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仙域與禁術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仙域與禁術


霧海中心處,天空仍是銀光閃閃,太陽金光燦燦.

但除此之外,不見半點云霧,也沒有輕風吹過的跡象.方圓百里內一絲聲音都未有,仿佛一切都被某種神秘能量凝滯住了一般.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霧海中的神秘異像維持不變著.

但第二日,金色太陽中卻多出了一些黑色斑點,微微閃動.

第三日,斑點卻在太陽中心處凝聚一團黑影.

第四日,黑團開始變形拉長,並且越來越細.

第五日,一條細長黑線赫然在金陽表面形成,遠遠看去,仿佛一顆緊閉的金色巨目.

詭異之極.

第六日,一切天象維持不變,只是太陽散的金光越的刺目耀眼.

第七日中午,原本在洞府中盤坐的韓立,睜開了雙目.

同一時間,太陽所化的金色巨目,黑線一陣扭曲模糊,竟也同樣的徐徐睜開了.

在黑光之中,一顆好似瞳孔般的七色光球,處浮現而出.

光球表面豔光一陣流轉不定,竟給人一種洞徹天地萬物的不可思議感覺.

片刻工夫後,下山峰中驀然一聲長龍吟般的長嘯傳出,悠揚清鳴,直沖九霄云外.

在冥冥不知何處的某個空間中,一座懸浮在虛空中的潔白宮殿內,數名光蒙蒙的模糊人影,正各自端坐在一座數十丈高的高台上,遙遙相對的交談著什麼.

這些人影均都被靈光遮掩住大半真容,身後各自站有數名服飾各異的弟般模樣之人,男女老幼都有,一個個恭謹異常.

幾座高台圍繞的中心處,一朵直徑百丈黑白奇花,靜靜的懸浮在低空處,香氣撲鼻,神秘異常.

忽然一名七色靈光環繞的模糊人影,出一聲輕咦,接著口中連喊幾聲"古怪".

"玄明道友,出了何事,為何說此言語."相鄰一名白光籠罩的人影,有些奇怪的問了一句.

"有人在修煉"煉神術"功法,並且第一層大成,引的天象被我的監察仙器感應到了."七色人影略一猶豫後,還是老實的回道.

"煉神術?此術早已被各大仙域列為禁術了,還有人敢冒險修煉?就算如此,派人將修煉之人拿下就是了.道友又何必驚訝!"白光中人影仍有些詫異的問道.

"若真是如此,貧道自然不會說什麼的.監察仙器感應到的天地反應,是來自某個小靈界中,不是仙域中人修煉的."叫玄明的七彩人影,苦笑了一聲說道.

"下界之人?的確有些意外,看來應該是某個偷渡下界之人,將此術帶到那里.不過也無所謂了.煉神術連我們仙界之人都修煉不易.區區的小靈界,也絕無法修煉到後一層的."白光中人影同樣一怔,但隨即笑了一下笑,說道.

"嗯,此話也對.我雖然擔任監察一職,但不是本仙域中人修煉此術,原本也管不到此事的.這人就算真僥牽修煉成了此術,度劫飛升時也無法瞞過接引台的人二"七彩人影也微笑的回道.

二人的交談只是聊聊幾句,其他幾人聽到了二人言語,開始略關注了幾分,但聽到是一名"下界之人"修煉的此術,就同樣的不放在心上,當即另外一人含笑的接口一句,就聊起了其他的事情.

七色靈光中人影是絕口不再提此事,仿佛真將此事徹底忘掉了一般.

韓立長吐了一口氣,感應著神識大增兩倍後,整個世界帶來的奇異感覺,心中欣喜異常.

煉神術地第一層終于讓其修煉成功.

以他縱然還未進入合體期,但合體後期大成的修士的神念之強,也不過如此.

他神念瞬間洞穿密室,出現在了山峰之外.

結果,眉頭不禁微微一皺.

空中天象早已竟消失潰散,但外面到處一番狼籍景象.

先前的冰雪狂風非同小可,附近的花草樹木不但消失了大半,剩余的草木也都東倒西歪,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

山峰的上半截是光禿禿一片,顯得異常的荒涼.

韓立神念在附近轉了數圈後,又向遠處掃描而去,瞬間將千里內的一切都一掃而過.

突然他神色一動,神念在霧海邊緣處的某做山峰上為之一頓,又將整座山峰籠罩在了其下.

山腳下的一座洞府中,竟隱隱有煉虛級修士的神念波動.

雖然此洞府外沒有數層禁制,但是在韓立強大神念面前,自然如同紙糊一般.

一縷神念一凝之下,直接洞穿數層禁制而過,出現在了感應的氣息處.

在一間密室中,赫然盤坐著一名面容清秀的白袍人!

韓立這一縷神念未加以掩飾,外加強行沖破禁制的舉動,故而剛一出現在密室中的瞬間,就被白袍人察覺到了.

