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沙老夫人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沙老夫人


"這可不一定.那奸細可能也精通**術,可能白兄派出之人的能力不足,定無法識破對方,已經錯放過了此人."一名渾身被灰光籠罩,仿佛只是一道影的人,忽然在一旁不動聲色的說道.

"哼.若說別的功法,也許本族不敢和各族爭什麼長短.但是**之道的研究上,本族在十三族中絕對屈一指的.若是蒼影道友覺得陰妖族在此上面比我們水魅族強的話,此事自然可以交給蒼影兄去做."白人不客氣的回道.

"我也出于小心考慮,會有此一說的.論**術的造詣,我們陰妖族又如何能和貴族的天賦相比."灰影打手個哈哈,一副無所謂的樣.

的開口了:

"好了,廢話就不要說了.那名角蚩族奸細逃出去是不可能的.在現東西被盜的同時,我就下令封鎖了所有出口,這幾日全都只能進不能出,那人就是一只蚊也別想飛出云城去.而根據唯一被其擊傷的守衛述說,那人不過是煉虛期的修為,不太可能騙過白道友手下的勘察.如此的話,說明那人十有**不是近潛入云城,早就在城中有其他身份多年了.所以,先前的一番排查未懷疑目標頭上去."

一聽翁姓青年如此一說,白人和灰影面現恭敬的稱是,均都閉口不言了.

"真像翁前輩所說這般,可就有些棘手了.一旦將可疑之人范圍放到半年之前,根本查不勝查的.而且若因此引起其他外族人的慌亂,恐怕反而會加麻煩的,"千機輕咳一聲後,在這時開口了.

"嗯,干機道友說的大有可能,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不過這人,竟然偷走了我們云城的剛剛布置好的禁制大陣圖解,無論花費何種代價,也決不能讓他走出云城一步的.否則,萬一角蚩族大軍兵臨城下,我們城中的禁制憑空廢去了大半."翁姓青年淡淡說道.

"翁前輩之言極是.只要那名角蚩族的奸細還在城中,自然絕不可能放他離去的.但是真要夭夭這般勞師動眾的話,十幾天,甚至一兩個月,自然沒有什麼問題.但萬一那名奸細橫下心來,就真的在城中潛伏的數年甚至是十余年之久,我等似乎也不可能一直這般戒嚴下去的."一名留著數尺長黑須的老者也開口說道.

"哦,甯道友如此一說,難道有什麼好主意?"釜姓青年一見這老

者開言,目光閃動的反問了一句.

"晚輩哪有什麼良策,不過這里不是有彩仙嗎.以彩道友的智,想來解決此事應該是輕而易舉的."黑須老者連連擺手,但話音一轉,競忽然提及了在一旁一直靜坐不語的彩流罌來.

晶族美婦一聽黑須老者之尊,美目眸光一轉,隨即輕笑的回道:

"甯兄說笑了.這里有翁前輩和沙山主在此,哪有晚輩賣弄小聰

明的余地我只要盡力聽從吩咐就行了!"

"彩道友,現在可不是謙虛的時候.我想聽聽你這位晶族長老的

意見."翁姓青年卻神色一正下,直接沖彩流罌吩咐道.

"既然前輩真讓晚輩說出個一二來,那妾身就不自量力一回了."晶族美婦黛眉一皺,但隨即神色如常站起身來,沖翁姓青年和老嫗各自斂衽一禮.

"嗯,彩仙盡管喬口就是了."

"是啊,彩道友想來不會讓我等失望的."

一見備族美婦如此一說,在坐的大半人都面露笑容的稱贊道.

看來彩流罌雖然修為是在座聖族中倒數一二的,但聲望卻著實不

低的樣.

原本雙目幾乎半閉的那名老嫗,此刻也眼皮微微一抬,深望了美婦一眼.

至于翁姓青年望著彩流罌的目光,露出幾分期待.

"依照妾身的意思,既然緊也不行,松也不妥.倒不如外松內緊,引蛇出洞的好."彩流罌掃了殿堂中所有人一眼後,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外松內緊."翁姓青年一聽此話,露出了沉吟之色來.

"不錯,不管那名奸細是用何種方法逃過搜索,看來短時間很難將此人馬上抓獲了.如此的話,我們在一個月內不妨人手盡出,盡大力量在城中再搜查一番.若是在此期間,真抓到了那名奸細.自然好了.若是還一無所獲的話,就不妨將人手一點點的收縮,造成我們漸漸放松此事的架勢.但實際上,四門人手不露行跡的不減反增.另外再專門組織另一波精銳人手

,繼續暗查所有想要近期離開云城之的可疑之人.如此的話,對方若是心急將東西送出去,自然會一頭撞進我們的埋伏中.若是真打算在城中繼續潛藏下去,他見外面風聲一松,時間一長同樣無法保持警覺的,也總會露出馬腳被我們抓住的."晶族美婦徐徐的講述道.

