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追及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追及


大量靈氣急劇壓縮,再瘋狂爆裂產生的巨大靈壓,幾平瞬間撕裂了韓立和石昆等人在禁制入口處設下的幾層禁制法陣.

一道粗大風柱從地下沖天而起,然後四散擴大,幾乎將數里內的一切全都卷入了颶風之中,同時一圈圈的空間波動,瘋狂的向四周滾滾卷去.

韓立等人即使已在千里之外,仍能清楚感受到遠處毀天滅地般的破滅氣息.

三人面se均都微變.

要是他們反應慢上半分,仍滯留在那空間之內,恐怕真要大事不妙了.

"不好.那些角蚩人向這邊來了,用度很,馬上就要到了. "柳水兒忽然失聲起來.

"他們的確現我們存在了,並正在在用秘術鎖定我們口不能再留在此地了,必須立刻分頭逃走.這些角蚩族留在此地如此長時間,肯定圖謀不小,不一定會死追不放的."韓立似乎同時感應到了什麼,同樣神se一凝的低聲道.

現在寶物已經到手,他們原本就准備各奔東西的,現在一聽韓立此話,其余二人自然是沒有什麼意見了.

"既然如此,那石某就先走一步了!"石昆當即沖韓立二人雙手一抱拳,化為一道黃光激射而走,"韓兄,數月後,在云城重聚了. "柳水兒也裂笑一聲的說道.

此女袖一抖下,一只巴掌大的銀se獨木舟激射而出,一個閃動下,就化為了丈許般長,直接出現在了身下處,纖足一動,人就輕巧的落到了獨木舟上.

同一時間,空中波動一起,一團五se靈光從虛空中一沖而出,沒入了柳水兒的懷中,赫然是一只帶翅小貉.

一收回了靈獸,柳水兒再無半分遲疑,足下銀光一閃,獨木舟就出現在了數十丈外,朝另一方向破空飛走.

韓立見此情形,眼角跳動了一下,單手一掐訣,驀然一聲霹靂,背後浮現出一對晶瑩羽翅來.

雙翅只是微微一扇,就化為一道青白光絲激射而出.

幾個閃動下,韓立就遁出了數百余丈之遙,出現在了天空盡頭處.

就在這時,附近破空聲大響,一條白se小蛇顯現而出,一晃之下就飛入了光絲之中不見了,光絲只是略微一頓,就遁全開的激射而出,在天邊處消失不見了.

一會兒工夫後,天空另一方向盡頭處,靈光一閃,十余道遁光聯結一氣,一聲呼嘯的到了韓立等人原先停留的地方,遁光一斂,里面現出了十余名服飾各異的角蚩人來.

為一名青年,頭生金角,臉se陰沉異常,"這幾人倒是機靈,跑的夠.不過我們圖謀大事的時候,竟然有他族人隱藏一旁窺視,若不是我們觸動了禁制,恐怕還無法現這幾人的.決不能就這樣放他們一走了之.冷寒,白果,你二人帶著其他人去追其余兩人,我親自去追這後一人."金角青年咬牙切齒的吩咐一聲.

"蜀黍特使放心.,我二人一定不負所托, "另外一男一女兩名角蚩人,立刻一躬身的應道.

男的四十余歲,身材高大,肌膚生有密密麻麻的鱗片,頭頂一對藍se彎角,彪悍異常.

女的則身材嬌小,面容秀美,眉宇間有一個數寸長的白se短角,身穿一套不知名的銀se衣裙.

二者朝隊伍中的其他人各一招手後,頓時各有三人從隊伍中一飛而出,站到了他們身後.

"你們也跟冷道友一同過去把,我一人就行己"青年一見隊伍中還有四人一動不動.當即眉頭一皺的吩咐一聲.

"可是,特使剩下四人聞言卻一怔,其中一人露出遲疑之se的喃喃起來.

"哼,你們難道忘了,我這次有何寶物在身嗎.就算不動用玄天聖器,以我神通還會怕一名區區上族."青年冷哼一聲,不容置疑的樣.

聽到名叫蜀黍的青年如此言語,剩下四人互望一眼,暗覺有理,當即點頭下,也兩兩一分的加入到青角大漢和白裙女的隊伍中.

隨後這些角蚩人在二者帶領下,紛紛騰空而起,化為十余道驚虹,向不同方向追去.

正是柳水兒和石昆逃走方向.

轉眼間,此地就只剩下金角青年一人.

青年將目光從遠處一收,冷冷望了望韓立消失的方向,單手往腰間一拍.

"嗖"的一聲,一團黃光一飛而出.

一聲龍吟般的長鳴出,一只渾身深黃的蜥蜴般怪獸,一閃的浮現而出.

此怪獸生有六足,背生兩對巨大肉翅,瞬間化為了十余丈長,看起來猙獰之極.

