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金劍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金劍


里面倒是很簡單,有一扇小門,將原本l體長方形屋"u:內外兩間.

外間較大,明顯是一間客廳,除了一些簡單的桌椅和一套茶具外就空無一物了.

韓立神念往這些東西上一掃,現八所用材料也算頗為珍稀,但對其來說根本無用,即步伐毫不停留,一閃的就步入了里面臥室內.

這間房內東西稍多了一些.

除了一張淡綠色玉床外,還有一張長方形書桌,桌上擺放著幾杆毛筆,一塊淡紅色硯台和一疊雪白的薄絹狀東西.

韓立眉梢一動,走到了書桌前,將那些毛筆和硯台分別抓到手中把玩了兩下,但又搖搖頭的放下了.

但隨後又伸手將那些薄絹抓到了手中,並一抖的輕輕展開.

結果上面全都空無一字!

韓立臉上並沒有什麼異樣,將薄絹放回原處,神念又仔細在屋掃了一遍後,確定真沒有什麼遺漏後,就毫不遲疑的轉身而走.

他原本就沒指望在這等一看就是門人弟住處地方,有什麼大收獲,自不會在此地多滯留的.

況且這樣的屋還有十幾間,時間太緊下,也不可能每一間都看的太過仔細了.

就這般,韓立將十幾間屋飛搜索了一遍.

結果除了得到幾塊用一種不知名古文記載的玉簡外,就再無什麼收獲了.

這些玉簡是隨意放在一間臥室的床頭邊上,多半也不是什麼重要之物.

韓立也是順手就收了起來,打算等以後萬一弄明了這些古文來曆,看能否從中得到一些有用信息.

畢竟他對真仙界的一切,還是大感好奇的.

他帶著傀儡,重回到了主廳中,又一閃的進入到了另一面的側門內.

同樣經過一段通道,韓立到了另一片並列整齊的房屋面前.這些屋和先前的廂房截然不同,每一間屋都是四四方方,只有一個小門,沒有任何窗口.

並且所有房間完全獨立,互相之間相隔足有十余丈遠.

讓韓立心中一跳的是,這些四方屋表面全都銀光閃閃,竟然遍布淡銀色符文.

正是他熟悉異常的銀斟文.

韓立往這些屋凝望了一會兒,有終于確定這些房間竟然是一個個專供修煉用的密室.

這個現,讓他心中微微一喜.

既然是密室,里面說不定還有以前之人遺留的什麼東西在內,不過望著小門表面密密麻麻銘印的銀色符文,他神色又凝重了幾分.

一般來說,密室這種地方所布置法陣,應該大都是隔音,仿窺探之類的小禁制.但有了先前主殿大門上的那番可怕遭遇,他自然也不會真掉以輕心的.

不過這一次,他倒沒有再讓巨猿傀儡去測試什麼,而是再往身上布下幾層防護後,袖袍直接沖一間密室石門一抖.

一口青色小劍激亽射而出,一閃下,就化為一道丈許長青虹,狠狠斬在了密室大門上.

他竟二話不說准備用蠻力強行破除門上禁制.

密室大門銀光大放,一聲清雞之音從里面回蕩響起.

那銀光看似普通,但青竹蜂云劍竟被硬生生擋了下來.劍光斬在銀光上,仿佛斬到了水面上竟一時無法破開,只能一點點的慢慢消磨此靈光.

韓立見此,心中倒是為之一松.

果然和預料中一樣,門上禁制並不是反擊類型,而且多半在仙界也是非常低階的小禁制.

想想也是.這等十幾間並排一起的修煉密室,怎可能真布下什麼太厲害的禁制在其上.

他不再遲疑的單手一翻轉,一個數寸高大的黑色小山浮現而出,並往身前一拋而去.

"友,的一聲!

小山在黑光中一下化為了丈許大小,並狠狠砸到了銀光之上.

這一次,門上禁制顯然無法承受如此巨力了,當即清鳴之音一頓後,銀光就此潰散消失.

青光一閃,屋門就被劍光硬生生切成了兩半,向兩側倒落而下.

韓立將寶物一收,大步流星的走了進去.

這所謂密室不過七八丈大,里面空蕩異常,除了一個同樣用"甲衣草"編制成的蒲團外,就再無任何一物了.

如此一來,此地倒根本無須用神念掃視什麼了.

韓立只能微歎了一口氣,順手將那蒲團收起後,就倒退出了此間密室.

這樣的密室還有許多間,他並未真大感失望什麼!

用同樣手段,將另外一間石門一破而開後,人就再次走了進去但片刻後,他雙手空空的走了出來.

就這般,韓立一口氣將連破六間密室,但似乎黴運高照,仍然一無所獲.

