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珠兒與烏羅族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珠兒與烏羅族


在小山腳下有一個數座綠色木屋連成一片的院落.

婦人駕馭白云在小院前停了下來,一扭的向韓立含笑問道:

"韓前輩覺得此地如何?"

韓立深吸一口氣,感受著撲的而來的濃濃靈氣,臉上露出了滿意之色,微點了下頭.

婦人見此一喜的,當即催動白云直接到了一小院中,並抬手虛空推開一閃木門,就想將韓立直接送進去.

但是這時的韓立忽然一笑的說道:

"下面無需勞煩道友了,在下自己進去就可."

韓立說著竟身形一晃,一下從白云中站了起來,然後徐徐的飄落而下.

"啊,道友你"婦人一怔,大為驚訝起來.

"雖然傷勢依舊,但是現在行動舉止,應該沒什麼大礙了."韓立微笑道

"恭喜前輩了.晚輩原想派幾名弟過來服侍前輩的.現在看來倒不必了,想來前輩不希望有人打攪的."婦人神色如常了.

"嗯,我是不太希望療傷時有外人在身邊的.此地不錯,我就在此待上一段時間吧.你說的裂陽神丹,好早些送來.若真是有效的話,我盡恢複法力神通,能出手保你們一族的."韓立神色一正的講道.

"前輩放心,這是當然的.不過烈陽神丹一直放在地火中陪煉,晚輩還要花上數日工夫取出,請前輩不要怪罪."婦人一口答應下來,並解釋了兩句.

"幾日工夫,我自然能等的起.一拿到神丹你送過來就走了.你可以先走了,我馬上開始靜養了."韓立點點頭,平靜說道.

聽到韓立下了逐客令,婦人自然不會沒眼色的再滯留此地,當即施了一禮後,立刻驅動白云飛了出去.

韓立站在原地靜靜望著空中,直到白云在天邊盡頭處徹底消失後,一轉身,向被打開木門的屋走了過去.

屋不算大,擺設也簡單異常,都是一些木制家俱而已.

韓立根本沒有看其他東西,直接走到了屋一角的木床上,身形一晃的盤膝坐下.

他長吐了一口氣,臉上竟現出了一絲疲倦之色.

"沒想到站起來這一會兒,就將剛積攢的體力消耗一空了.看來虧損的精血還真是太多了."韓立喃喃了一句,接著單手往儲物鐲上的一摸,淡淡白光一閃,四五個式樣不一的小瓶出現在了手中.

韓立不由分說的從每個瓶中都倒出了數顆丹藥,一股腦的全塞進.中,接著靜靜的閉目化解藥力起來.

片刻工夫後,他就覺丹田處一陣火熱後,數股冰涼之氣,立刻沿著筋脈各處開始運轉起來,不停滋潤著肉身的各處虧損.

韓立心中一喜.

這些丹藥不愧是其用萬年靈藥特別煉制的療傷聖藥,藥效顯著異常.

僅僅一小會兒工夫後,韓立身上就浮現山出一層淡淡金光,同時頭頂上也現出一個若有如無的模糊金影,忽暗忽明的閃動不停著.

木屋內,一下陷入了寂靜無聲中……

同一時間,婦人也驅動白云回到了土城中,並在廣場的大殿前落了下來.

數十名身穿白袍的低階祭祀仍然靜靜等候在那里.

"炎舞,你隨我來.另外,你們將先現韓先生的獵食隊伍都給我叫來,我要仔細詢問一二."婦人第一句話,就如此吩咐道.

"是!……

那些白袍蛇人中自然馬上有人領命,而送韓立到此的豔麗蛇女則乖乖的跟隨婦人再次進入大殿中.

"你一路陪此人到此,先說說你對此人的印象,以及觀察到的一切.絲毫細節都不要錯過!"婦人臉色凝重的說道.

"弟一定如實稟告!當時弟正在港口值瘦"炎舞見此心中有些緊張,但一五一十的一一講述著和韓立同行這段時間內,自己留意到的一切.

盡管所有事情聽起來都那麼枯燥無味,但是婦人眼皮都不眨一下的認真聽著……"

數個時辰後,那些先現韓立的大漢等一行蛇人都騎著蜥蜴獸,一頭沖進了土城中,來到了大殿前.只是和守在殿外的白袍蛇人說了幾句什麼,他們就匆忙的進入了殿門內.但這一行人一進去,就足足大半時辰後,和炎舞此蛇女一同出來.

此刻婦人坐在大殿中的主位上,背靠椅背,臉色陰晴不定,似乎有些什麼無法拿定主意一般.

"怎麼,母親有什麼疑難之處嗎?"忽然一個清亮的聲音在大殿中悠悠響起.

"珠兒,你回來了嗎?何時回到的族中?"婦人一聽此聲音一呆,隨即面露喜色的問道.

