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神秘山脈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神秘山脈


遠處大峽谷越往前飛去,就越往地下深入樣.而前方一片幽黑,絲毫光亮沒有,仿佛直通九幽黃泉一般.

但所有赤融族人雙目閃動驚人紅芒,竟在黑暗中仍能視物一般,一個個鎮定異常.

不久後,前方黑暗中一陣怪異鳴叫傳出,大片黑乎乎東西蜂擁飛出,竟是一群大鳥般大小,雙日紫紅的妖異蝙蝠,出吱吱怪叫的撲向祝絀族一行人.

祝音飛在前邊,一見這些蝙蝠氣勢洶洶樣,臉上毫無表情,但是背後雙翅驀然一抖.無數翎羽激射而出,向前一草.紅光一閃,翎羽化為無數火矢,一閃的從蝠群中洞穿而過."轟隆隆"一陣暴烈聲來.蝙蝠紛紛化為團團火球從半空墜落,竟無一幸免.祝融玫一干人絲毫不停,遁光轉眼間沒入黑暗中不見了.他們只要沿著此峽谷飛行下去,一日一夜後,就可安穗到了地淵第二層.一片猩紅色土地上,一巨大黑影一閃的從上空飛掠而過,一副驚慌逃遁樣.

而就在此黑影剛飛過沒多久,天邊靈光閃動,另有十余團各色靈光一閃的浮現而出,向這邊閃動飛來.

這群人背後羽翅各異,但是均都臉上帶黑色刺青,竟是號稱飛靈族第一分支的七越族人.飛在邊面的一名枯瘦女童,正是讓所有聖都為之側目的敖青此.

此女望著遠處若隱若現,落荒而逃的黑影,嘴角帶著一絲冷笑,不慌不忙的追逐著.

"熬師姐,這只金牙獸逃走方向和我們要去的第二層入口有些偏離,我們是不是不要跟下去,將它就在這滅殺了吧."再追逐了一會兒後,後面的那些七越族聖中,一名身材粗壯漢,終于忍不住的開口了.

"急什麼!難道在地測一層就碰到金牙獸這櫸的群居中階妖物,自然要將其一網打盡了.還是你們覺得,跟著我晚下下面一層,會無法完成試煉."全童頭也不回,毫無感情的說道."沒有,小弟絕無此種想法的.只是害怕冥焰果被其他各支人搶先尋到了."粗壯漢嚇了一跳,連連的解釋.

"若是真是晚了,從其他各支手中搶過來就走了.實在不行,地淵四層也肯定有大量此果的.大不了,多花些時間,再下一層就是了."敖青一聲冷笑,不置可否的說道.聽到此言,壯漢嘴角一咧,再也不敢接口什麼了.

于是一行人盯著遠處狂奔黑影,就這般不慌不忙跟了下去,一副貓捉老鼠的樣.

一片亂石堆中,三名背後生有藍色羽翅,面帶鱗片的飛靈族人,正圍著一頭身高兩丈,鹿人身的黑暗妖物狂攻著不停.

此從L物身上黑氣滾滾,手中持著一杆黑色巨叉,一人力敵數名飛靈族聖,竟然絲毫不處下風.反而越斗越猛一般.圍攻的這三名飛靈族聖,則暗暗叫苦不停.

這里只是地淵第一層而已,但鹿面妖這種第三層會出現的高級妖物,怎會出現此地了.不過,既然這種喜歡吸食血肉的惡妖盯住了,他們三人也說不得只能拼命了.

其余之處,身處一層的飛靈族聖們,大半都遭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煩.但有些卻異常順利,就近尋到二層入口的分支,甚至和赤融族一般,開始踏上了進入第二層的入口.

而這時的韓立,為了躲避不善的其他天蠍族分支,不得不找偏遠的入口,帶著雷蘭二人驅使著靈車飛遁了大半日.

不知是此車隱匿禁制真有用處,還是原本這備路上的妖物就不多.他們下面行程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又飛行了兩日兩夜,飛過了兩片密林和一片丘陵之地後,進入到了地淵一層的較深處了.照飛車這般遁和如此韻順利下去,應該再需一日光景就可到二層入口貝上了.雷蘭和白璧對此極為欣喜.不過再飛行了數萬里後,前面卻驀然出現一片黑乎乎的地下山脈.三人一驚之下,不得不停下飛車."按照地圖標示,這里應該是一片平原的,怎會有山脈."白璧站在車中,盯著眼前堵住去路的巨山,喃喃的說道.雷蘭也有些怔了.

遠遠看去,山脈山峰大都極為高大,有的頂端直插地下世界上部,只在一些山頭兩側留出一些可以通過的縫隙,形成了一下狹小的孔洞,讓人看了心中毛.誰也不知道這片山脈有多長,後面是否還有什麼古怪!

