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神雷之謎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神雷之謎


原來事關主人大事,難怪改變主意了.不過這人是那那地血老怪指明要殺之人,主人還要交代一二吧!那地血老棒可不是什麼心胸 寬廣之人."血蜓笑了一笑.

"嗯,此事我自有分寸的.不過,在未將事情和姓韓小挑明前,你先給我把人看住了,別讓他找到機會溜掉了.到時我又要大費一番手腳的."木青吩咐道."是,小人會在這段時間,看住此人的."血毒恭聲應道.木青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沖其揮了揮手.血毒 當即識趣的退出 了大殿.而黑影女在模糊黑光中略一沉吟後,突然單手一拍身下的金色巨花.

巨花微微一顥下,突然從花芯中吐出了一面金燦燦的圓鏡,式樣古樸,隱有符文閃動.

木青一張口,噴出一團綠氣.

頓時金光一晃,綠氣就詭異的沒入了鏡中.

鏡面靈光一閃,浮現出一層金霞來.,

半晌後,從金霞中傳出了一個木然的男聲音;

"木道友,你有何事找過."

木青聽到此聲音,笑了起來,回道,

↓六足兄! 不知你陰氣收集的如何了,能否在商定之日前,讓那鬼蕃凝練出足夠的陰甲玄鬼"

"下面幾層的精純陰氣都被我收集一空 了,一層的陰氣雖然為稀薄,但只要多花費些時間,還可以聚集不少的,足夠鬼婆凝練出八千玄鬼的.木道友,怎麼突然向在下問起此事來."男沉就了一會兒後,毫無感情的說道.

"按照我們計劃,這八千玄鬼和地血的上 萬傀儡,全都是炮灰而已,是用來沖開冥河群鬼阻攔的.但是後要破除冥河之地結界,還要另行設法的.只靠我們原先准備的那些手段,還不太穩妥的."木青沒有直接回答,反而略一沉吟後說道."怎麼,木道支難道另找到什麼好方法破除結界了."男倒也反應極,聲音有些變化了,"呵呵,六足兄真是深知小妹.小妹的確剛有所收獲,想先和道友商量一二的."女輕笑起來."收獲?姑且先說來聽聽吧."男的聲音又恢複了波瀾不驚.

"我今日找到一名可以驅使辟邪神雷的存在.那冥河結界雖說是以陰氣為主的禁制,但其中麻煩的確是蘊含其中的冥魔之氣.這些魔氣精純異常,我們原 先辦法可並不太保險的.但若有辟邪神雷的話,此魔氣就不足為懼了."女神態也變得認真起來.

"辟邪神雷在驅魔辟邪上的確是無往不利的.但是上古時候,邪龍族稱霸靈界之時,幾乎將靈界所有金雷竹都鏟除的一干二淨,當時修煉和擁有金雷竹寶物的存在也都被滅殺的一干二淨.現在怎會又冒出一個會驅使辟邪神雷之人.你不會看錈了吧."男緩緩說道,似乎有些不太相信."這一點盡管放心,那人施展的的確是辟邪神雷不假,小妹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唯一有點問題的,就是這人似乎尚未知道辟邪神雷的真正驅使法門,只是將其當做普通雷電神通驅使,威力還不能揮十之一二呢

木青突然冷笑了起來.

"哦,如此的話,倒是有可能的.此人大概無意中得到了殘留的金雷竹,機緣巧合下修成了此神通吧."那叫六足的男,冷靜說道.

"呵呵,小妹也是這樣想的.否則若是此人完全揮出辟邪神雷的威能,就連你我也要忌憚一二的.不過,能在此時此地碰到這麼一個人,也是你我的莫大機緣啊.看來上天注定,我等大事可成的"木青嫣然一笑了.

"只要這人身懷的真是辟邪神雷,自然是我等的一大臂助了.但是你突然將此事告訴我,應該其中還有什麼麻煩吧!"男卻忽然這般問道.

↓六足兄明鑒! 其實這人並非我第一個知道的,他是地血那老怪物指名讓我擊殺之人,並想讓我將此人陰魂拘禁送交給他.據我猜測,多半和那鬼婆也有些關系吧."木青微微一笑."原 來如此.木道友想親自控制此人,讓我調解此事吧."男轉眼間就明白了木青用意,說r道.

"小妹正是此意.六足兄應該很清楚,小妹原本就是木靈凝形之體,對金雷竹的了解,四人中沒人可與我相比的.由我親自指點那人的話,能讓其將辟邪神雷威能盡掌握,能趕在我等動計劃時派上用場的."木青嬌笑的說道,似乎不隱瞞自己的本意."嗯,你說的倒也有理.但此事重大我等幾人必須面對面的商量一二,我們三人也要親自見下此人可."這一農,男沉吟了許久後,回答道.