就在這刹那間,婦人身前白光一閃,一個纖細的蛇人身影在靈光中隱約現形而出.

這是一名年約十六七歲,姿容秀麗無雙,生有一頭烏黑長的蛇人少丅女.

此少丅女髻上紮有一串銀閃閃的拇指粗圓環,背後斜背著一張黃大弓和三只白色骨箭,腰間則有一個烏黑皮囊,手中還拿著一根白蒙蒙的幡旗.

少丅女下半身也是蛇身,但白暫異常幾乎看不到鱗片存在.

此女婀娜的站在那里,沖婦人露出笑嘻嘻之色,臉頰上不覺露出兩個甜甜的酒窩.

"真是珠兒!沒想到如此多年沒見,你修為已經精進到如此地步了."婦人歡喜異常,急忙起身,一把將少丅女摟在懷里,滿臉慈愛之色.

"我是嚇了一跳呢.母親,幾年沒見你已經突破至化形階段了."叫珠兒的蛇人少丅女,卻咯咯一笑的起來.

"我哪有能力突破數百年都未突破的瓶頸,只不過將那枚,煉仙果,服下而已."婦人卻笑容一斂,輕歎了一口氣.

"什麼,母親服下了,煉仙果,!那壽命豈不是大損了."少丅女神色大變,一把抓住婦人的手腕,用靈力探測了一番後,臉色徹底無血起來.

"若是xin命都沒了,有否多壽命又有何用.對了,你師傅沒有隨你一起回來嗎?"婦人苦笑了一聲,但隨即想起了什麼,滿懷希望的問道.

"我收到母親叫人送來的信件時,師傅正好離島訪友.我怕族中出事趕不及了,就先帶著師傅留下的幾件鎮島寶物,獨自趕回來了.剛進來時,正好看見母親在詢問其他人有關什麼,韓先生,的事情,就暫時未現身出來."少丅女一臉憂慮之色,但口齒清楚的解釋道.

"你師父無法趕來.這可有些不妙了.

"婦人聞言,臉色微微一變.

"母親,族中真的如此糟糕嗎.我可將師傅的,破天弓,都帶來了.只要來的人修為神通不在我十倍以上,都應該可以一箭滅殺的."少丅女眨了眨眼睛,一半寬解,一半自信的說道.

"珠兒,你雖然修為大進,也不過和以前的我差不多境界.縱然修為再增加十倍,恐怕也對付不了這次的大難.若是你師父親自降臨,說不定還能有幾分挽救的余地."婦人撫摸了下少丅女的頭顱,輕聲的說道.

"我這次雖然來的匆忙,但母親心中所說的大難之事也是說的含糊異常.倒底本族出了何中大劫,讓母親如此擔憂,甚至不惜服下煉仙果和拉攏不知名的上族修煉者."少丅女趴在婦人懷中,揚望著自己母親的臉孔,臉上仍仍不住露出痛心之色來.

"你已經回到此島,再讓你離開估計反而危險大了.我就將此事和你說上一二吧."婦人猶豫了一下,終拍拍少丅女肩頭的說道.

"其他兩族已經被滅的事情,想來你已經知道了."

"嗯,母親信中稍微提到了一點.但就算這樣,母親大人也不必如此驚懼吧.那兩族原本就比我們火陽族弱小些,大祭司的修為甚至還不如服食煉仙果前的母親."少丅女雖然臉色一凜,但口中卻故意輕描淡寫的說道.

"但你知道,滅殺他們兩族的是什麼存在嗎?"婦人緩緩說道.

"母親不是說沒有什麼線索嗎?"少丅女一怔,不禁問道.

"整整兩個族群全都被滅,縱然再隱秘,又怎麼可能真的什麼痕跡都沒有留下.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動手的恐怕是我們媧氏一族以前的死敵,烏羅族動的手."婦人面上閃過一絲懼意的說道.

"烏羅族!不可能,據典籍記載,此族不知早在不知多少萬年被我們媧氏一族徹底鏟除殆盡了嗎.怎麼會在此海域出現!"少丅女顯然也聽過烏羅族的名稱,小臉一下同樣煞白起來,同時顫聲的說道.

"不錯.按理說當年烏羅族和我們媧氏在雷鳴大6上一戰,的確應該將所有烏羅人都滅殺的一干二淨.但是其中若是有些余孽潛藏逃到海外,倒也不是不如可能的.而且除了烏羅族外,又有哪一族會有掠虐我族男同時吞噬女血肉的嗜好.唯一讓我有些不明的是,我等三族在此地已經立足數千年之久了,烏羅族若是也一直生活在附近,為何到今日突然難的."婦人臉色陰沉,但說到後一句時,目中又閃過一絲驚疑之色.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烈陽神丹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玄劍附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