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神秘雷紋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神秘雷紋


哦,沒什麼,在下修煉些許雷電之力,對這些東西自然有些好奇了.道友打算用此物換些什麼東西."韓立把玩了手中雷木一會兒,不動聲色的回道.

一聽韓立真想換柳條的樣,白霞中老者一怔,上下打量了韓立兩眼,用沙啞聲音說道:"雖然在下尚未找到這雷木的真正用途,但是這種天雷形成的靈木,價值是很難估計的.這棒吧,老夫近正煉制一爐'乾元丹"尚缺一味不限種類的五千年靈草,道友若是能提供一株,這塊靈木就盡可拿去.當然,道若是有頂階靈石或者相同價值的其他東西,老夫同樣不會拒絕的."

"下如何知道,在下有靈藥的!"韓立心中一凜,白霞中的面孔一下陰沉下來.

"道友不必驚訝,在下修煉有些小神童,嗅覺遠常人許多,剛你和妖族那女名交易時拿出來的木匣,流露出的藥香,在下聞到了些許.那是一株三千年左右的靈藥吧.如此輕易拿出這等靈藥來,想來五千年以上的也大有可能會有的."老者低沉的說道.

韓立聽到這話,有些元語了.

他倒是聽過佛門有種大神通,可以強化修士的五識感應,傳說中的他心通,千里眼,順風耳是類似神通,說起來他的明清靈目,從某種意義上說也是這種神通的具體表現,只是還無法達到傳聞中的那種不可思議境界而已.

心中想明白具體緣由後,韓立神色一緩,徐徐說道:

"原來如此.既然道友已經點名要靈藥了,在下手中還真有真這麼一株,道友看看是否適用吧."

韓立絲毫討價還價的意思沒有,一抬手,手上白光一閃,一只長方形木盒浮現而出中,輕輕拋給了對方.

老者略有些吃驚,沒有想到韓立真的一口答應自古條件,自然大喜的一把接過木盒,打開盒蓋瞅了一眼,又馬上重合上了.

"不錯,的確是五千年靈藥,正好適合老夫煉丹之用."老者將木盒一收,高興異常.

韓立見此,微微一笑,手中柳條微微一晃,同樣消失不見了.然後略一抱拳,就二話不說的轉身而走了.

在這些老狐狸面前,可是言多必失的.

出了太玄殿的韓立,又在坊市其余地方轉了一遍,但以他身懷通天靈寶和無數靈藥的身家,這些店鋪中的東西又如何能讓他輕易動心,當即在數個時辰後,就返回青石巨塔了.

一走進小隊所在殿堂的靜室中,韓立枯手一道法決打在靜室石門上,暫時激了整間靜室的禁制,以防被別人打擾的樣.

但就這樣,韓立還有些不太放心,抬手間,又有數道顏色各異光芒射出,一閃即逝的沒入靜室四角不見了蹤影.

兩手一掐訣,一層白蒙蒙光幕在石壁上浮現而出,徹底遮蔽了一切窺視的可能.

如此一來,韓立放心的盤膝坐在蒲團上,單手一拂下,那根半尺來長雷木就出現在了手中.

這東西只有拇指粗細,顏色翠綠異常,體表卻有一些仿佛漩渦的細小紋路,讓人一看下,大有將日光深陷其中的意思.當時在太玄殿中,他沒有仔細探究此物,現在用手指,寸寸的在枝條上輕撫而過,同時閉上了雙日.

靈木表皮下的雷電之力狂暴異常,但偏偏能凝固成眼下這等形態,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一項事情.

心中如此思量著,他再次睜開雙目,手上青光閃動起來,開始往枝條中徐徐注入一絲靈力.

但方注入一點,枝條就輕輕一顥,一股反彈之力驀然浮現,競將這些靈力反彈而出.

韓立心中閃過一絲驚訝,手上青芒漸漸的刺目耀眼,.

枝條在顥動中,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白光,和韓立手上的青芒交織閃爍,但完全無法相容的樣.

再過了一會兒後,兩種光芒間隱隱傳來了嗡鳴之聲.

韓立眉頭一皴,單手一揮下,手上的青芒一下潰散消失了.

顯然繼續加大靈力的注入,也許可用強行灌注其中,但枝條本身也會自爆毀去的.

以韓立的閱曆,自然不是其有這一種方法來研究此物.

他抓著枝條的手掌,當即一連串的雷鳴聲傳出,一道道金色電絲浮現而出,刹那間將枝條罩在了其中.

枝條在金弧彈跳中紋絲不動,一點異常未有的樣.

韓立並未露出沮喪表情,要真如此輕易研究出什麼來,前任主人也不會將其視若雞肋了.

