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星空圖與法決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星空圖與法決


這是韓立目光先後在地面圖案和甲士身上一掃後,忍不住沿著銀戈所指方向往空中望了過去.

結果原本應該青蒙蒙天空,在在不知多高的地方對赫然有一金黃s光團,里面光霞徐徐轉動,顯得玄幻莫測.

此種情形,立刻讓韓立聯想到了"空間節點"的存在.

光團即使不是真正的空間節點,但也絕對是一個類似空間裂縫的存在.

韓立望著看似並不大的金黃光團,目中藍芒閃動之下,露出了幾分驚疑之s來.

難道此處地方還通往其他什麼神秘之地不成?

好一會兒後,他並無其他現的目光一收,又打量了九具甲士數遍.

這些甲士渾身銀光閃閃,穿著仿佛渾然一體的銀甲.但無論甲胃還是手中的長戈都給人一種上古法器特有的化繁為簡風格,上面沒有銘印著密密麻麻的符陣,而只是在幾個重要部位有著幾個若隱若現的金s符文.

這些金s符文一個個玄奧異常,明顯就是金篆文.

韓立雙目微眯了起來,忽然手臂一抬,一根手指朝其中一具甲士輕輕一彈.

"噗嗤"一聲後,一道手指粗細劍氣一彈而出,一閃即逝的就到了甲士肩頭一紮而去,仿佛要毫不客氣的洞穿而過.

但讓人吃驚的一幕出現了.

"砰"的一聲!原本仿佛雕像的甲士手中銀戈一動,銀光一閃,就閃電般斬在了青s劍光上,將其一斬而散.

韓立臉s為之一變,身形一動下,倒退出數步去

單手往身前一揮,頓時一層灰蒙蒙光霞憑空現出,擋在了身前處,一副謹慎異常的模樣.

但下一刻,銀s甲士卻將手中銀戈一收,重恢複了原先指天的姿勢,再次一動不動了.

"傀儡!"

韓立長吐了一口氣,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自語了一句,臉上表情略微一松

不說這些傀儡倒底有多厲害,但是如此多年過去了,無人操縱下還能有行動之力,已經算是驚人之極了.

但也就因為確定了這些甲士傀儡並沒有什麼靈性,韓立心中反微松了一口氣.

無人操縱的傀儡就算本身再厲害,也是個死物,自然沒有什麼好畏懼的.

韓立不再理會這些甲士,一低頭顱下,仔細審吖查起地面上的那個巨大星空圖案.

一開始還覺得只是普普通通,非常平常.但是再多看一會兒,突然感覺整幅星空圖一陣模糊,竟活了過來.

四周景s一陣模糊,他竟一下置身在星空之下,身處這一個玄奧萬分的另類世界中.

原本呆板的日月放出金銀兩s光芒,光芒照射之處,其他大小不一星辰紛紛綻放出清冷的白光,並圍著日月開始有規律的轉動不停起來.

而日月本身也忽大忽小,升起落下,不斷重複的著此循環,歲月仿佛流逝的河流一般,緩緩平靜,但有轉瞬記過.

韓立靜靜看著這一切蘊含天地法則真理的演變,而腦中空空如也,竟什麼事情都沒有去想,也不願去想,只是被動的經曆著時間的飛逝,十年,百年,千年"

仿佛在瞬間工夫,就度過了數以萬計的悠久歲月.

突然他一個激靈後,一股清涼之意從丹田中一湧而出,並自行的沿著經脈在頭顱中轉了一圈.

受這股冰寒靈氣的刺激,韓立一個激靈的出一聲輕哼,整個人終于清醒了過來,重想起了和自身有關的一切事情來.

幾乎在其從恍惚中回過神來的同時,整個星空感應到了什麼,化為一片片光霞的全都碎裂消失.

當韓立徹底清醒之時,仍然站在高台邊上盯著地面的星空圖.

先前經過無數歲月的恍惚,其實不過數個呼吸間的工夫.

韓立倒吸了一口涼氣,急忙將目光從星空圖上悔行挪了開來.

這星空圖竟然蘊含了一種遠他能理解,極其厲害的幻陣.

連他如此強大神念的存在,竟絲毫抵抗沒有的被一下拉入其中.

要不是大衍決自行運轉,強行將他神念拉了回來,恐怕他剛一個不慎,就會永遠墜入剛幻境中,直至在此站到到白骨而不自知的.

但就如此,剛幻境中經曆的體驗如此的真實逼真.讓悠久和現實,感覺和理智這等截然矛盾的複雜感覺,一下充斥了整個心間.

即使韓立心境強大遠平常人,也眉頭緊皺,神s變得奇怪異常了.

他閉上雙目,將大衍決在體吖內運轉不停,開始一點點化解心境上的重重異常波動,不過了多久後,終于勉強按捺住了心境上的巨大反差,並再次睜開了眼睛.

