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收獲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收獲


一陣脆響傳來!

圓盤爆出刺目的金光,在強大吖法則之力影響下一陣扭曲變形,寸寸的碎裂開來.

這金se圓盤竟然脆弱如斯,頃刻之間化為無數光點,一閃的無影無蹤了.

虛空中,只留下一些淡淡空間波動.

就在這件異寶毀壞的同時,在靈界深海中的某處密室內,一個盤坐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瘦高人影,猛然間一抬,兩團綠火在空洞的眼眶中一下浮現而出口,

將其面容照映的清晰異常!

竟是一個白骨嶙嶙的骷髏面孔,兩團綠火在眼眶閃閃動不已,顯得詭異之極.

在這個骷髏身前不遠出,擺放著十二座尺許高的青銅古燈,上面閃動著大小不一的綠se燈焰.

大的有雞蛋般大小,小的也有拇指粗細.

骷髏頭目中現出一絲驚疑,一歪頭顱的思量了一會兒,似乎想起了什麼,猛然一張口,噴出了一團銀光來.

銀光中,一個巴掌般大小的銀se圓盤浮現其內,除了大小顏se不同外,式樣外形赫然和產寒界內被毀掉的金se圓盤一般無二.

不過,銀se圓盤此刻表面遍布無數細長裂縫,並在被噴出來的一瞬間,出一聲哀鳴的的散消失了.

神秘骷髏頭一見此景,目中"噗嗤"一聲,綠火一下狂漲了數倍,化為了拳頭般大小.

一聲巨吼從骷髏狂湧而出,吼聲驚怒之極!

骷髏頭一下站起身來,爆怒之下,一只骨手突然沖一側虛空中一把抓去.

頓時空間波動大起,一只漆黑巨爪憑空浮現而出,並向一側牆壁一抓而下.

"轟"的一聲巨響,密室一倒的奇厚牆壁竟然被巨爪抓的粉碎.

而骷髏似乎仍未能宣泄心中的憤怒,再沖另一側牆壁一張口,頓時里面黑芒閃動,似乎要噴出什麼東西來.

但就在這時,它目光一動下,突然掃到了地面上的十二盞閃動綠焰的古燈.

它目中綠火一閃,終還是將大口緩緩閉上,竟一下冷靜了不少.

骷髏獠牙一陣亂嚼,好一會兒後,恨恨的哼了一聲,重盤膝坐下

片刻後,密室中再無任何聲響出了.

而那十二盞古燈上的淡綠se燈焰,閃動之下,將此地照映的忽暗忽明.

玄天之劍翠芒一閃,劍刃一閃的潰散消失了,重恢複了木棍般的原來形態.

接著此劍一聲清鳴下,再次化為一團黃光,往韓立手臂上一飄,

頓時一個淡黃se印痕,重在手臂表面婆現而出.

玄天之劍再次的封印了起來.!

韓立望著手臂上的印痕,臉上自然是驚喜交加.

他長吐了一口氣,身形一動下,就要從坑中站了起來.

在金se圓盤被毀的一瞬間,身上的痛楚就蕩然無存了.這讓他大有死里逃生之感.

但韓立顯然高興的有些太早了,身方一站直,還未來及有其他任何舉動時,就驀然感到雙腿一軟",噗通"一聲的重栽倒在地了.

接著渾身麻木異常,身軀各處一時間再無任何知覺了.

韓立心中大驚,急忙神念一放的往體吖內一掃起來.

結果苦笑了起來!

他此刻雖然是煉虛後期頂峰的境界,但是體吖內赫然空空如也,竟然一絲法力都不複存在了.

顯然剛玄天之劍的一斬,固然威能勢不可擋,但也一下將其體吖內的靈力抽取的一絲不剩.這還是在那神秘能量同樣被狂吸乾淨的情況下,否則金身法相不在身側的他,根本無法激玄天之劍並擁有一斬之力的.

現在他只是法力消耗殆盡,沒有大損精血元氣,也沒有讓修為境界大降,已經算是走了大運.

不過因為體吖內各處經脈先前被那神秘能量填充的太滿,不知不覺間有了些損傷,現在能量和法力驟然一空,後遺症自然一下作了起來.

不過韓立並未就此擔心什麼,以他肉身的強大恢複能力,片刻之後就可以治愈這點傷害的.倒是法力消耗如此之巨,恢複起來要頗花費些時間的.

但不管怎麼說,他此刻的心情自然是欣喜異常的.

雖然他有自信和其他普通修士不同,在騰龍丹等各種靈藥輔助下,進階到煉虛後期是遲早的事情,但是如今一下憑空進階如此境界,節省了五六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苦修時間,這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

相比此事,眼下的這點麻煩就微不足道了.

韓立心中如此思量著,嘴角泛起一絲笑意,目光一轉下,卻掃向了高台中心處.

