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逃遁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逃遁


聽到韓立冷酷的 話語,雷蘭三人自然看出韓立絕沒有說笑之意,驚訝之下,不敢耽擱的紛紛飛到了那幾顆冥焰果樹下,各奪取出一個木匣,將幾顆成熟的冥賂果摘取而下.

其中秦曉是乖巧的將其中一枚裝好後,雙手將木匣捧給了韓立.韓立沒有客氣,袖跑一掙,青霞飛卷過後,木匣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時,雷蘭和白璧二人也分別收取好冥焰果,回到了附近."走吧!路上不要有任何停留,一定要在短時間內返回地上去."韓立沉草一■句後,身上青光一起,化為一到青虹騰空而走.他競一句廢話,都不願多說.

白璧等人不知道韓立為何會變得這般急于離開地測,但也猜到此事多半和遁是的血蛟有關.連深不可測的韓立都這般模樣,他們加的忐忑不安了.

不敢拉下分毫,雷蘭等人催動遁光,紛紛緊跟了上去.

一行人,轉眼間破空遠去.

兩日後,地淵三層的那廑木制大殿中,那朵金色巨花仍然尚在上面的黑影女正在單手托著下巴,在沉吟著什麼.

此刻的大殿中,除了旁邊兩名一身綠衫的侍女外,再無其他一人了.

突 然殿門外一道血光激射而來,光芒一斂後,一個蛟人身的血色妖物半跪在了大殿中.正是那名和韓立剛交手過的血蛟!"拜見主人!"血蛟說道."是你啊,事情辦的怎樣,有沒有將那幾人殺掉,把精魂取回來?"女目光在血蛟身上一掃,淡然問道."啟衷主人.血毒無能,沒有殺掉那些人."血毒橄低蛟的四道."哦,這麼說這些人真有問題了."女沒有生氣,反而一下感興趣起來了.

"是的,主人.其余人倒還罷了,只是普通的靈將級飛靈人.但其中一人竟以靈將修為,硬接下小人十成的天罡血雷,並且用肉身承受血河冥針一擊,並反彈而開.主人先前已經有過叮囑,十有不妥立刻馬上回來回報此事.故而小的一擊不中,就回來複命了."血毒清楚的一一講來.

"能接下天罡血雷-,肉身反彈血河冥針?"金花上黑影雖然早知道自己會聽到一些不同一般消息,但還被血蛟的話語小驚了一下.

"不錯.不光如此,這人遁術也極其驚人,還身懷其他幾種大神通,小的就算全力和其一戰,多半還是落敗居多的."血蛟遲疑了一下,又說道.

"其他之事倒還罷了.世間神通萬千,身具幾個逆天神通,能接下你的天罡血雷,並不算稀奇之事.但以靈將修為就能用 肉身反彈你的冥河神針,這就不同一般了.說明此人肉身強橫已經到了極點,正是佳的祭祀血食.很好,我們後應該准備好三個極品血食嗎,現在不過找到了一個.我正為此愁呢 !"女的話語竟然有了一些歡喜."主人的意思是……""自然本尊會親 自出手,將這人生擒了回來,用來當做後一次祭祀的血食了."女口氣陰森了起來."可是主人,這人不是地血大人想要的人嗎?"血蛟忍不住的提醒道.他通過其他渠道,早知道了此事.

"地血老怪明著想要滅殺這些飛靈人,實際上應該沖著他們的陰魂而去.多半是和陰玄鬼蕃有什麼交易吧.我只想要這人的肉身,和地血的目的並不沖突的.有何憂慮的 !"女冷聲說道,竟將血袍人目的猜的七七八八了."主人明鑒!"血蛟有些恍然了."事不宜遲,我現在就過去.血毒,你也跟我傳送第二層,一起追上這人吧."女吩咐道."遵命!"血蛟恭聲應道,站起了身來.而金色巨花上黑影一閃,女帶著模糊黑光,鬼魅般的一下站到了血蛟旁邊.

單手一掐訣,口中念念有詞,頓時一片漆黑如墨光霞從女身 上噴出,一卷之下,就將二人都包襞在了其中.一個閃動,二人就驟然在黑霞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另一邊,在韓立全力催促之下,雷蘭等人只花費了一日多工夫就遁出了以前數日的路程,仍一路狂遁不停.

好在路途上的一些危險和妖獸早已經掃蕩過一遍了,路線也已經熟悉,無需再多考慮和分神什麼.

