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谷家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谷家


梵聖法相並未凝結金身出來,但是六條手臂各自掐決,兩顆面孔清晰頭顱嘴唇微動,在默默念動什麼.

片刻工夫後,陣陣的梵音之聲,在密室中回蕩而起

同時韓立面上金光流轉,體表肌膚一陣蠕動下,一塊塊金色鱗片浮現而出.

明顯是梵聖真魔功運轉到了極致的表現.

懸浮在四周的九個銀色圓盤,在微微顫抖之下,也開始刺目耀眼,並傳出了嗡鳴之聲.

此聲和密室中回蕩梵音交相呼應,竟天衣無縫般的融為一體,沒有絲毫相沖刺耳之處,猶如原本就同出一源一般.

"噗""噗"兩聲,韓立和梵聖法相背後,.驀然各有一圈金色光暈浮現而出.

法相背後光暈明顯比下方的大上一圈,但是論凝厚程度,卻又大大不如下方光暈.

韓立口中一聲低哼,手中法決一變.

兩個金色光暈滴溜溜一轉下,無數金色符文從光暈中心處狂湧而出,每一個都金光燦燦,耀眼異常.

凝神細望一下,就可現這些符文竟全是金篆文.

仿佛受到了金篆文的召喚,九個銀色圓盤也異變突現.

在嗡鳴聲中,一個個拳頭大的銀色符文從圓盆中飛飄出,並金色光暈中激射而去.

這些銀色符文則分明是銀蝌文.

轉眼間,金銀兩色靈文同時出現在光暈中,並且越來越多,片刻後就遍布光暈各處.

但仍有大量符文不停冒出,瘋狂的湧入其中.

韓立身形一動不動,但原本毫無表情的臉孔,露出了吃力之色,並且隨著光暈中符文的增加,一點點的明顯起來.

一小會兒工夫後,韓立雙目一下圓睜如鈴,同時一聲晴天霹靂般的大喝.

頓時九個銀色圓盤同時一聲尖鳴的爆裂而開,化為團團銀光憑空消失了.

而韓立背後金色光暈也一下瘋狂旋轉起來,並不斷模糊的變小起來,其中金銀符文也一閃的同樣縮小.

結果不過幾個呼吸間的功夫,數以千計的符文竟化為了米粒般大小.

金色光暈本身也化為拳頭大小的一個金燦燦的詭異光球.

高空的另一個金色光暈,在梵聖法相催動下,也同樣化為另一顆金色光球的徐徐落下.

隨後光芒一閃,巨**相就一閃的不見了.

如此一來,韓立身旁只剩下兩顆光球輕輕浮動著.

韓立,臉色凝重異常,一根手指沖二者分別輕輕一點.

"嗖""嗖"兩聲後,兩顆金色光球一閃之下,沒入其眉宇中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韓立額頭上始浮現出豆粒大的汗珠來,身軀一下暴漲一圈,四肢肌膚也開顫抖起來,一根根粗大的虯勁從鱗片下彈跳凸起.

仿佛有什麼東西正在韓立體內肆虐逞凶,讓他滿臉的痛苦表情.

一會兒工夫後,韓立整顆頭顱一陣靈光閃動,驀然被一層紫金異芒包裹了其中,並忽大忽小的漲縮不定著.

而面孔上則有一些金銀符文一會出現,一會兒消失,仿佛有什麼東西想要從中逃出,但又被強行拉了回去.

看起來實在詭異無比.

韓立卻在此時閉上了雙目,兩手法決車輪般的不停變化,仿佛在拼命催動著什麼,讓體表金光忽暗忽明的狂閃不定著……

同一時間,在洞府所在的山峰上空,也出現了驚人的景象.

原本萬里烏云的碧藍天空,忽然間狂風大作.

接著整個天空為之一黯,大片陰云浮現而出,將百里內的天空全化為鍋底一般漆黑.

原本大作的狂風卻驟然為之一斂,隨之一股寒流不知從何處湧出,在云中肆虐起來.

一波拳頭大小的藍色冰雹狂砸而下後,鵝毛大雪又從空中傾盆而下.

片刻工夫後,此區域化為冰雪天地,到處晶瑩一片,猶如冰川極寒之地一般.

大雪還未完全停下,一股燥熱颶風就在云中狂卷而出.

原本奇厚無比的陰云竟在被一吹而散,一道道陽光瞬間傾瀉而下.

這時無論誰身處山峰上,看到現在天空都不禁會勃然色變,倒吸一口涼氣的.

現在正當午時,原本應該同時浮現的幾個太陽,此刻只剩下一個還在閃閃光,其余太陽竟全都一下消失不見了.

而僅剩的太陽,隱隱呈現出金黃之色,蔚藍的天空也不知何時化為了淡銀之色.

金銀交映之下,讓整片區域一下身處另一個神秘世界一般.

