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玄天煉器術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玄天煉器術


晶瑩烏黑圓珠.足有雞蛋大表面散著淡淡的 赫然是精純之極的真魔之氣.

這正是韓立此行的目標,聖階魔獸的魔核!

有了此物,他就可以將那件天外魔甲加以修補了.雖然還無法准確估計魔甲的威能,但想來不會遜于剛那件收起的紫色戰甲是.

可惜那件魔猿戰甲明顯被徹底煉化了,即使他拿來重祭煉一番,估計也會威能大減的.對其來說就有些雞肋了.

韓立有些遺憾的思量著,手掌一翻轉.驀然一只黑色玉盒出現在了手中.

將盒蓋一打開,單手沖魔核一點.

頓時玉盒中一片烏光席卷而出,一個閃動後就將魔核吸入了其中.

然後韓立將蓋一合,另一只手卓一晃下,多出了兩張金銀色符篆,一晃的貼在了盒面上.

金銀之光大放下,原本透過玉盒隱隱透出的絲絲魔氣一下嘎然而止,徹底被禁制到盒中了.

韓立不慌不忙的將玉盒一收,開始打量另一樣東西.

那件閃動淡淡紫光的殘刃!

韓立望著此寶,臉上表情有些怪異了.既有些興奮,又有些疑惑的樣.

"玄天之寶?但威能和自己的似乎差了許多,又有些不像的樣.難道是因為此寶殘舞的緣故!"韓立雙目一眯,喃喃的自語兩句.

他並未上前動殘刃,而是雙目一閉,神念在體內一陣流轉,將體內各處情況查了個仔仔細細.

後甚至兩手一掐訣,身上金光大放下,將三六臂的法相再次放了出來,同樣用神念一掃.

結果韓立臉色一下有些難看了.

如今他體內法力不但虧空了小半,梵聖真魔法相是一下憑空了近半,估計沒有數十年苦功修煉,是花無法重修煉回來了.

堪稱損失極大.

唯一幸運的是,這一次動用玄天果實所化寶劍,並未讓體內精血流逝,未讓真元直接虧損到什麼.

不過韓立也很清楚,這次玄天之劍的一斬遠遜于第一次動用時的情形,威能尚不足上次十分之一的樣.

其中緣由,估計一部分是他這一次並未直接用肉身催用玄天之寶,而是用法相之力代替自身驅動的寶物.另外一部分原因,則是這一次玄天之劍現身,是被那口殘刃的法則之力被動激出來的.

如此一來,這一次動用玄天之劍固然威能大減,但也僥幸斬殺了魔猿,還未讓自己再次法力盡失.

眼前殘刃雖然也能控制某種天地法則之力,但明顯無法和玄天果實所化寶劍相比.這讓韓立對其是否真是玄天之寶,有了幾分懷疑."

但是能一斬破掉春黎劍陣,就算此刃不是玄天之寶,也絕對不是一般通天靈寶可比的.

他心中到是趨向認為,這件殘刃之寶是因為自身不全,導致威能大減並可被魔猿操控的.

當然也可能是這件殘刃蘊含的法則之力,本身在玄天之寶中就是威能低那一類存在,或者恰好被玄天之劍蘊含的法則之力克制,這兩種法則之力一碰撞下,就顯得如此不堪一擊的.

韓立心念急轉間,片刻間就將這一切分析透徹了七八分.

但越是如此,韓立望向這口紫色殘刃目光,卻愈的火熱起來.

縱然他手臂中封印的玄天之劍無法有心的操控.但是換了這件威能大減的玄天之寶殘片,應該有希望控制是.

否則那頭魔猿在修為降落到和其差不多境界,並在失去了肉身下,又如何能驅使殘刃對其動攻擊的.

長吸了一口氣.按捺主心中的興奮之情.韓立一抬手,五指略微一彈之下,五股灰色光霞直接從指尖一噴而出,要將紫色殘刃卷入了其中.

"噗"的一悶響!

灰色光霞方一接近殘刃,立刻就被對方體表爆出一片紫光擋住了.然後殘刃滴溜溜一轉下,灰霞立刻紛紛的潰散消退,竟然無法接近此刃分毫.

韓立眉頭一皺,但另一只潔白如玉手掌一探下,滾滾的五色寒焰一噴而出.

但是轟隆隆的一陣詭異的爆裂後,五色寒焰同樣無法將這口殘刃卷入其中.

韓立臉上終于現出訝然之色了,但是摸摸下巴的沉吟一下後.忽然面露恍然之色,猛然再單手一抬,卻一下變得金光燦燦起來,同時一股金霞從手心噴出,直奔殘刃激射而去.

這一次,這口紫色殘刃卻老老實實,任憑金光將其一卷入內,然後一閃的被拉到了韓立身前處. 韓立面露喜色的凝神細望眼前寶物.

