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束手無策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束手無策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束手無策

曲兒身形再一動下,就一下在遠處消失,出現在了另一塊藥田上空,繼續施法將靈藥紛紛一拔而起.

這時韓立走到了另外兩塊藥田附近,這些藥田中種植的靈藥,都是五六株到十余株之間的數量.

其中只有一小半能夠勉強辨人出來.剩下的大半靈藥,無論人界還是靈界的典籍中都沒有記載了.但就算認出的這一小部分,也無一不是大有來曆之物.

有的是和蝕毒果一般,是靈界早已滅絕之物,有的卻是在靈界也珍稀異常的靈藥.

如此一來,他只需再找到其他一部分相比容易找到許多的靈藥,竟大有可能真湊齊青元所需的靈藥了.

韓立強壓住心中興奮,當即一俯身下去,開始親自采集這些數量較少的藥草,並將它們細心的歸類,分別收進玉匣中.

當他將這兩塊藥田中靈藥采集一空後,曲兒這丫頭卻早已經俏生生的站在一旁.

那三鍾靈藥全都被此女采集好了,整齊的存放在那些玉匣中.

韓立嘀角泛起一絲微笑,和顏悅色的誇獎了此女一句.

曲兒雙目頓時彎成了兩個月牙,一臉笑眯眯的表情.

雖然此女幻化成*人形不久,但當初以白兔形狀跟隨韓立不知s少年了,故而如今跟韓立在一起的時候,絲毫沒有什麼生疏之感,反而德隱連著一股親昵之感.

將藥田中靈藥全都處理一空後,韓立終于竟目光望藥園另一側望去了.

在那里,有十幾個大小不同的藥圃之地,每一個都被數尺高的木柵欄圍住,竟形成了十幾個獨立天地來.

而這些園中之固中的靈藥,或是數丈高的靈樹,或是數尺高的靈花,還有一處竟圍著一處七八丈大的靈泉,泉水中赫然漂浮著一朵銀光閃閃的小巧蓮蓬,神奇異常.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大步走了過去,開始將這些單株的靈藥一一審

視了起來.

但是片刻工夫,他臉上卻滿是無奈的晷芙之色.

明知道這些靈藥被藥園主人單獨種植,肯定價值遠前面的紅羅果

和蝕毒草.

但是無論著拳頭大碧綠果實的等靈樹靈木,還是同時擁有十三種不同顏色的詭異等靈花,他竟然無一認識.

看來這些靈藥原本就不會出現在靈界中的.因該是仙界獨有的靈藥.

頓時玉鏟一個盤旋後,呼嘯一聲的再次在藥圃中一擊而下.同樣的結果出現了,玉鏟仍被毫不客氣的一紳而開.

韓立眼角不禁跳動了一下!

他剛光注意檢查靈藥本身,倒真沒有注意下方泥土中是否另有什麼異常.

當即瞳孔藍芒一閃,往下方泥土一掃而去.臉上一絲訝色閃過.

而這些金絲赫然是精純之極的金靈氣凝聚而成的.

就也不知道,培育此靈樹必須需要這些金靈氣,還是藥園主人對此木過于看重,竟又在地下另行布置一層禁制

韓立眉梢動了一動,略一思量下,卻出了一聲冷笑.

漆黑手掌從袖口中探出,往下方輕熹巨一拍.

一股灰淙淙的霞光從掌心中噴出,往地上一卷之後,就無聲的沒入靈樹根郜的泥土中.

元磁神光專克無行之力,對付如此精純的金靈力應該是手到擒來之事的.

韓立自然如此想的.

但是下邊的一幕卻大出乎他的前科!

灰色霞光一掃而下後,那些金靈氣凝成的細絲並沒有想象中的被輕易一掃而空,而是驟然在上中交織一起,竟形成了一張金色絲網「泛起金色光芒的拼命抵擋灰色霞光的攻擊.

而元磁神光雖然狂卷不已,但一

時間還真無法將它們一擊而散的樣.

韓立臉色真的微微一變了.

韓立目光一閃,面上不禁露出喜色來.

但就在靈術根本剛剛離開泥土的一瞬間,突然"噗嗤"一聲,蜇顆靈木體表竟然立刻詭異的浮現出一層綠森森的火焰來.

此綠焰只是那麼閃了幾閃,整顆靈木連同掛滿枝頭的那些果實,就化為一股青煙的無影無蹤了.

韓立嘴巴假張,有些目瞪口呆了.

好一會兒後,他長歎了一口氣,望著眼前-空空如也的藥圃,滿是郁悶之色.

佚r然此靈木根本無法移植,他就是在大惑惋惜也是無用的.

當即果斷的一轉身,又沖附近的另一藥鋪中的一株三尺耒高,潔白如玉的奇花走去.

此花地下泥土倒是沒有什麼禁制,玉鏟輕易將地面一劃西開,但是當這朵不知名的奇花也從泥土中被挖出的時候,突然體表一顫,就陽春融雪般的化為一灘綠色液汁,滴八泥土中不見了蹤影.

竟一連碰上兩株如此"嬌貴"的靈藥,這只能說他的運氣還真夠差的.

有些不甘心的望了望液汁消失的地面處,韓立有些不甘的哼哼幾聲,但也只能無奈的繼續向下一個藥圃走去.

當下面的其他三主靈藥,每一個在根部一離開地面的瞬間,一個突然枯萎化灰,一個驀然白爆粉碎,後一個體表泛起一層電絲來,將自身一下化為了烏有.

一連五株靈藥都出現這種自滅的情形,就算韓立再遲鈍,也知道蹊蹺了.

這絕對不是什麼靈藥本身無法移植,恐怕而是被藥園主人暗自動了手腳,否則絕不會出現這種邪門的事情.

于是,這時的韓立站在那朵分成十三種顏色的豔麗的拳頭大靈花前,開始上上下下的再次檢查整株靈藥耒.

既然先前神念沒有察看出什麼東西來,自然還只能依賴明清靈目來尋找其中的蹊蹺了.

雙目藍芒刺目之極的閃動下,韓立目光從靈花頂端一直到根部,一寸寸的仔細掃視起來.

可是足足查看了七八遍,仍絲毫異常處沒有現.如此一來,他不禁大為邪氣起來了.連藥園主人所下禁制都無法看破,自然根本談不上什麼解除了.

但眼睜睜的望著如此多連靈界都沒有的靈藥,而置之不理,他自然不會甘心的.

韓立在原地雙手抱臂,滿臉沉吟之色的苦苦思量起來.

足足過了一盞茶工夫後,一聲輕歎後,他喃喃的自語了一句:

"根部一離土中,就會自滅.那多半禁制是下在它們的根部上了.看來只有如此做了!既然沒辦法整株移走,但將種和果矣-強行保存下來,倒不是不可能的……

此話剛一說出口,他立刻望向了眼前豔麗異常的花朵上.

目光一凝下,將一個玉盒往一拋,頓時穩穩懸浮在了花朵正下方.

接著一只飛袖袍一抖,另一只袖口中則潔白如玉的手掌一探而出.

青光一閃,一道犀利劍絲一閃的斬出,直接從花朵下方的根莖出一擦而過,同時一股五色光焰也滾滾而至.

被一斬而落下的奇花,被光焰一卷後,立刻化為一塊晶瑩剔透的五色冰塊,竟被瞬間工夫被冰封了起來.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紅羅仙酒,蝕毒草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銀色蓮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