韓立雙目一眯下,忽然身形一晃,從靈車一飛而下,落到了附近地面,並低仔細觀察者什麼.

見韓立這般舉動,雷蘭和白璧有些意外,但互望一眼後,也飛出了靈車,落到了韓立旁邊."從附近的痕跡看,這片山脈應該是近百年出現的,多半是被人用**力挪移到此的."韓立長吐了一口氣,緩緩說道."移山!"雷蘭臉色有些煞白了,白璧也神情有些難看.

"不錯,而且不止一座,整座山脈都被人移到此處的.不過,也不必過于驚懼.這種神通即使是地下深層的妖王級,也不可能憑空做到的.

多半借助了什麼寶物或者禁制法陣.否則就是地淵底層真出現了活生生的真靈級妖物了."韓立微微一笑."原來如此."白璧身為天鵬族聖,也是見識不凡之輩,略一思量下,也就恍然了.

"就算如此,此地情形也不太對.先前經過的沙也是突然冒出來的.地淵妖物如此做,有什麼其他用意吧."雷蘭卻露出擔心之色.

"可能是妖潮爆的影響吧.就算不是因此,另有什麼原因,地淵試煉也不可能取消的.此事我們無法去官管,只能趕到三層,取了冥焰果馬上返回,將此事彙報給族中."韓立倒是不急不躁,畢竟此類的突事情,在他以前經曆的不可謂不多了.

"韓兄說的也是.但這片山脈恐怕有些古怪,若從山頂空隙中飛過去,不知道會遇到何種風險.若是從兩側繞過的話……"白璧說著說著,遲疑了起來."從兩側絕不忤的."雷蘭一口否決道,接眷分析道:

"按照地圖上標注,這片地域兩側,一邊是地淵風帶.那里的地淵之風可不是先前所遇到那點威能.其猛烈和蘊含的極寒,足可以將我等化為冰柱,永困在其內的,是一層有名的禁區.而另一邊也不是什麼善地,是一層難惹的黑淵飛蟻巢穴,居住著數十萬飛蟻.以我們的修為闖進去,不能說是九死一生,也有一半可能,永遠無法走出來的."這麼一說,我們只有冒險穿過此區域了."望著前方的黑乎乎山脈,韓立摸了摸下巴,自語般的說了一句.

"這也不一定,若是肯兜一個大園話,也可以從另一條路線繞過去的.但走路途中浪費的時間,但起碼要耗費七八日光景的.對我們尋找冥焰果,大為不利的."雷蘭猶豫了起來.韓立卻目光一閃,望著遠處的山脈,沉吟不語起來.這時,白璧和雷蘭也都閉嘴不言了,看來將決定權都交給了韓立.

"此山脈給我的感覺很詭異.若真的從此而過,詭計會遭遇什麼大危險.到時就算我們能沖出山脈,恐怕也法力受損,不利于下邊的試煉.至于晚些時日再下第二層,這倒沒什麼的.有這些時日耽擱話,反倒可以讓那些存心針對我們的分支,莫不清楚我們的路線.再說,如此多試煉之人.第二層也根本不舍有多少冥焰果可以尋到的,我原本就打算帶你們去第三層的.走吧,多浪費些時間,也比真的面對不知名危險的好."韓立終于開口了,接著身形一晃,人就化為一道青光的飛回到了靈車中.雷蘭和白璧見此,傳音了幾句,終也騰空飛到了靈車上."韓兄,要不我們再商量一二.也許此山並不像想象中的那般危險."白璧雙足一站到靈車上,忍不住的說了一句.雖然他覺得韓立所說有些道理,但是耽誤如此長時間,仍讓他忍不住的大感可惜."不用想了,這片山脈我不會進去格."韓立淡淡一句,徹底堵住了白璧下面的勸說之言,隨即足尖一點腳下三角靈車."嗖"的一聲,此車化為一團靈光,流星星的朝一側方向激射出去

見韓立這般堅決樣,不光白璧歎了口氣不說什麼了,雷蘭也閉嘴不言了.誰也不知道,在這兩位聖躊躇目光注視下的韓立,心中翻滾不定著.

他的一縷神念正和靈獸環上啼魂獸連接一起,安撫著此獸暴躁不安的情緒,同時心中也暗自嘀咕不停著.

從他剛一靠近此山脈時,體內鳴魂珠就驟然熱起來.一驚之下的他,急忙聯系到了靈獸鐲中的啼魂獸.結果現此獸一反常態的在鐲中坐臥不甯,口中低吼不已.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妖猿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