韓立忽然將中枝條往空中一拋,立刻滴溜溜的懸浮在半空中.

手指對准枝條一彈,一道金色劍氣一閃射出,正羅唣枝條的中間部分一聲低沉的霹靂傳出,白色光弧一閃,枝條輕易地被一斬兩段,輕飄飄的墜落而下.

韓立不加思索的單手虛空一抓,兩小截枝條立刻全攝到了手中.

目光一掃,曇見斷口處一片銀白色.

韓立雙目藍芒一閃,凝望過去,立刻現這所謂銀白,竟是無數纖細電絲極其有規律的交織一起,組成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古怪花紋.

複雜精細異常!

若不是他有靈目在身,絕對無法看出任何不妥的.

轉眼間,斷口處銀色電表面浮現出一層翠綠,立刻讓兩截殘枝化為兩根徹底獨立的枝條.

韓立這下真的吃驚起來,控制電弧,並且將雷電凝聚成形,原本就是他擅長的神通之一.可是將雷電細化到這種地步,並且組成如此不可思議的一種狀態,這可真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

其中的複雜,可遠比他當初用辟邪神雷化為電網,凝成電球的手段,高明不知多少倍了.

此手段對神念的操縱要求,絕對高的出奇,否則絕無法做到這種地步的.

韓立拿著兩截枝條,低頭沉吟了起來.

忽然目光一閃,一根尋指沖其中一根,虛空一劃.

金光一閃,那截枝條再次在白色電弧中被一斬兩截.

但這一次,早有准備的韓立,神念一動下,其中一節立刻到了韓立眼皮底下,銀白色的切口完全暴露到7眼前.

韓立雙目藍芒大放,不眨一下的死死盯著斷口處景象,面上滿是凝重之色.

雖然同樣的銀白色切口,但上面電絲形成的花紋,竟然和第一次看到的大不相同.

片刻工夫,枝條切口就再次被一層翠綠之色掩蓋住了.

韓立則緩緩閉上雙目,似乎在細細揣摩著什忽然手指連彈不已,將枝條一截截的全都斬開其中雷紋重複的他只瞅一眼,馬上不再看了,的雷紋出現,則凝神細望不動起來.

就這般,轉眼間半截枝條北京切成了無數小塊,灑落了一地.

當韓立露出恍然之色時,再次噴出的纖細劍光,方向一變,開始將另外半截枝條直接從中間一剖而來,在銀光閃動中,整齊分成了大小均勻的兩片.

同樣細細觀察一番,金色劍絲不停彈出,這半截雷木就化為一堆薄片般存在.

薄之處,仿佛白紙一般.

就這樣,這些雷木殘骸還保持著極其穩定的狀態,明明蘊含著可怕異常的雷電之力,卻絲毫沒有暴的跡象.

韓立忽然一翻手掌,一個白色玉簡出現在了手中.

他單手握住此玉簡,瞬間將自己剛看到所有切口景象,全都一絲不差的複制到玉簡中.

然後長長出了一口氣.

即使以他如此果然的記憶力,一下將如此多複雜精細雷紋全都銘記下來,也吃力不小的.

略微恢複一下心神,韓立就開始靜靜參悟那些雷紋圖案起來.

沒有任何理由,他一見到這些雷紋時,心中馬上就有七八成把握,知道這些花紋是形成雷木的關鍵所在.

韓立這一坐,就是一天一夜的時間.整個人仿佛木雕般的不動一下.

忽然韓立眼皮一動,十指驀然一彈,雷鳴聲大起!

一道道金色電弧彈射而出,然後轉眼間碎裂開來,化為無數根纖細如的電絲四下激射.

韓立口中念念有詞,十指不停的沖空中指指點點.

當電絲一頓,突然往中間凝聚而去,隨即開始在虛空中交織穿插,組成了一個奇異常的圖案,競隱隱和韓立所記的一個雷紋一般無二.

眼看就要成形,凝成一塊仿佛金色布匹般的特殊存在時,突然"噗嗤"一聲,整塊布匹一下爆裂開來.

在仿佛爆竹的雷鳴聲中,潰散消失了.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非但沒有顯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雙目隱隱全是興奮之色.

他所想的不錯,剛在那金色雷紋成形的一瞬間,明顯從那金色布匹上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力量.

惜的是,但尚未等他細細研究一二,一根電絲交織時一時出錯,導致前功盡棄了.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兩手一搓下,一道粗大金弧再次彈射在西手間轟隆隆的低鳴不已.

同樣的碎裂,無數金色電絲又一次浮現而出,密密麻麻,遠比上次多了數倍的樣.



上篇: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天雷成木     下篇: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惡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