三六臂的金身,正漂浮在半空中,同樣盤膝打坐,六目微閉著.

通過主元嬰和第二元嬰的心神聯吖系,他頃刻間就知道第二元嬰同樣無恙,只是修為一下跨越如此多階,只是在那里拼命穩固如今的境界而已.否則一個不慎,就可能立刻跌落回一兩層下去.

這還是在韓立本體原本就是煉虛修士的情況下.否則第二元嬰若真是一個獨立存在,一下橫跨這般多境界,光是境界巨大差異產生的心魔反噬,就能讓第二元嬰立刻瘋而亡.

但就這樣,第二元嬰短時間內是別想和人動手斗法什麼了.

不經過十余年的打坐靜心,心魔都可能隨時出現,讓其境界不穩的.

不過讓韓立心中嘖嘖稱奇的,卻是如今的梵聖金身.

此金身經過那神秘能量三番五次的融化淬煉,如今體表赫然已經遍布一道道紫金se符文,散的氣息,是一下比以前強大了倍許以上.

梵聖金身原本就非同小可,如果真的威能還能一下倍增,可怕程度可想而知了.

這對韓立來說,自然又是一個意外之喜了.

韓立面上雖然竭力保持平靜,但嘴角的那一絲絲笑意,自然無法掩飾住什麼的.

一個時辰後,韓立身軀一動下,坐直了身,並再次盤膝坐好.

他筋脈中的損傷,此刻已經痊念了大半之多.

單手一翻轉,數個顏se各異的藥瓶出現在了手中,並從里面倒出數顆奇香異常的丹藥,一口全服了下去.

在兩手齊動下,藥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卻出現兩塊翠綠異常的晶石.

韓立二話不說的雙目一比,開始借助藥力之助,狂吸手中頂階靈石中的精純靈氣了.

說起來也真有些好笑.

在前不久,韓立還因為體吖內靈力充斥太多,而恨不得將所有靈力都排斥一空.眼下真的體吖內靈力蕩然無存了,又不得不眼巴巴的再一點點聚納起來.

這種苦笑不得的事情,自然也讓韓立有些無語.

時間過得飛,轉眼間大半日時間過去了.

韓立緊閉雙目驀然一睜,里面一烏精光一閃即逝,似乎法力回複了一些.

他眉頭微皺,但還是緩緩站起身來.

因為他一連跨越兩層境界的緣故,體吖內可以容納的法力遠非從前可比的.此地靈氣濃密遠非外界可比,外加靈藥靈石相助,如此長時間過去了,竟然不過回複了此刻十成法力中的兩成而已,

當然這所謂的一成,足以和他未進階之前的近半法力相比了.

不過眼下,韓立自然不可能真在此地靜吖坐數日,耽擱如此長時間的.覺得已經有了一定自保之力後,再次行動起來.

他並沒有馬上向門外走去,而是一抬腿向石台中心處走去了.

此地貴重的寶物,那個金se圓盤雖然被毀了,但是除此之外留有的其他寶物,仍讓他頗為動心,打算收走的.

眼前這般翠綠椅自然就是其中之一.

剛此椅配合空中金se圓盤時,靈光大放,符文閃動,顯然神妙異常,肯定大有來曆的.

韓立袖一抖下,頓時一片青霞飛卷而過後,靈椅立刻一閃的消失不見了.

目光再往四周一掃後,他身形一動,就詭異的出現在了一具甲士傀儡的身前處了.

相比那把靈椅,韓立對幾具傀儡加感興趣的.

如今這些傀儡在金se圓盤消失的時候,恢複了原先的靜止模樣,再次成了一個死物.

但韓立卻絲毫不敢小瞧儡分毫的.

先前在這些甲士傀儡催動起來時,放出的靈壓氣息之大,幾乎每一具都可比合體等階的存在,若是他真能掌握了這幾具甲士傀儡,收獲之大可想而知了.

心中如此想的,他神識一動下,將一絲絲神念侵入了眼前的傀儡中去.

但片刻之後,韓立臉se一下變得古怪異常了.

這些傀儡的結構竟然簡單粗糙之極,唯一讓韓立無法看明白的是,就是在這些傀儡核心處鑲嵌的並不是普通靈石,而是一塊塊從未見過的血紅se怪石.

這些怪石也不知是何物,表面光滑如鏡,但遍布無數金se細絲,並微微閃動不停著.靈光黯淡之極,仿佛隨時可熄滅的樣.

很明顯先前傀儡的一番舉動,已經消耗掉了怪石蘊含的大半能量.若全力催動下,此傀儡頂多還剩一兩擊的樣.

韓立眉頭皺了好一會兒,但終還是袖袍一甩下,青光一閃下,想將此傀儡同樣收了起來.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爆體與黃金盤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塌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