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莫名麻煩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莫名麻煩


以韓立初期修為再加上先前的一直示弱舉動,現在突然說出這樣的話語來,自然是語驚眾人了.

就連一只面無表情的紫袍大漢,也閃過一絲詫異的望向韓立.

吊眉漢聽了這話,臉上一層煞氣一閃即逝.

"好膽!修為比我低,還敢這麼和我說話的人,我還真已經幾百年都未碰見了.既然這樣的話,三日後的靈地爭奪戰,你我不必留手什麼了."漢陰厲異常的說道.

"那在下到時領教下的神通,韓某現在先告辭了."韓立卻輕描淡寫的回道,隨即向紫袍大漢微一躬身後,就飄然的離開了二層.

望著斡立的背影,吊眉漢面沉似水.

沒有多久,在玉闕附近空無一人的高空處,金胖和吊眉漢的身影出現在那里,正用傳音之術交談著什麼.

"翁賢弟,你爭奪那片靈地倒底有何用途,剛在里面不好說,現在該給老哥透漏一二了吧."金胖一副人畜無害模樣的笑嘻嘻問道.

"小弟先前並沒有虛言,的確是為了修煉一種秘術,不得不改換洞府的.否則,在下腦又沒有糊塗,怎會特意尋找那靈氣稀薄的地方."吊眉漢歎了口氣的回道.

金性胖聽到對方之言,臉上肥肉晃動兩下,嘿嘿一笑後,全是不信之色.

吊眉漢大惑頭痛,但是面上卻絲毫異樣未露,也露出一副,你不信我也沒有辦法的表情.

"算了,不管翁賢弟有何目的,既然不願明言,想來也有自己的苦衷.不過,你真打算在爭斗對那姓韓小不留-手嗎?"金姓胖雙目滴溜溜一轉後,竟話題一變.

"怎麼,金道友和此人有什麼淵源?"吊眉漢臉色微沉,有些不起來.

"我怎會和此人有關系.但賢弟不知道吧,逗人可是一名剛剛到天淵城的飛升修士",金姓胖對吊眉漢點醒似的說了一句.

"飛升修士!哪又怎麼樣?我們天淵城每隔兩三年都會有一位飛升修士加入的.難道金兄認為我還不是一名初期修士的對手嗎?我說這人為何如此膽大,大概是在下界稱王稱霸慣了,在我們靈界還把自己當成什麼了不得的人物了."吊眉漢面色微變,但略一沉吟後,就不在乎的冷笑一聲.

"哈哈,這人修為自然不足一提.以翁道友的神通,連金某都不敢輕言能勝.一名化神初期修士就算再逆天,也不可能是道友對手的.但城中的飛升修士頗為的護短,你教訓一下就可以了,好別真傷了對方性命.否則即使有鳴前輩依仗,被那些家伙知道了「還真要生出一番風波的."金胖一副好心模樣的勸說道.

"這人既然此放肆,我自然要好好教訓一頓.至于是否真的取了他性命,斗法無眼,只有到時再說了."吊眉漢目中寒芒一閃,但口上輕飄飄的回道.

"既然翁兄如此說了,為兄也不好再說什麼了.三日後,我同樣要和另外四個家伙拼命.還不知道,能否如意呢."金胖做出了愁眉苦臉狀.

"金兄這話可就過謙了.我可聽說,金兄近得到一件上古寶物,具有不可思議的神效,威能可不在一般的靈寶之下."吊眉漢忽然露出一絲詭異笑容.

金胖聽到此話,臉色一變,但馬上神情自若起來.

"想不到翁賢弟連此事也都知道,為兄前些日的確得了件寶物,但是說威力在靈寶之上,那自然有些誇大了.只是頗有些防身的奇效而已."金胖連連的擺手.

"是嗎?"吊眉漢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接下來,這兩人心懷鬼胎的又交談了一會丸存,金胖就化為一道紅光,離開了.

望著在天邊消失的遁光,翁姓漢驀然臉色猙獰,輕哼了一聲.

"哼,竟然想激怒我,讓我和飛升修士結下大仇.他倒打的好算盤."他仿佛在自言自語.

"金胖對你了解不少,已經起了些疑心,以後的行動好謹慎一些.他不足為慮,倒是其祖父大為棘手,我也不想招惹的."另一個男聲音,忽然在吊眉漢頭頂傳來.

接著那里靈光一閃,一只通體翠綠,仿佛翡翠的尺許大蛟龍,現身出來.

"師傅,放心.只要奪得靈地,徒兒立刻將那座靈地封鎖住.除非他真知道什麼,否則決無可奈何的."吊眉漢一見翡翠蛟龍,競馬上一禮,然後恭敬異常的說遙.

