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徒勞無功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徒勞無功


穴靈我是殺了,但附身此東西的真實來曆,你們可知道些些什麼."韓立神se淡淡,沒有直接回答圭姓男所問,而是反問了一句.

聽到韓立如此一問,圭姓男和纖纖臉se都微微一變,不禁互望了一眼.

"韓兄有何疑惑之處嗎,不妨說來聽聽!"纖纖沉默了一下後,緩緩說道.

"沒什麼,只是這東西臨死的時候,竟自稱是天外魔君化身.對此,不知二位道友有何看法?"韓立露出一副輕描淡寫的樣.

"天外魔君!"

"不可能!"

這一次,纖纖和圭姓男幾乎異口同聲的驚呼起來,並且同時露出驚懼神情.

"哦,這天外魔君我還第一次聽說,但看二位道友卻似乎了解異常.不知可否給韓某解惑一二."韓立眉梢一挑,目光直逼二人.

圭姓男一聲冷哼,臉se陰晴不定,似乎沒有興趣接口什麼.

而晶族女猶豫了一下後,檀口微啟的解釋道:

"天外魔頭韓兄應該知道吧,天外魔君就是天外魔頭中的頂階存在.它們一般化身千萬,就是真靈等存在度劫時碰到此等階魔君侵入心神,一個不慎都可能被魔化,從而成為傀儡的."

"連真靈都不能避免!"韓立一聽這話,目光一沉.

"豈止是真靈,聽說就是真仙界的仙人碰到天外魔君也有被魔化控制的可能.當然此事也只是據說,具體是否是真的,誰也沒有見過的.倒是韓兄說這穴靈是被天外魔君控制附身的,可真的如此嗎?"纖纖先苦笑一聲,又忍不住再確認了一句.

"怎麼,纖仙認為在下虛言相欺."韓立聽到天外魔君的真實來曆後,駭然之下,自然心念百變轉動,但臉上不動聲se的回道.

"小妹怎麼會如此想,只是此事非同小可,不得不"

"我倒認為他所說倒有大半可能是真.

未等纖纖再想說些什麼,一旁目光陰沉了片刻的圭姓男,面無表情的插口一句.

"圭道友這話是什麼意思?"不光韓立有些意外,纖纖也美目一凝,輕聲問道.

"哼,不要裝糊塗了.我就不信,你沒有現這穴靈的怪異處.你應該很清楚,穴靈這等天地生靈根本無法被普通存在附身控制的.就算你我本尊也絕無此可能.並且這東西先前所說,已經滅殺了我等一般存在數個之多,應該也不是虛假之言."圭姓男冷淡的回道.

"就算如此,它如何知道真靈之穴和真麟本源之事,並在此守株待兔的."纖纖搖了搖頭,反駁的說道.

"這點倒不太好猜測.可能是這個天外魔君化身僥幸闖進此界時,無意中先吞灬噬了一個當年逃出的和你我一般存在,知道了此地所在.也可能真是巧合,先撞到了此地控制了穴靈,然後通過吞灬噬其他找到此地的人,知道我等事情."圭姓男陰沉沉的講道.

"如此一說的話,倒有幾分可能的.不過是不是真的如此.我們一查不就知道了.我沒記錯的話,天外魔軍附身過的生靈,終軀體都會徹底化為魔塵.這穴靈縱然本體奇特,但也無法幸免的."纖纖一邊說著,一邊美目朝下方望去.

韓立聽到此言,也有些好奇的低看去.

結果一望之後,不禁嚇了一跳.

先前明明灰白石頭一般的怪臉殘骸,竟不知何時的化為一大堆黑灰,靜靜躺在下方的地面上.

韓立費了好大勁兒,終于從這些黑se灰塵上看出幾分怪臉原來的模樣,嘴角不禁抽搐一下.

如此情形,其他二人自然也都看進了眼中.

晶族女沒說什麼,只是輕歎了一口氣,而圭姓男卻一抬手,朝下方虛空一抓.

頓時一團黑灰直接化為一條黑煙,被男接到了手中,並凝神細望起來.

"不錯,的確是魔化之塵."圭姓男目光閃動不已,好一會兒後,將手中黑灰一拋,冷靜的說道.

"看來韓兄所說不假,這穴靈還真是被天外魔君的化身控制了,怪不得如此難纏.先前我二人也不知不覺中了它的圈套,差點命喪它手.說起來,小妹還真要多謝韓兄的援手之恩."纖纖輕笑一聲,目中眸光流轉下,沖韓立稱謝的說道.

"沒什麼,我也是僥幸能斬殺此魔的.這魔頭還真是神通詭異,實在不好對付."韓立一回想起先前黑袍人在怪臉體吖內幻化不滅的情形,嘴角不禁抽搐一下,心中大有幾分忌憚.

