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爆體與黃金盤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爆體與黃金盤


合體期瓶頸的沖擊,需要神秘能量之大遠普通人的想象.

一股股強大能量在第二元嬰體吖內不停翻滾,讓原本黑氣騰騰的元嬰,體表竟然泛起了一層五色光霞,並讓身軀吹氣般的一下膨脹了數倍.

光柱中的金se液滴似乎也有所感應,與此同時的彙聚幻化金身而出,將第二元嬰包裹進了其中.

巨大能量從元嬰體吖內龐然湧出,縱然金身也無法承受此種沖擊,在第二元嬰沖擊瓶頸的同時碎裂消融.

僅僅一次的沖擊,根本不可能沖破煉虛和合體期間的瓶頸.

第二元嬰不得不在金身消失後,重積攢神秘能量.而剛剛消失的金身,散出紫金se光芒的又一次凝聚而出.

這般一連七八次下來,每一次沖擊都讓第二元嬰體吖內的神秘能量消耗一空.同時因為這股力量過于龐大,也必定讓幻化出的金身輕易的摧毀溶解.但在第二元嬰神念操縱之下,金身會瘋狂的再次凝聚而出.同時開始積聚比上一次強大的神秘能量.

合體期瓶頸的強大遠事先想象,如此多番沖擊下,只是有那麼一絲的松動而已.

離真正沖破此關卡明顯還差的十萬八千里.

韓立的心直往下沉去.

此時的本體,法力修為同樣到煉虛後期頂峰,清涼之氣開始朝身軀各處經脈強行塞去.

一絲絲的膨脹之感,讓他感應的清清楚楚.

韓立心中驚駭交加,但因為那深入魂魄的渾身痛楚,只能讓其勉強維持自身的一絲清明,根本無法另行掐決或催使什麼寶物.

縱然他有滿身神通和驚天寶物,此刻卻根本無計可施的.

而從金se漩渦中噴出的光柱,仍然白光蒙蒙,絲毫不見減弱之勢.

韓立感應著經脈中神秘能量的飛壯大,臉se變得蒼白無血起來.

他很清楚,自己身軀縱然強橫也絕比不過法相金身的威能.

連金身都在沖擊瓶頸的一瞬間,紛紛的碎裂溶解.自己區區一個肉身無法承受任何一次合體期瓶頸的能量沖擊.

光柱中能量固然神奇無比,但是相對普通的靈力來說絕對太過霸道了.

但這種幾乎束手待斃的感覺,他從踏上修道之途以來,幾乎未曾經曆過.縱然心志如石,也不禁有幾分驚惶起來.

再過一小會兒後,韓立身上仿佛塗上了一層金粉,不但身軀金光燦燦,肌膚浮現出的金se鱗片在漲大之下,竟開始互相交融,形成了一層淡金se甲衣.

雖然奇薄無比,只是淡淡一層樣,但是遠遠看去穩約是一件殘缺不全的金se戰甲.

這正是梵聖真魔功修煉到極深境界,可自行形成的本命平衣"梵聖甲衣&qut;

此戰甲現在根本談不上有何威能,防禦能力是比不上天外魔甲的千分之一.但此種本命戰甲勝在潛力無限,可隨主人的修為增加,而一點點自行成長,並且因為是自身凝練而出,在變化和威能揮上自然遠不是其他戰甲可比的.

當然這梵聖甲衣原本也不是煉虛期可以修煉出來的,而是梵聖真魔功進入合體後的一種大神通.

如今在神秘能量強行灌體並外溢一部分後,僥幸提前催出了小半.

雖然現在此甲談不上什麼強大,但是越早出現,自然潛力越大,可以提前用本命真元加以淬煉提升的.

但這種在平常時候讓韓立大喜的事情,但對此刻的他來說,連目光都未吸引過去一次.

他只是心念拼命轉動下,想要在大限來臨前,找出一條保住小命的可靠辦法.

別說在韓立急中生智之下,還真在第二元嬰再一次沖擊合體瓶頸失敗後,想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那就是在身軀即被爆體一瞬間,先一步的的自行引爆法體,借助自爆之力助元嬰逃遁而走.

韓立雖然現在無法催動什麼寶物和法決,但是點燃原本就火藥桶般的身軀,引導其先一步的爆體,卻還勉強能做到的.

雖然同是爆裂身軀,兩者自然大不相同了.

被那神秘能量強行爆體而亡,自然無法控制爆體威能分毫,多半連元嬰都會卷入其中一同化為灰燼.

而自行爆體,卻可以在舍棄一切情況下,控制爆體的威能大小和一定范圍,給主元嬰爭取到逃命的一線生機.

當然這種方法是一種置死地而後生的無奈手段!

他不到後關頭,絕不會真的動用的.

畢竟沒有了身軀的元嬰,下場悲涼可想而知的.

