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入城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入城


韓立將目光一收後,單足輕輕一踩,飛車立刻向下方徐徐落去.

以青se飛車巨大,下方的一干青冥衛自然造就現了他們蹤影,當即一道道神念立刻掃了過來.

韓立袖一拂,青光一閃,飛車驟然間消失不見了.

五人當身形一動,紛紛在傳丅送法陣附近落下.

"咦,隊長!"一聲驚呼,突然從一名青冥衛口中傳出.

韓立一聽這話,微微一怔,目光一掃後,在這些青冥衛中間現了一名碧眼大漢,容貌竟異常的熟悉.

大漢,赫然是當年他在天淵城帶領的十名黑衛中一員"卓沖".

此刻的他,已經從元嬰後期進階到了化神初期,並一臉吃驚的望著韓立.

"原來是卓道友!恭喜道友也已經成為青冥衛了."韓立臉上笑容浮現,並緩緩的說道.

"真是隊長!咦,隊長仙莫非進階到了煉虛境界!"卓沖一見真是韓立,先是一喜,隨後又一驚的問道.

他神念一掃而過,竟無法看出韓立的修為深淺,自然想當然的如此認為.

"這些年在外面流浪了一陣,的確進入了煉虛境界.倒是沒想到,還未進城就先遇到了卓道友.當年隊中的其他道友,現在都還好吧."韓立微笑的問道.

"怎麼說呢.當年隊長離開後不久,異族就來攻大天淵城了.他們中小半都隕落在了此戰中,剩下的幾人有人選擇離開了天淵城,現在還留在天淵城的只有我和許仙二人了."卓沖如此的說道.

"許仙還在城中?"韓立一聽此話,目中異se一閃.

此女可是冰魄仙的後人,正是他完成天云族的翁姓青年交代之事的線索,自然大為關心起來.

"許仙同樣進階到了化神境界,並且還進階到了中期,現在帶領著一隊黑衛.對了,許仙可是多次提到隊長的.總說當年要不是有隊長的指點之恩,也不會有她現在的境界."卓沖笑嘻嘻了起來.

似乎他認為韓立和此女有些什麼不為人知關系一般.

"呵呵,我當年也只是隨手而為而已,哪談上什麼指點.

許仙能有現在成就,自然是她本人資質過人了."韓立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

卓沖笑了一笑,並未接口什麼了.

而儒生四人一見韓立竟認的卓沖這名青冥衛,心中的後一絲擔心也為之一松了.

看來這位先前所說的出身天淵城言語,竟句句屬實.他們倒也不用擔心對方是異族幻化而成,是想接近他們混入天淵城的人了.

此種事情,在以前可是屢見不鮮的.

儒生也認得卓沖,眼珠微微一轉下,沖卓沖一抱拳的說道:

"原來韓前輩和卓兄認識,這真是太好了.我等也是蒙韓前輩出手相救,此次得以回到此地的."

"怎麼,四位道友遇到了危險."卓沖有些意外了.

"何止是危險,我們四人差點命喪一頭煉虛級石元龜之口了."儒生苦笑的說道.

"呵呵,我們隊長當年就能以化神級修為擊殺煉虛級異族,現在擊殺一頭區區的石元龜,不成問題的."卓沖嘿嘿一笑的說道.

聽卓沖這般一說,儒生幾人連連點頭的表示贊同.

"以後有機會再和卓道友聊吧.我還有些要事要辦,就先進城去了."韓立卻似笑非笑的說道.

"是,是卓某疏忽了.隊長肯定是從極遠地方來到此地的,一定大為疲倦了."卓沖這有些恍然,急忙將身形一側,讓出了後面的傳丅送法陣.

韓立沖卓沖略一點頭後,就沒有客氣的進入了其中.

光芒一閃下,人就驀然傳丅送不見了.

儒生幾人自然也跟了過去,同樣在法陣嗡鳴中不見了蹤影.

卓沖望著空空如也的法陣,則一臉的惘悵之se.

"卓兄,你真認得這位韓前輩?"

"他真是你當年的隊長?能以化神修為就能擊殺煉虛級存在?"

"我們怎麼無法看穿他的修為境界!難道修煉了什麼特殊神通?"

剛在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其他青冥衛,在此時忍不住的紛紛開口了.

"當然不假.這位韓隊長,當年名頭在青冥衛中可是絕對不小的.一身神通甚至連普通天衛也不一定是對手的.當年卓某在其手下也是受益匪淺的,否則不一定能進階化神成功的.如此長時間沒見,他果然也進階到煉虛境界,現在神通自然是深不可測了.你們無法看穿他法力修為,倒是毫不奇怪."卓沖回道,同時心中卻不禁暗自猜想韓立這些年來的行蹤.

但是他自然萬萬不會料到,韓立在天淵城消失如此多年的原因,竟是一直在外面流浪至今,甚至還到了其他大灬一趟.

