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百脈煉寶決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百脈煉寶決


不過這里空間,事先很穩定,絲毫爆跡象都沒有,怎麼突然就有空間風暴出現在這里.附近居住的修士是何人?"女修黛眉一皺,又問了一句.

"這有何奇怪的!微型空間波動,原本就很難提前預料的.乾坤盤縱然神妙萬分,也不可能都預測的到.這種事情又不是罕見之事.至于此地,似乎剛剛被劃歸化神修士使用了,此地主人應該是一名青冥衛."男一撚胡須,半,靜的回道.

"異靈盤沒有現異族的氣息.看來沒有異族趁機潛入此地.要不召喚附近的這位青冥衛,再仔細問一下情況.看看他是否知道空間風暴的事情?"女修抬手祭出一塊閃閃光法盤,做法了一番後,眉頭一皺的建議道.

"何必這般麻煩!只要不是異族潛入,就算這空間風暴有些什麼蹊蹺,和我等也沒太大關系的.不要忘了,栽們可不是清閑的要命,還有另一處地方需要檢查一番的u那里是乾坤盤預測,很有可能爆大咎空間風暴之地."長髯修士卻搖搖頭,神情凝重了起來."馬兄所言有理,是小妹有些執著了.我們走吧."☆修略一遲疑.似乎想起了什麼,笑吟吟的同意道.長髯道士似乎很滿意女修的回道,當即微點下頭,就率先化為一道黃虹飛回了金庭舟上.女修目光再往四下望了一遍,也沒有過多滯留的同樣返回了舟上.

片刻後,金庭舟在光陣中一晃,就憑空不見了.下方的傳送光陣.也隨之潰散消失起來.

身處洞府中的韓立並,不知道.如此短時間內就有兩名煉虛級的天衛過來探查了一番,甚至,連召喚他詢問的例行之事都未生,就匆匆的再次離去了.

但為了小心之見,他一回封洞府.就將法陣關閉,讓所有萬瓏珠監控全都暫時停了下來.以防被什麼高人看出了什麼來.隨後他就一頭紮進了密室中,開始研艽到手的骨手起來.骨幸本身雖群幸特,似乎用某種從未見識過的煉器手法祭煉過一般.但韓立對此卻並不太關心.而是毫不客氣的一張口,噴出了一口數寸長金色小劍.此小劍一抖下,就化為一道纖細金絲圍著骨手飛一繞.骨手拇指就無聲無息的被切成了兩片.一個寸許長玉牌從里面顯露而出.並且一顫下就藥通靈的騰空飛走.

韓立卻早有預料,反手一抓下,一股無形禁制就憑空在四周現出.一下將玉牌束待的無法動彈分毫了.將乳白色玉牌抓到了手中,韓立雙目藍芒閃動的開始細細看起來.

玉牌上的蠅頭銀文,記錄的是一種他次接觸的煉器之道,里面闡明的東西簡直顛覆了韓立以往對煉器的大半認識,一下就將他深深吸引住了.只是這銀蝌文畢竟和一般古文大不相同,要不是他曾苦苦參悟過另一片殘頁,剛一接觸此種真文化.恐怕根本無法領悟分毫的.

但就是這樣,韓立一口氣在密室中研究了這塊得的外頁玉書,三天三夜,終看明白上面記載的大概東西而已.上面除了對煉器之術的闡述介紹外,主要的內容竟然記載了一種名叫"百脈煉寶決"的神通.

此神通竟是以人的經脈血肉骨骼為基礎,將自身各個部分煉制成具有不同法寶的不可思議秘術.

要不是,韓立先前,看了前面的煉器之術,光看此法決的話,絕對將此事當成了無稽之談.

但是前,面闡述的煉器之道,卻讓他一下茅塞頓開,對術不由得信了大半起來.

並且他得到的骨手,顯然就應該也是修煉此功法,否則一只骨手如何能逃出空間風暴,並且自行通靈起來.

按照玉書上闡述,修煉此神通之人既可以將身體一次全都煉制成寶物,也可以分開慢慢加以修煉的.但無論哪一種,後追求的都是將身軀修煉成,近似佛門金剛不壞之身那種仙佛般境界的.而到了此秘術大成後,無論法力修煉如何,單憑肉身,舉手抬足間都具有撼動天地的大神通,身體已經無限接近不朽之身了.雖然玉書上對此術大成的描述情形,簡單異常,寥寥敏語而已,韓立看到其中隱隱透露出的信息,自身還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算上面所說有些誇大其詞,但此神通的厲害就可想而知了.

