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子午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子午石


"這麼說,現在只有我的印記還在那小體內了."白美婦臉色有些鐵青了.

這一次冥河之地之行,若是不但神乳沒有到手,甚至連魔器也無法得到的話,那還真是白白冒此偌大風險了.

奇怪的是,六足固然平靜異常,血袍人驚怒過後,也馬上恢複了饋定.

只是他目中精光閃動不定,似乎在思量著什麼.

白美婦卻顧不得在再說什麼了,馬上懸浮空中盤膝坐下,身後八只鬼王同時化為濃濃陰氣,一下將此女包裹其中,好助其修為大增,來強行突破韓立對印記的屏蔽.

只見黑氣翻滾不定,里面不時傳出鬼哭之聲.

讓人聽了毛骨悚然.

顯然白美婦已經動用了全力!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轉眼間大半時辰了.

鬼霧中仍未傳出備美婦得手的消息.

六足和血袍人倒也耐的住性,就這般靜靜的在空中一直等著,誰也未開口催促什麼.

再過了一小會兒後,白其婦蝕怒聲音終于傳了出來:

"我的印記也被毀了.此決無法自己做到此事的.難道是木青做到好事!"

黑色霧氣四下潰散消失,現出了滿面怒容的美婦.

"木道友,這還真說不定的.她對魔墳中寶物似乎比神乳還要看重幾分的."血袍人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

就算在場之人個個都老奸巨猾,也萬萬沒有想到元瑤二女竟懂的聚集陰氣的秘術,並用此術將韓立體內印記一一拔除掉.,當然這也是因為二女-修煉的鬼道功法,的確有其獨特之處的緣故.

"不管是什麼人做的此事.我若是知道了,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倒是地血兄,那魔器對你作用似乎大吧.你如此沉住氣,難道另有什麼後手."美婦似乎想起了什麼,盯著血袍人神色冷靜了下來.

六足也望向了血袍人,並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來.

血袍人卻f笑了幾聲,考慮了一會兒後,慢條斯理的說道:

"老夫的確在韓小身上做了一些小手腳.但若要准確找到他,仍然要大費周折.可無法像原來印記那般有效.不過估算他的大概方位還是不成問題的.這小倒也機警異常,收下了我的一套靈侍後,竟能忍住一次都不嘗試召喚出來.否則他已經中了我的秘術了,哪跡能惹出這般多事情來."

聽到血袍人這話,白美婦臉上卻浮現出一絲怪異,隨即眉頭一皺:

"道友莫非說的是玩笑之言!那小神識不弱,你在靈侍上動了手腳上,他豈會看不出來."

"哈哈,藍道友這就不知道了.我的靈侍本身並沒有什麼大問題,關鍵是我輸入靈侍中的是我獨創的夢引血契**.只要用自己神念濯注靈侍中親自使用一次,就絕對擺脫不掉此秘術的引誘,而想再動用第二遍,第三遍的.終不知不覺的墜入其中二不自知的.只可惜,到出時為止此都沒有動用過一次樣.否則我必定能感應到,控制他與無形的."血袍人似乎覺得要進入魔墳,現在瞞著也無意了,直接將自己所安排後手大概講了出來.

白美婦臉色微變下,一時元語.

六足則複眼閃動幾下,也露出訝色來.

"既然韓小沒有中你圈套,你如何探知他如今方位."白美婦又追問了一句.

"這個倒很簡單.我給他的靈侍中摻入了午石這種材料."血袍人陰森一笑.

"午石!這種一到午兩時辰就合變成至陽屬性,會相感應的古怪石頭.道友手中肯定還有另一塊了.也只有在冥河之地這種陰氣極重地方,這種材料的感應能起作用的.到了普通環境下,可連我們都無法察覺它們之間的感應.也真虧了道友能找到這種雞肋之物.據我所知,這種石頭我們天元大6根本不產的,就算其余兩塊大6上也數量稀少之極.對我們修道之人來說,也用途甚少."這一次,連六足都不禁開口稱贊了一句.

"這東西可不是我主動找來的.而是早年修煉時,從天殺的一名其他大6人身上尋到的.也就這麼一小塊,全混入了那些靈侍中.現在也算用得其所的.兩者感應只是一瞬間的,就算韓小用什麼禁制封印住那些靈侍,也切斷不了此種聯系的.他本身沒有午石,無法現其中的奧妙"血袍人狡詐的說道.

