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三魔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三魔


五色光劍一動,就沖下方徐徐一落,

巨蜍暗叫一聲"不好",身畔黑紅風火柱"轟"的一聲,先一步沖空中一卷而去.

風火之力所過之處,空氣扭曲,嗡鳴聲大響,仿佛陣虛空都一撕而開.只是一閃,就將五色光劍卷入了其中.

紫芒狂閃之下,里面傳出了驚人轟鳴,連劍陣所化光幕都劇烈顫抖起來,似乎隨時能碎裂而開.

巨蜍神色一松,不禁露出一絲笑容來.

在其看來,這幾乎挖掘了附身巨蜍所有潛能,並借助眉宇間靈珠威能,施展的融合大神通,絕對不是這麼眼下一個劍陣可以抵擋的,

就是它本體面對此招,也多半會暫避鋒芒的.

不過巨蜍臉上笑容方一露出,風火之力中驀然傳出一聲龍吟般清鳴,接著黑紅火柱突然詭異的一分

五色靈光閃動下,里面一口丈許長巨劍浮現而出,光華一閃,巨劍一顫,出了一聲嗡鳴.

附近的風火之力仿佛遇到了什麼不可思議力量,竟出怪異嗡聲的紛紛四散避開,將巨劍徹底顯露了出來.

五色巨劍卻在此時滴溜溜一轉,對准巨蜍輕輕一斬,

無聲無息,看似絲毫威力沒有!

但巨蜍眉宇間的灰色圓珠卻砰的一聲,突然間碎裂開來,

"不可能!"巨蜍驀然出一聲淒厲的尖叫,緊閉的雙目竟一下掙了開來,眼珠鮮紅似血,隱隱有血液流淌而出, 但是下一刻,此魔頭顱連同巨大身軀,絲毫征兆沒有的一分為二.

一股赤紅火焰從斬開的肉身中狂湧而出,化為一片赤紅火海,

而巨蜍殘尸仿佛瞬間風化了一般,一下在火焰中化為兩股灰白煙塵,從天地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被附身巨蜍,在元氣之劍威能下竟無法擋住一斬,連元神都沒能逃出分毫.

上空青光一閃,韓立身形在劍陣中浮現而出,望著下方洶洶燃 sh的烈焰,輕歎了一口氣.

"借助天地之力,果然不是普通秘 術可比的.當初面對那魔猿時,若不是身處魔氣通道中,無法聚集足夠的天地元氣,否則用這元 氣之劍,應該也能夠斬殺此魔.而無需動用玄天之寶讓法相虧損了."

韓立自語的說完這幾句話,臉上現出遺憾之s,但目中藍芒一閃下,向火海之中仔細望了一眼,突然眉梢一挑的單手一抓

"嗖"的一聲,從火海中飛射出一物來,只是幾個閃動,就被攝到了其手中.

卻是一個淡藍色的袋,表面銘印有數種不同的符文,閃閃光,似乎不是凡物.

"儲物袋?"韓立現出一絲訝色"有些不太肯定,

他略一沉吟,抓著袋的手掌突然安得漆黑如墨,同時片片灰霄從手心噴出,一下將袋包裹的嚴嚴實實,接著再單手一揚,一道青色法決飛射而出,一閃即逝的沒入袋中.

藍色袋頓時一陣亂晃,袋口靈光一閃,徐徐的打開了,

"噗"的一聲,一團藍光從里面激 sh而出,一閃之下,就要破空離去的樣,

但韓立早就有所防備,哪能真讓其遁掉

只他一聲冷哼,灰色霞光就猛然一漲的反卷過去,一下就將那藍色光團罩在了其中.

灰霞藍芒一陣交織下,頓時光團現出了原形來,

竟是一顆晶瑩剔透,藍光蒙蒙的圓珠,

拇指大小,表面異芒流轉,仿佛琉璃之物.

"這是……"韓立神念往上面一掃,有此意外了,

"內丹?不對.

但好像也不是法器!"

韓立抬手將圓珠吸了過來,用兩根手指一JI,放到眼前看了一遍,卻一時無法確定其來曆的樣.

"算了,以後再細研究一下.現在先盡離開此地再說."

韓立稍一思量,單手一翻轉,取出了一個玉盒,將珠放進了其中.

然後他望了望下方的赤紅火焰,神s為之一動∼

也不見他有何異常舉動.

空中的青色光幕中驀然銀光一閃,噬靈火鳥一沖而出,一頭紮進了火海之中.

洶洶火焰,瞬間工夫就被噬靈火鳥一吸而進,

隨後它歡喜的揚頸一聲清鳴,雙翅一展的沖向了韓立,沒入了其身軀中.

而韓立兩手一掐訣,漫天青色光幕一斂,現出了漫天的青蓮來,

這些青色蓮花微微一轉,就重化為七十二口青s小劍

韓立身形一動,化為一道青蒙蒙驚虹,存空中一陣飛舞

眾飛劍頓時被一收而空.