當然這種將身體修煉成寶物的祭煉之法,對修士肉身強橫也有近似不可思議的要求.修煉此法決,以韓立現在金剛訣大成肉身也不過勉強可以開始而已.以後若要繼續淬煉身體各部,讓其真的揮出玉書上記載的那種莫大神通時候,卻還需要將肉身一步步,進價強化可.否則肉身一旦承受不住祭煉效果,修煉之人就會自行崩潰消亡.畢竟將身體煉制成各種寶物,本身就是一個匪夷所思,近似逆天的事情.他單手撫摸著務牌,半天沉就不語起來."看來無需再尋找其他功法了.看來必須選擇法體雙修的功法了."韓立輕歎了一口氣,喃喃的自語一聲.這套百脈煉寶決的出現,成了壓在他身上的後一根稻草.

讓原本還在為功法選擇遲疑的他.終做出了決定,打算修煉那套被人妖兩族共同改動過的法體雙修功法了.他忽然將手中的玉頁一收,貼上禁制符籌!後重放回儲物鐲中,就反手間又掏出了一塊淡紅色玉簡來.

韓立當日從蠻胡口中得到托天魔功口訣後,就全部複制到了此簡中.以防時間一長,別遺忘了什麼法決."此功法既然分成三部分,又分別如此特殊,干脆就叫梵聖真磨.功"

韓立目光在玉簡上一掃,低聲的自語了兩句,就將玉簡往額頭上一貼.閉上了雙目,認真的參悟此功法起來.上次他在天淵城石塔中,一聲也嘗試的修煉了一點點此魔功,但是沒有丹藥輔助,效果自然沒有多少的.

于是接下來的敏月內,韓立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密室中度過,期間也抽出一些時間,在部分靈藥被催熟後.開始煉制玉清丹起來.此丹不愧為化神級的靈丹,韓立在動用了數量驚人的靈藥後,仍只不過煉制出兩三瓶出來.但對此情形,韓立並不在意.對他來說,煉制次數越多越能熟能生巧,只要給他足夠時間,成功率自然就會上去了.現在煉制的丹徒,夠他逅期修煉也就可以了.

當然在此修煉托天魔功同時,韓立也抽空參悟著那套"百脈煉寶決"就這樣,整休時間一眨眼就過了.

在這段時間內,並未有人再來打擾韓立的清修.看來沒有利益沖突.鳴老魔和金老怪等人也懶的再理會飽的.韓立對此當然欣喜了……

于是在半車之期滿的前,幾日,一道青虹從豔麗異常的瘴氣中激射而出,在附近空中一個盤旋後,猛然破空奔天淵城方向而去了.

他要參加為其兩三月的巡邏任務後,能有時間再次返回洞府.繼續修煉.三個月後,韓立毫未損的再次歸來.

他一回到洞府馬上進入密室.再次閉關起來.直到半年之期再次將滿後,再次離開……就這樣,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轉眼間就過了六十年光景了.

這些時間對修士來說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在此期間,靈界卻一下暗流洶湧起來,各族高層幾乎同時的頻繁聚會,仿佛醞釀著什麼東西似的.各族凡是消息靈通的存在,幾乎都感應到了暴風雨爆前的那種巨大危險,也紛紛暗自心驚的同樣開始做一些預防的准備起來.

作為人族和各族交界的前沿之處.天淵城自然也能感應到一些異變出來,起碼在外邊巡邏的那些修士,感應到了此間的巨大變化.這一日,浮黎沼澤上空,一隊修士在低空中緩緩向前飛行著.

十名修士是一身黑幽幽的戰甲.在中間位置的一名短須老者,身穿一件古樸的青色戰甲,卻是帶隊的一位化神級的青冥衛.

無論那十名黑鐵衛還是那名帶隊的老者,均都臉色凝重,手持異靈盤.同時目光不停的四下掃視個不停.仿佛下方隨時都可怕東西撲將出來一般.

這隊修士也不見有人說話,就這般小心翼翼的一直飛行了一個時辰後.忽然其中一名黑鐵衛手中的法盤傳出陣陣的嗡鳴.雖然聲音不大,但仍讓所有人都臉色大變的望了過去.

"怎麼又現異族了.這也未免太頻繁了!這些異族在搞什麼鬼.怎麼把探不要命般的拼命往我們這邊塞來.我們小隊上次可剛剛陣亡了兩名成員."上名看起來凶惡異常的大漢,看清楚了同伴手中的異靈盤上閃動的警報的白光後,再也忍不住的破口大罵起來.

"哼,返還算好的了.聽說第四小隊半年前遇到了罕見的虛洞族的人,結果整個小隊連隊長在內.都陣亡了大半."另一名中年女修卻冷冷的接口道,臉色也同樣陰沉異常.



上篇: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骨手     下篇: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