"這自然可以的.半月後就在我住處一聚吧.鬼婆和地血就由六足兄親自通知一二了.到時,小妹在木仙殿親自恭候三位道友大駕光臨."木青笑著說道."好,就這般說定了."男 f脆之極的同意道.

隨即金色鏡上金霞一斂,再無任何聲音傳來了.那叫六足的男,竟然二話不說的自行斷掉了聯系.

"哼,果然和我預料的異樣.六足這家伙倒是毫不在乎此人掌控在誰手里的.嗯想也是,這家伙是唯一不懼怕碎石\}神雷之人,自是無所謂之事了.但另外兩個家伙,恐怕不會輕易放手的.

不過人既然落在了我手中,想我再交出去.那是癡心妄想的事情."木青低哼了一聲,冷笑聲在空蕩蕩的大殿中響起.韓立坐在一張圓桌旁邊,盯著 對面滿臉笑容的敬酒之人,半晌無語.

此位一名容顏儒雅,年約三十余歲的儒生模樣之人,正單手舉著一個碧玉酒杯對韓立勸酒不已.

而圓桌上,堆滿了各種佳肴美味和一個烏黑酒壇,酒壇里面盛滿了琥珀般顏色的美酒,香氣撲鼻.那名叫碧兒 的綠衫侍女,則在一旁伺候著.

"來,來! 韓兄弟要好好嘗嘗我們木仙骨的木髓酒.此酒雖然不如陰刹茶那般神奇,但也是用萬年靈木之髓釀制而成,同樣有提神培無奇效.韓道友多飲幾杯的話,就知道其中的妙處了."中年儒生熱情異常的說道."血毒酋輩,在下不勝酒力.前邊幾杯已經可以了,再喝下去的話,就真要出丑了."韓立無奈的說道.中年儒生竟是那條血蛟變幻的完整人形之態.

這位在韓立剛被安排進一座樓中後,立刻跟了過來,並立刻吩咐擺下這一桌酒席,在此大吃大喝起來.

韓立身處對方之地,自然不好拒絕,只能硬著頭皮的陪同這條血蛟一起用宴.

"哈哈,到了我等這樣的修為,區區一些靈酒那等真的醉倒我們.韓兄弟莫非還記恨先前和我交手之事."血毒忽然頭顱一歪的說道.

"嘿嘿,先前那點小事.晚輩早就忘了.那可能因此對前輩有什麼不滿.好吧,在下再和前輩飲上一杯."韓立只能如此講道.

隨即他一手拿起身前一只酒杯,一口將杯中靈酒飲進了腹中.

一旁站立的綠衫女,立刻上前抱起酒壇,又給韓立滿上了一杯.

韓立眉頭微皺,但終還沒有說上什麼.

對面血毒,卻笑著說■道:

"韓兄弟在我們木仙谷安心住下就是.主人對韓兄弟如此另眼相看,肯定有借重之處的.到時無論是何等事情,賞賜等東西肯定奇重的.豈不是比道友回到地面,當什麼飛靈族聖強.說句不客氣的話,貴族能給道友提供的一切,我們地淵同樣能提供,不能給予的東西,我們也能給道友的.這可是道友難得的機緣啊!"血毒竟侃侃而談的當起了 說客來.韓立嘴角抽搐一下,沒有直接回答此問,反而微笑的反問道:"不知這里是地淵幾層,木青前輩將在下攝到此地的原委.前輩能否透漏一二?"

"要說主人用 意一點都不知道,自然太虛假了.但此事血某現在的確不方便明言.但是韓兄弟放心,主人也根本不打算隱瞞多久,頂多半月或一月的時間,就會把一切都給道友挑明的.至于這里是幾層,卻沒什麼好隱瞞的.這里是地淵三層的黑霧林."血毒不加思索的回道."黑霧林 ! 就是那座被陰霧籠罩,據說人一旦進入其中,就無法出來的密林!"韓立聞言,臉色卻不禁一變.

"哈哈,的確就是此地.嗯不到此林在貴族有這般大名頭.其實不過是家主人施展神通,在林中布下了一點小禁制而已."血毒卻打了噶哈哈道.

"原來如此."韓立苦笑一聲,不再言語什麼于.

"時了,有一件事情,血某很好奇,不知韓兄弟能否給在下解惑一二."再又勸韓立飲了幾杯木髓酒後,中年人目中異光一閃,驀然問道.

"哦,前輩有何不解之處,在下知無不言的."韓立心中一凜,體內大衍決一運行下,腦中那一絲微微醉意蕩然無存了 !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圖謀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再見元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