"不錯.,的確是個不錯的辦法.但是四門一開,若是那人真在幻化之道上神通驚人,有辦法瞞過我們探查,反而趁機從大門處大搖大擺溜掉,這又該如何了?"翁姓青年聽完之後,先點點頭,但接著又搖了搖頭.

其他人原本覺得彩流罌的辦法不錯,現在一聽翁姓青年不太同意的樣拳,不禁面面相覷了.

"呵呵,翁前輩.妾身的辦法其實只說了一半.還有一半未講出

來.前輩不妨繼續聽上一聽."晶族美婦卻嫣然一笑道.

接著此女嘴唇微動,卻絲毫聲音未從櫻口中傳出,竟直接給翁姓青年傳音了過去.

翁姓青年先是有些意外,但是只聽了幾句,就口中一聲"輕咦",面露一絲詫異來,後竟然又露出驚喜之色來.

足足接近一盞茶的工夫,晶族美婦嘴巴一閉,結束了傳音.

"果真如此!"翁姓青年深吸了一口氣,沖彩流罌問了一句,接著目光一轉,竟往干機那邊望了一眼去.

"晚輩怎敢拿此事開玩笑."晶族美婦神色肅然的講道.

看到彩流罌和翁姓青年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在坐的其他老怪互望了一眼後,神色各異了.

但是他們卻識趣的很,誰也沒有開口詢問傳音內容的意思.

"嗯,既然彩仙如此講了.翁某怎會不信的.沙夫人,彩道友剛的傳音,想來你也聽剖了.你覺得如何?"翁姓青年忽然一扭,沖一旁仿佛有些半睡的老嫗,問了一據,神態頗為的客氣.

"我沒有什麼意見.我這把老骨頭這次出山,可懶的動什麼腦.只負責磁到強敵時,幫襯他們這幫小家伙一下.其他的事情,我不會管,也沒這精力去管的.好了,既然你們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我先去下去休息了.翁道友,下面的事情,你自行拿主意就行了.沙姓老嫗嘿嘿一笑後,竟一下顫悠悠的站起身來,並有氣無力的說道.

聽到老嫗此言,翁姓青年滿臉苦笑.但還未等他想沖老嫗說些-什麼,對方卻已經自顧自的向大殿偏門走去,竟真扔下翁姓青年一人的樣.

其他聖族存在見此情形,神色自然怪異起來.

說起來,這位老嫗的來曆極其神秘,雖然誰都知道他們十三族中有這麼一位大乘期存在,但偏偏無人知道老嫗出身何族,修煉何種大神通,竟然能進階大乘境界.

而且據一些傳聞,這位老嫗還是他們十三族現存的大乘期存在中,活的長久的一位,據說壽元之長,遠常人想象.

起碼,在座的這些聖階剛一修煉略有所成時,就知道這位沙老夫人的存在了.

故而這位老嫗雖然蒼老的仿佛一陣風都能吹到的樣,但連翁姓青

年這位乘期存在面對她,都一直以半個晚輩身份相待的.

云城的其他聖族存在,自然是絲毫不敢怠慢了.

不過青年目送老嫗終在偏門處消失後,也只能無奈的輕歎一口氣,將目光一收回來.

"既然沙夫人已經備開了,此事有何沒什麼可以再討論的了.就按照彩道友的建議去做吧.彩仙,白道友,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們二人全權處理了.其他人要全力配合."翁姓青年只是略一思量後,就果斷的吩咐道.『小〗

殿堂中的所有人自然沒有意見,連聲稱是.『小〗

"好了,下面我們商量一下廣寒界的事情吧.千機,你來說一下吧.『小〗

"翁姓青年下面話題一變,忽然點名的說道.『說〗

其他人一聽廣寒界等字眼,臉色均都微微一變.『網〗

"千道友,這話什麼意思.難道廣寒界開啟了."有些性急之人,忍不住的直接問道.

其中彩流罌和段天刃聞言,卻下意識的互望一眼,但馬上就不動聲色的錯開了眼神.

"我們萬古族擺放在通靈大殿中的廣寒儀,在兩日前有了反應.按照以前預測的常例,廣寒界多則三四豐,短則數月間,就要開啟了."千機卻不慌不忙的說道.y



上篇: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炎金之精     下篇: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