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混元尺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混元尺


"砰"的一聲後,金光一下爆裂而開,從圓盤中噴出一道道銀符向山峰各處激凡射而去.

銀光閃動下,符文粉粉沒入山石中,然後在山腹中飛的穿梭不停起來.

韓立靜靜的懸浮在空中,面無表情的不再有任何舉動了.

一盞茶功夫後,下方虛空中的圓盤,突然一聲嗡鳴聲響起.接著金光大放起來.

韓立見此情形,眉梢一挑,單手沖下方一抬,

圓盤一顫之下,沖高空激凡射而來,一閃即逝後,詭異的出現在了手心中.

韓立低掃了一眼.

圓盤表面浮現出一團刺目光團.

他嘴角抽搐胰腺癌,體表黃光一閃,立刻向下方山峰激凡射而去

無聲無息,一下沒入了山峰中,並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度在山腹中飛遁著,

只是片刻工夫,他眼前一亮,一個巨大的窯洞詭異的出現在了下方.

一顆頭顱大小的音色光團,懸浮在窯洞中間處,紋絲不動.

整是由先前從圓盤中飛出的銀色符文凝聚而成.

遁光一斂,韓立就出現在了窯洞之內,目光飛的向四周一掃,頓時現了數個蜿蜒的通道和這里相連著

他神色動了一動,大步的向其中一個通道走去.

通道中漆黑異常,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但韓立隨手一揚下,就有數顆白蒙蒙晶石從袖中一飛而出,在其頭頂處盤旋不落起來

如此一來,通道中自然變的如同白晝了.

韓立只走了一小截後,就將神念放出,向四周坑坑窪窪石壁一掃而去.

結果片刻後,他腳步一頓,再以張口

一道青光一噴而出,一閃,就擊在了石壁上

石壁在犀利劍光下,如同豆腐般的被一切兒開,轉眼間,一個直徑尺的石洞浮現在了石壁上

"當"的一聲異響,從黑洞中詭異傳出出,在狹小通道中顯得異常清晰.

韓立聽到後,臉上卻現出一絲喜色來.

單手一掐訣,沖洞中虛空一點.

"嗖"的一聲,一口青色小劍從里面激凡射而回,劍身上赫然洞穿著一黑紫色的不知名礦石.

"果然是這里了. 儲量倒還真的不少,要全帶走的話,恐怕要多花費幾天工夫了. "韓立抬手收了飛劍,將礦石抓到手中,細看了兩眼,喃喃的自語了一句.

他自然不會真自己留在此地當礦工,當即一手往儲物鐲中一拂下,數團靈光一飛而出,身前多出數只形狀各異的傀儡.

這些傀儡都是他在人界煉制的,等階雖然極低無比,但是當一名苦力礦工還是綽綽有余的.

韓立再一拍頭顱,將第二元嬰也放了出來,好留在洞窟中負責眾傀山儡的活動後,自己就施展土遁術,到了山頂處.

這時,曲兒也帶著數以萬計的飛虹魚妖丹從湖面處飛了過來,並將裝著妖丹的儲物鐲交給了韓立.

他檢查過後,大為滿意,口中誇獎了幾句後,就將儲物鐲小心的收好.

"主人,曲兒感應到這座島上似乎有不少靈藥,小婢去將它們采來吧."曲兒猶豫了一下,忽然這般的沖韓立說道.

"靈藥?你本身就是天地靈物之體,有此感應的話,多半不錯的.好吧,此地並沒有什麼厲害的凶獸,時間也充足.你去尋找一二吧."韓立聽到這話有些意外,但也沒有阻攔之意,思量了一下後,就點點頭的同意了.

"多謝主人,那小婢就去了. "女童喜笑顏開起來.

隨之她白光一閃,化為一團靈光騰空而起,一個盤旋後,往附近另一座翠綠山峰激凡射而去.

韓立笑了一笑,當即在附近找了一塊巨石,隨意的盤膝坐下.

柚一抖.

十幾道顏色各異的陣旗激凡射而出,幾個閃動下,紛紛沒入四周虛空中不見了蹤影,

"噗"的一聲.

一層五色光幕浮現而出,將整座山頭都罩在了其中,但是一閃之下,又詭異的消失不見.

從空中遠遠看去,此地似乎乎和先前沒有多大區別,只是原本應該盤坐在巨石上的韓立,變得蹤影全無了.

他布置好了禁制後,這放心的單手一掐訣,身金光大放,背後一道金影一沖的浮現而出.

正是梵聖法相.

沖法相一點.

頓時三六臂法相體表紫色符文一閃,就幻化成了金身,站立在身前處一動不動.

韓立雙目一眯,上下打量著金身好一會兒,忽然單手沖其一招.

