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角蚩圖謀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角蚩圖謀


"轟" 的一聲,尸體卻在倒下的瞬間,血光大放,隨之一下爆裂了開來.

血肉和體吖內殘余真力化為無數血雨,爆雨般的向四周激射而去.

破空之聲,響徹了大半天空.

在血雨中,一道奇淡無比的虛影卻一閃而出,如同鬼魅的撲向了不遠處的那座雪白小鍾去.

正是青年元嬰所化遁光!

他倒清楚的很,知道失去了肉身後,單憑元嬰決難逃出韓立毒手,反想將元嬰先附到了銀se小鍾上,希望借助此鍾玄妙威能來逃得性命,巨猿面對迎面激射而來的血箭,根本不躲不閃,反而面上厲se一閃,胸膛一鼓下,一聲大吼出口.

這吼聲仿佛九天神雷,方一出口就震的附近天空都嗡嗡作響,前方的大片虛空是被音波一卷而過後,紛紛的扭曲變形,憑空現出絲網往的無數白痕來.

韓立所化巨猿這一吼,竟仿佛將虛空都一下震碎的模樣,可見起中蘊含的威能之大了.

那些血雨瞬間爆裂的化為了烏有,同時那道虛影在吼聲威能波及范圍內,只來及出一聲慘叫,就同樣的飛灰湮滅了.

但大出意外的是,那, 雪白小鍾在青年元嬰破滅的一瞬間,猛然一聲嗡鳴,光芒一閃下,也自爆開來.

不過此寶的自爆卻絲毫威能不顯,只是化為一團白光閃動幾下,就詭異的化為無數光點的消失了.

巨猿見此情形,目中藍芒一閃,但絲毫遲疑沒有的身形一動,一閃的沒入虛空中.

下一刻,巨猿又驀然出現在了那頭還和白se巨蟒糾纏一起的六足蜥蜴上空處.

兩只巨拳如同爆風驟雨般的狂而下.

可憐那頭蜥蜴也有煉虛中期的修為,但是在韓立變身巨猿攻擊下,幾乎絲毫反抗之力沒有的被成了一塊肉餅,甚至後連妖丹都被一把硬生生抓了出來.

從肉身中飛遁出的妖魂,則被白蟒一口吞進了腹中,徹底的魂飛魄散了.

巨猿一見這後的敵人也被滅千了,當即體表金光閃動,體形迅縮小.

韓立在空中頃刻間恢複了人形,然後一轉,盯著那雪白小鍾消失的之處,若有所思的目光閃動起來.

就在小鍾在廣寒界自爆的同時,遠在靈界的某處神秘宮殿中,一座被重重禁制包圍樓的高層處,突然傳出了一聲驚呼來.

"怎麼可能!"

呼聲中充滿了驚訝和震怒之意.

在樓入口處,數名金甲甲士筆直站立,卻面無表情,猶如根本未聞樓中傳出的聲音一般.

而在樓高層中,有三名形態各異的角蚩人,望著供奉在一張翠綠玉桌上的一口雪白巨鍾,神se均都現出凝重之se.

其中出驚呼的,是一名年約三十余歲的中年美婦,頭上生有一對翠綠小角,但是單手掩著杏, ,美目中惱怒之se.

桌上的那, 巨鍾足有一丈高,除了大小外,形狀顏se完全和金角青年驅使的那, 小鍾一般無二.

而在玉桌下方的地面上,卻並排銘印著五個金光閃動的微型法陣.

其中四個法陣中都空空如也,唯獨靠近巨鍾的一個法陣上,卻懸浮著一團白光來.

白光和巨鍾光芒閃動,仿佛在互相呼應著一般.

"竟然有一件玄天聖器被毀了,連作為聖器主材料的神鍾真靈都自行飛了回來.看來那名持有這件玄天聖器的弟,已經在產寒界隕落無疑了. "美婦喃喃的開口了,"這有什麼稀奇.廣寒界中不知有多少強族派人進入其中,這個小家伙碰到幾個神通逆天的對手,或者意外遭了界中本土凶獸的毒手,也並非不可能的."另外一名,身穿白袍,眉宇間生有一塊青斑的老者,卻一撚胡須的說道,一副不以為然的樣.

"士心兄,這話可不太對.有複制迷天鍾的玄天聖器在手,哪怕碰到聖階存在也應該自保有余的.況且事先就嚴加吩咐過的,所有隊伍都必須一體行動,實在想不出,能碰到什麼危險,讓持有玄天聖器的核心弟在如此多人護送下,還隕落而亡的.而且現在是半年後了的,哪怕一開始被傳送的再遠,他們現在也應該到達目的地,開始按照計劃行動了.

"後一人,是一名白面無須的藍袍中年人,淡淡一笑的說道.

聽到中年人如此一說,老者目光一閃的沉思不語了.