這讓韓立心中暗叫晦氣同時,對剩余的密室也有多少期待之心了.

不過當"轟"的一聲巨響,第七間密室也被破開,他一走進其中後,口中卻一聲輕咦,雙目驟然大亮起來.

這間密室竟然和前面幾間大不一樣.

房間中不但桌椅齊全,桌上放著三個大小不一的玉盒,和兩個小,瓶.惹眼的,還是一面牆壁上還懸掛著一副金光閃閃的目畫.

此畫表面金光耀目,他也一時無法看清楚所畫內容是何物.

當韓立雙目微閉,片刻後再驀然睜開,結果瞳孔藍芒閃動,終于再也不懼金光的看清楚了此畫,但神色為之一怔.

只見畫中密密麻麻,竟然遍布無數口式樣一般無二的金色飛劍.

這些飛劍姿勢各一,有大有小,大的仿佛擎天巨劍,竟給他一種足有數十丈長可怕感覺,小的卻只有寸許來長,但一眼望去,連劍上花紋都看的一清二楚,猶如近在咫尺一般.

而如此多金劍盡在畫卷中,按理說應該顯得雜亂異常,讓人根本無法分辨彼此.但是此畫望去,每一口飛劍都栩栩如生,並且氣息各異,讓人一眼就能看出千般差異來.

如此詭異的萬劍圖,讓韓立心頭一喜,眼珠死死的望著此畫,身形一動不動了.

僅僅片刻工夫,韓立忽然一聲悶哼的倒退了數步出去,仿佛遭到什麼無形之力的強力一擊.但馬上一扭頭顱,將目光飛從目畫上挪開,再不敢看上分毫的樣.

同時他面上浮現出一抹不正常的殷紅.

"好厲害的神念之力,竟然和真用飛劍斬擊過一般.要不是我本身就精通飛劍之處,並且神念同樣不算弱小.州這一擊,恐怕就要讓神識大損了."

韓立體內靈力在經脈中瘋狂轉動幾圈後,身體異樣也就無事了,但臉上仍然一臉的駭然.

不過韓立定了定心神後,立刻單手一翻轉,手指間多出一疊顏色各異的符策來,再一揚下,頓時十幾道顏色各異的符篆接連激亽射而出,幾個閃動後,就紛紛沒入劍圖中不見了蹤影.

看似詭異的事情出現了.劍圖表面浮現出五顏六色的虛影符文,將金光全都罩在其下,並飛縮小起來.

劍圖散的金光被符文一壓之下,開始不情願的縮小起來,終一閃的徹底消失了.

符文虛影一壓之下立刻還原成十幾張禁制符篆,結結實實的貼在了上面.

頓時劍圖上的各種氣息,一下蕩然無存,仿佛成了一張再普通不過的圖畫.

韓立見此微微一笑,單手虛空一抓下.

劍圖"嗖"的一聲,就從牆上被硬生生扯落而下,落入了其手中.

淡淡青光一閃,此畫立刻自行的卷成了畫軸狀,並一閃的消失了.

韓立這輕吐了一口氣,心中為之一松.

這張萬劍圖也不知是不是此地主人所繪,但州簡單的看了幾眼,就能感受到此圖實在玄妙異常,似乎包含了一種神秘的修煉法門.既像劍一種厲害訣,又像是某種神念秘術.但倒底如何,自然需要他以後慢慢研究能得出准確的結論.

下面,他走到那張桌跟前,袖一拂之下,一片青霞飛卷而出.

頓時那些玉盒和小瓶的蓋全都在霞光中一飛而開.

神念往其中一掃後,韓立卻眉頭皺了一皺.

三個玉盒中,竟然分別放了幾張符篆,表面銘印著複雜異常的銀斟文,但是里面靈氣早已一散殆盡,根本無用了.至于那兩個小瓶卻空空如也,里面隱隱有靈液存放的殘痕.

看來兩個小瓶中原先存放的是某種靈液,但是因為保存不算嚴密,外加如此多年過去導致它們干涸一空了韓立略一思量,卻將那些符篆一收而起.

這些符篆和他懂的的幾種金闕玉書上的符策,大不相同,倒是值得研究複制一二的.

下面,他又將此地密室其他地方搜查了一遍,但再也沒有什麼收獲了.

韓立二話不說的退了出去.

剩余的其他密室,他也沒有放過,但是和前邊幾間一般無二,全都空無一物.

當他從後一件密室走出來後,腳步絲毫不停的向來路飛走去了.

沒有多久,韓立就走出了整座偏殿,站在了殿門外的台上,分朝其余兩間偏殿和主殿前方山道處各望了一眼,臉上露出了沉吟之色.

這時候的石昆和柳水兒,應該到山頂處了吧!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蒲團,殘香,神像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藥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