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靈地之爭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靈地之爭


胖到大漢之言,暗送了一口氣,臉帶笑容的稱謝一聲後,就用玉佩在那個漂浮著"四"字的光點,做下了記號.

頓時原本的"四"字,在一道青絲沒入後,一晃的變成了"五"

這位竟同樣看中了"翠瀧山"的這一處佳靈地,打算博上一把了.

看到胖選中了此處了,其余幾名坐在一旁的修士,均都臉色大變原本有相同心思的人,頓時熄了原先的打算.

因為胖是一名化神後期的修士,單論修為而言,絕對比在場其他修士都穩壓一頭的.

胖選好之後,就悠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似乎還想在看看其他的選擇.

但因為他的選擇,卻讓剩下的修士也終做出了決定,又有二人走了出去,分別在次些的天韻山各選了兩個靈地,其中一處有人,一處卻原本就是空蕩蕩的.

這兩人選好後,卻馬上飄然離去下樓了.

剩下的修士卻個個眉頭緊皺,顯然還未下定決心.

這時,韓立忽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向了紫袍人.

其他修士橄做一怔.

畢竟韓立明明剛到不久,如此就選定了目標,自然讓他們有些意外亍.

韓立一只手在儲物鐲上輕輕一拂,一只淡白色玉盒出現在了手中,微笑著,連同自己的玉佩,一起遞給了紫袍大漢.

紫袍大漢並沒有馬上去接玉盒,目光在韓立身上一掃後,淡淡的說道:

"聽說城中來的一名姓韓的飛升修士,莫非就是你?","前輩真是消息靈通,正是晚輩."韓立心中微凜,但面上絲毫異樣沒有的回道.

"既然這樣,韓道友應該是第一次選洞府.如此的話,無須繳納什麼供奉的,可以直接選擇靈地的."紫袍大漢難得的沖韓立笑了一笑.

"多謝前輩指點!"韓立一呆,但馬上灑然笑笑的將玉盒收了起來.

聽到韓立是近的飛升修士,其余修士均都一驚的望向韓立,目中均帶了一絲異樣之色.

看來飛升修士,在天淵城的確是不同一般的存在.

紫袍大漢轉眼間就檢查完了韓立的玉佩,點點頭的交還給他.

韓立也沒有遲疑,在屏風上一處絲毫標記沒有的靈地上,輕輕一晃自己的玉佩.

頓時一絲青光噴出,一個"一"字浮現在了那里.

關注韓立舉動的人一看清楚他所選的日標,一陣的騷動.因為韓立所選的地方,赫然正是靈氣次的翠瀧山上的某處靈地.

要說以韓立的化神初期修為,選此片山脈,也不是什麼稀奇之處,但是此山脈其他幾處靈地明明也是無人的,韓立卻選了一不起眼,靈氣稀薄的地方.這就讓這些人有些納悶了.

此靈地的唯一好處,就是為了彌補靈地的靈氣缺陷,其所劃靈范實在夠廣大,方圓二萬里的地域,足是同一山脈的其他靈地的倍許之上了不過任誰都知道,靈地好壞完全和靈氣有關的,否則靈地就算再廣,靈藥和靈礦肯定也貧瘠異常的.至于在修煉上,自然加不利了.

"你真要選此處建洞府.要一旦選定後,百年內洞府都不能隨意改換的."紫袍人同樣大盛意外,瞅了屏風上的那片靈地片刻,眉頭一皺的說道.

"晚輩初到靈界,只要先有個落腳之地就行了,可不想和哪位道友爭奪什麼.此地雖然差些,但應誒無人相爭的."韓立平靜的回道.

"既然這樣想,那也隨你了.反正標記一旦做下,任何人都不能再改變的."紫袍大漢聽聞韓立之言,面帶一絲古怪的打量韓立一遍,擺擺手的說道,聲音在此恢複了原先的懶散.

韓立卻不在意的抱抱拳後,就回座位,打算再看一會兒.

又一名修士站了起來,也要走向紫袍大漢選擇靈地絲的樣但就在這時,忽然樓梯聲一響,一人竟然沒有侍女引領的直接走上了二層.

二層的修士一見這人,均都一驚的面色紛變,只有那修為高的胖一見此人,卻雙目一亮的招呼道:"原來是翁道友啊,怎麼這次也有興趣爭奪靈地了!"

上樓之人,竟是一名身穿藍袍,頭紮額帶的漢,其雙眉劁吊,目閃冷光,給人一種極其凶惡的感覺.

"嘿嘿,金兄能來換取洞府,翁某自然也可以來了."漢目光在胖身上一掃,淡淡一笑的說道.

運人是一名化神中期修士,但是面對後期的胖,卻完全一副同等相交的樣,這讓韓立心中一動,不禁多打量了此人兩眼.半夢手打

畢竟修為到了他們這種程度,每一階的提升都代表了實力的巨大差距.當然像他這樣身具靈寶,並修煉成噬靈天火,元磁神光等逆天神通的人,自然是例外中的例外了.

