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探查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探查


制之法.

以前使用過的"太一化清符",通過相關參悟煉制出萬瓏珠的"九宮天乾符",以及一種名叫'甲元符’的影傀儡符纂.

後一種符纂,卻是殘頁中記載的唯…種攻擊符纂"夭戈符".

太一化請符倒還罷了,通過那天潿聖獸分身所參悟的玉簡,韓立已經掌握了七七八八,雖然成功率極低,但只要舍得花費大把材料來煉制,還是能煉制出來的.

九宮天乾符原本是一種困敵用的仙家符纂,他只參悟出了一半雨已,只能憑借這些參悟研制出了萬瓏珠這等簡單法器出來.

至于後兩種的?元符和天j!符,先前卻是一絲頭緒未有的.

不過韓立在天州城的坊市中,查看其他成品的影傀儡符纂時,卻機緣巧合的領悟到了甲元符的某個關鍵處.憑借他不弱的傀儡造詣,今後再細細研究下,卻未必不能真參悟出什麼東西來的.

只要那後一種的天戈符,是一種金屬性的攻擊苻纂.

上面記載,驅動此符時,能幻化出一只真仙界的天戈之刃出來,威力之大足可以裂地開海.

但此符纂深奧異常,韓立又只有化神期造詣,卻是真的毫無頭緒,沒有辦法摸門而入的.

韓立單手撫摸著玉牌,了中默默思量務.

天測城中高階修士無數,法力神通遠勝他是不少,為了自保,他自然保命的後手越多越好了.

但可惜四種苻篆中的大半,都不是他現在能煉制出來的.不過僅能煉制的太一化清符,就連煉虛修士耳目都欺瞞過去的,若是能再煉制出一兩張在身,在特殊場合肯定會有大用處的.

其余的符纂倒不必心急,以後再慢慢領悟研究就是了.

韓立心中如此想著,手腕一抖,儲物鐲上青霞大放,往地上一卷而結果光芒一斂後,頓時附近地面上多出了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錦盒玉匣,還有一些瓶瓶罐罐的存在.

韓立單手往地上虛空一抓,頓時一個錦盒飛射過來.

將盒蓋一開,里面竟然是一張顏色淡紅的不知名獸皮,但表面靈光閃閃,一看就不是尋常妖獸之物.

韓立看也不看的將這一小塊獸皮往頭頂上空一拋,接著一張口.

"噗嗤"一聲後,…團青淙淙靈光將獸皮包裹在了其中.

兩手掐訣,合色靈光瞬間顏色大變,竟然一下變成赤紅色的火焰,洶洶燃起來.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身處赤焰中的獸皮,競沒有馬上化為一團灰燼,反而出刺日靈芒,表面是漸漸的晶瑩透明起來.

這時,韓立再次沖數個玉匣一點指.

這些匣馬上自行打開,從里面飛出數股顏色各異的粉末,一閃的紛紛沒入火焰之中.

頓時一陣"噼啪"聲傳來,這些粉末化為各色靈光依附到了獸皮之上.

透明的獸皮表面,立刻閃動起絢麗異常的光芒.

韓立十指法決不停,雙目卻面無表情的閉上了.

一時間,密室中除了空中偶爾傳來的火花爆裂聲外,再無其他聲響了.

如此這般,兩個月時間一閃即過.

在此期間,幾乎每隔數日光景,必定從密室傳來一聲沉悶的巨響.如此一連重複了十幾次後,徹底沉寂下去.

再過了半個月,密室大門突然間打開了.

韓立眉頭微皺的從里面走了出來,隨後卻一刻未停的直奔大廳而去.

大廳傘法陣仍在散著淡淡靈光,從八角法盤上噴出的淡銀色光幕,卻黯淡了許,上面顯示的光點也顯得模糊不清起來.

韓立一看之下,毫不猶豫的把法陣四周的高階靈石,重換下了一批,然後再次激起法陣.

八角法盤上放出刹目銀芒,銀色光幕上的一切立刻顯得清晰可見起來.,韓立目光望光年山一掃,臉色卻陰晴不定起來.

只見上次觀看時分開的四個光點,此刻又聚集到了一起,並且離他洞府不過四五百里遠的樣.

而他之所以從密室中出來,一來是終于煉制成功了一枚太一化清符,二來派出去監視著幾人的噬金蟲,竟有一只莫名的消失不見了.不知是被圍住了,還是被對方滅殺掉了.

此前通過在洞府中負責催熟靈藥的第二元嬰,韓立已經知道這些光點代表的修士,已經在此處停留了數日了.

難道他們已經找到了目標.

韓立心念急轉,片刻後,忽然在光幕前盤膝坐下,靜靜的望著銀色光幕不語.

就這般一連三日後,那些光點還停留在原地,絲毫散開和移動的意思都沒有.

