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蜉蝣族與蟲海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蜉蝣族與蟲海


竟然是一直漆黑如墨,頭生長須,六肢如刀的怪物.

此怪物體積不比血紅傀儡小多少,身上遍布鋼須般的硬毛,兩只眼睛細長之極,閃動著森然紅光,背後四只鳥翅扇動著.

惠也是一頭巨大怪蟲.

此蟲和紫血傀儡在離蟲影如此近距離下,竟能抵擋尖鳴之聲而安然無事,並且閃動間猶如鬼魅般詭異,一道道紅色光柱看似洞穿兩者身軀,但實際上只是擊中了兩者殘留的虛影而已.

那名紫血傀儡在躲避的同時,手中多出了一柄巨斧,一道道半月形斧芒不停的璧斬過去.

而黑色巨蟲攻擊是詭異,六肢在模糊閃動的同時,一道道尖錐般的黑芒,密密麻麻的暴射而出.

兩者的攻擊大半都被紅色光柱一掃而滅,有少數通過巨網的「卻方一接絏蟲影十余丈處,就被一層無形之力擋住,紛紛的爆裂開來.

"這是什麼,難道是夭蜉級存在!"美婦一看清楚蟲影,失聲的低呼道.

"相比此事,我在乎六足道友的本體."木青卻瞳孔一縮的喃喃道.

"木道友,現在可不是爭論此事時候.天蜉級存在可是蜉蝣族僅次于真靈的東西,若真出現此地,我等沒有一人能逃過對方的追殺."美婦從震驚中一清醒過來,馬上臉色難看的說道.

"藍姐姐放,.了,難道沒有看出來嗎?出現這里的只是一個天蜉級存在的化身投影而已.似乎是被六足他們追殺的那名傀儡借用什麼秘術,強行召喚到此地的.此虛影一旦耗盡威能,就會立刻消失的.

六足和地血應該很清楚此點,這會不停的拖延時間!"木青雙日冷靜異常的說道.

"投影!"

白美婦一怔,隨即也仔細打量起遠處巨大蒼蠅般虛影,好一會兒後長吐了一口氣,放心的說道:

"的確只是投影而已,大概只有真正天蜉的二三成威能.並且投影過來的只是威能,並沒有借用主體的神念,否則他們也無法支持這般久的.但就這樣,這東西攻擊也未免厲害了點.傀儡和六足仍不敢被擊中一下的."

"這是自然,即使只是單純的威能投影,天蜉級是蜉蝣族中僅次于真靈的存在.怎是我們可應付的!"木青嘴角翹號來.

二女弄明白了蟲影的來龍去脈,自不會再趕過去了.只是在原地遠遠的看著遠處的爭斗,靜等蟲影威能耗盡的那一刻.

韓立在一旁靜靜聽著,臉上不聽閃過幾絲異色.

眼下生的一切事情,都不是他可以插手什麼的,自然是一f6不.

這時,美婦目光一掃仍在地上打滾的高階妖物,眉頭一皺,袖跑沖下方一抖.

一片黑色光霞席卷而出,瞬間將所有妖物都罩在其中.

頓時這些妖物神智一清,終于停止了滾動,但仍然一個個渾身無力,無法起身分毫.

不過見此情形,美婦卻沒有再出手的意思了,重扭盯著遠處的巨大蟲影.

果然就像木青說的那般!看似威力巨大蟲影,在一頓放工夫後體表爆出刺目紅光.隨即在轟隆隆的聲音中,它突然寸寸的碎裂開來,終化為一團赤紅光霞潰散的無影無蹤.

密密麻麻的赤紅光柱,也瞬間憑空消失了.

在光柱中一直高躲避的黑色怪蟲和紫血傀儡,同時大松一口氣,身形一凝的待在原地不動了.但二者身上的紫光和黑芒忽暗忽明的流桌!屙↓定著,稍微恢複了下元氣,二者就驅動遁光向木青等人激射而來了.

片刻後,紫血傀儡和黑色鈴蟲就到了美婦等人工空.

雖然心中早就認定怪蟲就是六足所化,木青和美婦二人還是神情凝重的盯著此蟲.

結果紫血傀儡肩頭血光一閃,兩名血袍人就從傀儡肩頭徐徐升出,剛二者竟然一直藏身傀儡之中.

而黑色怪蟲身上黑芒一陣流轉,體形迅縮小,然後靈光一閃,一下幻化成了人影.

一身黑色,赫然是六足.

只是此刻的他,黑色斗篷不翼而飛,臉上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韓立打量過去後,心中突兀的一跳..

只見這六足面貌下半部和普通男一般無二,肌膚光澤而有彈性,看起來還極為年輕樣.但是上半鄶雙日處,赫然是一對翠綠複眼.