不過若是有人一口氣從韓立所在山峰飛遁出數百里外,卻可現驚人天象竟一點點的平淡起來.

一旦飛出三百里外的白茫茫霧海,空中仍是數個驕陽並列,而天空也蔚藍如初,只是霧海上空有淡銀光霞閃動不停.

倒是從同一方向傳來的"轟隆隆"異響聲,讓周邊原本就心懷警惕之心的不少修士,紛紛一驚的從洞府中飛遁而出.

他們或屹立在山頭之上,或直接驅動寶物飛到高空處,全都往霧海方向望去,均是一臉的驚疑之色.

在離霧海不過十余里的一座山峰上空,有十幾人懸浮在千余丈高空處,同樣望著遠處的霧海.

一名面目清秀的白袍人,三十余歲模樣,但顯然身份遠高其他之人,腳踩一口白色巨劍站在前方.

其余十幾男女老幼都略靠後一些,望向白袍人的目光,大為恭謹.

"這人真只是三日前到占去的旭日峰?"白袍人臉上異色一收後,頭也不回的問了一句.

"啟稟叔祖,這人的確是三日前降臨旭日峰,並用強大神念之力,同一時間將附近修士全都驅逐乾淨的.侄孫有一名元嬰後期的好友,當初也在此區域中.據說在那神念之力下,根本無法立足,一身法力都當場壓制的無法轉動分毫,巨這絲毫不敢反抗的乖乖離去."一名須潔白的老者,略一低身,恭敬的回道.

"哦,單純神念之力就可隔空完全壓制區區一名元嬰修士,雖然有些困難,我也勉強做到.但同一時間,同時壓住十幾處洞府的修士,這絕不是煉虛修士能做到的了.即使煉虛大成的修士也不太可能."白袍人神色有些怪異,緩緩的說道.

"叔祖的意思是,這位前輩是合體存在"白老者面色大變,一下失聲起來.

其他人聞言,也同樣嚇了一大跳,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單從神念之力強大上說,應該很有可能.但不排除這人,是借用什麼異寶的威能,或者本身修煉有什麼特別強大的神念秘術."白袍人並略一沉吟後,並沒有十分肯定的說道.

"原來如此"白老者心中微微一松,似乎覺得這個說法還能接受一二.

"哼,這只是我的猜測之言而已.就算此人不是合體修士,也肯定是煉虛期存在,並且十有**修煉到大成境界了.你們千萬別招惹此人.對這樣的高階存在,我們真靈世家也只會極力交好,絕不會交惡的."白袍人面色一沉,冷冷的吩咐道.

"侄孫怎敢去觸怒這位前輩的.要不是叔祖正好路過此地,侄孫一脈甚至都有馬上搬離此地,另行尋找家族落腳處的意思."白老者卻苦笑了起來.

"搬離這倒不用的.這人當初既然只是用神念驅逐他人,看來只是有些霸道,並非什麼心狠手辣之人.而且看眼前天象,這人是借用此處地方,是修煉某種了不得的大神通,也並非另有什麼圖謀.既然選在此處偏僻地方,應該是一名沒有歸屬的散修.若能拉攏進家族擔任客卿長老職位的話,足以讓我們谷家實力大增的.如此的話,我倒要在你這里多待一段時間,看看能否先交好下此人了."白袍人目光閃動後,卻如此的說道.

"叔祖願意在侄孫這里暫住,是我等一脈的天大榮幸."白老者聞言,不禁大喜起來.

他這位叔祖可是一名煉虛初期存在,在暫住他們洞府這段時間隨意指點他們一二,都足以讓他們一脈弟受益匪淺的.

畢竟他作為谷家的一脈分支的族長,也不過是一名元嬰後期的修士.

白袍人點對老者的態度很滿意,略點下頭後,目光又向遠處霧海上空望去,心中不禁暗自思量人族的何種大神通,會呈現此種天象的.

但煉神術乃是真仙界的珍稀秘術,這位縱然是真靈世家的高階存在,看了半天後,自然仍是一頭霧水了.

好在此地看到天象,還談不上什麼驚人.否則要是身處霧海中心處,白袍人早就目瞪口呆了,那還能這般的鎮定.

畢竟靈界的一些神通修煉,雖然能感應天地,但不過是讓附近的一些天地元氣混亂,絕不可能像煉神術這般驚人的.

但就是眼前的天象,也讓白袍人不敢視韓立為普通修士,心中大起拉攏之心了.

再看了片刻後,眼見遠處天象不再有什麼變化,白袍人留了一名青年在山峰之上,終還帶著其他人返回了山腳下的洞府中.

附近的其他看到到天象的修士,在心中駭然許久後,同樣不可能一直監視下去,大都有些忐忑的也返回了洞府.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煉神一層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仙域與禁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