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淬晶磚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淬晶磚


一個時辰後,丘陵上空黑色漩渦只經停止了旋轉.

一個直徑過十丈漆黑球體從漩渦中緩緩浮現,不時有黑色光霞席卷而下,狂注到下方法陣兩側的高大幡旗上.

而兩杆巨幡通過禁制之力,將一股股精純之力傳到了巨型法陣的陣眼處.

此刻丘陵頂處的小型法陣,徹底被黑色光霞籠罩住.

韓立三人身形全都淹沒其中,黑乎乎一片下,看不見里面任何情形.

附近除了法陣運轉出的陣陣低鳴外,再無其他聲響傳出.

隨著時間的流逝,懸浮在高空的巨大黑球,體積漸漸得變小.

這自然是因為精純陰氣迅流逝的緣故.

忽然下方法陣中傳出一聲大喝之聲,震得黑色光霞一陣顫抖.

接著"砰"的一聲,一團拳頭大綠光竟破開黑霞沖到了外面,一個盤旋的想要朝某方向飛走似的.

但一聲冷哼後,一道金色劍光也從黑霞中激射而出,一閃即逝後,瞬間化為一團刺目金芒將綠光卷入其中,給斬的粉碎.

黑霞一陣翻滾後,立刻變得稀薄起來,露出了里面若因若現的三名盤坐人影.

同時小型光陣嗡鳴聲一止,暫時停下了來.

"有勞兩位道友了,第一個印記已經拔除,我們開始下邊一個吧!"片刻後,從黑霞中又傳出了韓立有些疲倦的話語聲,但聲音中卻仍有掩不住的一絲興奮.

"韓兄,灌注了如此多陰氣,你的身體真能支撐下來嗎?要不要稍加休息一下,再接著進行?"一個悅耳的女聲音卻有些關心的問道.

"多謝元姑娘好意.但是時間緊迫,必須抓緊將其余三個印記解決掉行,遲則生變的."韓立苦笑了一聲.

"既然韓兄覺得無事,我和師妹就不再勸說了.道友實在無法堅持下來,提前給說一聲即可."妍麗聲音也肅然的傳出.

"韓某知道了.下邊我們繼續吧."韓立似乎笑了一笑,但口氣毫不猶豫.

于是在元瑤一聲輕歎中,法陣中的黑色霞光一盛,又一下嗡鳴起來.

在黑霞中,身形模糊的元瑤二女,再次施法放出一道道濤黑光柱,紛紛沒入韓立體中……"

就在韓立逼出第一印記將其毀掉同時,在離韓立等人所在數十萬里外地方,一座千丈高山上,一名渾身綠蒙蒙人影站在一塊巨石上,正面帶驚疑之色的望向韓立身處方向

"怎麼可能,我留下的印記竟然被毀了.按理說這些印記不到合體級以上修士,不可能逼出來的.難道另有高人助他嗎?"

人影身材高挑,面容秀麗,赫然是木青.

此女不知何原因,竟然沒有和六足等人在一起,獨自前來尋找韓立.

並且在途中,她還施展秘術催動了韓立體內的印記,讓韓立不得不第一個先毀掉她所種印記.

"這可有些麻煩了.印記後毀掉的感應,應該是在此方向不假,但如此廣大面積,撥索起來可不容易.也只能碰碰運氣了."此女秀眉緊皺的喃喃幾句,就不再絲毫遲疑的身形一晃,化為一道綠虹激射出去.

另一處白骨遍地的荒原上,三人一傀儡,正懸浮在空中,互相對峙著.

"六足兄!現在我等已經甩開了那名蜉蝣族人和兩只冥雷獸,你該把冥河神乳拿出來,三人平分了吧."說話的是站在紫血傀儡肩頭上,被一團血霧包裹的血袍人.

"道友先前對我等的呼喚一直不理不睬,難道心生獨吞的念頭了.六足兄不會忘記我等出前所的誓言,以及用血咒術彼此共下的禁制了吧.若是我等幾人拼著元氣大傷動禁制,道友修為也會損失大半的."白美婦在八名鬼王的簇擁下,也面孔陰森的說道.

一名身罩黑袍,生有複眼的男,自然是六足了.

此刻他懸浮在白美婦等人對面,目光在對面二人身上一掃,終于淡淡的開口了:

"按照我的本意,自然想和幾位道友平分神乳的.但是可惜的是,池中神乳在不久前被人取過一次樣.刺下的這些不過勉強夠我一人之用而已.如何和你們平分.這樣吧,神乳全都歸我.我另有許多珍稀之物作交換,也算沒讓你們白袍這一趟.二位覺得如何?"