"不管那名弟如何隕落的,那隊人失去了玄天聖器,也就失去了得到了那東西的機會了. 這可對本族的大計,大有影響的."中年美婦反而恢複了平靜,冷冷的說道.

"沒關系,那東西一共分成了五份.只要其他四隊人得手了,下一次廣寒界再開啟時,仍不會 影響本族計劃的."中年男如此的說道.

"就怕其他幾隊也出了問題.少了一份話,還可以勉強補救.再少一兩份的話,那可就麻煩大了,"老者在沉吟過後,緩緩的說道.

"哪有如此湊巧的事情,萬一真的如此.只說明本族大興的時機,注定未到而已,也沒什麼可抱怨的."中年男含笑的回道.

"話雖如此.但是我們幾人動用了族中不少的珍稀材料,還打了迷天神種的注意,煉制出的幾件玄天聖器,可是有些浪費了. 要知道這些聖器可是針對那些東西的封印而專門煉制的臨時性寶物.雖然威能不比正式玄天聖器差哪里去,但是一年時間一過,就會自行解體消失的.如果沒有什麼收獲,我負責主導此計劃的我們,可不好和其他老家伙交代的."老者眉頭一皺.

"有什麼好交代的.二位難道忘了我們的計劃原本就是一環扣一環,一箭雙雕的嗎?縱然廣寒界之事失敗了,本界計劃卻十有**會成功的."美婦目中寒光一閃的說道.

"此話倒是不假.也該到了結束和天云這次一戰的時候了. "一聽美婦此話,中年男和老者互望一眼後,均都笑了起來.

美婦卻不再說什麼了,一根手指沖金se法陣中漂浮的白se光團一點,頓時那團白光中出一聲悅耳的鍾鳴之聲,就輕飄飄的直奔巨鍾一飛而去,並一閃的沒入了其中.

巨鍾嗡鳴聲出,表面銀se符文一層層的浮現而出.

韓立自然不知道,自己擊殺金角青年之舉,無意中破壞了角蚩族的一件大計.

此刻,他整個心神都沉浸在了剛變化成巨猿後的那種一拳擊殺強敵的體悟之中.

顯然驚蟄決的威能也是隨著修煉者的境界提升,威能也倍增的.和上一次變身不同,進階煉虛後期的他,此神通的可怕威能真正展現而出.

變身成巨猿的他,肉身和神力的增幅,幾乎讓他有一種甚至可以和合體期存在大戰一場的沖動.

好在他心境,經過那副星空圖幻境的歲月洗滌後,總算變得比以前加沉穩了. 這仍能保持身心的平衡,不至于出現心境失去控制的情形.

不過相比此事,他對雪白小鍾一下莫名消失的事情,也大感可惜之極的.

這件疑似玄天之物的寶物,實在神妙異常,若是能搶到手的話,可以讓他實力大增的.

但既然此寶詭異的消失不見了,他也只能無奈的熄了此心思了,將青年遺留的寶物一收後,就化為一道青虹的破空離去了.

片刻工夫,韓立就出現了數萬里外的高空中了.

在遁光中,韓立開始細思量自己下邊的計劃了.

雖然他已經協助柳水兒二人將是段天刃和彩流罌想要的東西取到了手了,但是當初先答應石繭族取的一些煉器材料還未到手.

固然段天刃說過,只要幫其將禁制中寶物取到手,此事不必放在心上的.但他可不願被石繭族將此事當借口,阻撓借用那級傳送陣的大計.

故而心中一思量那礦點所在之地和剩余時間,自覺時間還充足,還要往那處礦點跑上一趟的.

不過在此之前,他必須將先前損耗的法力,先恢複了再說.

這廣寒界如此凶險,他縱然修為大進,也不敢有絲毫大意之心的.

韓立心中思量完畢,當即一調整方向後,向遠處激射而去.

小半日後,韓立在一片看似普通的小樹林上空停下了遁光,現出了身形.

他在空中略一盤旋,雙目藍芒閃動的四下掃了幾眼後,似乎覺得沒有什麼危險了,當即化為一道青光的直接落入到了密林中.

韓立找了一個顆數人無法抱過來的參天巨樹,沒入樹根處的一個樹洞中,然後抬手射出數杆陣旗,在洞, 處消失不見,組成了一個角易的隱匿法陣,將樹洞一下遮蔽起來.

袖袍一抖,一道黃光從袖中一飛而出,一個閃動後,一只毛聳聳小,獸落在了地上.

正是豹麟獸!

此獸當初吞噬了三目暗獸的幾顆妖丹後,一直在靈獸環中沉睡,前不久剛剛蘇醒的樣.

它雖然已經煉化了那些妖丹,但從外表上看去似乎並未太大變化,只是身上多出了一些漆黑花紋,並且散的氣息卻略有些不同起來,讓韓立都一種微感危險的樣.

這讓他不禁多打量了此獸兩眼.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巨猿凶威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飛虹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