終在第四日早上的時候,韓立輕歎了口氣,站起了身來.

看來自己不過去一趟是不行了.

不管他們到底有何目的,但萬一在自己靈地中惹出什麼事端來,他就是躲在洞府中,也可能禍從天將的.

畢竟數百里的距離,對他們這樣的修士來說,幾乎是眨眼間就到了的地方.

這幾人就徘徊在如此近的地方,讓他如何能安心的繼續修煉下去.

還不如親自過去監視一下的好.

當然若是真有好處,並能渾水摸魚一番的話,他也不介意如此做他自從進入靈界來,並且和煉虛修士交手一番後,自覺遇到煉虛修士就算不敵,遁走也應沒有問題的.

特別他剛剛凝練出來雷袍和雷紋之珠,又成功煉制一枚太一化清符,把握自然又大了幾分.

而這四人在他的萬瓏珠監視下,仍然毫無察覺.也絕不可能有合體期的修士備在.

如此一來,他心中的大忌憚自然又去了幾分.

心中盤算計定後,韓立當即周身青光一起,化為一道青虹,從遁出了大廳,直奔洞府外而去.

一出了洞府後,遁光一個盤旋後,韓立口中念念有詞聲中,顏色開始漸漸變淡,後竟變得透明起來.

此種隱匿遁術,雖然不如那大一化清符那般直接化為虛無存在,但是不仔細用神念搜查之下,也同樣不易現的.

用來悄然趕過去,卻是綽綽有余的了.

下一刻,韓立駕馭遁光,向光幕記載之處而去了.

數百里的距離,以韓立現在遁,全之下,只要片刻工夫就可趕到那里.但是即使韓立故意降低到了度,以隱秘為主的徐徐飛去,也不過一盞茶的工夫,就接近了那邊.

一看離目標不太遠了,韓立悄悄的落下遁光,渾身靈光一閃的變成了深黃之色後,接著一頭紮進了地面之他改用土遁術繼續向前了.在前進過程中,韓立兩手掐訣,將渾身氣息都收斂的絲毫不漏.

但在地下再潛行了十余里後,韓立忽然遁光一停,雙目微微一眯後,口中無聲的念動了幾句什麼口訣.

四下黑乎乎的土石中猛然數點金光閃動,接著敏只噬金蟲激射而出,一閃即逝後的沒入韓立袖跑中不見了.

數縷附在噬金蟲身上的神念一收回,韓立目光連閃數下,臉上現出一絲古怪之色.

"他們果然是在找什麼東西.不過要找的東西竟然在那個地方,還真是讓人無法想到.不過,這幾個人既然能現噬金蟲的存在,並滅殺了其中一只.看來真的有煉虛級的存在."韓立喃喃自語了一聲,低細細思量了起來.

忽然他單手往儲物鐲上一拂,頓時靈光一閃,一張紫色符纂出現在了手中.

此符纂表面仿佛鎏金般閃亮,有密密麻麻的細小銀文閃動著正是他近煉制出來的太一化清符.

和上次那張符纂不同,此張大一化清符無論材料還是煉制之法,完全是按照殘缺玉頁上方法出來,威力遠非上次半成品可比的.

韓立沒有把握,再靠近過去不被那些煉虛期修士現,故而雖然覺得有些可惜,還是決定用這張出爐的符纂將身體化為虛無,欺近過去確定這四人的身份和修為再說.

符纂雖然珍稀,但事關自己的小命安危,韓立自然不會吝惜什麼的.

而且這張太一化清符不同于上次的殘缺品,不但威能遠勝從前,並且在效力未被耗盡前,同樣可以反複使用的.

紫色符黧爆裂了開來,敏個銀燦燦的銀蝌文隨之浮現而出,圍著韓立一陣上下飛舞.

韓立臉色凝重的數道法決打出.

"噗嗤"幾聲輕響後,,符文化為一團團銀霧,眨眼間就將韓立淹沒其中.

片刻後銀霧散盡,原地竟空無人了.

書頁中記載的符篆之道雖然不全,但也記載了四種完整符篆的煉身軀化為虛無存在的韓立,幾乎刹那間就感受到了此符纂和以前那張殘缺太一化清符的區別.

此刻的他,竟然還可以調動體內法寶和大量靈力.當然調動歸調動,但是一旦真驅使寶物或施展什麼太厲害功法話,恐怕符纂威能還是會自行被破掉的.

但就這樣,韓立也已經心滿意足了.

起碼在虛無狀態下,他可以搶先動一輪攻擊了.

于是,他催動法決之下,身形立刻向前方飛的遁去.

結果再向前飛遁了數里後,韓立身形卻開始向上方徐徐漂去了.



上篇: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雷袍現世     下篇: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莫名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