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祭雷之術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祭雷之術


數日 後,靜室大門忽然打開,在里面閉關了六日的韓立走了出來.

他雖然面帶疲倦之色,但日中一絲笑意卻無法掩飾住的.

看來這幾日的符黧煉制,是大有所獲的.

今天並不是木青傳授驅雷之道的日,韓立走出來,只是想放松下一直過于繃緊的神經.

畢竟松弛有道,是身心真正恢複的良策.

木稍洞面積並不比血焰宮小多少,韓立徐徐走過靜室前的這一片花園,在洞中各處走動起來.

半個時辰後,韓立出現在一扇偏門前,望著門上閃動不停的翠芒,不禁低沉吟了起來.

木精洞大部分地方,他都曾經走過了數遍.

但有數處被布下禁制之地,卻始終無法一看究竟.

特別其中兩處布下的禁制之嚴,讓韓立也望而生畏,大感好奇的.

這叫做'翠吟園"偏院就是其中之一.

不過,透過密密麻麻的禁制透漏出的幾絲精純木靈氣,讓他猜測 此地十有**是一間藥園.

連木青這等合體級妖王都重視的靈藥,會是何種的靈花靈果?

韓立思量之下,也好奇心大起的.

不過一想當日木青看似輕描淡寫的警告之言,韓立心中苦笑一下,終究將此念頭打掉了.

這里禁制如此森嚴,木青此女又怎會不特別關注此地.

別看 現在四下空無一人,但自己說不定早處監視之下,又如何能做什麼小動作.

韓立暗搖了搖頭,雙手一背,向它處走去了.

他並未在外邊走動多久,一個時辰後,就神色輕松了返回了自己的靜室.

接下的大半年內,韓立仍舊重複一日複一日的枯燥生活.

也不知他真在雷電之道上天賦過人,還是這驅雷法決並非想木青等人講授的那般艱難.

這段時間內,韓立竟將此術掌握的十之**,剩下只是多加熟練的問題.

木青見此大為高興,在兩年時間堪堪到期時,向六足,美婦等人再次出了邀請,請他們在木靈殿一聚.

三 日後,韓立在木靈殿中再次見到了這幾名妖王.

但是這一次,元瑤和妍麗卻沒有到來,讓存在其他一些心思的他,心中略有些失望了.

地血老怪仍是讓人真假難辨的兩名血袍人,聯襟同來的.

"什麼,韓道友已掌握了辟邪神雷的祭雷之術.木妹妹,你不會在虛言相欺吧."白美婦吃驚的說道,一臉的不信之色.

此刻的她,獨自 坐在大殿的一側.

"此事重大,小妹怎會在 此上面弄虛作假.說實話,韓道友能如此掌握驅雷術中主要的祭雷術,連小妹著實吃了一驚的.後來小妹知道,原來韓道友是用金雷竹寶物做的本命法寶.如此的話,能如此操控辟邪神雷,倒並非奇怪之事 了."木青在黑光中咯咯一笑.

"用金咎竹做本命法寶? 韓道友,你膽真夠大的.難道不知與乙如此做,極容易被神雷反噬嗎?你能活到今日,還真是一件稀奇之事了."白美婦一愣,一扭,盯著韓立森然道.

"神雷反噬?在下似乎從未遭遇此事,敢問前輩其中的緣由."

韓五一聽這話,卻真怔住了.

"怎麼,木妹妹沒有給韓道友提及此事嗎?"白美婦眉頭一皺,沖木青問道.

"我早已經探查過了.韓道友福澤深厚,驅使的辟邪神雷穩定無比,並沒有絲 毫反噬跡象,自然無需提此事的."木青輕描淡寫的回道.

"哼,這只是你說的而已. 我等可沒有親眼得見!"白美婦哼了一聲,再打量韓立一眼後,冷冷說道.

木青輕笑一聲,正想開 口再說些什麼時,一旁的六足卻忽然開口"好了,其他廢話少說.木仙將我們請來,不是只想動動嘴皮說幾句吧.韓道友是否真學會了祭雷術,自然要讓我們親眼認可的.

六足的話語波瀾不驚,絲毫感情不帶.但是無論木青還是白美婦聞聽此言,都心中一凜的閉口了.

而兩名血袍人中一位,此時笑著接口了:

"韓小友,既然你學會了辟邪神雷的祭雷之術,當 場給我們祭煉一下吧."

聽到這二人先後如此說了,韓立強壓住因反噬之言,帶來的驚疑,徼一躬身《"幾位前輩如此吩咐了,晚輩馬上照辦. 只是祭雷之術威力不小.

此處的話……

韓立說著,目光朝大殿四周打量了一下.

"韓道友說的也是,我這木靈殿縱然有些禁制,但也無法承受辟邪神雷的真正威能. 我等還是到殿外觀看吧."木青點點頭,率先起身朝殿門處走去.