只見此寶近似透明的,一司金米貴點點的被刃身徐徐吸納而入六甲面那只靈物侃心身處金光包裹中厚,原本萎靡的神態反而一下精神了幾分,並搖頭擺尾的在刃身中有幾分活力的游動起來.

而原本紫色的殘刃,卻漸漸透漏出一絲絲金芒來,竟似乎正在被韓立的梵聖真魔功同化掉.

見此情形,韓立先嚇了一大跳,隨之大喜. 這件十有**的玄天殘刃也未免太好控制了吧,他能清楚的感應到,只要再將一些梵聖真魔功蘊含的魔氣注入其中,似乎馬上就可以驅使此寶的.

現在他幾乎可以十成十的肯定,這口殘刃絕對是出自魔界的玄天之寶.否則絕對不會對精純魔氣這般敏感的.

心中略一猶豫後,弗立心念一轉下,當即身上金光大放,同事一片片金燦燦鼻片在肌膚上浮現而出.

他竟將梵聖真魔功運行到了極點,一股股金光仿佛潮水般的往殘刃中狂注而去.

殘刃也毫不客氣分塊吞噬著金光,幾乎只是幾個呼吸的工夫.竟從紫色竟一下變成了純金顏色.但此刃吞噬度卻絲毫沒有慢下的意思,反而里面的那個小不知名靈物此一下變得歡異常起來,身軀也同樣轉化為了金燦燦樣.

韓立卻大感有些吃不蔣了,他所剩的法力竟在這片刻工夫,一下被這殘刃又吸取了三分之一的樣.

他當即果斷的身上金光一散.隨之手中的金色殘刃一閃下,也沒入其袖袍中不見了蹤影.

雖然尚未完全同化此寶,但也可以勉強控制了.這對眼下的他來說,就暫時足夠了.

他可不會傻乎乎的在此地,將全身法力消耗一空的.

韓立一邊想著,一邊飛的從儲物鐲中取出數個顏色各異的小瓶,並分別倒出數顆丹丸,一口氣全服了下去.

這些丹藥自然都是加恢複法力的丹藥,雖然無法立刻讓其馬上恢複到鼎盛狀態,但總算聊勝沒有.

然後韓立一只手中翠芒一閃,一塊翠綠欲滴的頂階靈石浮現而出.

翠光閃動下,開始狂吸靈石中的精純靈力了.

在眼下這種危機四伏的地方,他可絕不會吝惜什麼靈石的.

不過當韓立目光又落到了那具丹田處被開啟了一大大洞的魔猿干尸後,神色一動下,似乎想起了什麼.

目光在此干尸上下仔細打量了兩眼,竟然並未現儲物鐲之類的東西.

韓立眉頭一皺下,另一只手一揚,一個漆黑圓環呼嘯飛出,圍著干尸略一盤旋後,就驀然放出大片白光,直接將干尸直接吸進了其中,然後飛射而回.

隨後韓立身形一晃,一下化為一道血虹的激射而出,只是幾個閃動後,身形驀然出現在了空蕩蕩的那間大廳中了.

整間大廳,除了一個破損的七七八八的法陣外,幾乎再無任何一物了.

之所以說,"幾乎."因為韓立一眼就看到了那件血色玉床靜靜的躺在一角處,閃動著淡淡的血光.

韓立神念四下一掃,確定除了此物外.此地的確再無任何可疑之物後,當即不客氣的抬手一招下.

頓時看似沉重的血床一下騰空而起,滴溜溜一轉下,就激射而來了

但此床方一飛到韓立身前時,一只手掌虛空沖其一拍,血床立刻一頓的懸浮在遠處不動了.

韓立上下望了兩眼,並未在體表上現什麼異常的,神念隨之一掃而過,但是方一接觸此物體表,竟然被一下反彈而開.

這血床竟然無法用神念浸入其中.

韓立不驚反喜起來,但目中藍芒一閃.靈目神通立刻施展出來

結果片刻後,他驀然一聲"輕咦.出口,臉上現出一絲凝重之色,手臂再次一抬,對准血床打出了一道法決去.

神秘的一幕出現了!

血床突然間血光大放,一個個拳頭大小的銀色古文從血床上浮現而出,然後略一盤旋後,竟在韓立面前組成了一篇神秘異常的經文.

"銀件文".

韓立一眼就看出了這些銀色文字的來曆,一下失聲出口,當即一下驚喜交加起來.

此文怎會出現在血床上,並落到了這頭聖階魔猿手中的.

韓立心頭自然充滿了疑問,但未多想此事,而是目光飛在這篇經文掃過.

結果表情一下變得古怪異常了.

"玄天煉器術"

好一會兒後,他喃喃的說了一句,滿是遲疑和不敢相信的樣.

第二!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滅猿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山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