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天廣殿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天廣殿


"雖然一般族戰後,各族都需要六到十萬年能再有能力再動大戰.但若出現了什麼重大變故,各族甯願損傷族內元氣也要盡挑起大戰,也並非不可能的.五十萬年前的那場百族大戰,不就是短短十萬年間,我們被被敏個異族聯手,輪流被攻打了五次之多.幾乎讓我們兩族元氣損傷殆盡,差點真被滅族了.直到又一個十萬年後,重恢複興盛的的.

當然那些異族也沒討的好去,有兩個種族直接在此大戰中除名了."馬道士面色凝重了起來.

"百族打戰?道友是在開玩笑吧!此種席卷大半靈界的大戰,哪能說爆就爆的,並且恰巧讓我等遇上了."碧眼大漢倒吸了一口涼氣,雙目一下瞪得滾圓了.

"馬道友此話真有些危言聳聽了.若真遇到了百族大戰那等規模的大戰,我等就算再多十條小命,也很難在此戰中幸存下來的.當年的那場大戰,聽說凡人還好,我等修士可是十成中幾乎死傷了九成."

許仙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錯,不錯,此事怎麼可能的……"

其余之人聽聞"百族之戰"等字眼,也都面容青起來,似乎馬姓道士提到了什麼極其可怕的事情,讓他們難以再保持平常的鎮定.

"娟了.只是近多了一些異族探而已,怎會扯上什麼百族大戰.別說此事生可能微乎其微,就算真的生.也是你我這等能掌控的.我們還是先完成眼前的巡查任務,是要之事.其他的事情,自然有長老會那等存在處理的."韓立卻始終神色平靜如常,淡淡的吩咐一聲,就身形一動的向某方向率先飛去了.

馬道士等人見此,自然顧不得商討什麼了,也紛紛驅動遁光,跟了過去.

一行人,轉暇間就消失在了天地盡頭處.

數日後,韓立等人就坐著金庭舟重返回了天淵城的巨塔中其他人都留在殿中休息一下,他則獨自離開小隊駐地,沿著階將,直奔石塔頂部而去.

結果在走了十余層,經過數個把守嚴密的大門後,韓立出現在一間看似普通的大廳中.

大廳四周牆壁各色禁制靈光閃動不已,一看就不知密密麻麻布下多少層厲害禁制的樣.

在大廳正中,除了一張石桌和一名盤坐石桌旁邊的白袍中年人外,就再無一人了.

韓立方一走入大廳,原本閉目養神的中年人緩緩睜開了雙目,一見見是韓立卻毫無訝色,反而淡淡的說了一句:

"原來是韓賢侄,這次巡查又有收獲了.這次送來的是活口,還是尸體.是哪一族的?"

中年人似乎對韓立很熟悉的樣.

"啟稟聞前輩,晚輩這次抓了一名影族探."韓立卻對面前中年人不敢絲毫失禮,恭敬的一抱拳後,就一翻手,將一個玉匣取了出來,雙手放到了石桌之上.

"影族!嘖嘖,這可是很少被活捉的探異族,我看看再說."白袍中年人一聽韓立之言,神色一動下,終于有些興趣的樣.

她然單手一掐決,對准身前石桌突然一拍.

原本看似普通的石桌驀然間白光大放,浮現出一個丈許大的小型法陣,那個玉匣正好身處法陣中心處的樣.

一層銀濛濛的禁制在了其中.

但是白袍中年人行動卻似乎絲毫不受這光罩影響,袖跑沖玉匣輕輕一拂,匣蓋就自行打開了,露出了里面閃動微弱靈光的綠色圓球.

"綠影!這可是很難遇到的高階影族,還是活捉的.賢侄,你這次立功不小啊!"白袍中年人一眼就看出了圓球的來曆,終于有些動容了"前輩過獎了!聽說半個月後的天廣殿,是出身天靈鏡的刑長老講授符黧之道,不知是否真的."韓立謙虛了兩句,忽然這般問道.

"不錯,這次天廣殿講道,的確已決定是刑長老講授的.雖然不知道是否真是符黧之道,但是刑長老本身是以符黧之術名聞三境,多半是和此術有關的.怎麼,韓賢侄對此感興趣.",白袍中年有些意外的說道.

"晚輩近在鑽研符黧之術,的確有些心得,正想請人指點一二的."韓立也沒有隱瞞什麼的意思,坦然說道.

