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九卷 靈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廣寒令  
   
VIp章節目錄 第九卷 靈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廣寒令


幾盒表面赤紅蒔篆,韓立早就研究過了,並 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只是用來壓制靈壓氣息用的.唯一顧忌是,不知道此靈苻是否和匣中其他禁制是呼應牽連一起的.他可不想一將符纂撕下,立刻出現玉匣爆裂,毀掉里 面之物的情形.不過如此長時間過去了,如何取下苻纂之事,他倒也心中有數了.

要是換做旁人可能大感麻煩,但是偏偏他身懷的數種神通,對各種禁制都有壓制破解的奇效.

所以韓立方一布置完預防後手,就將手中玉匣往空中一拋,讓其懸浮在空中不動了.然後他神念一催空中的黑色小山,一只潔白如玉手掌沖玉匣虛空一抓.

頓時從小山噴出的元磁神光一閃,比先前凝厚了數分.同體潔白手掌五指一顥下,五顆白骨骷髏頭從指尖一彈而出,呼嘯漲大後直撲玉匣.

它們圍著其上下飛舞起來.

"破"韓立口中一聲低喝,沖五顆骷髏頭一點指."噗噗"幾聲悶響傳來,五顆骷髏頭同時一張口,五色寒焰滾滾而出,一下將玉匣卷入了其中.驚人情形出現了.三色寒焰閂動之下,那幾張赤色符甕輕輕一晃,一點點的從匣蓋上自行脫落.

原本應該輕盈的舉動,但是在五色寒焰的特殊神通之下,一下被放慢了許多倍,被韓立眼也不眨的看的一清二楚.不過多遲延了片刻工夫,後一張符纂也徹底脫離 可匣蓋.但這點時間也足以讓韓直觀察到玉匣內的一切異常變化.

突然他臉色一沉,原本圍繞玉匣滾動的五色寒焰,一下化為五色大手,一把將匣蓋硬生生的抓開了.

一股極其不穩的強烈波動從匣中沖天而起,隨之一個團金色光球飛射而出,但被五色大手憑空一抓下,立刻無法動彈分毫了.

但就在這時"砰"的一聲巨響傳出,以玉匣為中心,一個紅瀠瀠光陣詭異的浮現而出.隨之一張一縮間,似乎就要爆裂而開.韓立掃了 一眼此光陣,里面蘊含的可怕靈力,讓他不禁面色一變.

單手一掐訣,五色大手驀然抓緊金銀光團,化為一道五色光虹飛到了牆角處,同時籠罩附近的元磁神光突然一緊,收束成了一道仿佛實質的灰色光柱,一下牢牢的將那白色光陣圍在了其中.但下一刻,光陣就一下爆裂開來.

一輪白色光暈瞬間在光柱中浮現而出 !無聲無息!

但光柱馬上劇烈晃動起來,表面浮現一層層的詭異波紋,似乎隨時都可能一下被光暈沖破潰散開來.韓立雙目一眯,隨之鼻中一聲冷哼,一 張口,一團銀色火球飛射而出.

此火球滴溜溜一轉下,就化為一只銀色火鳥,一閃的沖入了灰色光柱,紮進了白色光暈中.

片刻後,詭異的事情生了.白色光暈中,原本仿佛火山爆般的劇烈波動,忽然間衰弱起來,同時光暈開始以肉眼可見度,一圉因的急劇縮小.只是幾個呼吸間工夫,就一閃的徹鹿,消失了.

而在原處,一只體積漲大了數倍的銀色火鳥,正待後一縷白光吸進了肚內.

韓立見到此景,綽欹■下了 心來.

當即單手一招.

銀色火鳥雙翅一展,飛射而回,一個閃動後,沒入了韓立身軀中不見了蹤影.五顆白骨骷髏頭,是"砰砰"幾聲的憑空潰散了.

而與此同時,五色光格所化大手卻一個閃動後,詭異的出現在了韓立頭頂處,五指一松,那困金銀之光憑空墜落下來.

韓立袖跑沖空中一抖,一 片青光飛卷而出,立刻將其收入到了手心中.隨之五指一抖之下,金銀之光一下黯淡幾分,露出了廬山真面目.他單 手往眼前一托,凝神細望起來.

在靈光中,赫然是一塊半尺長的古樸令牌.

一面金光燦燦,一面銀光 點點,表面遍布密密麻麻的玄奧花紋,兩面同時銘印著兩個不知名的古文.以韓立的見識,竟無法辨認出是哪一族文字,自然是一頭霧水的無法認識.

韓立用手指再令牌表面上不禁輕輕撫摸,臉上露出一絲意外之色.

萬古族的大頭人如此鄭重其事托付的,竟然是如此的一個東西.