"這肯定是自然的.這還是穴靈並無實體之身,無法真正魔化揮其神通十之一二緣故.否則的話,天外魔君神通之大幾乎不下靈界真仙.即使被它化身控制魔化的存在,也可怕到了極點,絕不是我們現在能對付的.不過它化身被韓道友所斬,恐怕不會輕易罷休的.他日道友若是真度那飛升之劫,此魔多半還會親身干擾的."主姓男目中寒光一閃,卻說出如此一番話來.

"飛升之劫!嘿嘿,如此遠的事情,在下根本不會去想的."韓立卻嘿嘿一笑,仿佛絲毫不放心上.

"好了.既然我和纖道友已經替下解惑了,有關真麟之源的事情,是不是該提上一提了."圭姓男冷笑一聲後,再次提到了此行的終目的.

"不管真麟之源是什麼模樣,我在穴靈體吖內並未見到分毫."這一次,韓立卻爽異常的直接回複道.

但是一聽韓立此話,圭姓男神se一下陰沉下來.纖纖此女秀美一皺下,也露出沉吟之se來.

奇怪的是,二者卻都未流露出驚怒或者懷疑的表情.

韓立雙目一眯,心中倒有些奇怪了.

"圭道友怎麼看?"晶族女忽然一笑,竟沖圭姓男問了一句.

"韓道友身上的確沒有真麟本源的波動,此東西和我們原本就同出一體,根本無法用寶物和禁制瞞過我們的感應,自然並未說謊了.但是先前我們和穴靈爭斗時,均都感應到了穴靈身上的本源存在."圭姓男一字字的吐道.

"這麼說來,圭兄和我的判斷是一樣了."纖纖臉上的神se一下蒼白起來.

"不錯.既然韓道友沒有得真麟本源.那麼隨著穴靈之死,本源存在要麼自行散去,重回歸了大地.要麼仍回到了原來的真靈之穴中,只要等到下個穴靈的誕生,能再得到此東西的."圭姓男神se陰厲異常.

"若是第一種的話,我等自然再沒有什麼機會了.但若是第二種的話,只不過再等上數百灬年光景而已."晶族女勉強一聲.

"哦,有這樣的事情.二位道友可有辦法知道是哪一種情形."韓立聽了心中一動,雙手一抱臂的摸了摸下巴,不禁問道.

"當然沒有辦法.第一種根本無跡可查,第二種則根本入地無門."晶族女喃喃的說了一句.

韓立聽到此話,心中同樣大失所望.畢竟那本源力量可是有可能助其進階合體的.現在如此一說,豈不是說就算真麟本源真的尚存,但也要再等上數百灬年有希望得到的

不過,縱然這一對男女不像說謊的樣,但他自然也不會就真的全信了.

當即雙目藍芒一閃,同時將神念放出,遁光一起的在附近盤旋飛舞,開始探查起附近的一切存在了.

結果他將方圓數里內的一切都仔細搜查過後,卻絲毫線索都沒有找到,只能郁悶的再次飛射而回,重在另外二人灬身旁落下遁光.

見韓立也這般不甘心的樣,纖纖和主姓男自然加確信韓立先前之言,三者均都一下沉默起來,神se各異的思量著自己的心事.

對纖纖此女來說,此行自然是徹底的失敗了,心中沮喪可想而知了.

圭姓男還算鎮定,但目光閃動不定,在再思量些什麼.

"嘿嘿,看來此行算是白跑一趟了.好在本座寄生是銀蛟之體,數百灬年光景自然等的起."主姓男似乎想通了什麼,忽然低笑起來.

"你是銀蛟之體,就算等上如此多年,仍可沖擊聖階和高存在.而我若是一等數百灬年,就算得到了真麟本源,也不一定有時間徹底煉化和用在修煉上了."纖纖卻表情複雜.

"你既然知道此事,何不干脆就此放棄,或者和我合二為一,成為一體如卑"圭姓男一聽這話,目中異光一閃的說道.

"和你神念融合,自然可以.但是下放棄神智,以我意識為主,我馬上就可答應."纖纖黛眉一挑,臉se驀然一沉.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圭姓男聞聽此言,面上凶se頓現,兩手一握下,身上頓時一股淡淡血腥散而出.

"怎麼,圭道友覺得一人能同時應對韓兄和我的聯手嗎?"纖纖心中一凜,但秀美面容上反浮現一絲煞氣的說道.

"韓道友,你要插手此事嗎?你若肯就此扭頭就走,回頭主某一定重謝!"圭姓男目中寒光閃動,在韓立身上一掃後,驀然開口道.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刑獸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