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冥河禁制和八門引雷陣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冥河禁制和八門引雷陣


青聞言一笑.不在意的單年一翻傳,手中多出了三顆圓珠,

拇指大小,晶瑩閃動.

六足則兩肩一晃,黑光閃動間,竟在其後背上又生出兩條手臂

一條手中抓著一面三角形烏黑令牌.一條握著一件菱形藍聲寶物.

而原來兩條手臂則在身前一掐訣,然後噗嗤一聲,一道藍色光柱從口中噴射而出,一閃即逝的擊到了銀霞中.

"轟"的一聲,也不知黑色光柱是何種大神通,銀霞和其方一接觸,竟立刻呈現不支狀態.爆出陣陣嗡鳴.

一旁木青見此,毫不猶豫的單手一揚.

頓時三顆血紅圓珠連成一線的射出,化為三顆血色火雷.

三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後,銀霞在三團頭顱大小的血焰爆裂後,開始不穩潰散開來.

銀霞,和黑光血焰一時間交織一起,整個俑宿都晃動起來.

站在木青和六足後面的韓立,面色不禁微變.

空間裂縫的塌陷和崩潰.他雖然經曆過幾次次,身在通過空間節專時也存活了下來.但這並不是說,他真能對躲避空間塌陷有什麼把握了.以前的僥幸的逃生,不過是他先前運起不錯而已.除非修煉至大乘期或者真靈級這等存在外,任何人都不敢忽視空間類威險的.

就在這時,六足浮現的手臂同時一動.

三角令牌一震下,放出無數團赤紅雷火,劈頭蓋臉的向前方砸去,另一件梭形法寶,則嗡鳴一聲,驟然間化為一省落虹激射而出.

木青也在此時雙袖一抖,無數綠芒激射而出.

有後來三者的攻擊加入,銀霞向後節節的崩潰四散

當銀霞一直被逼退了十余丈距離後,終于在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聲後,徹底消失了.

整個空間障壁被打通開來.現出了另外一個空間的出口.

韓立目光一閃,將出口處情形看的一清二楚.

外面淡白色光芒閃動不定,同時一股寒風,迎面猛列吹夾.

韓立即使有護體靈光包裹身體,但也在寒風卷過的一瞬間,激靈的打了個冷戰.

風中寒意竟能透過靈光,直接傳到了身體中.要不具他身懷五聲寒焰,這一下就吃的苦頭不小.

好在此風只是瞬間而過,片刻後,就一切如常起來.

韓立輕吐了一口氣.

六足望著洞口,目中精光閃閃.身形一晃的激射而出,同時一聲淡話語,從遁光中傳出:

"現在已經將通道打開!你們招呼其余道友馬上進入通道吧,我外面看上一看!"

話音未落,六足身形就到了洞口之外,一個閃動的沒入白光中.

木青眉頭一皺,卻頭也不回的吩咐一聲:

"金靈,你叫地血和藍道友率眾上來,我也帶韓道友先走一步了."

"是!主人!,!金猿答應一聲.身形滴溜溜一轉下,化為一道金虹向後射去.

而韓立只能默默的跟著木青向出口外遁去

片刻後,韓立眼前一亮,人就出現在了另一處空間中.

可是眼前的景象,讓韓立目中奇光閃動.

只見在數百丈遠處,一片白茫茫水面擋住了去路.

此水乳白色,有些渾濁,也不知道有多深厚,但左右望去一眼不見盡頭.

水面表層,一股股寒風呼嘯旋轉.

詭異的是,如此大勁風,水面竟然平靜如鏡,一絲波紋都未興起,猶如死水般.

六足正懸浮在水面前方不遠處,凝望著前方不語.

"這就是冥河!"韓立長吐了一口氣,喃喃一聲.

"不錯.我想要通過此河,進入被此水籠罩的冥河之地中,就需要借助韓道友的辟邪神雷之力了."木青淡淡的說道.

"晚輩自會盡力的!" 韓立躬身回道.

木青點點頭,還想再說什麼時,前面的六忽然單手朝前方水面虛空一抓.

頓時一只烏黑大手浮現而出,朝下面氣勢洶洶的一抓之下.

但是大手方一落到離水面三四丈遠時,"嘩啦"一聲,無數銀芒從水中激射而出.

破空聲所過之處,瞬間將黑色大手洞穿的千瘡百孔,在空中消失不見了.

"這是什麼" 韓立一驚.

"這是冥河中的一種怪魚,體型細長如針,對一切靠近水面活著的生靈,都會不知疲倦的飛起攻擊,不可小瞧.而這種東西,不過是冥河中的危險小的一種存在,只要有一定修為就可用護體靈光抵擋住的,

甚至危險還不如冥河之水本身!唯一麻煩的是,此種魚是群居的,一旦起攻擊就是綿綿不斷,除非將附近魚類

都斬殺乾淨可." 木青終于回過來,隨意的解釋兩句.

