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合擊秘術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合擊秘術


彩流罌說著,玉手一抬,就將玉盒憑空攝了過來,再一閃的消失不見了.

韓立見此一笑,下面就和彩流罌談論一些修煉上的話題,絲毫沒有主動問起此女來意的意思.

晶族美婦見韓立這般舉動,嘴角帶笑,同樣不提自己來意的東一句西一句的聊下去.

這一聊,足足一個時辰過去了.二人還都一副氣定神閑,可以繼續再聊土一個時辰的樣.

那名頭戴白色斗篷的女仍然不一言,卻有些坐不住了.隱約透過面紗的目光,不停的在韓立和晶族美婦二人身上來回掃視,頗有些不耐的樣.

彩流罌見到此景,眉頭微皺一下,但終橫了韓立一眼,口中輕笑的說道:

"韓道友,短短年許不見,你的定力倒是大不同以前了,竟能到現在也沒問我的來意.莫非近修煉了什麼特殊的秘術,還是修為大漲了.

"前輩說笑了.晚輩哪談得上什麼定力.只是前輩沒有主動相告,晚輩又怎敢冒然詢問的."韓立卻神態恭敬的回道.

"這麼說,倒是妾身錯怪韓道友了.不過即使我不說,想來你也應謀精到幾分的."彩流罌徼做一笑,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個……,晚輩的確有些猜測.前輩這次末,莫非是和廣寒界有關."韓立老實的問道.

"呵呵,道友果然猜到了.妾身和小徒前來正是為了此事.相信不久後,段道友也會帶另一人前來拜訪的."彩流撫掌一笑起來"

"如此說,莫非令徒就是……"韓立一怔,目光一下落到了斗篷女身上,有些詫異的樣.

"不錯,小徒就是先前給你說過的,其中一位擁有元磁之體之人."晶族美婦坦然的承認道.

"晚輩沒記錯的話,前輩上次所說的那人,應誒是貴族客卿是.怎又變成了令徒?"韓立訝然的問道.

"這有什麼奇怪,妾身年前剛收下的小徒."彩流罌嫣然一笑道.

"原來如此,倒是晚輩一時糊塗號"韓立嘴角抽搐一下,苦笑一聲的說道.

"道友莫非覺得,我是因為廣寒界之事收下這個徒弟?"晶族美婦大有深意的問了一句.

"晚輩怎會如此去想."韓立臉色徼做一變.

"如此想也沒關系.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小徒拜在妾身門下絕對是心甘情願,沒有半分勉強之意."彩流罌露出了不以為意的樣.

"我的確是誠心拜在師傅門下的,並未絲毫強迫之意."斗篷女也在此時,終于開口了.

聲音略有些低沉,但有一股說不出的磁性,頗為的好聽.

韓立聞言,面上難得的露出一絲訕訕之色,只能尷尬一笑的不再接口什麼.

"其實妾身這次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讓你先認識一下小徒,

等到了廣寒界中,邁廠需要你們二人齊心協力的."彩流罌緩緩的說道.

"前輩這麼說,莫非廣寒界就開啟了."韓立不禁反問了一句

"道友沒有料錯.若是在沒有其他意外變化的,廣寒界在一個月後就要打開了."晶族美婦笑容一斂.

"一個月後,這麼?"韓立真是一驚.

"怎麼,韓道友還有什麼事情沒辦完嗎?"彩流罌目光一閃的問道.

"事情倒沒有.只是若是再能給在下數十年工夫,說不定晚輩有機會將法力修煉到瓶覆,到時就可借助此次機會順便進階的."韓立一咧嘴,有些無奈的講道.

"這的確是浪費了一個良機.不過你現在修為不過上族七階而已.就算修煉到巔峰境界,只要多花費些時間,突破瓶頊也不會太難的.而且我和段兄已經許過你如此大好處,韓道友也應該知足是."晶族美婦聞言,卻淡淡的說道.

"前輩放心,就算晚輩想臨陣退縮,千機前輩那面也絕不會答應的."韓立心中一凜,但表面卻笑著回道.

"道友明白就好.這一次,除了介紹小徒給你認識外,另外廣寒界和那處禁制遺址也凶險異竄,還有幾件事情需要交代你.你出前,也需要准備一些必須的法器和寶物."彩流罌點點頭後,話題一轉的說道.

"還請前輩指點一二."韓立聽了這話一喜,頗為誠懇的回道.

晶族美婦見此情形,滿意的點下頭,就講述了起來.