這位藍袍人對一位後期修士這般態度,看來應該有所依仗的.

"翁賢弟說笑了,你現在洞府,占據的可是一等一的靈地,又何必再換什麼."胖摸摸了肥碩的下巴,目光中露出了一絲疑惑.

"嘿嘿,在下近打算修煉一種秘術,對靈氣不太看重,但是需要的靈地范圍卻必須廣大一些,否則修煉起來會有些麻煩的.只有先暫時調換一下而已,"藍袍漢打了個哈哈,含糊的回道.,"原來如此!"金姓胖滿臉的恍然之色,但他是否真的相信,自然只有天知道了.

韓立聽到二人的對話漢之言,卻一皺眉頭,但隨即就若無其事起來.

藍袍漢幾步走向了紫袍大漢,到了其跟前雙手束立,恭敬的問候道:

"參見焦師叔,家師托晚輩給經師叔問一聲好的."

"問好?憑鳴老怪的臭脾氣,哪會如此說話.不過,你師父前後已經躲過了六次大天劫,恐怕第七次的天劫,很難蒙混過去了."紫袍大漢卻冷笑的說道.

一聽紫袍大漢此言,吊眉漢臉土一絲尷尬之色閃過,但馬上老實的回道:"家師的確已經在洞府中閉關二百年未出,准備祭煉一件靈寶,好抵禦下次的天劫-."

"靈寶!看來你師父運氣不錯,上次靈寶就是為了抵禦天劫而毀了,如此就湊夠材料又煉制一件了.如此說來,你師父倒不是沒有機會度過下次天劫的.好了,這次本尊輪值執掌眼下的職司,不宜多說什麼,你趕選你的靈地吧."紫袍大漢忽然臉色一沉,不願多說了.

"遵命!"吊眉漢口中稱是,日光往那屏風上的地圖一掃而去,當目光落到了某已經浮現的數字時,臉色驀然沉了下來.

"翠瀧山如此偏僻靈地,怎麼也會有人選取了.金兄,你剛在這里,可知道是誰選下的此靈地."翁姓漢不敢問紫袍大漢什麼,卻驀然回頭向金姓胖問道,同時單手沖屏風虛空一點,頓時一道白濛濛光點落在上面某處.

胖一見那光點所落之處,臉上頓時浮現怪異的表情,並下意識的朝韓立這邊望了一眼.

一見金胖這般神色,藍袍漢那還不明白怎麼回事,當即緩緩的轉身過去,上線仔細的打量起韓立來.

"是你選的這塊靈地!"此人一看出韓立的修為只是初期的境界,臉上不由得現出一絲傲然之色,聲音冷冷的.

"道友也看上此地了."韓立沉就了一下,淡淡的回道.

"哼,我修煉的秘術,只有那片靈地對我合適.

你識趣的話,就主動放棄此地.否則爭斗起來,可別怪翁某不會手下留情的."吊眉漢張口陰森的說道,威脅之意畢露無疑.

韓立有些無語,他為了避免和其他人爭執,特意選了一個靈氣稀薄的地方,好避免在天淵城招惹什麼麻煩.畢竟他一心都放在修煉上,實在不想和什麼人結下什麼仇怨的,以干擾其追求大道.

但韓立萬萬沒想到的是,如此的低調,竟還被人主動找上門來了.這對韓立來說,還真是一件譏諷的事情.

他瞳孔深處藍芒一閃,目光朝其他人飛一瞥.

只見紫袍大漢悠然的坐在椅上,眼皮都不掛一下,根本沒有想過問此事的意思.至于其余的修士,望向韓立的目光,卻有些幸災樂禍起來.

"前輩,我若放棄這次的挑選,可否還能重選取其他的靈地."韓立年靜的沖紫袍大漢問道.

"不行.靈地數量原本就數量不足,每人都只有一次爭奪靈地的機會.若是失敗,只能下個百年再去爭奪空出的靈地!"紫袍大漢面無表情的說道,絲毫通融之意都沒有.

聽了這話,韓立輕歎了一口氣.

等上百年再建立洞府,這對急需催熟靈藥,煉制大批丹藥的他來說,根本無法忍受的.

而偏偏這時,吊眉漢冷笑了一聲又說道:"就算等上百年,總比被硬生生打落一個境界的好.若是道友不聽在下之言,嘿嘿……"

韓立聽了對方之言,眉梢一挑,不怒反笑了起來.

"在下無法答應下的請求.我看,還是道友另尋他地修煉的好,韓某也不想和翁兄傷什麼和氣的,萬一在下一時失手的話……"

韓立竟輕描淡寫的說出這樣的話來,後面的話雖然只說了一半的樣,但任誰也能聽出其針鋒相對的不客氣之意.

所有人都怔住了.



上篇: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玉闕閣     下篇: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莫名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