"符黧之道若是鑽研透徹,在對敵時的確妙用無窮,但是此法畢競只是輔助之術,對增進修為並無多大效用的.韓賢侄從飛升後,能短短時間就進階化神中期,進步之在我等飛升修士中也是少見的,可見資質過人了.不過,賢侄還是不要分心他物的好,否則恐怕大道有誤啊."中年人眉頭皺了一下,竟然聲音一緩的勸說道.

聽其口氣,他竟然也是一名下界的飛行修士.

"多謝聞前輩好意,晚輩銘記在心了.但這一次刑長老的講道,晚輩的確不像錯過.不知晚輩現在所積攢功績,是否有資格入殿聽道了."韓立誠心的稱謝一句,但仍不打算放棄樣.

"既然賢侄執意如此.我也不多說了.以你前幾次所獲功績,加上這一次又捉住綠影,入天廣殿是綽綽有余了.嘿嘿,每十年一次的長老講座,好像你沒有一次放棄的.這也真難為你了.好,我這就將你功績列出,然後就憑此到論功領取傳道令就行了."白袍沒有在繼續勸阻什麼了,反而單手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牌,往里面銘印了什麼印記後,就將其交給了韓立.

韓立接過玉牌大喜,沖中年人略一施禮,就告辭退出了此廳.

而中年人一等韓立離開了廳門,先是搖插頭,又點點頭,接著將桌上玉匣重合上後,就兩手一掐訣,沖身前的玉桌一點指.

頓時桌上法陣一陣刺目耀眼,玉匣竟然在白光閃動中就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在白袍人施蕭將綠影所化圓珠傳送到囚禁之地的時候,韓立卻已經飛離了石塔,直奔天測減坊市而去.

數個時辰後,韓立就在坊市中間的太玄殿前,落下了遁光.

他隨手交付了一筆靈石,領取了遮光佩後,就大模大樣的進入了殿中.

通過長長的通道,韓立在銀色霞光中就出現在了巨廳中,里面滿是想交換東西的人妖兩族之人.

銀光黑氣閃動間,足有三,蛋人的樣.

大廳四周也擺開了數十個攤位的樣.

韓立目光四下一掃後,就目光一凝的停在了廳中一根石柱附近.

在那里,一名渾寺景氣包襞的妖族,正靜靜的站在那里不動著.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就大步的是了過去.

"道友總算來了.上次交易後,我以為道友馬上就要閉關苦修起碼數年之內無法相見呢."未等韓立走過去,耳邊就驀然傳出一聲低低的輕笑,聲音悅耳動聽,但又十分欣喜的樣.

"我這次來,也只是砰砰運氣而已.沒想到炎道友也真在此地了.看來道友也感覺到近的不對勁了,想將我二人間的交易盡完成吧."韓立緶做一笑,同樣傳音了過去,人已經走到了黑氣之前.

"什麼不對勁?"黑氣中的女沉就了一下,聲音驀然變得冰冷起來了.

"道友何必故作不知,只要看看現在廳中出現的你我兩族之人,是以前數倍之多了,還不能說明什麼嗎?"韓立悠悠回道,絲毫不在意此女的口氣變化.

"你如此說,難道聽到了什麼消息?"女目中冷光一閃的問道.

"別的我不知道,但高階修士頻繁出動,而且我們負責的區域,出現的異族探幾乎是以前的五六倍之多了.你們那邊如何?"韓立平靜的反問道.

"也差不多吧!那些老家伙也同樣頻繁的露面了,並且城中多出一些面孔了.個個修為都不弱的樣的,似乎是從七地調來的人手."女猶豫了一下後,老實的回道.

"明白了,看來不是我們的錯覺.真有事要生了.你覺得異族攻城的幾率會有多大的."韓立竟然這般問道.

"起碼有三成幾率.否則,城中不會出現這般驚人變化的."女陰沉的回道.

"三成,這已經很高了."韓立長吐了一口氣,自語般的喃喃一聲.

"不錯.所以我打算和你再交易完後一次後,就不會再出現在此處了.道友若想保命的話,好也趕設法離開此城的好.否則一旦異族真的攻城,你我這樣等階的存在,十有**難逃此劫的的."女淡淡的說道.

"道友說的倒是簡單,身為此城修士,哪是這般容易離開的,況且我每年還需要……"韓立苦笑了一聲,說了兩句後卻忽然想起了什麼,下面話語嘎然而止了.

"嘿嘿,現在離開的確是大為困難.你我兩族不同,我是無能為力了.好在,就算爆大戰,也起碼也有數年的時間,道友還有時間謀劃此事的.好了,消息交流的差不多了,你開始交易東西吧."女輕笑後,聲音一正起來.



上篇: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異族疑云     下篇: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