韓立聽了這話,有寫恍惚了.

這時,後面通道中傳來聲響.

韓立一扭,結果看見兩名血袍人踩著紫血傀儡,白美婦帶這八道黑影和元瑤,妍麗兒女,接連飛盾而出.

在他們後面,是仿佛無窮盡得妖物大軍,眾多傀儡以及陰甲鬼兵.

轉眼間,這些東西就占據了通道出口一面的大半天空,密密麻麻的懸浮在各處.

"六足兄,怎麼樣?冥河中的禁制和以前沒有什麼變化吧."一名血袍人單足一踩腳下紫色傀儡,直奔韓立等人飛來,另一名血袍人則大聲詢問道.

"這麼說,這一次破除禁制時,要經曆和上次一般無二的事情了."血袍人聲音一沉.

"恐怕如此了! 不過我們這次做了這麼多准備,燒友手打,不會出現上次那般大傷亡了."白美婦也飛了過來,自信的說道.

"恩,主要的還是我等聯手施法破除禁制,分開此河.至于其他的危險,還不用放在心上的.好了,我們准備一下,開始破除禁制.韓道友,到了你放出神雷,助我們擊散冥水中的魔氣的時候了.

只要魔氣一散,我等分開冥水不成問題的."六足目光一轉的盯著韓立,絲毫感情沒有的說道.

"幾位前輩放心,在下的祭雷術已經修煉熟練,絕不會耽誤前輩們的大事."韓立微一躬身,不動聲色的說道.

"嘿嘿,有你這句話就行了."一名血袍人哈哈大笑起來.

白美婦等人也點點頭!

隨即在四名妖王招手下,頓時那群高階妖物蜂擁而出,從身上紛紛套掏出了一些古怪的器物,竟然開始布置什麼陣法起來.

八道黑影和十幾只通體烏芒的金屬傀儡,也被美婦和地血聚集一起,同樣在准備什麼東西.

韓立則懸浮在半空中,繡袍一抖下,突然從手中飛出八塊顏色一樣的青色小旗,一針盤旋後,竟形成一個青弧閃爍的雷屬性法陣.

正好將韓立簇擁在法陣的中心處.

"韓道友,你這是做什麼!"重回到韓立身邊,並一直注視韓立的金猿,一見此情形一愣,不禁開口問道.

"沒什麼.這是韓某自己研究的一個輔助法陣.不但可以穩定在下施展的祭雷術,而且還能稍微增強一點威能\&qut;韓立輕描淡寫的說道.

自從知道,自己施展祭雷術有可能被避邪神雷反噬後,韓立心中大為忐忑不安,苦心尋找破解之道.

這個小型法陣,就是他閉關時想出來的一種破解手段.

他利用雷符凝聚而成旗陣,具有吸納放出雷電之力的奇效,在通過布下的這個獨創的八門引雷陣,就可將此功能增幅數倍.一旦辟邪神雷真的在施法時反噬.就可利用此陣法,將辟邪神雷之力,暫時引導到法陣上.從而避免自身的損傷.

當然這種做法,是否真的有效,到底真能起多大效果,韓立還未被辟邪神雷反噬,自然也不太清楚的.

但是在施展祭雷術時布下此法陣,總可讓其心中稍微安些的.至于他口中方所說的增幅之事,自然只是隨便說說.

果然聽到韓立這般一說,金猿點點頭,就不在說什麼了.

木青等人看了一眼,倒是沒能一眼看出什麼.

畢竟此套法陣地奇特之處全在陣旗之上,而陣旗上的雷符之道,可是韓立自己費盡苦心掌握的.縱然這些妖王神通廣大,也不能就此看透的.

其他妖物顯然都實現操練了不止一遍,僅僅一盞茶的功夫,一個直徑數十丈的巨型法陣就已經浮現在了半空中.

此法陣是用數十件式樣不一的器具組成,其中多是碗口大的黑色圓盤,小半則有尺,圓環,晶環等古怪異常的東西.

但這些東西散的驚人氣息,卻被法陣融為一體,再無彼此之分了.

而在法陣中心處,八足和木青並肩而立著.

另一邊八道黑影卻排成一排,每個人的雙手都搭在了前邊那人的肩膀上,仿佛糖葫蘆般的穿成一串.

白美婦燒友手打就站在所有黑影之前,神色鎮定異常.

血袍人那邊.不但紫色傀儡體型再漲百倍之高,十幾只金屬傀儡往中間一湊下,竟也凝聚成一個身高數十丈的鐵傀儡,手中還多出一口閃閃光的巨刃.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驚空魔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聯手破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