嬰重凝成之日就是靈界天劫降臨之時.

韓立措手不及之下,只能硬著頭皮硬挨了.



上篇: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天劫降臨     下篇: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金庭舟與天淵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