隨後遁光絲毫不停,直接奔天邊激sh遁走,只是幾個閃動,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在韓立擊殺巨蜍的同時,在魔金山脈某座大山深處的一座雄 偉宮殿中,一名正和其他二人並肩站立在一起,游望不遠處一座烏黑大門的青袍男,突然臉色一變,神色變得難看異常.

"怎麼,鐵兄有什麼事嗎?"旁邊一名血袍人一見男異樣,開口問了一句.

"沒什麼,我的一個寄附化身被毀了."青袍男 倒也沒有隱瞞之意,緩緩的說道.

"寄附化身?就是鐵兄用魔骨珠煉 制的那具化身嗎? 另外一名渾身銀光閃閃,面容儒雅的老者,目中閃過異注的問 道.

"嘿嘿,多眼兄倒是對鐵某的神通了解甚多啊."喜袍男 似乎看老者並不怎麼順眼,嘿嘿一笑道,

"魔骨珠化身若是寄附一名合適手下的話,應該能揮不下于本體兩三成的神通吧.以這種實力,魔金山脈除了我們三人外,應該無人能毀掉此化身吧. 銀袍老者卻毫不在意的繼續問道.

"這可不一定的.多眼兄難道忘了,當年除了我們幾 人跟隨 聖 祖來到靈界外,另外還有一名和我們同階的家伙的,那頭 魔猿的神 通,可不下于我們三人的."血袍人卻輕笑的說道.

"哼,那頭魔猿竟敢偷了聖祖交給我們共同保管的玄天殘空逃之天天.他又怎敢再出現在此地."銀袍老者冷笑了一聲.

"這可不一定的.我估計它之所以會如此做多半是想到外面尋求修複那件玄天殘寶的方法,然後借用此寶重返回聖 界去,"血袍人不以為意的回道.

"修複玄天殘寶!它以為這里還是我們古魔界嗎?此界的大神 通 者,實力並不比我們聖界聖祖差哪里去的,要不是我們實在被逼的沒有辦法,聖祖大人也不會拼著毀掉玄天之寶,破開界面將我們強行送到此地來的."銀袍老者目光閃動的說道,

"不用亂猜了!化身毀于何人之後,等我回頭用秘術一查就可知道的七七八八.何況,我的化身後一次傳信回來似乎血臂只的令愛也在附近."青袍男淡淡的說道,

"血瑛!鐵兄不會是想說,你的寄 附化身甚毀干小女之手 血袍人打了個哈哈,似笑非笑的說道,

"單憑貴千金一人,自然不行,但是若加上一頭剛剛講階聖階的魔鱷,卻是大有可能的. 青袍男凝望著血袍人,一字字的講道,

"什麼,進階聖階?"

"你說的是那頭魔鱷?"

這一次,血袍人和銀袍老者同時一驚,尖聲的問道

"二位道友不用驚訝,想來不久後,你們手下就會親自稟告此消息的.至于那頭魔鱷,還能是哪一條,自然甚那頭黑淵鱷了"青袍男卻苦笑了一聲.

"原來是它.也應該是它對!"一聽座鱷身份,銀袍老者臉聲凝重了幾分.

"是這家伙的話,可就有些麻煩了,它可是冥羅聖祖當年的坐騎.我家聖祖當年和冥羅聖祖,可是大有交情,現在雖然帶著我們離開了聖界,但我們也不好出手直接對付此鱷的,但是這家伙當年就不服我等管束,現在進階聖階了,恐怕會變的加肆無忌憚,不利我們管理整座山脈的."血袍人也眉頭緊皺,有些郁悶的說道,

"這個也沒什麼難的.此魔鱷既然已經進階聖階,聖祖大人就不可能再對其繼續不管不問的.到時交給聖祖大人明示就行了,無需我們操心什麼."青袍人卻胸有成竹的講道,

"此話有理.聖祖大人蘇醒在即,的確應該聽他老人家吩咐的."銀袍老者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須,點頭稱是道

"嗯,就依二位道友之言"血袍人想了想,也沒有反對之意,

"可是在下很想聽聽,聖祖老人家蘇醒在即,你兩人卻一個將寄附化身派了出去,一個將愛女派離此地,不知外面有何事生,二位道友又有何打算的"銀袍老者卻在這時雙目一眯,驀然的問道,

聽到銀袍老者如此一問,青袍男和血袍人微微一怔,不禁互望了一眼.

但血袍人眼珠一轉下,馬上低笑的反問道

"多眼,你又何必故作不知!你的手下,不也大都離開了住處,也在活動嗎.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芝仙的事情?"

青袍男,則在一旁臉色陰沉的不語了,

"芝仙,什麼芝仙?老夫吩咐手下出動,只是想抓住害了我孩兒性命的外來人,好報仇雪恨的."銀袍老者愣了一愣,不由的詫異起來



上篇: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元劍再現     下篇: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花樹與聖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