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心機難測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心機難測


"既然主人已經心中有數,金靈就放心了.不過,主人這次前去冥河之地,對靈木本體如何處理?"蒼裱猶豫了一下,詢問起一直掛心-的事情."這一點,我自有考慮的.我准備將本體靈木隨身攜帶而去."木青平靜回道.

"主人,這怎麼可以!冥河之地何等 危險,萬一主人在冥河之地被困或者出了什麼意外,有本體在外面,只要多花費些年月,還可能重凝形複活的.但一起被困在冥河之地話,豈不徹底喪失了此機會.而且靈木本體無法在儲物空間存活太長時間,而冥河之地寸草不生的,無法直接種植那里的."金猿一臉擔',了之色.

"放心,我既然敢帶本體進入冥河之地.自然因為這次有了七八成以上把握能夠全身而退的.為此我還特地煉制了一個儲物珠,可以讓靈木在里面存活數年之久的.否則我怎放心將本體單獨留在外界.你縱然神通也不小,只 差一步也可進入我等之列.但若是有心人存心暗算之下,也無法護住我本體多久的."木青搖搖頭,走到了黑色巨木前,用手掌輕撫樹干的說道.

"既然主人已經下定了決心.金靈也隨主人進入冥河之地,助主人一臂之力吧."全猿聽出了木青口中的決然,略一思量下,如此說道.

"呵呵,金老不說此事,我也打算如此做的.畢竟這些年我雖然收了幾名得力的手下,但卻只有你一人能讓我真正放心.跟我進入冥河之地後,我也不讓你做其他事情,只要幫我看住那姓韓小就行.當然在他危險的時候,也要護住他的小命."木青嫣然一笑."韓小?就是這兩年,主人帶回表的那人吧."金猿目中寒光一閃,確認的問道."不錯,那人不光對破除冥河禁制大有帛處,是我回複本體元氣的至關重要之人."木青神色凝重的點下頭."我一定會看好此人的."金猿一拍胸脯的保證道.

"在正式進入冥河之地前,你不用太擔\:f 此人安危的.即使我們不出手,其他人需要此人破除冥河禁制,也絕不會傷其一根手指頭的.但到了冥河之地內後,金老就要多費心了."木青沉吟一下後,說道."主 人放,.:f金靈明白的."金猿肅然的答應道."好,這我就放心了.此地暫時還交與你看管,等到出之日,我再來召喚你."木青長吐一口氣,臉上露出了胸有成竹之色.

血焰宮下方的巨大結界中,兩名血袍人並肩站在一起,在二人身前處,赫然是那具巨若山岳的紫血傀儡.此刻,傀儡前方四只妖目齊睜,閃動著異樣血芒,凝望著身前的兩名血袍人.兩名血袍人紋絲不動,但是和傀儡對望的四目,卻閃動著迷離混沌之色.好一合兒工夫後,一聲深深的歎息從傀儡口中傳出 !

"這麼說,木青和鬼婆兩人顯然達成了什麼協議,想利用那小共同 瓜分魔墳之地的寶物.哼,幸虧本座早就對此有所預料,讓韓小提前幫我們煉制這件辟邪戰甲.這小只要帶著那些靈侍在身,到時受誰控制還是兩說的事情.另外六足鬼婆她們縱然奸猾,也決想不到本座早就舍棄了原先的雙煞魔體,將主元神和此傀儡融為一體,留在魔體中的不過是第二元神而已.

再也不懼什麼辟邪神雷.只要進入冥河之地,得到了那物讓傀儡再次進價,本座借助傀儡之軀進軍大道,也絕不是夢想了.嘿嘿,魔墳中的寶物,自然也不能讓她們二人獨得的."一個陌生的男聲音,從紫紅傀儡身體中傳出,震得整個結界都嗡嗒作響不已.而兩名血袍人目中神色已經為之清明,卻束手而立,一語不.

地淵深層處,一個黑風狂舞的峽谷中,白美婦懸浮在半空中,單手把玩著一物,目光朝下方淡淡掃去.下方黑淙淙的勁風中,隱約可見無數人影站在那里.這些人影一個個身高數丈,體表覆蓋黑色怪甲,面部模糊異常.白美婦打量了下方人影一會兒,就將目 光一收,凝望起手中之物起來.她手中把玩之物,赫然一塊翠綠異常的圓珠.此珠綠淙淙的,也不知是何種寶物,通體散著精純異常的木靈JZ, 而美婦臉上卻神色不定,似乎有什麼事情無法拿定主意一般.

地淵一層的神秘山脈中 ',處,一個百余丈高的祭壇上,那一顆灰白色的巨大眼球,仍在噴出無數灰絲,四下舞動著,將附近陰氣紛紛吸入其中.

