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玄劍附臂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玄劍附臂


少女自然無法解答婦人心中的疑惑,但深吸了一口氣後,卻反問道:

"就算真是烏羅族對其他兩族下的手,以母親現在已經進階上族之列,還有我出手輔助,難道還對付不了他們?"

"若是普通的烏羅人,我服下煉仙果後自然有幾分信心的.關鍵是,從他們出手的痕跡看,似乎有烏羅王族人混在其中."婦人搖搖頭的說道.

"烏羅王族?不可能,當年我媧氏一族數名天祭司動用過逆天神通探查過,所有烏羅王族血脈不都斷盡了嗎?"少女驚呼起來,有些難以置信.

"既然連理應滅絕的烏羅人都再次出現,有一兩個烏羅王當年逃脫探測,也不是不可能的.而此族的王族幾乎天生就能克制我們媧氏一族,除了媧氏皇族外,其他族人在烏羅王族面前,十成神通都揮不出一成來.而且烏羅皇族人修煉度之就算比起雷鳴大6上的那幾個大族中的上層存在,也決不會差到太遠的心現在敢明目張膽的對我們三族動手,想來一定修煉大成了."婦人始終面露擔心之se.

少女聽到婦人的這些言語,也一時無語了.但是片刻後,她明眸轉了幾轉後,忽然又說道:

"不過母親不必過于擔心,這些烏羅人若真如此可怕,怎會還給我們火陽族留下如此長喘息之機.恐怕在前兩次滅殺其他兩族行動中,也有一些損失的.我們並非沒有一戰之力的心"

"若是這樣自然好了.但別忘了其他兩族被掠走的男xin族人."

"母親的意思是說,它們正在"少女頓時想起了什麼,臉se又白了兩分.

"嗯,當年此族和我們媧氏一族是死敵就是因此的.恐怕它們在做完此事後,會對我們下手.畢竟我們火陽族是三族中實力強的,而且島上防守嚴密也遠非其余兩族可比的.它們准備周全後再對我們出手,也是正常之事.若是那位韓先生具有我預料的那般修為,說不定我組存亡真就關系在此人身上的."婦人目光閃動的說道.

"那人真有如此高神通?剛聽母親和其他人談論,這人負傷極重,到時恐怕沒有什麼大用吧."少女秀眉皺了一皺,有些不解的樣.

"我已經決定將烈陽神丹取出,給這人送去."婦人淡淡說道.

"什麼,母親你要將此神藥送給這人.這絕不行.母親縱然服下了煉仙丹,但若是再服用烈陽丹的話,還可恢複部分壽元的話,若是給了這人,豈不是一點挽回余地都沒有了."少女一下脫離婦人懷抱,情急的大聲反對道.

"我剛猶豫不定,也是因為此事.若是這人能和珠兒師傅有同階的修為,將神丹給他自然是值得的.但若只不過比我高上一兩層,本身修為只是用異寶掩蓋,讓我無法看透的話,卻真有些浪費了."婦人苦笑了一聲.

"這人怎能和我師父相比!我師父可是修煉到上族第五階的存在.在附近海域的所有上族修煉者中,足可排進前五之列的."少女焦急之se稍緩,大為不信的說道.

"我雖然看不透對方修為在,但是對方肯定是比我高階的存在無疑.因為就算這人負傷下,我仍能隱隱感到,對方一出手就能輕易滅殺了我.否則,我也不會願意如此苦苦的懇求對方留下了.但只要這人真對我族逃脫此大劫有大用,一顆烈陽丹也不算什麼了."婦人猶豫一下,謹慎的說道.

"剛我聽那些人的談論,從頭到尾此人都未在人前顯露過任何神通.就這樣將烈陽神丹交給他的話,未免太草率了.就算要交,也必須試試行."少女眉頭緊皺,忽然這般說道.

"試試!對方現在法力受損,如何相試.

"婦人沉吟了一下,有些意動.

"就算修為受損,但若是真是上族高階存在,神念強大是毫無置疑的.母親若是放心的話,送烈陽神丹時不如讓我跟著如何?我到時見機行事!若是這人真的神通了得,為了火陽族的將來,就將烈陽丹給他了.但若只是一個,紙老虎,此丹如此重要,自然不能給他一名外人服用的."少女決然的說道.

"這個……"婦人聽到少女如此一說,有些遲疑不決了.

烈陽神丹可以讓其壽元重複原近半還多,她內心也的確不想如此隨便拿出的.

"好吧.珠兒你可以試上一試.但是無論如何,不要過分,千萬別得罪了此人."婦人終點了點頭,同意了下來.