"哈哈,如此甚好.我們先按印記後消失方向趕去吧.現在離時不遠了,到時候再感應幾次,應該就能接近了,不過,在途中還要小心那手持靈寶的蜉蝣族小.那人手中靈寶似乎是傳聞中的五龍鍘.此寶可是混沌萬靈榜上擘之寶.我等好不要力敵的.倒是那兩頭冥雷獸,不會離開染穴太遠的.已經無需擔心的."

六足抬望了望灰蒙蒙的高空,提醒的講道.

"說起來,我二人也沒有想到六足道友真有辦法能力敵五龍鍘這等異寶,將那具傀儡還硬生生逼退了."白美婦目中奇光一閃,輕笑了起來.

"藍道友過獎了!那名傀儡可不是我逼迫的.而是他修為不足以支持五龍鍘太長時間,是自行退卻的.否則時間稍長的,在下也要在此寶下隕落的."六足卻摁了插頭,目中閃過一絲懼意.

美婦和血袍人互望了一眼,想起當日大殿中韓立走後生的情形,也臉色微白起來.

那五龍鍘在後來展現的神通,實在匪夷所思.若是一開始,那傀儡就將此寶威力全開的話,他們二人說不定早就隕落當場了.

"不過也不用太擔心此事.那名傀儡縱然後揮出了五龍鍘的十成威力,但是也是透支了自己的神識,能否卷土重來還是兩說的事情.我們只要警惕些,別分散讓其各個擊破就可了."六足又恢複從容的樣.

一聽六足此言,美婦和血袍人都點頭的表示贊同.

接下來,三人沒有在此多留休麼,略一商量後,就紛紛駕馭遁光遠去了.

在冥河之地深處,白色山脈的石洞前,血光一閃,血甲傀儡一個跌蹌的從虛空中閃現而出,剛想抬腿走上幾步,卻忽然身上靈光狂閃幾下"噗通"一聲的趴倒在地了.

接著傀儡身上嗡鳴聲一起,一道銀虹飛射而出,在空中一個盤旋後,一下沒入洞口中不見了蹤影.

"怎麼變得這般狼狽!難道老夫的五龍鍘威力不夠大?"不久後,洞口中響起了蒼老聲音,仍然一副波瀾不驚的樣.

這世間也的確沒有幾件事情能再引起他興趣的.

"五龍鍘的確威力無窮,是晚輩沒用,到後神識突然不支了.

否則只差一點點就能將他們全都一網打盡了."血甲傀儡雙目綠光一閃,紱紋再爬了起來,但聲音仍然恭敬異常.

"神識不支!你是不是動用來兩次五龍鍘,並且動用的時間太長了點."蒼老聲音仿佛聽不出任何感情出來,仿佛只是再講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是晚輩太貪心了.晚輩一開始並未動用五龍鍘全部威能,而想將那些外人全都引出來,然後同時擊殺的.卻萬萬沒有想到,那些人中的一名本族叛逆修煉有一種神通,恰好可以抵擋五龍鍘一時半刻.而晚輩事先布置的一些手段,也意外遭人破壞.這導致功敗垂成的."

血甲傀儡虛弱異常的回道.

".&,原來如此."洞口中的蒼老聲音只是嗯了一聲,就再無任何聲音傳出了.

"姜前別,晚輩還有一事相求!"忽然血甲傀儡目中血光大盛一下,聲音略大了幾分.

"相求?我記得和你的交易早已做完了.不要指望我會為你們蜉蝣族出手!"蒼老聲音為之一冷.

"晚輩怎敢奢望此事.在下只想求姜前輩用在下一絲殘念做引,用破界之術接引晚輩的本體到冥河之地.那些人已經奪走了神乳,若不搶回此寶,擊殺這幾人,晚輩罪責不輕的."血甲傀儡竟然如此說道.

"讓你本體到這里.你腦袋沒有糊塗吧.你們蜉蝣一族無法在冥河之地生存太久的,多則年許,少則數月,你們就會在陰氣侵蝕下修為大減的.而且聽你所言,那幾人修為都不弱,你本體來了多半也不是他們聯手對手的.難道還想再借用老夫的五龍鍘一用?"蒼老聲音終于有了一絲詫異.

"五龍鍘晚輩自然打算再借用一次的,但是卻不一定真需要動用它的.晚輩的本體會帶一只神巢一同降臨此界的."血甲傀儡一咬牙的說道.

"神粜!嘿嘿,我沒褲衩永遠鎮凡吧有聽錯吧!為了幾名金蜉級存在,竟然就要動用此物.再說你怎會有動用此物的權力.我沒記錯的話,這些東西可是一直掌握在你們族中那幾個老不死的手中.是你們一族不到生死關頭,不會動用的大殺與乙."這一次,蒼老聲音真的大感興趣起來.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韓立實力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風云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