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地淵深層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地淵深層


足足一 盞茶工夫後,圓珠血光一縮,突然一顥的從中傳出了一 個蒼老異常的婦人聲音《

"地血,找我有什麼事情.不知道老身有要事在身,關系到我等圖謀的大事嗎?"

聲音主人似乎對血袍人此時找他,大為的不滿.

"呵呵,自從我們訂下大仆後,已經過去數十年了,如今老夫難得聯系道友一下,難道連聊上幾句時間都沒有?"血袍人卻低笑道."別給我兜圈,到底有何事情,直接說ry 否則休怪老身斷掉秘術了"老婦人聲音一沉,大為不耐了.

"上呵呵,次我們定計分頭行事,木青搜集血食祭祀,六足則負責收集陰靈之力,老夫負責煉制大量傀儡,道友則需要培養出計劃中重要的八千名陰甲玄鬼.不知道友如今進行的怎樣了."血袍人卻毫不在意,從容的問道."哼,明知故問 !你們不知在我手下安插了多少耳目,進度如何,會不知道?"老婦人沉就了一下,就冷冷回道.

"哈哈,彼此彼此而已.我老夫煉制傀儡之地,不也同樣有道友的門下時常出現嗎.但是現在,我想聽道友親口給老夫講一下."血袍人哈哈一笑的 說道.

這又不是什麼隱秘之事,有何不可說的.八度吧文字

八千陰甲玄鬼好說「只要六足能提供充足的陰靈之氣,將它們培養出來,只是遲早事情.唯一的麻煩,就是統率這些玄鬼的八名陰甲鬼王,必須要神念強大之輩的精魂有可 能煉制成功.此種等階的極品精魂材料,可不是那麼好找的."老婦人淡淡回道.

"哦,不知者八名鬼王煉制出了幾名."血袍人頗有興趣的追問了一句."煉制成了 三個 !成功率實在太低了一些."婦人聲音一沉,頗有些尷尬似的."呵呵,這就走了.老夫此次聯系道友,就是想提供這麼一 個極品精魂材料的."血袍人手掌一撫,含笑說道."地血老怪,你不忙 著湊夠足夠數量的傀儡,什麼時候對陰魂有興趣了."老婦人一怔,有些意外.

"我可不是六足和你,對鬼道的東西是的確不太精通.可是我剛剛現了一名飛靈族人,竟然能感應到我寄付在泥傀儡上的分神.雖然只是一絲神念,但這個人的神識強大可想而知了.應該足夠當你煉制鬼王的材料吧."血袍人悠然說道.

"飛靈族人,難道又到了此族試煉的日.既然能現你的神念,難道是那些老家伙親自下來了."老婦人聲音一凝,慎重了起來."放心,只是一名靈將級的 小家伙,不合惹什麼-大麻煩的."血袍人滿不在乎的說道.

"靈將級的,那就無事的.但能現你的神念,神識的確強大異常.好,這個禮物我接下了.但你不會憑白告訴我此消息,想從我這換取什麼?"老婦人略一沉吟,就如此的回道.

"嘿嘿,老夫就喜歡和道友這般明白事理之人打交道.很簡單,只要老夫提供的具體消息,一條萬年血魚即可.讓我出手幫你擒下並親自送門上,邳秀匕兩條血魚."血袍人眼珠一轉下,獅大開口起來.

"哼,你當我的萬年血魚是什麼東西,一個陰魂也想要換取兩條.我現在無暇分身,一句話,你將精魂給我送來,我就送你一條萬年血魚.算你占了大便宜."老婦人冷哼一聲,不客氣的說道."好,一條就一條.十日後,此人精魂就會給你送過去."血袍人乾淨利索的一口答應了,顯然也認為此事上真占了大便宜.

"對了,對飛靈族的試煉聖,木青和六足都有什麼意見.是將他們一個不剩的都滅了,還是像以前那樣,任憑他們在前三層亂躥.他們不會有礙我們的大計吧."老婦人忽然這般問道.

"大事正處在關鍵時候,不能引起飛靈族的注意.只要他們不影響我們,不進入四層以下,就隨他們行動走了.此事想來木青和六足二位道友也是明白的."血袍人不加思索的回道."就隨你之言!"

淡淡一聲後,圓珠那邊的老婦人聲音驟然間消失了,而圓珠則立刻停止了轉動,表面紅光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單手一抓,圓珠瞬間飛入了手中,然後一閃的不見了."區區一名高階靈將,外加兩名初階靈將,三只靈帥初階的血木傀儡,應該綽綽有余了."血袍人喃喃了一句,袖跑一抖."噗噗"三聲,三道血影從袖中飛出,一閃後,落到了前面地上.八度吧文字

在陰沉沉血光中,赫然是三個形態各異的模糊身影,一動不動的跪伏在地上一步,血袍人雙目血芒大放,從眉宇間射出三根肉眼難以察覺到的血絲.一閃而逝的沒入身前的三個模糊血影中.