金蛟青年身形一晃,就驀然站到了巨大蜥蜴的頭顱上.

單手一翻轉,一只渾身血紅,但晶瑩剔透的蝸牛,浮現在手心中.

但是此靈蟲大半身軀都縮進殼中,兩根觸須縮成一團,一副懶洋洋的模樣.

金角青年眉頭一皺,另一只手的手指一彈,一股香風襲來,一顆綠豆大小的赤紅丹藥直奔蝸牛激射而去.

原本懶洋洋的蝸牛精神一震,頭顱一晃之下,頓時閃電般的從殼中一探而出,一口就將藥丸吞進了腹中.

青年單手掐訣,口中念念有詞起來.

頓時蝸牛兩根觸須一下伸出的細長無比,對准韓立遁走方向,閃動起耀眼的紅}",金角青年一見此景,目中寒光一閃,抬起一足往身下一踩.

金光一閃之下,六足蜥蜴四只肉翅同時狠狠一扇.

頓時一股黃蒙蒙風沙一卷而起,將其身形徹底淹沒進了其中.

片刻後,當此風沙一散消失後.

怪獸和青年在原處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韓立所化青白光絲以不可思議遁,在空中若隱若現,轉眼間工夫就遁出了十余萬里之遙.

但他在遁光中卻目光閃動,不停的用神念在自己身體吖內外掃視個不停,眉頭微微皺起,從剛開始飛遁後不久,他就感到自己似乎被某種神秘東西鎖定住了,並一直糾纏不放的樣.

而他縱然反複尋找,但卻絲毫頭顱沒有,似乎不是簡單的秘術功法.

如此一來,他縱然飛遁的再,也無法徹底擺脫後面的追兵.

況且,他現在施展的遁術縱然遁驚人,但是同樣消耗的法力也頗為巨大.

以他現在修為大損的情況下,可無法保持這種高多久的,看來只有解決了背後的追兵,能徹底擺脫被人一路追匿下去的局面.

而通過在逃遁途中動用的一些小手腳,他已經知身後追來的角蚩族,也不過只有一人而已.

如此一來,韓立再一次在身上沒有拖到想找的東西後,心念急轉下,殺機頓現.

以他現在的煉虛後期頂峰的境界和諸多大神通,縱然法力大損,但對竹一名同階追蹤者的話,自問絕不成問題的.

心中如此思量著,韓立並沒有馬上停下遁光,而是繼續保持眼下遁,繼續向前激射不停.

一口氣再飛出了數萬里後,韓立自覺背後追來之人即使還有援兵,如此遠距離也不可能馬上趕到了,這方遁光一斂的停了下來.

現出身形的韓立,二話不說的袖袍一揚,數十口青se小劍狂湧而出,一閃即逝下,就消失在了四周虛空中.

接著雙手倒背,抬向來處望去,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了.

沒有多久,遠處天邊呼嘯聲大起,一股黃風滾滾而來.

此風來勢凶惡異常,尚未靠近韓立這邊,就從中先傳出了轟隆隆的驚雷之聲,隨之黃風一卷之下,消失殆盡,遠處現出一頭六足四翅的巨大蜥蜴來.

在蜥蜴頭顱上空,金角青年雙目微眯的凝望著韓立,寒光一閃即過.

"你是哪一族人,似乎不是天云人?算了,不管你是何人,竟然敢偷窺我們之事,就只能死路一條."青年一開口,就說出了冰寒刺骨的言語.

接著也不見他有何舉動,其身下的六足蜥蜴就忽然一聲低吼,體表一下刮起一陣怪風,此獸就一下在原地四翅一展的消失不見了.

而青年卻詭異的留在原處,並不緊不慢的單手虛空一抓.

一團模糊黑影浮現而出,扭曲閃動之下,一下變形拉長,竟形成了一杆黑乎乎的影矛.

韓立見此情形,嘴角抽搐一下,驀然身上金光一放,單手一握,驀然一拳向一側虛空中擊去.

此拳尚未擊實,一金se拳影就脫手射出,一閃之下,竟化為凝聳異常的巨大拳頭.

拳風所過之處,附近虛空竟出爆鳴之音,隨之一下晃動扭曲起來.

"轟"的一聲巨響.

金se巨拳在不遠處一下爆裂開來,化為一輪金se光暈將方圓數丈內一切都罩在了其下.

一聲驚怒獸吼在光暈中突然傳出,接著一團黃芒驀然爆而出,並和金光一下交織撕裂到了一起.

那只六足蜥蜴竟從附近虛空中狼狽的閃現而出,口吐黃芒的拼命抵擋著金光的攻擊.

而就在這時,那金角青年一見韓立似乎有些分心,當即面上獰se一仙,手中烏矛一閃,竟一下從其手中無聲的消失了.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塌陷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銀尺與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