"那廣寒界中的主要忌諱之處,我就不再說了.出時,自然會另有人給你們講解一番的.我講的卻是自己當年進入廣寒界的親身休會,也有一些容易忽視的危險.先,進入廣寒界後,好不要往那些奇冷奇熱的地域去.那些地方,不是可能有一些冰寒屬性的凶獸居住其中,就是被人布下了極厲害的禁制.以你們的修為過去,只是送死而已.第二,你們若是遇到了……"

晶族美婦神色肅然的一講就是一頓飯的工夫.

無論韓立還是斗篷女,均都用心聽著.畢竟這可是事關自己小命的安危,絕不敢大意半分的.

"後你們還要謹記,若是遠遠見到一股赤色怪云時,能跑多遠就跑多遠.否則稍有半分遲疑,你們就隕落無疑了.具體什麼原因,也不用我說.你們見到之時,自然就明白了.好了,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韓道友可都記下了.&qut;彩流罌終于口中講述停了下來,並望著韓立的問道.

"晚輩都記住了,多謝前輩教誨."韓立恭敬的回道.

"好,既然事情辦完了,我和小徒也就回去了.下次再見面時,多半就是進入廣寒界的那一日了."晶族美婦輕笑的說道,隨後起身而立.斗篷女見此,也同樣的站起身來.

"恭送前輩."韓立自然也慌忙起身,一副想要將二人送到大門處的樣.

"你不用送到門外了.我和小徒自己離開就行了.省得有心人注意到了."彩流罌卻沖韓立吩咐的說道.

"是,那晚輩就失禮了,"韓立見此女口氣非常果決,倒也沒有堅持什麼,只是微一躬身的告罪道.

彩流罌點點頭,就帶著斗篷女直奔廳門走去.但是方一是到門口附近時,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一轉頭顱,沖韓立又說了一句.

妾身還真糊塗,還有一事差點忘記告訴道友了."

"前輩請吩咐."韓是一呆,但馬上回道.

"這東西你收好了,里面記載了一種合擊秘術,雖然並不負責,但是好還是在出前熟記了.這樣的話,等你們三人進入廣寒界後,先別急著出,先演練著種將元磁神光凝練一體的秘術再說.此秘術不但是破除拿處禁制必須的,而且對敵時也是一件極厲害的大神通,可保你們平安的.原本想讓你們提前就演練熟的,但是云城附近人多眼雜,為了防止被人偷窺了去.也只有讓你們進入廣寒界再熟願如何配合了."彩流罌說著,玉手五指一揚,一道白光沖韓立射去.

韓立有些意外的虛空一扳,頓時一片灰蒙蒙光定一飛而出,只是一閃下就將白光卷入了其中,並攝到了手中.

低一望下,赫然是一個淡白色玉片.

"合擊秘術!"韓立望著此物,不禁低語了一聲,隨即就好奇的將神念浸入了其中.這種秘術功法他自然聽說過的

一般來說,這種專門的合擊秘都是多人施展,威力之大也在一般多人聯手之上,算是很罕見的一種秘術功法了.

一頓飯工夫後,韓立將神念從玉片中抽回時,大廳中早已空蕩蕩彩流罌和斗篷女早已經蹤影全無了.韓立並未流露出什麼意外之色,反而備無表情的袖袍一甩.頓時一片青色霞光從身上大放而出,再一反卷之下,人就驀然在青光中消失不見了.

片刻工夫後,密室的虛空中突然金光一閃,韓立身影一晃的從虛空中閃現而出,並且目光朝附近一掃.

只見那三頭六臂的金色怪物和渾身紫光的韓立,仍盤坐地上閉目修煉著.

但馬上,它們似乎也感應到了韓立的出現,也均都睜開雙目的望了

過來.

"原本還想將你們修煉大成,再進入廣寒界正好的.但現在看來是來不及了.我必須先准備一些東西,並將元合五極山中的元磁極山先煉制出來再說吧."韓立仿佛自語的說道,接著沖三頭六臂的金色怪物一抖袖.

一片金蒙蒙光華一罩而去.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金光方一落下,下方的怪物身軀中驀然傳出一陣梵音之聲,隨之寸寸的碎裂開來,化為無數大小不一的金色符文和一團漆黑如墨的黑氣.

金色符文閃動之下,就被金光一股腦的吸進了韓立身軀中,而那團黑氣一陣翻滾下,卻一下凝聚成了一個漆黑如墨的數寸高元嬰.

正是韓立的第二元嬰,那只魔嬰.

這時的魔嬰一臉笑嘻嘻之色,身上紫光閃閃,還套著那件迷你大小的天外魔甲



上篇: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來客     下篇: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魔嬰與靈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