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奪得靈地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奪得靈地


d眉漢元嬰一見黑縫出現,沖著黑鈴又虛空彈了五六下.

每一次彈出,他臉色就煞白一分,而那道黑色裂縫則驟然間張大一些.

如此多下鈴響後,黑色裂縫已經張開成了一個半圓形口,里面黑氣彌漫,陰風陣陣,根本看不清楚分毫

"嘎嘎!"

一怪異之極的怪笑從曇-面忽然傳出.

韓立瞳孔一縮,身上金光大放,同時元磁神光也一下高漲半許,將自己護的嚴嚴實實.

面對靈寶級的寶物,他同樣不敢小錐的.

就在這時,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突然韓立四周浮現出結結的黑絲,圍著他身體滴溜溜的轉動起來,但卻絲毫沒有上前攻擊的意思.

韓立一怔,尚未明白這是何法術時,突然黑絲一下變幻凝聚,化為一個鳥色色的光陣.正好將韓立困在其中.

"不媚!"韓立一驚,身上灰色光一閃,朝此法陣狂掃而去.

但是顯然已經遲了.

黑色法陣光芒一閃,韓立一陣天旋地轉後,整個人連同巨鼎和金蓮同時在原地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他身形一個趺蹌,人驀然出現在一片濛濛的詭異空間中,四柱黑影重重,鬼哭聲大起.

他竟然被直接攝到了那黑色裂縫之中.

韓立見到此幕,先是一怔,但馬上嘴角一翹,竟不驚反笑起來了.

同一時間,外邊的吊眉漢元嬰急忙再次催動黑鈴.

頓時在鈴響中,裂縫張開的入口徐徐的合到一起,後一閃的化為一條十余丈長的淡淡黑線,在空中懸浮不動.

隨即元嬰一閃,回歸了其肉身.

吊眉漢的本體,睜開了雙目,面露陰笑之色來.

那黑色裂縫可是千魂鈴獨自開辟的一處空間,雖然名叫"千魂"但里面各種陰魂,沒有十萬也有八千,並且所有陰魂都是收取生前窮凶極惡的一些特殊妖獸的精魂,再經過秘法特殊祭煉過的,凶惡程度並不遜它們生前多少的.

而千魂鈴中的一只主魂,生前甚至是化神中期的天地靈獸.機緣巧合下,被他師父祭煉成了此寶的主魂.

此主魂在其他陰魂配合之下,神通可再增倍許的.並且此空間也有些特殊禁制,被攝入其中的修士,只要不是陰魂之體,一身法力受限不少.

故而就是化神後期修士被因其中,多半也是凶多吉少的.

光幕外金甲修士凝望了空中懸浮的那淡淡黑線,目光閃動幾下,並沒有采取任何舉動.

吊眉漢則干璐在虛空中盤膝坐下,靜等陰魂空間中的凶魂吞噬了里面的韓立,好就此結束了這場爭斗.

足足一盞茶工夫後,空中的黑鈴突然一陣急顥,泛起了一囹圄的詭異黑芒,同時里面傳出了陣陣的嗡鳴,忽長忽短,顯得詭異之極.

吊眉漢雖然和此寶無法做到心神相聯,但出現了此異像又如何不知,但同樣的一頭霧水,不知倒底出了何事.

黑鈴一聲哀鳴,原本釋放體外的巨大虛影驀然寸寸的碎裂,隨即化為絲絲黑氣往千魂鈴本體中沒入而去,轉眼間,就都不見了蹤影.

"不可能,主魂竟然被滅了."吊眉漢終于弄明白了怎麼一回事,大驚起來.

就在這時,在他頭頂上空的某虛空處,突然一道黑芒從某點無聲的洞穿而出,憑空現出一個拳頭大的孔洞出.

靈光一閃,一道青色遁光從孔洞澆射而出,一閃的化為一道人影懸浮在了那里.

吊眉漢也是化神中期修士,仿佛感應到了什麼,猛然一抬的想望去.但是說時遲那時,人影只是一動,就在原地消失了,而下一刻,一連串殘影後,人影默默詭異的出現在了吊眉漢背後.

一聲大喝,震的漢兩耳嗡嗡作響,隨之厲風一起,一只金色拳頭隨之擊來.

"啊"

吊眉漢大驚的身形一晃,身體竟仿佛鏡般的碎裂開來,一下幻化出了七八道幻影,同時向四面八方激射而逃.

"哼!想走!",此人影自然就是韓立了.他一生冷哼,祭出的拳頭略一模糊,竟同樣的幻化出七八個一般無二拳影"噗噗"幾下,每一個拳影都准確無誤擊在幻影的背心處.

它們都應聲的馬上破滅消失!只有漢真身的背後浮現出一張銀色小盾,正好擋住一只金色拳頭.

"砰"一聲,那只銀色光盾只是略一凝滯了拳頭,就瞬間碎裂了開來.