此令牌雖然靈光燦燦,但邊緣處的有一些磨損,似乎年代非常久遠,絕不是近年煉制之物.而且令牌所用材料也古怪異常,看似一般,但摸上去一面冰寒,一面炙熱,仿佛同時具有冰火屬性.韓立不荼沉吟了起來.但就在手指從其中一個古文上掠過時,意外博事情生了.原本看似死物的令牌

突然從古文聲噴出一縷白芒,纖細如絲,但一閃即逝.手掌先是一涼,隨之刺瘸隱隱傳來,托著令牌的另一只手掌立刻變的濕漉漉起來.韓立一驚,下意識的手腕一抖,令牌飛向了空中,並懸浮在頭頂處不動起來.而他將手 掌一縮的往眼前一放.

只見手心處多出了一個數寸長傷口,鮮血流淌了滿手都是,而傷口無法馬上止血的樣.

以他肉身的強橫,外加此手修煉了百脈煉寶決的神通,竟然會被那不起眼的一到白絲如此輕易的劃破,而且一下流淌出如此多精血!

這也大不可 思議了.

韓立心中駭然,但體內功法馬上飛流轉,傷口處白光點點,片刻後就徹底痊愈如初了.他一抬,目露奇光的向頭上的那枚怪異令牌望去.只見那枚金銀色令牌此刻金銀之光大放,表面血跡正在飛的一點點消失.不不是消失!而是在沒入令牌之內不見了.

韓立嘴角抽搐一下,尚未來及有何想法時,那枚令牌突然一聲如同龍吟般的長鳴出,隨之一道金銀光柱一閃即逝的沖天而起,並無視無磁神光,數層法陣禁制,一下洞穿了屋頂直沖九霄云外."不好!"一見此畝,韓立神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了,不及多想的馬上袖一抖,一片青霞飛卷而出,想要將令牌一卷而回.但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

青霞飛卷過後,那枚金銀令牌卻如同生根了一般,在頭頂處動也不動一下,只是不停地往 上空持續噴出金銀光柱.韓立心中一沉,隨即不禁苦笑了起來.

現在這東西弄出了這般大動靜來,根本無法隱瞞分毫了.恐 怕片刻工夫後,就有人找上門來了.

眼角急跳幾下後,韓立臉色陰晴不定,略一思量下,身形突然滴溜溜的在原地一陣急轉.

頓時漫天光霞浮現齊射而來,空中的黑色小山,以及四周的法陣禁制都在瞬間被其收拾的一干二淨.

接他身形一頓的停了下來,並向馬上屋一角走了過去,然後面無表情的盂膝坐下.

他竟然就這樣不管不問空中的那枚令牌了.

而幾乎在韓立坐好後幾個呼吸的工夫後,突然屋 四壁以及屋門處同時光芒閃動,幾名一身黑色戰甲的云城甲士,如同鬼魅般的同時閃現而出,出現在了韓立屋之中.

他們一眼看見屋中的那枚鬧出如此大動靜的令牌,先是一怔,隨即"唰"的一下,冷冷目光全都落在了韓立身上.

但他們一感應到韓立的修為後,這些修為遠遠低于韓立的甲士,臉色微微一變了."這是你的寶物,你難道不知道,在云城不准激大威能寶物,也不准動用太多靈力嗎?"一名看似為的甲士神色一緩的問道.韓立修為遠勝他們,他們倒也不敢不分青紅皂白的過于不敬的.

"沒什麼,在下只是祭煉法器時出現了些問題,不過馬上就會將它收好的."韓立顯得極為鎮定,並且在此話一出 口的瞬間,單手虛空沖令牌一抓.頓時一只晶瑩大手在屋上空浮現而出,幕向令牌一把抓下.

但是讓韓立無奈的事情出現了.縱然大手 一把將令牌抓住,但是五指一用力下,令牌卻仍然紋絲不動,作用其上的巨 力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而四周的邳世甲士見此情形,同時面露疑惑之色望了過來韓立嘴角也不禁抽搐了一下.

深吸了一口氣,他正要再次施法催動大手時,忽然一個淡淡的男聲音在從屋外傳來:

"不用浪費力氣了 !既然廣 寒令已經被你提前政了,它也就鎖定了空間位置,根本不會再動一下了.除非你能將方圓百丈內的空間全都擊碎,否則根本無法移動分毫的."

話音剛落,屋中空間波動一起,一道模糊人影,只是一晃,就立刻詭異的出現在了屋正中間.

四周的那些甲士一看清楚人影模樣後,均都神情一變,全都一躬身,為的那名甲士是恭敬的問候道:

"西城七十三執法衛隊,拜見白長老 !"

人影竟是一名須全白,但是面若青年的錦袍人.

"廣寒令,的確是此令不假.嘖嘖,真沒想到此物並未全部落在角蚩族手中,竟還被帶出了一枚來!"白青年眉毛粗黑,面容方正,但對其他人看 也不看一眼,只是凝望著空中光的金銀令牌,面上滿是驚喜之色.太晚了,下一章要放到白天了 !!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九卷 靈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娃娃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九卷 靈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千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