但就這樣,如此強度的日夜前進,就算白璧秦曉等體內靈力著實消耗不少,大感吃不消的.但是三人一看飛遁前面韓立,一直臉沉似水模樣,心中一陣虛之下,也不敢

有絲毫的抱怨,只能咬牙的繼續堅持下去.又過了一日後,當前邊一片沼澤出現後,黑風狂吹不停的二層出口隱約可見了.韓立心中稍微一松,不禁輕吐了一口氣,但毫不猶豫的帶著三人進入了其中.半日後,韓立等人在第一層的山谷入口重出現了.這時的韓立.卻做出了一個讓雷蘭等人大為愕然的決定."下邊我們分開走,你們幾人 也不要在一起,從不同路線全力往地面 而匈L"一出了山谷,韓立默然了一下,突然冷冷的說道."什麼,分開? 韓兄,這是為何?"白璧一驚,雷蘭和秦曉也臉色徽變了.

"事到如今,也不瞞你們了.我們可能被一名地測的妖王級存在盯住了.我就算有些神通也根本不可能是這等存在對手.雖然不知道對方會什麼時候追到戎們,但是分開的話,對方多 半會追我而去.你們逃回地面幾率大上一些.而我沒有了你們牽掛,也可全力飛遁,同樣有逃命的機會.在一層的話,應該很少有東西,還能對你們造成危險了."韓立陰著臉孔,但還是解釋了兩句.

"妖王級存在 !這種可怕存在怎會盯上我們.韓兄,你是不是搞錯了.""唰"的一下,秦盹臉上蒼白無血的說道.

"我怎 麼知道期中的緣由.但該說的都說了,小命是你們自己的,信不信的也由你們了.但好還是馬上分頭動身的好.說不定「下一刻對方就會追上來了."韓立目光一閃的說道.雷蘭三人不禁面面相覷了.

但就像韓立所說的,小命是他們自 己的.不管韓立所說是真是假,但既然如此說了,這三人也只能當此事是真的.而且看先前韓立如此謹慎的模樣,的確不像是危言聳聽的.

故而在韓立率先的破空飛走後,雷蘭等人無奈下,也只能依言的從其他方向遁走.按照韓立所說,只要能回到地面上,他們就應該安全了.

一道青哄在一片荒野風馳電畢,遁之仿佛雷霆閃電,只是幾個閃動,就從天邊一頭詭異的出現在了另一端處,而且整個過程還無聲無息,絲毫聲音都未出.

地下即使有些妖物妖蟲現了空中的遁光,但也根本追之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目睹青虹瞬間不見了蹤影.

青虹中的韓立卻一邊全身靈力流轉不定,一邊兩手各抓著一塊極品靈石源源不斷的補充著體力,當年的萬年靈液早在偷渡靈界時候,在空間節點中消耗一空了.

如今縱然極品靈石珍稀異常,為了保持體內充足的靈力,他也顧不得浪費之說了.

韓立在第一層和其他三人分開,他是迫不得已之舉.先前對雷蘭等人所說的言語,雖然大半都是真的,但卻隱瞞了一點.

就是他隱隱覺得,先前遇到的那些妖物似乎都是沖他本人來的,而對雷蘭等人不太注意的樣.此種情況下,的確是分開 而走,雷蘭等人安全的多了.

他護著天鵬族兩位聖都尋到 了冥焰果,並送回了第一層,也算盡心盡力了.下邊之事要靠這兩位聖自己了,而他要為自己的小命著想了.

飛行至今,他雖然仍未現附近有什麼異樣出現,並且距離地面入口也不太遠樣,但韓立仍麩不敢絲毫大意.遁光不但沒停,反而在他噴出了一口精血後,讓青光中隱隱帶著絲絲血色來.遁一下因此又了幾分.

對韓立來說,損耗些元氣能避開一名合體級妖王的話,自然是絕對的明智之舉了.

但是當青虹在一層一口氣飛行了大半日後,遁光中韓立突然面色大變,驀然扭朝後望去.

只見在身後的天邊出,不知何時的出先了一片黑色霞光,直奔他這邊滾滾卷來.只是一閃,就拉近了小半距離的樣.

韓立臉色一下難看異常,不及多想下,背後雙翅同時一亮,瞬間化為一道青白細絲激射而出,一晃就到了百余丈外.此刻的他再沒有任何隱藏,將風雷翅戌能徹底激起來.

一聲輕咦從黑霞中傳出.聽到韓立耳中卻清楚異常,猶如有人就在耳邊出韓立心中一沉,頭也不回的 狂催背後雙翅.

青白細絲甚至出了低低的尖鳴,遁光所過之處在虛空中留下了一道細細白痕,仿佛要將附近空間直接洞穿一般.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天罡血雷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圖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