好在儲物鐲中,還有一具芝仙的靈軀.真的只剩下元嬰話,也只能硬著頭皮的附身上了.

不過即使真按照此手段施展了,後能否真的逃的性命,還是兩說的事情.

但除了此法外,他也的確再無任何可行辦法了.

至于第二元嬰,只能讓其聽天由命了.

他如今自身難保,自然無法再顧忌分毫了.

韓立心念轉動下,無奈的如此思量著,心中不禁有些後悔此次的冒然舉動.否則不會落到兩個元嬰同時隕落的絕境了.

再過一小會兒,他經脈各處都傳來了陣陣的刺痛,隨時都會被撕裂開的樣.

韓立臉色連變數下,深吸了一口氣,就開始調動那一絲僅存的神念之力了.

頓時經脈中被填充到了極限的精純靈力和神秘能量稍一牽引之下,開始在其體吖內翻滾沸騰了起來.

盤坐的身軀,體表金光狂閃不定,剛剛形成的梵聖甲衣竟也微微扭曲變形,甚至浮現出絲絲的白se裂縫.

韓立苦笑了一下,望了一眼遠處光柱中的第二元嬰,心中一橫,就要准備徹底激身軀中的所有法力.

如此做法,就仿佛在油鍋中扔進一顆火星一般,可以瞬間引爆整個法身.

但就在這千鈞一之時,異變突起.

韓立一條手臂猛然間變得滾燙無比,一下被洶洶烈火包裹住了一般.

他自然一驚,想神念為之一頓,目光往那條手臂上飛掃了一眼.

露果神se為之一怔!

只見那條手臂後半部分浮現出刺目黃光,隱約一淡黃se印痕若隱若現

"啊,是此寶!"

韓立心中一動起來,一下認了出來.

這印痕正是自行封印起來的玄天果實!

但未等他多想什麼,黃光中印痕一陣扭曲閃動.其體吖內的神秘能量和精純靈力仿佛找到了一個傾瀉之, 瞬間從經脈各處往手臂上印痕狂湧而入.

印痕仿佛是一個無底洞,如此多驚人能量和靈力吞噬下去,竟然只是光芒微閃,絲毫異狀沒有.

片刻工夫後,韓立體吖內的神秘能量就被吞噬了近半之多.

原本性命堪危的局面,竟就這般輕易的化解開來.

韓立心中自是驚喜交加!

而就在下一刻,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那黃se印痕突然光芒一閃,一根黃se木棍在手臂表面浮現而出.正是玄天果實的本體.

此果實方一浮現而出,似乎興奮異常,只是狂閃幾下,韓立體吖內靈力和神秘能量就巨鯨吸水般的一吸而干.

玄天果實一下散出一股驚人的氣息來,隨之沖著高空中的黃金se漩渦微微是動幾下"噗嗤"一聲,一端翠芒一閃,突然間射出尺許長的一道光蒙蒙劍刃來.

劍刃翠亮異常,光滑如鏡,但是在中心處銘印著一排幾個翠se符文,寒芒流轉不定!

赫然是玄天之劍被幻化而出!

根本不用韓立操縱絲毫,此寶就感受到此地對它的大威脅,驀然劍尖沖虛空中的金se漩渦微微一點,一聲清鳴之音直沖九霄.

隨後靈光閃動下,劍刃上驀然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墨綠se符文,接著微微顫抖了幾下.

頓時附近虛空中的天地元氣一陣激蕩,憑空浮現出無數縷五se光霞,齊往玄天之劍上狂湧而去.

轉眼間,玄天之劍光芒大聲,清鳴之聲也一下高昂倍許,沖著高空中的金黃漩渦一斬而出.

一道翠綠劍光浮現而出,仿佛一道九天雷電般的耀眼奪目,一閃即逝下,就到了金黃se漩渦附近,斜著一斬而去.

"轟"的一聲!

乳白se光柱竟在青光一閃下,被硬生生的斬成了兩截,一股仿佛能毀天滅地的法則之力從劍光中滾滾洞現,一下將漩渦淹沒進了其中.

金黃se漩渦頓時嗡鳴聲大作,隨之光芒一閃,竟然化為一件畝許大小的金se圓盤.

此巨型金盤,表面赫然銘印著一副和高台上星空圖一般無二的圖畫,同時四周漂浮著密密麻麻的五se符文.

而一道接一道的乳白se光柱,正從金盤中狂噴而下,拼命抵擋著下方的劍光中的法則之力.

但縱然此寶也是仙界大有來曆的空間異寶,論珍稀程度和價值甚至還在普通的玄天之寶之上,但本身神通可並不是與人爭斗之用的,又怎能抵擋蘊含一界法則之力直接攻擊.

只是片刻工夫,乳白se光柱就被法則之力吞驅散的一干二淨.

附近虛空一陣扭曲,青se劍光就結結實實的斬到了金se圓盤之上.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進階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