"母親放心,我自有分寸的."少女一聽此言,臉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三ri後,我應該可以將神丹從地火中取出.你到時和我一起去就走了.對方若真是大神通之輩,想來不會對你一個小輩的試探,特別怪罪什麼的.另外估計烏羅族的難,應該不會耽擱太久的.我向其他幾個交好族群出的求援,多半是指望不上的!在此期間,我會先和族中的幾位長老們淡淡,另外將族中的戒備再增加一倍."婦人後決定的說道.

少女聽了連連的點頭,接下來兩人又在殿中聊起了一些防禦烏羅族的細節事情.

不知不覺中,一天時間就這般過去了.

在百余里外的小山腳下,正盤膝而坐的韓立,眼皮一動,睜開了雙目,同時身上流轉的金光也為之一斂.

只見原本有些黯然的眼珠,此刻竟多出了幾分瑩光.

韓立沒有什麼表情,只是抬起一只手掌打量了幾下,接著五指詭異的扭動幾下,又緩緩握成一個拳頭.

他輕歎了一口氣.

如今他雖然恢複了些許法力,但是精血和神念的消耗實在太嚴重了,即使擁有如此多靈丹在身,恐怕也要三四年光景,能恢複到巔峰時期狀態.

不過他敢答應婦人留在異族中,自然也有自保把握的.

心中思量著,韓立忽然袖袍一抖,一個黑乎乎圓環飛射而出,滴溜溜一轉下,表面光芒一閃,飛出一道烏光和一團金光.

兩道遁光在韓立身前一個盤旋,地面上現出一只黑se小猴和一只豹般小獸.

正是啼魂和豹麟獸!

這兩只靈獸,一只連韓立都有些莫不清楚其神通極限倒底如何,另一只則已經相當于化神級的存在了.

但這兩獸也是他剛打坐休息了好一會兒,恢複些法力和神念之力能勉強召喚出來的.換做剛剛醒來的時候,神念法力枯竭殆盡的情況下,自然是萬萬無法輕易打開靈獸環,溝通二獸的.

兩只靈獸一現身而出.啼魂一個身形一晃,立刻笑嘻嘻的出現在了韓立肩頭上,蹲在其上.另一個則殘影一閃,毛聳聳身軀一頭紮進韓立懷中,並親熱異常的用粉紅se舌頭舔了韓立手背一下,熱乎乎,並有些麻麻的.

韓立微微一笑,兩手分別在二獸身上拍了幾下,然後勉強調動神念給二獸吩咐了幾句.

頓時啼魂一竄的先從肩頭上跳下,接著體形狂漲,黑光一閃下,竟化為一名和韓立容貌服飾一般無二的存在.接著這位"韓立"笑眯眯的往韓立旁邊一坐,也盤膝打坐起來了.

而豹麟獸從韓立懷中激射而出,一下化為數道殘影的在虛空中憑空不見了,也不知道隱藏在屋中何處了.

做完這些後,韓立又單手往儲物鐲上一拂,靈光一閃下,一疊五顏六se的陣旗浮現而出.

單手一揚下,陣旗紛紛往四舟牆壁激射而出,紛紛化為靈光的沒入牆壁中不見了蹤影.

與此同時,韓立居住的這座木屋外面,驀然多出了一層淡淡白光閃動不已.

做好了這一切後,韓立心中真正一松,略微沉吟了一下後,突然將一條手臂抬起,並凝神望上面望去.

只見一條淡黃se印痕若有若無的存在那里.

韓立目中藍芒接連閃動,仔細凝望了此印痕半晌後,遲疑了一下,就手臂就突然青光一閃,竟將體內不多的靈力都聚集到了印痕處.

結果原本模糊異常的黃se印痕,頓時漸漸清晰起來.

看形狀大小,赫然正是那件韓立劈出一劍後,驀然消失的玄天果實.只是不知此果實,在韓立昏迷後,如何附身到了韓立手臂中.

韓立眉頭緊皺,面上神情同樣陰猜不定著.

以現在不多的法力,頂多讓黃se印痕比先前清晰了幾分.再多的事情,顯然就不是他現在情況可以做到的.

這讓韓立心中嘀咕不定,大為忐忑不安.

先不說此玄天果實所化長劍的威力,但是這一劍劈出的代價,可讓他現在還心中寒不已.

此寶物一劍劈出,不管敵人如何,恐怕他小命先自行丟掉大半的.

半晌後,韓立目光一閃的將手臂放下.

他心中已經有了決定,一等法力恢複後,立刻先將此寶從手臂中逼出再說.,

否則這種傷敵先傷己的東西附在手臂上,實在不知是禍是福的.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珠兒與烏羅族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以火化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