這複眼雙目綠芒轉動下,讓人一看寒氣大冒.

"真是六足道友!"美婦長吐了一口氣的說道.

"怎麼,藍道友對在下有什麼懷疑嗎?"六足在高處雙手倒背,不以為意的說道.

"六足兄備來也是靈蟲之軀.但不知蜉蝣之族有何關系嗎?"木青目中異色一閃,卻驀然插口先問道.

"蜉蝣族?我原本就出身此族.不知這個回答,二位道友可是滿意!"六足微微一笑,用輕描淡寫口氣說道.

一聽這話,木青和白美婦臉色均都變了敏遍!"這麼說六足兄原先就知道此地,故意將我們幾人引到此地來的.那些蜉蝣族的傀儡,不知何道友可有什麼關聯."美婦聲音一冷起來.

"這一點,二位道友可錯怪在下了!我雖然知道族中聖地的存在,但當年在族中修為低淺,具體位置卻一直不知的.在下在地淵待了如此多年,困在現在境界是不知多少歲月.若早知道地淵有通入此地入口,又怎會拖延到現在帶幾位進入此地的.本人的確無意中現地淵和冥河之地可以互通的.至于蜉蝣族會派傀儡出現在此地「在下是真不知情的.據我所知,此處聖地族中一般數千年會打開一次的.我們距離上一次進入,不過數百年而已.如此情況下,還能夠碰上這些傀儡,只能說我們運氣實在不怎麼樣的.若是在下和蜉蝣族還有關聯話,怎會只讓這些傀儡進入此地.幾位道友的神通,在下還是知道一二的.

."六足平靜回答道.

聽了六足此番言語,美婦和木青不禁互望了一眼.

雖然二人都無法從剛的回答中找出什麼不是來,但二人都是修煉了不知多少年的存在,自然知道對方之言,肯定有不實之地,只是一時間也無法找到什麼反駁話語.

"地血道友,你覺得呢!"木青一轉,忽然問向了兩名血袍人.

兩名血袍人自浮現而出後,就一直站在傀儡兩肩不言一句.現在聽到木青之言,兩名血袍人目中血光一閃,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人淡淡說道:

"在下覺得六足兄不像說謊的樣.要知道六足兄在地淵存在的時間,雖然不是長的,但也絕不是短的那位.的確無需做這些小動作的.難道二位道友想就此返回碼?我們已經得罪了蜉蝣族,再無法得到冥河神乳,二位可會甘心?"

血袍人言語,竟完全一副站在了六足一邊的模樣.

見血袍人這般樣,木青和美婦不禁又交換了一下眼色.

半晌後,白美婦臉上神色一緩,露出一些笑容的說-道:

"既然地血道友都如此說了,老身和木道友自然也信的過六足兄的.不過,蜉蝣族既然知道聖地中不妥,為何不多派些人手,或者然金蜉級的高階存在親身降臨此地.如此一來,我們豈不是插翅難飛了.

"這很好解釋的.恐怕是蜉蝣族雖然現我們上次闖入的痕跡,但不清楚我們下次進入具體時間,不得不派這些東西常年駐守的.而這里雖然是蜉蝣族聖地,但普通蜉蝣族人無法長久待下去的.否則輕則修為大退,重則一命嗚呼.是真遇到蟲海大軍.嘿嘿,我們這些恐怕連骨頭渣都不會剩下一點.."六足驀然露出一絲奇怪之色,說道.

一聽道"蟲海"幾個字眼,美婦激晏廠大了個冷戰,隨即打了個哈哈,勉強一笑的回道:

"六足兄何必給我等開這種玩笑.蜉蝣族雖然在靈界其余地方名聲不顯,甚至少有人知.但是對附近區域的各族來說,威懾之力可不下于靈界那些大族的.又怎會真為了我們幾個存在,而出動蟲海大軍.

"不錯,據小妹所知.蜉蝣族出動的蟲海固然連真靈都要退避一二,也會讓它們本族元氣大傷過半.不到生死關頭,絕不會輕易動用的.對付還不至于如此做的."木青懼色一閃後,也鎮定的分析道.

"嘿嘿,想不到二位道友對我們蜉蝣族還真了解不少.不錯,對付我們只要一名天蜉存在就可以了.的確無需多此一舉的.好了,我們趕上路抓緊時間吧.蜉蝣族就算想再次派人來,但打開此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起碼是數月後的事情.這些時間足夠我們找到神乳,再原路返回了.這一次,我們固然被鬼物埋伏了一下.但是冥河之地的高階鬼物也被擊殺了不少.下邊路程會輕松的多.對了,現在你們手中還有多少陰兵還傀儡可用?"六足目光四下一掃後,沉聲問道.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蟲影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陰水葵精與五龍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