其余幾名妖王見此,互望一眼後,也紛紛跟了過去.韓立自然也是了出來.

守在殿門外的 地淵妖物守衛,見如此多妖王見此,都露出了吃驚之色.

但是自然無人敢上前問什麼.

片刻工夫,幾人就在木靈殿前的一片空地上停了下來,所有人日光都落到了韓立身上.

在如此 多高階存在注視下,韓立心中苦笑一聲,但表面還是從容的身上青光一閃,驀然騰空飛起,一直到二十余丈低空處,他懸浮不動起來.

兩手一掐訣,轟隆隆聲大作,無數纖細金弧彈射間,圍繞身體盤旋不定.

接著電弧漸漸粗大,向四周狂漲而去.

片刻工夫,在驚人雷光中,一個巨大的大圓形電網漸漸形成.

而與此同時,在韓立法決催動下,一個個閃著金光的詭異符文從是兩手中狂湧而出,紛紛沒入四周的電弧中不見了蹤影.

神秘的一幕出現了 !

四周粗大電弧在行文沒入其中的一瞬間,忽然間全都仿佛泡沫般的無聲隋碎裂,化為一個直徑數丈的金羰羰光暈.

身處光暈中韓立,身形模糊不清,但是口中晦澀南明的咒語聲接連不覺.

而金色光暈轉動之下,里面金色符文翻滾不定,並且隱隱傳出嗡鳴之聲,並且越來越來,漸漸刺耳尖鳴起來!

突然間一聲霹靂 !光暈竟在金光大亮的刹那間,一下憑空消失不見了.韓立身形再次顯露而出,一手掐訣,一手五指向上輕輕分開,在離手心尺許高處,一個枚仿佛純金打造的拳頭大圓球,動也不動的懸浮在那里.

此圓球毫不起眼,除了表面凹凸不平的苻文般花紋般,光芒黯淡異常,絲毫靈壓未有的樣,仿佛只是一個普普運通的器物而已.一見此金球,下方觀看的妖王目露各種奇光出來.

而這時的韓立,卻滿臉的凝重,虛空托著金球的手掌,五指只是輕輕一件.

"噗嗤"一聲,金球一下化為一道金光朝高空激射而去.

然後一個閃動後,就消失不見了.

幾乎同一時間,韓立另一只手中卻"呲啦"聲一響,在雷光閃動中,一個碩大的金色符文,同樣的射向高處不見了蹤影.

"轟隆隆"一聲.

附近高空中驟然間狂風大作,烏云密布,一團金色驕陽在烏云中若隱若現,隨之一股仿佛能雙滅天地的驚人氣息從金陽中沖天而起.

在驕陽表面,無數電光狂閃不定,雷鳴之聲,是連 綿不絕,低沉驚人.

下方的美婦,血袍人等人均都臉色一變.

"住手 ! 停止你的祭雷術. 到此就可以了,不用真釋放出辟邪神雷的真正威能."一人突然沉聲何止道,正是六足此人.

韓立聞 言一怔,但是口 中只能苦笑的說道:

"前輩叫晚輩現在住手,可有些遲了.晚輩對此術的操縱尚未祝練.現在可無法停下此術的."

棒立格話音剛 落.

金色驕陽在一聲接一聲的巨大雷鳴中,突然噴出一道粗若水缸的金色光柱,一閃即逝的射下.

正好擊在了韓立身前空無一人的地面上.

讓人駭然的情形出現了.

光柱所過之處,原本用 禁制形成仿精鋼般青石地面,只是一青之下,就無聲無息的飛灰湮滅了,一個直徑數丈的黑拗拗大洞一下浮現而出.

金色光柱足足尺許了幾個呼吸長短,就在空中驕陽.閃的潰散後,詭異的消失了.

放出了這一擊後,韓立卻面色有些蒼白,背後雙翅一動下,徐徐的飄落而下了.

這時,烏云也四下散去,天空恢複了原先的模樣.

身形晃動間,一名血袍人和白美婦同時出現在了大洞旁邊,並低朝下望去.

只見黑乎乎的洞口內,一股焦糊之味撲鼻而來,而此洞之深竟然一眼無法望到盡頭的樣 .

"果然掌握了祭雷之術,辟邪神雷的可怕也果然名不虛傳 ! 就算是我們不及防下,也不敢迎接此擊吧."白美婦目露古怪之色,喃喃的自語一聲.

倒是血袍人望著洞口目光閃動不已,似乎另有什麼思量.六足-和木青倒沒有走過來細看什麼.

二者一個一眼,就可能看透韓立祭雷術的威能大小,一個卻早已見識過韓立數次施展,自然不用再過去湊什麼熱鬧.

"幾位道友,對韓道友的驅雷之術還滿意吧!"木青輕笑起來.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兩種符箓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冥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