金身三顆頭顱中的一顆,一張口,竟噴出了一團銀光來,里面隱隱包裹著一物.

正是當日斬殺那名金角青年,收取的銀尺.

此寶雖然不是玄天之寶,但是當日也表現的玄妙異常,威能不可小瞧,多半也是通天靈寶等階的寶物.

他心中一直尚未確定,此刻有空閑拿出來加以辨認一二.

銀尺一閃之下,就被攝到了手中.

韓立一邊手指在銀尺表面拂動,一邊緩緩閉上雙目,將神念探入了其中.

神色始終平靜無波,不知過了多久後,雙目驀然一睜.

"混元尺"竟然是一件通天靈寶,只要將里面記載的通寶決修煉一下,就可以驅使此寶了.

他低語了一聲,隨之捏著銀尺的手掌青光一閃,將一股股精純靈力注入了寶物中,

下一刻,銀尺出了長鳴之音,一顫之下驀然從表面噴出一片銀色光幕來.

在光幕中一排排上古文字,整卒的浮現而出.

韓立目光閃動下,就將"混元尺"的通寶決默記在心,手腕一抖下,頓時光幕一散,寶物也一閃的消失了

隨後,他又將金身一收,雙手掐訣下,開始修煉這"混元尺"上的通寶決了.

時間過的飛,三日時間一閃即過.

以韓立現在的煉虛頂峰修為,自然無需像當初虛天鼎那般修煉如此長久.

短短三日時間,就將此寶的通寶決修煉完成,將此尺可以打消隨心的收入了體吖內.

而在這段時間內,下面的那些傀儡也將山峰中暗藏的不知名礦石挖掘的七七八八.

估計再過一日光景,就可完成任務了.

在此期間,曲兒這小丫頭也從島上采集到了不少的藥草,其中一些還真是靈界罕見的靈藥.

這倒是一個意外之喜.

不過一連兩日沒有出什麼事情,曲兒這丫頭膽倒也大了不少,竟開始在附近的湖底處,去尋找一些生長極其隱秘的靈草.

韓立因為正修煉那通寶決到關鍵之處,只是傳音叮囑了她兩句後,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但當然,他自然將一縷神念留在女童身上,以防真有什麼意外生.

結果也不知是有先見之明,還是注定要有一場麻煩.

在他將通寶決修煉完的半日後,正在山峰上打坐養神的時候,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忽然間臉色一寒,冰冷之極的說了一聲"找死",就一下化為一道青虹沖出禁制,朝某個方向破空飛去.

幾個閃動後,驚虹就一下消失在天邊盡頭處.

幾乎同一時間,在離島嶼數百里的湖面上上空,三道遁光驚惶之極的向島嶼所在方向激凡射而走.

一團白光中有一名矮小人影,赫然正是曲兒.

而在離他們數里外的後方,則有四輛三角形的古怪戰車緊追不舍.

這些戰車每一輛都不過數丈大小,但是表面綠鏽斑斑,靈光黯淡,甚至還有些殘破的樣,但是遁之實在駭人聽聞,一個晃動下,就無聲滑出數十丈遠去.

縱然曲兒也是精通遁術之人,也只能一點點的被後面戰車拉近距離.

至于前面其余兩道遁光中人,飛遁度甚至還在曲兒之上,甚至勉強可以和後面飛車,保持距離不變的樣

"嘎嘎,月道友,你已經在前面一戰中大損元氣,現在縱然激潛力,又能跑到哪里去.識趣的話,將你們手中的九焰草交出來.我倒可以讓你兵解,再修來生去."一個嘶啞難聽的男聲音,一下從後面一輛飛車中傳出,似乎已經有些不耐的樣.

"哼,本仙就是將此靈草毀去,你們也別想再得到半分去."前面一道藍蒙蒙遁光中,一個冰寒的女話語響起.

"月仙何必和他們廢話.他們竟然在得到寶物後,立刻翻臉暗算我等,決不能再相信半分的.

"另一道灰光中,也響起一個老者憤怒異常的聲音.

"胥老放心,經過先前之事,本仙要還相信他們之言,真是可笑之極的事情."女聲音一緩的說道.

幾乎同一時間,老者耳中卻響起了女隱秘的傳音之聲:

"胥老,是此方向不錯吧.我們恐怕真無法堅持多久了. "

"應該不錯的.先前的法器反應,這方向應該有我們天云之人在附近是.後面那個女童,氣息有些奇怪,好像是什麼東西修煉成形的, 多半是此地其他隊人攜帶的靈獸.我們被他們種下了印記,也只能冒險賭上這一把了. "老者大聲的說著其他話語,但暗地里同樣向女傳音回道.

女聽了這話,輕歎一聲的不再說什麼,只是全力催動遁光激凡射向前了.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真火克敵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戎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