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堵截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堵截


聽到老者之言,綠異族人目中凶光一閃,猛然上前一步,就要動手的樣.

但就在這時,那名精悍的枯瘦漢,突然一閃的到了綠異族的旁邊嘴唇微動的傳音了幾句,似乎在提醒什麼.

綠異族面se陰晴不定,片刻後,身上煞氣一緩的,冷冷的說道:

"好,先看看谷中藏得是什麼東西再說.不是那芝仙,我們各走各的陽關道.若是的話,嘿嘿……"

綠異族一陣冷笑後,就根本不再理會老者二人,驀然帶著枯瘦漢化為兩道長虹,一閃的沒入下方被魔氣籠罩的山谷中.

"彥叔,我們怎麼辦,真要和他們一同進谷嗎?"宮裝女目睹此景,深吸了一口氣後,向老者問道.

"自然進去.法盤有了反應,怎可能輕易放過的."彥姓老者毫不猶豫的回道.

"但那二人……"宮裝女有些遲疑了.

"里面若沒有芝仙,這二人自然不會有何舉動的.要是有的話,那就不應退讓了.否則,你認為我們為何冒險進入此地的.老者搖搖頭,臉se陰沉的說道.

"的確,是妮兒沒有思量周詳.這山谷的確要搜上一搜的."宮裝女略一沉吟下,也一咬牙的說道.

"你也不用過于擔心!我雖然以前傷勢未完全康複,但為了此行卻特意准備了一件異寶,真得到了芝仙話,到時只要不和對方硬拼,保我們全身而退還是綽綽有余的."老者自信的說道.

以老者和她的遠遠,宮裝女自然對其話語深信不疑,聽到如此一說,心中不安去了幾分,點點頭的不再說什麼了.

于是二人遁光一閃下,也飛了過去.

不過一進入此山谷,彥姓老者卻立刻現了蹊蹺之處.

從外面看似普通異常的山谷,竟然深不可測的樣.山谷上半部飄蕩著淡淡的黑se魔氣,下半部卻仿佛一個奇長深淵,即使驅使法寶深入下方千余丈,仍然無法見到底部的樣.

這讓老者又驚又喜.

喜的是,此山谷如此奇特,那芝仙大有可能真的隱藏在下邊.驚的是,下方如此之深,外加魔氣濃稠,探查起來恐怕大為不便的.

心中如此想著,彥姓老者和宮裝女均都取出一件法盤狀法器,直奔山谷深處飛去.

若是沒有綠異族二人在此,為了提高效率,他二人說不定還會分頭行事.但如今,自不會做這種可能被對方分頭擊破的冒失事情.

二者一前一後之下,幾個閃動後,就消失在山谷的淡淡黑氣中.

同一時間,在山谷深處一條嘩嘩流淌的下河中.在河床底部,一個半截身深埋泥土中的黑黝黝東西然一動,隨之兩團綠蒙蒙眼珠一掙而開,閃動著毫無感情的目光.

在離山谷數萬里外地方,一名身高數丈巨蜍,叼著一只同樣的法盤,帶著七八只奇形怪狀的魔獸飛遁著.

巨蜍兩只牛眼不時掃向嘴中的法盤,度不太,但前進方向赫然也是山谷所在位置.

緊隨巨蜍一只放大百倍,酷似巨大蜻蜓的赤紅se魔獸,一手同樣拿著一塊法盤,口中含含糊糊說著什麼.

"大人,我的確在那邊山谷感應到了異常波動,但那里是那條魔鱷的老巢.它凶橫異常,我不一定是它的對手,只要稟告大人,讓大人親自來處理了"

"哼,不是不一定,你過去了肯定會被一口吞掉的.那條魔鱷只差一腳就可踏進聖階了,就是三位大人輕易也不願招惹的.你能肯定自己沒有看錯,這人族的法器反應,的確是斜對那山谷的?若是錯了話,可別怪我事後不客氣的."巨蜍出嗡嗡聲音說道,表情似乎婆不以為然.

"大人放心.我前前後後探查了十幾遍,可以十成十肯定,人族法器的確是針對那山谷起的反應."蜻蜓般魔獸的複眼閃動幾下,幾乎拍著胸脯的保證道.

"好,若是真能在山谷中找到那只芝仙.你的賞賜也絕對少不了的."巨蜍顯然並沒有對中,身後魔獸的話語,真寄托多少希望,淡淡的說了一句.

這也難怪!

它帶著一干中高階魔獸從魔金山脈沖出後,雖然一口氣擊殺了大半外界進來的靈界人,並用搶來法盤同樣四下搜查那只芝仙,但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根據法盤的十幾次反應,也始終誤中副車,未現那芝仙的絲毫蹤影.

如此一來,這位難免對這一次行動,也不寄予太多希望了.