同一時間,韓立在靈光閃動中出現在一座看似普通殿堂中,並緩緩走出了傳丅送法陣,向四周打量了幾眼.

儒生幾人在片刻後,也同樣傳丅送了出來.

"已經到了天淵城,我和幾位道友也該分手了."韓立轉身的沖四人說道.

"多謝前輩對我四人的大恩,我等現在暫時居住在春眠中,前輩若是有何差遣的話,絕不會推辭的."儒生深施一禮,誠懇異常的說道.

若沒有韓立,這一次肯定難以死里逃生,此話倒是說的真出自肺腑之心.

"春眠!我知道了.以後說不定還真有麻煩幾位道友的地方."韓立深望了儒生一眼,點了點頭,隨後大袖一甩下,自顧自的向殿門處走去了.

儒生微微一怔後,和其余三人,;同樣做出恭送之態.

走出了殿堂,外面赫然是一座方圓百丈巨廳,一些人p..正從巨廳四周的其他幾處殿堂中進進出出,但是人數並不太多的樣.

不過在巨廳出口處,卻仍有兩排青冥衛手持一塊塊"異靈盤",仔細檢查每一位進出的修士.

而在這些青冥衛身後,還有一名一身金se甲衣的天衛,雙手抱弊的冷冷注視著巨廳中的每一人.

"煉虛中期!"韓立一眼就看出了那名天衛的修為,略一思量下,就毫不遲疑的走了過去.

城外法陣的那些青冥衛,只是負責看守傳丅送法陣不被異族和一些獸類破壞掉的,此地守衛是真正負責驗證進出之人灬身份的.

天淵城的原本對進入蠻荒世界的所有人,都會放臨時in的通行令牌,韓立如此多年未返回天淵城,自然沒有此物,倒有些麻煩的.

巨廳中原本就沒有幾人,煉虛級存在是只有韓立一人而已.

那名天衛目光立刻一閃的望了過來.

韓立面上絲毫異se沒有,但是原本用秘術收斂的氣息,卻不再有任何掩飾的放了出來.

那名面容枯瘦的天衛,頓時面se一變,目中露出了吃驚之se.

"在下玉靈,道友修為驚人,敢問尊姓大名,出身何處?"這名天衛一等韓立走到近前處,竟身形一晃,鬼魅般的出現在其他青冥衛前方,客氣的沖韓立雙手一抱拳的問道.

"在下韓立!至于出身,嘿嘿,三百多年前,在下還是天淵衛中的一員呢"韓立嘴角一動的說道.

"天淵衛!道友莫非是說笑.楊某在此城擔任天衛數百灬年之久了,所有天衛沒有一個不認識的.什麼時候見過下."這名天衛先是一呆,隨即面se一沉下來.

韓立聽到這話,只是嘿嘿一笑,突然手一揚,一團青光飛來過去.

枯瘦天衛瞳孔一縮,單手虛空一抓下,就一把將青se光團攝到了手中.

赫然是一塊青幽幽玉佩.

玉佩一面銘印著一些銀斟文,另一面則刻著"丙五十六"等幾個淡金se文字.

正是韓立當年的青冥衛令牌!

"青冥衛?"這名天衛有些難以置信了.

"不錯.道友覺得有何不妥嗎?"韓立淡淡的說道.

"不妥倒是沒有.不過在下需丅要先驗證一下令牌可."楊姓天衛干笑一聲,謹慎的回道.

"沒關系,道友盡情自便."韓立從容的回道.

枯瘦天衛點點頭,兩手一搓下,玉佩立刻閃動起淡淡青光了.

"不錯,的確是青冥衛的令牌不假.不過道友的青冥衛編號,早就在一百多年前已經取消了.道友已是自丅由之身了."枯瘦天衛手中靈光一斂下,面上全是奇怪之se的說道.

"在下當年完成了一件九死一生任務,任務完成之時,就算是自丅由之身了."韓立並不覺得奇怪,平靜的回道.

"九死一生任務.三百灬年前?枯瘦天衛雙目一亮,似乎一下想起了什麼,有些吃驚起來.

"看來道友也記得當年的事情!"韓立嘿嘿一笑起來.

"原來道友是當年執行那些任務中的一員.真是失敬了.道友沒有問題,可以離開了.

不過這塊青冥衛的令牌,我卻要收回的."這名楊姓天衛面現幾分敬意,雙手一抱拳的說道.

"這個自是應該的.在下也是因為多年未回城,並沒有其他證明身份之物,只能拿出此物的."韓立輕描淡寫的說道.

枯瘦天衛點點頭,單手一揮下,那幾名青冥衛立刻讓開了通道.

韓立不客氣的遁光一起,化為一道青虹的飛出了巨廳.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重返天淵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驅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