金色拳頭毫不遲疑的擊在了漢後背上.

在拳頭接觸一瞬間,漢體表突然浮現而一層青甲.

一聲巨響,金芒青光交織下,拳頭狠狠擊在了戰甲上.

青光巨震之下,拳頭深陷敏寸深去,而吊眉漢一聲慘叫,整個人飛了出去.

韓立卻心中一凜,他清楚感應到自己這一拳蘊含巨力,被那青甲仿佛泥鰍般的一下滑落掉了大半,只有小半擊實在了戰甲上.

否則這一一拳足可以洞穿此甲,直接讓那吊眉漢當場重格不起的.

在被千魂鈴攝",到陰魂空間的一瞬間,韓立終于察覺到對方的殺意,此剖-出手自然決不留情的.

如今一拳未建全功,雖然心中詫異一下,但他馬上身形一晃,人就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吊眉漢上空處,單手虛空一抓,突然一口尺許長的金色長劍出現在了手中,一抖之下,就要一斬而下.

而就在這時,翁姓漢突然聲嘶力竭的一聲大喊:

"不要動手了,我認輸!"

韓立聽到此話,嘴角抽搐了一下,但手上長劍卻視若無睹的向下一揮,頓時一片金瀅《瀅《劍氣朝下滾滾卷去,毫不留情的樣.

以慶青竹蜂云劍的犀利,即使對方有那青冥甲護身,也絕對會被一斬兩截.

附近空間波動一動,突然一片黃霞飛射而出,閃電般的將吊眉漢一卷,一晃之下,就徒然消失不見了.

金色劍氣縱然不慢,還是堪堪的斬到了空處.

韓立神色一動,目光四下一掃,只見二十余丈處略虛空中,突然出一團黃芒爆而出,隨之兩道人影在黃芒中詭異的現身而出.

正是那名疤面的金甲修士和翁姓漢.

疤面修士臉上毫無表情,而翁姓漢卻面色蒼白,胸前的戰甲上一片血汙,一臉怨毒的望向韓立.

看來在韓立一擊之下,即使清鳴甲卸掉了大半的力量,他但後還是口吐鮮血的負了內傷.其背後戰甲上的拳痕,是清晰可見.

韓立目光掃過翁姓漢,臉上絲毫異色沒有,反而手中長劍一晃的消失後,沖金甲修士的施了一禮.

"多謝前輩出手,否則晚輩剛差點收手不及的傷到了翁道友!"韓立一本正經的說道.

聽到韓立此言,翁姓漢面上血色一湧,差點再吐一口鮮血出來.

韓立剛哪是收手不及,分明是動了殺心,存心想一劍將他斬殺的.

疤面修士聽號-此言,臉上異色一閃即逝,目中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但空中淡淡的說道:

"爭斗中收手不及,原本就是正常之事,這不算什麼.這一次爭奪靈地,翁道友主動認輸,獲勝者自然是韓道友.此靈地就歸韓道友所有了.你二人可有什麼異議!"韓立微微一笑,自然不會反駁什麼,而翁姓漢卻滿臉的不甘,但嘴唇微動了幾下,終還是沒有開~說什麼.

見二人都沒有其他的話語,疤面修士點點頭,沖韓立一伸手,吩咐道:

"將你的青冥佩拿來!"

韓立聞言,毫不猶豫的手掌一翻,那塊青色玉佩一閃的出現在了手中,然後拋給了對方.

金甲修士手一招,就將玉佩憑空抓了過來,同時另一只手中早就准備好的一件拇指大小的翠綠色晶石,往玉佩上一拘,頓時沒入其中不見蹤影.

"好了,靈地標記已經注入你的青冥佩中,除非你以後主動放棄了此靈地,否則就沒有資格再參加以後百年一次的靈地爭奪.

現在你二人可以離開這里了.下一場,也開始了.

疤面修士將玉佩一還給韓立,就一擺手,讓二人馬上離開此地.這時四周的白色光幕,不知何時已經裂開了一條出口.

韓立也不再多言語,一抱拳後,人就化為一道青虹,從出口立刻飛射而出,閃了幾閃,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翁姓修士是臉色陰沉的一言不,同樣化為黃色遁光離開了光幕,但在附近光芒一斂的再次現出身形,陰沉的望了一眼韓立離開的方向後,驀然一跺腳,化為一團黃光的朝相反方向激射而走了.

此人雖然身負內傷,但是遁倒也不慢,一頓飯工夫人已經出現在一個陌生之處的高空中,遁光一斂的忽然停了下來.

"怎麼,你的氣息如此混亂!難道你爭奪靈地失敗,還受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冷冷的傳出,接著附近虛空中翠芒一閃,那條尺許大的翡翠蛟龍一閃的浮現而出,打量了漢兩眼後,目中寒色一現的問d.



上篇: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煉體之威     下篇: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