"什麼珍稀之物能和冥河神乳相提並論?除非你有對進階大乘期有神效的靈藥,否則其他東西在普通修士眼中再價值連城,對我等這樣修為之人來說又有何用的."白美婦臉色一沉,怒極說道.

血袍人聽了這話,目光連閃幾下,卻沒有馬上言語.

"地血老弟,你覺得怎麼樣?"見血袍人沒有一口回絕,六足直接點名問道.

雖然眼前有兩人,但是只要其中一人願意答應此條件,另一人自然無法反對的.畢竟六足修為遠勝二人中任何一位,只剩一人根本不是其對手的.

"地血!你不會真老糊塗,想答應此條件吧."白美婦一扭,冷冷說道.

"若暗神乳真的只剩下一份,就算六足道友真願意拿出來和我們平分.數量如此稀少,對我們來說也沒有大用的.若仍是只能歸一人所有,和現在又有何區別!還是藍道友覺得自己應該占據這份神乳."血袍人低沉的說道.

"地血道友所言極是!在下也是如此想的."六足陰沉一笑.

白美婦略微一怔,但隨即冷笑的說了一句:

"誰知道他手中是否真的只有一份神乳,我等可沒有親眼得見的."

"不錯!這也是本人猶豫之處.六足道友,你是否該證明給我等看看剛所說之言."血袍人目中厲色一閃,盯住六足面孔不放起來.

"冥河神乳作用只是在第一次有神效.第二次在服用和洗滌的話,起的作用微乎其微.這一點兩位道友也應該清楚的.在下除非是頭腦昏了,會為了無用的東西和二位道友翻臉的.二位還不知道冥河神乳是如何裝取的吧."六足沉默了一下,半晌後長出一口氣的說道.

"六足道友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那冥河神乳的取出,除了切斷相關靈脈外,還另有什麼玄機."白美婦懷疑的問道.

六足複目上行芒一閃,袖跑一抖,一物飛出,落到了手中.然後輕輕托起.

竟是一個晶瑩剔透的長方形磚塊,仿佛水晶制成.表面光滑異常,透明清澈之極.

而在此磚的中心處,卻有一團拳頭大小的鮮紅液體,在里面輕輕晃動著.雖然隔著一層晶體,仍然一股驚人靈氣從磚上散而出,並飛的形成一縷僂乳白色靈霧,在附近盤旋不定.

轉眼間就此磚包裹的樣.

"此物叫做淬晶磚,是蜉蝣一族專門用來汲取和存儲冥河神乳而特別研制出來的.平常此物一安置在那地下大殿的池下,便會立刻和靈脈融為一體.想要再取出來是千難萬難的.神乳一旦被汲取在此物中,除非有蜉蝣族特制的一種密符,否則就是合體修士,短時間內也無法取出神乳分毫的.除非我等修士用體內真火,靜靜煉化此物十余年之久,有可能煉化此磚.現在神乳數量有多少,二位道友可以親自辨認一下."六足冷靜異常的說道.

"此物的氣的確和那池中的靈霧氣息一般無二,應該是冥河神乳不假.但是說我等無法毀掉此物,道友不覺有些誇大了嗎?"血袍人目光在那水晶磚上掃了數遍,不覺閃過一絲貪婪之色,同時口中又不信的說道.

"看來空說無憑.這樣吧,我將此物放在頭頂上空,兩位道友盡可以全力遙空麼攻擊此物一次,若是能傷到此物半分,我立刻將冥河神乳奉上.若是不能的話,此物就歸我所有,我另給二位道友他物補償?否則的話,就算幾位道友催動那血咒術,也不會比在下好哪里去的.反而在此地可能便宜其他人."六足略一沉吟下,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此話當真?"白美婦雙目一亮,大為動心起來.

"我就在這里,有何可騙的."六足嘿嘿一笑..

"好,就這樣說定了.

"白美婦一口答應了下來,顯然對自己同樣有些信心的.

"若是我無法擊破此物,我也不要其他什麼交換,我只想讓六足兄陪我去一趟魔墳,幫取兩件寶物出來,就行了."血袍人目光閃動幾下後,竟這般說道.

"去魔墳?那些天外魔頭雖然身死不知多少年了,那些魔器已經通靈化形,比一般的通天靈寶還要厲害幾分.再加上那里深處魔氣和陰氣混合凝厚異常,一般人可是在里面寸步難行的.上一次,木青道友和你們不是闖過一次,無功而返了嗎?,六道眉頭一皺,似乎極不情願此事.

"六足道友何必明知顧問.既然韓小沒死,有他的辟邪神雷開路,在有六足兄相助的話,此行決沒有問題的.木青道友途中突然離開,說不定已經尋去了."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施法除患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韓立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