它甚至開始考慮,若是這一次山谷之行沒有收獲後,該去哪個方向繼續搜查下去.

至于跟隨後面的其他幾頭高階魔獸,因為這些天的接連撲空,也有些無精打采的樣.

巨蜍一行人心不在焉的趕路著,卻並未覺在離它們十余里外的後面,有一團薄薄血霧,遠遠跟著它們一干人.

而在血霧中,有一大幾乎淡如不見的苗條影,若隱若現.

韓立和晶族女離開了魔猿所在的那片山脈,下面的路程竟然順利異常,並未在路上再遇到什麼麻煩,結果竟在短短五ri內,一口氣趕完了大半路程,來到了當ri擊殺了人面鷲的那片薄霧處.

見到此片薄霧,即使他們再心急趕路,也不禁將遁放慢,略微商量了幾句,就謹慎的飛入薄霧中.

韓立在遁光中面無表情,但目中藍芒微閃的同時,兩手各自抓著一塊晶瑩靈石,仍不停的吸取著靈石中的精純靈氣.

雖然因為趕路緣故,無法好好打坐恢複法力,但是這幾ri在大量珍稀丹藥和頂階靈石輔助下,他損失的法力倒是彌補了大半.

不過梵聖真魔法相的修補,自然微乎其微為的.

就這樣,也讓韓立大松了一口氣,自付再遇到什麼強大魔獸的話,總算有些底氣.

但當他神念偶爾掃過袖袍中的一枚烏黑靈獸環時,心中又有幾分郁悶了.

啼魂獸,這個突然大展神威過的靈獸,到現在仍然昏迷不醒.

他神念掃過時,此獸當ri消耗一空的法力體力,已經恢複了一多半,可算恢複能力驚人.但當他用神念直接想溝通此獸神識,想喚醒其時,卻絲毫反應沒有.

要不是他能清楚感應到啼魂和其的聯丅系未斷,幾乎要以為面對的是一個死物.

當然,這也不是說韓立真的沒有一絲辦法能喚醒此獸.只是考慮過幾次後,還是終放棄了此念頭.

因為以他的閱曆來看,靈獸出現自行沉睡的情形,一般是一種自我進化或保護的手段,都極忌諱用強行手段打擾喚醒的.

而韓立原本就對啼魂獸極為倚重,出現了數ri前的異變後,就加的重視.還是順其自然,讓其自行醒來的好.

心中這般思量著,韓立也就將此獸的事暫時拋置腦後,將神念一收,又內視起了自己體丅內情形.

只此刻的丹田處,一個釋放著金燦燦靈光,但體表淡青的元嬰,正兩只小手在胸前合攏,捧著一團銀燦燦的火球,動也不動.

那銀se火球,卻有些怪異!

原本銀燦燦的火焰中,竟然摻雜著一縷縷的乳白se火苗,並且在整顆火球中,隱隱有銀se符文閃動不已.

韓立見到此景,嘴角一動下,不禁泛起一絲笑意.

那乳白se火焰不用問,自然是吸收人面鷲的那一縷金烏真火了.

說起來,噬靈天火能吸納其他靈火和一些奇異能量並自行融合進化,還真是一件了不得的神通.如此持續下去,倒底能展到何種駭人地步,實在讓韓立大為的期待.

見噬靈天火正在徐徐的煉化著金烏真火,並未出什麼問題,韓立就將神念一收,仍將心思放在四周警戒上了.

這片薄霧籠罩區域雖然不小,但韓立和纖纖進入其中,一路飛過,並未再遇到什麼魔獸偷襲.

看來先前的那些人面鷲就是這片薄霧中僅有的高階魔獸了.因為被滅殺的太過突然,短短幾ri內,並沒有其他高階魔獸遷入此片區域.

如此的話,二人這次回來,自然通行無阻了.

因為一路無事,外加韓立和纖纖又都走過一遍,自然比上次的多.

半ri工夫後,他們就穿過了整片薄霧,到了其邊緣處.

不過,就在青虹剛從薄霧中一飛而出後,就一頓的停在了半空中,隨之遁光一斂,韓立身影現形而出.

但是此刻的他,望著前方的情形,臉se略有些白了.

只見在離他不過二三百丈遠的地方,黑風陣陣,赫然懸浮著數以百計的中高階魔獸.

在這群密密麻麻魔獸的前方,一頭幻化人形的魔獸,膀大腰圓,頭生一對烏黑巨角,身披一件黑se鐵甲,上半身和人族一般無二,但下灬半灬身卻是長滿了烏黑獸毛,正用一絲愕然的目光望了過來.

而在這頭人形魔獸對面五六十丈外處,另有一名身披銀甲,足踏血se飛車的男,臉se陰沉的與之對峙著.

(第一!



上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發現     下篇: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