他緊閉的雙目一睜,微笑的說道:

"在下月南山谷云,見過道友.恭喜道友神通大成!"

"月南山?莫非是塵舞城附近的月南山?"韓立聲音一怔,不太肯定的問了一句.

"呵呵,不錯,正是此山.難道道友知道我們谷家?"這一次,倒讓白袍人有些意外了.

"谷家我雖然不太請粗,但是越南山的大名,還是知道一二的.這麼說外界傳聞中的在此山隱居的修士,就是你們谷家的人了."韓立緩緩的說道.

"嘿嘿,道友應該聽說過真靈世家吧.我們谷家就是從上古時候傳承下來的其中一脈,為了保持血脈的延續,本家的確很少和外界接觸.雖然知道此事的不多,但以道友的神通,以後知道此事也是遲早的事情."白袍人低笑了一聲.

"真靈世家?這麼說,你可知道葉家和隴家?"韓立沉默了一下,驀然又問了一句.

"葉家隴家都是真尹世家中大的幾家,我們谷家雖然不弱,但是比起這兩家來,還是自問遜上一籌的.道友提起這兩家,莫非認識兩家中的弟."白袍人有些遲疑了.

"嗯,在下的確接觸過兩家的弟一二,但談不上什麼深交.倒是道友突然出現在此地,並滯留不走,不知是為何事?"韓立淡淡的問道.

"呵呵,此地是谷家一名弟開辟的分支所在,我原本只是湊巧路過此地,沒想到竟然能碰見道友在此修煉大神通,心喜之下,只想結交韓道友一二."白袍人滿面笑容的說道.

"原來如此.純某現在已經修練完了,道友不嫌棄的話,現在就可到我住處見上一見.在下同樣對真靈世家的一些事情很是好奇,你我交流一二,應該都頗有益處的."韓立聲音一緩,如此的說道.

"此事谷某求之不得,在下這就過去."白袍人聞言,自然大喜的一口答應下來.

"那韓某就在洞府中恭候道友大駕了!"

韓立聲音漸漸小了起來,片刻後,神念就在密室中潰散消失了.

一盞茶工夫後,一道白虹此山下方激she而出,幾個閃動後,就到了十余里外的霧海邊緣處.

原本靜止不動的霧海,幾個斗大的銀色符文一閃,霧海忽然兩邊翻滾的一分.

一條數丈寬的通道一下浮現而出,直通霧海深處的樣.

谷云絲毫遲疑之意沒有,遁光一起的飛入其中,幾個閃動後,白虹就消失在通道深處,不見了蹤影.

這時,分開的霧氣重一滾的彌合如初.

當谷云飛到了霧海中心處的山峰處時,韓立已經走出了洞府大門,含笑的等候在那里.

見韓立真如自己所料,是一名煉虛後期大成的修士後,谷云自然臉上笑容濃.

二人一番客氣的言語後,就一前一後的進到了洞府內.

也不知韓立和對方在府內交談了些什麼,足足小半日後,這位谷家的修士一臉遺憾之色的重走出,飛離了霧海.

回到原來住處後,谷云對谷家分支的老者一番叮囑後,就飄然離去了.

同一時間,韓立卻在洞府密室內,一手把玩著一塊白色玉簡,滿臉的沉吟.

"這隴家竟有真靈第一世家的稱號,還有合體級存在坐鎮家族之中,以後還要留意一二了."

韓立喃喃低語了幾句,手中光芒一閃,玉簡就一下消失不見了.

這塊玉簡就是谷云相贈的,里面記載了一些和真靈世家相關的東西,讓韓立對人族真靈世家總算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

當然這些都不是什麼太隱秘的東西,一般凡是進階到煉虛的修士,漸漸都會從其他渠道知道這些事情的.

這位谷家的修士,也只是做個順水人情而已.

韓立剛之所以邀請對方到洞府一敘,卻是考慮到了當初他已經狠狠得罪了同為真靈世家的隴家,讓此家族對葉家的一次大圖謀功敗垂成.

雖然數百灬年時間過去了,但是對修仙之人來說,這點時間自然不足以讓隴家忘記這一切的.

他既然返回了人族,還要長期居住族中,自然要先做一些了解和防范了.

這一聽谷云的身份,心中一動的邀請對方到洞府一敘.

就想他預料的那般,這位谷家人在和他攀談了不久,就提出了邀請他加入谷家,擔任客卿長老的事情.

韓立自然婉轉的拒絕了.

以他如今的修為神通,不可能屈居哪一家族中的.況且以他的身家,谷云提出的那些自問優厚的條件,是無法打動他心神分毫.

韓立神色陰晴不定的思量了好一會兒後,搖搖頭的將此事放置了那哦手,手腕一抖下,一個尺許長的畫軸忽然浮現在了眼前.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谷家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念劍訣