頓時垂的身影抬起了頭顱,目中同時閃動起妖異的綠光.

"去,將那三人殺了,把精魂拘回來!"血袍人沖銅鏡上畫面一點指,毫無感情的說道.

血光一閃,三道血影瞬間化為三道血八度吧虹在附近一個盤旋,就沒入附近牆壁中不見了蹤影.

血袍人這則往木椅上一靠,緩緩閉上了雙目.仿佛先前所作的一切,對其來說,都只不過是激不足道的小事.

一層的神秘山脈中心處,一座被灰陰氣籠罩的巨山頂部有-一個百余丈高的祭壇,上面一個烏黑的石台上供奉著一顆灰白色的巨大眼球,頭頎大小,布滿了血絲.

從眼球瞳孔中,正噴出無數灰絲,四下舞動著,將附近灰氣紛紛吸入其中.

而在祭壇下方,一名身材高大異常,帶著一件烏黑斗篷的神秘人,動也不動的站在那 里.

地淵六層的一座被綠光籠罩住的 巨大宮餿中,一名頭雪白,面色無血的美婦,站在一口百余失大小的黑色深潭旁邊,冷冷注視著深潭中的一切.在她旁邊,分別站著兩名二十余歲的!扇女.

二女同樣臉色蒼白,但是一個身材嬌小,圓臉甜美,顯得楚楚動人,給男一種想將其擁入懷中的想法.另一名卻身材妙曼,肌膚賽雪,但神情冰冷異常.

在深潭四周,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小型法陣遍布各處,漆黑的符文不停湧出,往寒潭中漂去.

而在水潭中心處,則有數名一身烏黑怪甲的模糊人影,八度吧文字

一動不動的漂浮在黑色潭水中.

那些黑色符文分成數股,一靠近這些人影,立刻一閃的沒入模糊人影的黑甲上,轉眼消失不見了.但這些人影始終一動不動,仿佛死物一般.白美婦見此,臉色陰沉,眉頭漸皺起來了."動用冥火!"白美婦忽然冷冷的開口了,聲音竟然蒼老異常,赫然是先前和血袍人說話的老婦人.

"是!"兩名嬌媚女同時低聲答應一聲,接著分別上前一步,靈光一閃下,一個中多 出一個烏黑小瓶,一個手中卻浮現一把黑色芭蕉扇.在神情凝重下,二人同時將手中寶物一揚.

一聲怪異的鳴叫,一條渾身冒著黑色火焰的火蛟從葫蘆口中一飛而出,然後一頭紮進了水潭中.

頓時整個深潭 中立刻升起騰騰黑焰,另一邊,嬌小女將手中遍布陣 文的芭蕉扇,費力之極的徐徐一扇.從扇中立刻湧出大片的黑色火焰,撲向了深潭中.兩種火焰仿佛同出一源,一交織下,黑焰立刻高漲數倍,將幾個模糊人影全都包裹在了其中.,白美婦見此,臉色沒有變化,但是目 中卻微微露齒一絲期待之色來.正在二層飛遁中的韓立,自然不知道,自己被某些可怕存在盯上了.但他在經曆過先前的那次奇怪寒意後,行動間卻顯得謹慎許多.

一邊帶著雷蘭,白璧二人飛飛遁著,一邊不惜法力,時不時的用靈目觀察附近的動靜.

如此做的結果,讓韓立 提前現一些低中階妖物所在處,略一繞路,就輕易避開了這些麻煩.至于普通獸類,在二層早已沒有辦法幸存,自然不會再遇到的.

因為雷蘭二人在進入二層時候,法力損耗不少,故而三人飛行度並不算,讓這二人一邊趕路,一邊吸取手中靈石靈氣,好盡回複修為.飛行了一日光景後,他們經絲毫麻煩都未遇到.

到了第二日,雷蘭二人法力盡複後,而仍沒有什麼事情生後,韓立就果斷中止了靈目神通的頻繁使用.三人以一種普通遁,進入了一片墨綠色的山脈中.第二日下午時分,在他們翻過一座大山後,卻有意外生了.

對面的天空中,突然有靈光閃動,隨之一道尖鳴聲傳來,一道翠芒一閃的浮現而出,接著向他們所在方向激射而來.

而下一刻,翠芒後面也馬上有異芒閃動,遠遠浮現出三團黃光來,以不下于翠芒的遁緊追不 放.

這些遁光出現的如此詭異,即使韓立三人想馬上躲避,都一時無法未及.韓立眉頭一皺下,帶著身後二人,徐徐停下了遁光.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危機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霹靂滅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