這一次,他自然不敢再去看那星空圖,怔怔的在原地呆了好一會兒後,長歎了一口氣,臉上神s漸漸的恢複如常了.

他隱隱感到剛的一番經曆,雖然危險到了極點,但是這種心境上的一番難得淬煉,給其心志也著實帶了極大的好處.

甚至連神識隱隱都比以前又強大了一分.

這星空圖難道並不是一個簡單幻陣,原本就是磨煉人的心志之力用的特殊禁制.而且既然這星空圖如此玄妙,那擺放中心處的那物自然也有些門道次對.

韓立心中如此思量著,隱隱覺得此種猜想頗為可能,頭顱一扭下,不禁打量起石台中心處的那把翠綠s太師椅.

此椅所用材料非金非木,但是通體翠綠異常,並且隱隱泛起一層晶瑩別透的瑩光.

韓立忽然死死盯住了椅上,面上竟現出了吃驚之s.

原先明明應該空無一物的椅上空,竟然多出了一片懸浮銀s光文,只有寥寥百余字,但靈光閃閃,全是銀蝌文組成.

以韓立過目不忘神通,自然轉眼間就全背了下來.

但它們是如何出現的,他竟然絲毫都不知道.

頃刻後,這些銀s光文碎裂開來,化為點點靈光紛紛沒入下方椅中,一閃的不見了蹤影.

韓立目光一凝,雙目盯著椅不方,但心神還是放在了所記的口訣中.

結果一會兒工夫後,他表情為之一動.

這口訣竟然是一套再簡單不過的激口訣,無頭無尾,絲毫解釋注明言語都沒有.

實在太詭異了!

韓立心中有些遲疑,眼珠微微轉動下,目光在九具甲士和空中金黃s光團,以及下方星空圖和綠s椅上來回掃過,再細想一下剛顯現的那段口訣.

他摸了摸下巴,面上現出一絲若有所思之s,心中隱隱有了一個模糊的猜測.

韓立驀然單手一掐訣,身上金光大放,肌膚上是浮現出一塊塊金s鱗片,竟再次催動起了梵聖真魔功.

接著一聲低喝後,肩頭一抖,身後一道金影一沖而出,一晃的化為原本消失掉的金身法相.

韓立再單手一拍天靈蓋,一道黑光從頭頂一飛而出,一閃之下就沒入了金身之中.

正是他的第二元嬰"小黑".

此元嬰一附身金身後,三顆頭顱中的一張清晰面孔,驟然間雙目一下變得漆黑如墨和靈動如同常人一般了.

隨之金光一閃,身高兩丈如同魔神的三頭六臂金身,飄落到了地上,穩穩的站在了韓立身前處.

韓立見此情形微微一笑,身形一模糊下,在原地化為一股青煙的消失了.

下一刻,在離高台三十丈外的虛空中,一道身形詭異的浮現而出.

韓立雙手倒背的懸浮在那里,身影一動不動了.

他先前早就現,一進入這屏風中空間後,地面上的各種禁空禁制就一下蕩然無存了.

故而如今放心的懸浮在低空處,目光閃動著注視著高台上的一切.

在他心中對第二元嬰一生催促下,頓時金身六條手臂驀然啟動,紛紛作出各種不同的掐訣姿勢,接著一段晦澀古奧的咒語聲,一下那張雙目靈動的頭顱口中-忘語吧-,悠悠傳出.

聲音很慢,但一個符咒都清晰異常,正式先前從椅上浮現的那段銀蝌文法決.雖然韓立第一次接觸,但這麼一個區區激法決,自然還難不道他這麼一位煉虛期存在的.

只不過身處這種須彌洞天的詭異地方,為了小心起見,他卻不敢用真身去激這無名法決的.

第二元嬰操卻可以隨時聚散附身的金身之軀,抵禦各種危險的能力遠不是本體可比的.

而且他動用第二元嬰念出此段口訣,相信絕對和本體念出效果一般無二的,自然是好的替代手段了.

咒語聲在廣場上空回蕩不已,轉眼間就被第二元嬰念動完畢,但是石台上靜悄悄的,絲毫變化都未出現.

金身靜靜站在高台上,面無表情,身形一動不動.

韓立見此情形,卻眼角驟然一挑,目中閃過一絲疑惑之s.

但略一沉吟後,神念一動下,馬上又讓此第二元嬰重念動第二遍起來.

就這樣,在一盞茶工夫後,法決被第二元嬰借助金身之, 一連念誦了三遍.

但當第三遍咒語聲嘎然而止後,無論九具銀s甲士還是空中的金黃光團仍然沒有一絲變化,仿佛這些口訣絲毫效果沒有一般.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甲士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