帶著一件黑色斗篷的六足,卻對這一切視若無緒,只是雙手倒背,揚望著深-邃異常的高空,身形一動不動.

其一對露出黑色斗篷外的雙手,竟然粗糙異常,表面遍布大小不一的灰白色裂紋.'另一邊,在一片黑黝黝荒蕪之地上空,一道青虹正徐徐飛遁著.遁光中的 一名一身青袍的青年,正是離開木青沒多久的韓立.雖然因為身懷四名妖王所下印記,無論去哪里隱居,都不可能瞞過這幾人的.韓立還是想找 一處偏僻之處,落腳住下.

至于趁機逃跑的念頭,他也只能想想而已.一日不解決身上的耳-記,一日就無法逃脫這幾名妖王 的掌控.

這些妖王給他留下的時間並不大多,但數年時間也足以讓他煉化剛剛得到的那小半瓶五色孔雀靈血,從而修成此真靈的變身之術.

原本真靈之血的融入,自然不可能是隨意之事,必須本身有特殊血脈或者有什麼特殊秘術加以輔助可.

但驚蟄十二決卻只用了一套法決,就解決了此級難題.

有此可見,當初創立此法決的天鵬族大長老的天縱之資了 !

韓立雖然知道縱然修成此神通,也不可能是合體級存在的對手,但起碼在冥河之地中多幾分保命手段.

當然,若是在此期間能苦思冥想出一勞永逸,悄然消除印記的真正方法,他自會不加思索的馬上開溜.

雖然只聽木青說了聊聊幾句有關冥河之地的事情,但是能讓合體級妖王都隕落的地方,可想其危險了.

韓立暗自思量著,飛行了半月有余,終于在一片小型山脈前停了下來.

此 處山脈已經遠離木青等人住處不知多少萬里之外,山中靈氣顱為濃密,也無什麼太高階的妖物聚集此地.

韓立圍著此片山脈飛遁了一段時間後,終于滿意的點點頭,在山脈中心處的一座高山上落下了遁光.

數個時辰後,此山山腹就被韓立輕易鑿空,開辟出了一間簡易洞府出來.他進入洞府中,立刻布下禁制,放出偏偏白霧,將整座巨山籠罩.

韓立進入洞府中的密室中,從此大門緊閉,一副不打算長久閉關的樣.

時間一點點過去,韓立所處山脈四季分明,由春到夏,由秋到冬,讓群山有時黑綠盎然,有時白雪皚皚.木青等人似乎也徹底忘掉了 韓立,仍然各 自忙碌著自己的事情.

兩年後的某一日,韓立盤膝坐在密室中的一塊蒲團上,單手把玩著一小截看似普通的木棍.

此木棍但一端微鈍,另一端則是如同刀 切般的平整,通體扁圓,表面有些神秘的翠綠色花紋.正是韓立辛苦催熟出來,膽怯一直不知有何用的玄天果實.這些年來,他一直用神秘小瓶靈液滴入其上.結果如此多年過去,此物外形絲毫未變.

只是深藏那里面的乳白色光點,比一開始時粗大了數倍有余,光芒閃爍,顯得頗為惹眼.韓立此後數次試著用法力甚至精血來催動此物,仍然毫無所獲.而這一次的嘗試,顯然又未有歟■果.

輕歎了一口氣,韓立只能將"木棒"再次收入儲物鐲中,然後面露沉吟的低思量起來.

這兩年來,他終于用驚蟄決將五色孔雀的真靈之血溶入體中,並將此變身祭煉成功.結果忽感到自身修為一下大漲不少,這倒真是個意外收獲.

若不是自己尚無真龍天鳳變化的修煉口訣,他都想將這兩種靈血一同溶入體中,看看自己修為能狂增到何種地步.

不過這兩年間,他也開始服用真蟾靈液.但可惜此靈液縱然效果驚人,但時間太短,不可能讓其修為一下增加多少的.至于體內的四大妖王 印記,也仍然無計可施的.如此一來,他進入冥河之地看來是無法避免了.

韓立想到這里,眉宇間不禁閃過一絲陰沉.

但片刻後,他神色一動的抬起來,日光一下掃向緊閉的密室大門處,臉上閃過一閃奇怪的表情.驀然單手虛空往大門一扳,!"噗嗤"一聲,門上禁制波動一晃,一件黑乎乎東西破禁射入,被一把抓到了手心中.韓立凝神一望手中之物,臉色頓時大變"呼哧"的驀然站起身來.

一截尺許長的木匣,外表焦黑粗糙,坑坑窪窪,實在丑陋無比 !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黑木與金猿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二女來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