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云族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云族


但如今身處獸車中,自然不便現在取出來研究的.韓立也只能強壓住心中好奇,將玉匣一收,收心的在車上靜丆坐入定起來.

數個時辰後,獸車就到了靈山腳下.

韓立從車上下來,順手拋給了車夫一塊靈石後,就從容的往-山上飛射而去.

他洞府在靈山的山腰處,而靈山上的其他異族修煉者,要麼常年在外,要麼只是在洞府中苦修不出.故而此山雖然不小,在通常在外面沒罕見人影的.

但這次當韓立遁光一斂的在山腰處現出身形時,卻大出意外的現洞府前,來了兩位不之客.

其中一位,身穿紅袍,六十余歲,正是不久,施展大神通,用一個朱紅葫蘆將他失去控制的真麟本源所化天地無力全都一吸而走的"許老怪".

此刻他腰間正掛著當日的那個葫蘆.

當韓立出現時,他正和一名年紀十四五歲的清秀少年,在洞府石門前,靜靜的閉目打坐著.

韓立見此清醒,自然露出了詫異之色.

似乎感應到了主人的回來,許老怪一下睜開了雙目,精芒一閃下,正好對上了韓立望過來的目光.

"下就是近搬來的韓道友吧."許老怪一咧嘴的問道.

"不錯,正是韓某.許道友出現在此,難道是特意找在下的."

韓立臉上異色一收,口中客氣的回道.

對方能讓整座靈山的同階異族都那般吞憚,肯定神通不小.他自然不願平白得罪此人的.

"呵呵,不錯,許某的確是前來拜訪道友的.這位是在下的一位嫡系後裔.拜見韓道友."有些出乎韓立意科,這位徐老怪哈哈一笑下,直接介紹了身邊的那名清秀少年,並吩咐了一僧.

"晚輩許倫翔見過韓前輩."清秀少年聞言,立刻上前一步,滿

臉恭敬的說道.

"賢侄不用多禮."韓立神念早往少年身上掃過,竟有機當于人

族築基巔峰修為,還差一步就可進階結丹期的樣.

以這少年不大的年齡來說,算是天資過人了.

"老夫這次來訪,韓道友不會覺得太冒昧吧."徐老怪又輕笑的

說道

"韓某怎會如此想.許道友能光臨鄙府來,是韓某的榮幸.要不是這幾日恰好有事外出,原本應該早早的遠迎道友的.來,許兄還是進府一敘吧."韓立心中有些奇怪,但是表面神色不變,並且袖袍沖洞府大門一抖的說道.

一股青霞飛卷而出,石門頓時在霞光中無聲的打開,里面露出一個白瀅《瀅《的通道來,地面鋪著精美的青玉.

許老怪也沒有客氣,口中稱謝一聲,就帶著少年隨韓立走了進去.

十進入洞府中,韓立神念一散下,立刻和留守的第二元神聯系到

了.

得知這三天除了徐老怪二人找上門來後,洞府中並無其他事情生後,他也就放心下來,帶著徐老怪二人從容的來到了大廳.

客氣一番後,許老怪和韓立分主賓落座.少年卻站在許老怪身後,靜靜的束手而立.

"不瞞韓道友,≤≥許某原本舌卜經閉關了一段時日了.≤≥也是前不久剛剛出關的.≤≥結果一出關後,<s>就聽說靈山中多了一名落戶的道友.≤≥聽說韓兄的洞府,<>還是萬古族的干機長老親自吩咐安排的.≤n≥道友和千機前輩有何測源嗎?"<>許老怪方一坐下,≤\/地/址〗

"嘿嘿,在下一介外族之人,和千機前輩能有何遠遠.在下不過在數年前,偶爾對萬古族的另一位道友有些小恩.而這位道友恰好和千機前輩另有些關系而已."韓立目光一閃,平靜的回道.

"原來如此.但這也足夠了.萬古族即使在天云十三族中也是排名不低的.千機前輩又是萬古族中的長老,只要他老人家隨口一句話,足以保韓兄在云城無憂了."許老怪哈哈一笑的說道.

韓立聽了只是微微一笑,並未接口什麼.

他心知肚明,此人找上門來,肯定不是無緣無故之事,下面應該是正文的.

果然許老怪笑聲一止,神色變得有些認真起來的說道:

"其實老夫這次不告而來,是有件事情想詢問道友的.若是有魯莽之處,還望韓兄海涵一二."

韓立聽了這話,心中不覺多了三分謹慎,但口中卻淡笑的回道:

"許兄何必如此客氣.