"嗯,你做事我還比較放心的.但事關重大,要不是我正在祭煉靈寶到關鍵時候,決不會只派分身過來的,希望你不要讓為師失望,翡翠蛟龍點點頭,老氣橫生的說道.

"徒兒一定不讓師傅失望的."吊眉漢幾乎拍著胸脯的保證道,但隨即又露出遲疑之色的問了一句:

"不過,消息真的准確嗎.那里的靈氣實在不怎麼樣,似乎不可能是那人的後坐化之地.巴."

"我當然沒有十足把握保證消息一定是真的.但是以那人身份,哪怕只有一絲的可能,也足以讓我們一探的.只要是真的,我們得了那人的遺寶和功法,不但為師這次度劫再無憂慮,就是你進階煉虛也是大有可能的.三日後的爭奪,你只能成功,決不能失敗.若是對方實在有些棘手,你也不用留手什麼,直接擊斃就是了.縱然以後可能會有些麻煩,但是和那人的遺寶相比,這根本不算什麼了."翡翠蛟龍的聲音冰寒了下來.

"徒兒明令了."吊眉漢心中一凜,但馬上答應道.

"不過,飛升修士個個都擅長斗法,也不能太大意了.雖然此人只是化神初期,但是為了以防萬一,我會將千魂鈴,暫時借你使用,有三天時間的臨時祭煉,足以讓你暫時驅使此寶了.如此的話,就萬無一失了."籟翠蛟龍沉吟了一下後,一張口,一只團陰氣噴出了口外,里面包裹著一枚寸許大的鳥鈴,表面黑氣纏繞,銘印著密密麻麻的符文咒語.

一聽蛟龍此言,漢大喜的連聲感謝賞賜,接著袖跑一抖,一股藍霞飛出,一下將鈴鐺卷入了袖口.

隨後那翡翠蛟龍居高臨下的又吩咐幾句後,就化為一道翠光射入了吊眉漢的另一只袖口中.

吊眉漢這一轉身,化為一團藍光朝另一方向激射而走.

韓立自然不知道這一忉事情,也沒料到有人真的對他動了殺心.

離開了玉闕閡後,他沒有馬上返回飛靈殿,卻按照地圖上標注,足足在城中飛行了大半日光景,後在萬里外的高空上,居高臨下的望著城中的一切,正眉頭微皺的在思量著什麼.

說起來,所謂的天淵城是叫淵國確切一些.整個城市所轄的面積,幾乎相當于人界的一個小國家.但真正意義上的天淵城卻並不太大,只是敏萬廣,用巨大城牆圍起的城區備已.半夢文字

這片城區呈梯形狀,前後建有城牆,兩側則被巨大仙陣產生的濃濃迷霧掩蓋著,就算是真靈級的存在也無法硬闖進去.而面對蠻荒世界的城牆狹窄,只有百余之長,一堵堵銘印法陣符咒的城牆高達敏千丈,遠遠仿佛一座座摩天巨壁,讓人望而生畏.

就在這段不長的巨牆之外,有人妖兩族的大量警衛日夜巡視者附近區域,並且面對此方向的各種禁制法陣,是日夜開啟,絲毫不停.

在城牆之後,則是始終保持著百萬以上的人妖兩族大軍,長年駐守那些巨塔中.

如此嚴鏨的防范措施,這確保天元城從建立之日起,就從未被異族偷襲成功過.

與此相對應,梯形城區的另一面城牆,則遠沒有這般高大森嚴了,但綿延上千里,平常進出的三境七地的人妖兩族,數量眾多.這些人大半都是打算去蠻荒世界冒險,小半則是到天淵城來買賣東西的.如此一來,倒變相的讓城區興旺之極.

出了真正意義上的天淵城後,就是一片片連綿廣大的山脈,偶爾也有一座座小型的凡人村鎮存在山脈之間.但絕對沒有第二座修士城市存在了.

這些凡人村鎮一方面為天淵城提供一些必要的生活物資,一方面又源源不斷的提供一些低價修士和煉體士.當然在劃分給妖族的區域中,也有數之不盡的大量獸群和低階妖獸存在,同樣也為天淵城的妖族提供著大量的低階補充.

雖然說人妖兩族為了在靈界立足,不得不聯手一起,共同派人駐守天淵城.但是人妖畢竟有些區別,為了避免兩族在城中爆沖突,整座天淵城是用一道巨大光幕將城區從中間一分為二.

西族各自巷理一面.

至于城區外的地域,也是同樣以一道無形的無人帶為界限,各自占據了一邊的.

大概唯一人妖兩族可以共處的地方,就只有在城區中心處的一座長老塔了.

此塔不但是其他巨塔的倍許粗大,同時也是天淵城的終戰力修為達到合體期的十余名兩族長老,商議事情,共同決斷之所.

故而此塔,在天淵城的所有人眼中,顯得神秘之極.



上篇: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靈地之爭     下篇: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豹麟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