我們修道之人做事原本就是車性而為的.道友有何事情,盡管開口就是了.韓某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

"韓道友如此說了,那許某就不繞彎了

許老怪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兩次拱了拱手.他略一思量後,凝重的又開口道《

"前幾日,我們山上出現的驚人天象,憑空聚集出另一股驚人天象

來.此事情,不知何昝道友有何關系嗎?"是

許老怪在問出此話的同時,目中一縷精光爆而出,眼也不眨的盯著韓立.

韓立聽了這話,心中一凜,但面上絲毫異色沒露,甚至反而輕笑一聲的反問道《

"道友為何認為,那日的天象和韓某有關?"

"這很簡單,那天像雖然帶動的天地元氣驚人之極,但是中心的爆處,許某還能分析出幾分的.而且那一日也巧,在下正因為某事有些煩心,從洞府出來走走.正好看到了一道金光從道友洞府附近飛出的一幕了."許老怪倒是絲毫隱瞞之意沒有,坦然的講道.

韓立聽了,眉頭下意識的為之一皺,但馬上又舒展開來的笑笑道:

"既然許道友都已經看到了,韓某也沒什麼可隱瞞的.當日天象的確是在下無意中弄出來的.說起來,還要多謝道友將那些天地潰散的天地元氣,全都一收乾淨的.否則,以在下修為化解此天象,還要頗花費些手腳的."

"原來真是韓道友引起的那些天象,逕真是太好了.不知韓兄是否還有把握,再聚集同樣的天地元氣出來."許老怪一聽韓立沒有否認,當即心中大喜,並急忙的問道.

"再聚集同樣的天地元氣?道友為何會有此問,能與先給韓某解惑

一二."韓立心中真有些奇怪了,不禁問道.

"這自然是應該的.韓道友還可知道在下是屬于天云十三族中何

族的嗎."許老怪先是一怔,隨即啞然一笑的說道.

"這個……,在下修為低沒,還真一時無法看出博."韓立雙目

一眯的看了一會兒,終苦笑了一聲.

眼前的許老怪,無論體形外貌幾乎都和普通人族一般無二,實在看不出任何的異族特征來.

"韓兄看不出來,蚪也並不稀奇.因為我們云族,原本就是擅長變化隱匿之道的,就是高出我們數階的存在,只要我們刻意收斂氣息,也同樣無法辨別出來的.只是老夫在族中是個異類,修煉的卻是至陽的火屬性功法.和其他同階族人相比,在幻化之道上實際上有些不足.在此山稍為住的長久些的道友,可是知道老夫底細的."許老怪笑了起來.

"云族?就是十三族中人數稀少,但可排進前三的那個云族."

韓立臉色一變,真的吃驚起來了.

他的確早就聽說過這在天云十三族中非審神秘的一族.

"呵呵,看來韓兄對我們云族了解也不少啊.我們云族和晶族算是十三族中人數少的種族了.但是和晶族不同,我們云族的個體實力均都不弱,整族實力從未政出過十三族的前三."許老怪傲然的說道.

"真是失敬.

韓某邁喜是第一次見到貴族之人."韓立怔了好一會兒,輕歎的

說道.

"沒什麼.我們一族雖然人數不多,但是在云城中還是有不少人存在的.只是大都很少在人前現出真正身份而已.甚至你原因為的某個其他族之人,可能就是我們云族人喬裝改扮的."許老怪大有深意的說道.

韓立聽了卻有些無語了.

"不過,我們云族雖然以變化之道楊名在外,但實際上真正能威懾種族的,卻是因為另一個天賦神通.韓道友應該也聽說過了吧."許老怪臉上得意之色一收,神色一下肅然了下來.

"本命云獸!"韓立輕吐了一口氣,不等對方說出,就下開口說了

出來.『|〗『|〗『|〗

"不錯,就是那就介于靈獸和化身之間的本命云獸.我族人只有修煉出自己的云獸,能算是真正的云族人."許老怪徐徐的說道.

"嗯,在下也聽說過貴族本命云獸的傳聞.聽說貴族人一旦將云獸修煉出來,不但相當于多出了一個神通和自己一般無二的身外化身,並且危機時候還能和云獸合二為一,化為傳說中的云獸巨靈.如此的話看,不但修為暴漲,而且可以施展出一些原本無法施展的大神通.道友和在下說此事,難道此事和道友的本命云獸有關?"韓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

"韓道友慧眼如炬,此事的確和云獸有關,但不是和老夫云獸,而是在下這位後輩的本命云獸大有關系."許老怪不覺的太意外,但一指身後的少年,說道.



上篇: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跨界魔念     下篇: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換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